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 [132] [282] [281] [280] [279] [263] [267] [262] [264] [26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言:
這是一部架空文,CP為阿鹿/大和祭/卡鳴/鼬佐,四個CP都沒有主次之分。(沒放在標題是因為爆字)
所以如果當中有包括你的雷,請按上一頁或是右上方的叉子。
在這文章中的大和全名為天藏大和,而SAI則會是佐井祭。
全四話。

拍手[1回]


+ + + + + + + + + +
 
 
 
 
師生戀愛同盟
第一話:成立
 
 
 
這天是風光明媚的好日子,學生們如常般走在櫻花盛放的大道上。
奈良鹿丸腋下夾住他的書包,緩緩地於櫻樹下面往前走,陽光偶爾透過樹枝灑上他的額,天空沒有一片雲…哎,今天的課應該怎樣過呢?
對鹿丸而言,上課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首先要聽老師說一大堆他自己本來就懂的東西,而且那些老師總是說得非常無聊;最麻煩的是,有些老師還喜歡喊人回答問題!每次喊中自己只能說句真不好運…因為鹿丸從一開始就什麼也沒有聽過呀!怎知道你想問什麼?
特別是數學老師的阿斯瑪…他真的超喜歡問鹿丸問題,雖然每次這名黑髮少年都可以依靠黑板上的東西來猜想對方到底問什麼…但到底為何總喜歡問我?全班三十多人不問居然問我?我什麼得罪了你呀?
輕嘆一口氣,鹿丸步進大堂的鞋櫃旁,打開了櫃子…好吧,鹿丸並不會像對面櫃那個宇智波般一打開鞋櫃就掉出一大堆的信,而且十之八九都是女生寫給他的情書。當然,這名宇智波一般都會把信立即丟進垃圾桶內。
奈良專用的普通櫃子裡只有一雙普通鞋子,換了鞋之後便打著呵欠轉過身…卻見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在他旁邊微笑。
「呀…阿斯瑪老師,早安。」
「早安哦,鹿丸同學。」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這名老師總是很注意自己。鹿丸高一的時候因為不想再被前輩們糾纏課外活動的事而隨意選了將棋社加入,然而加入的第一天就把學會的負責老師阿斯瑪連續擊倒,然後這名新生就成為了將棋學會的傳說。
然後阿斯瑪就整個表現得如鹿丸的親密朋友一樣…好吧,上課時還會有點作為教師的樣子,但下課後才表現得如認識了很久的朋友般,甚至試過想拉鹿丸一起去喝酒!喂,給自己的學生灌酒你是傻的嗎?但對此阿斯瑪卻總是在鹿丸面前表現得毫不在意。
打過招呼後一同步上階梯…教員室在鹿丸所在的教室上一層。兩人之間只是安靜,直到看到了紅老師的出現…阿斯瑪快樂地向這名物理老師打招呼。
嘖…對紅總是那麼親切…
鹿丸知道自己的心在痛,儘管他很懶,但好歹也是IQ180的天才,他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特別是當你其中一名最好朋友總是在你身邊表現出蜜運的樣子,你就無法忽視自己的感情。
鹿丸一直都覺得戀愛是麻煩的東西,宇智波佐助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鹿丸連走去垃圾桶也覺得麻煩。
然而他無法阻止自己的心在痛,只要看到阿斯瑪對任何人好…只要看到阿斯瑪在微笑、抽煙、抓頭、苦惱…一切一切,都會讓鹿丸非常痛苦。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愛意永遠也無法傳到其老師身上,因為他知道自己連表白也覺得麻煩。
對方回絕的話心痛又麻煩,萬一對方接受…呀呀,交往什麼的還好,但向朋友解釋、向「家」解釋…這些都很麻煩。
總之一切都很煩,於是鹿丸決定保持原狀,說不定時間經過這些一直困擾著他的感情就會消失…
他只能這樣祈求了,然後打開了教室的門。
 
 
圍在牙的桌子旁是鹿丸的死黨,包括總是吵吵鬧鬧的犬塚牙,亦是總在吵吵鬧鬧的漩渦鳴人,與二人相反總是表現出絕對安靜的志乃,女性陣的井野及小櫻。
「呀!鹿丸!早安!」鳴人首先注意到奈良的存在,便向他笑著打招呼。
哼了一聲作回應,鹿丸便把書包丟在牙左前方的桌子上,拉出了椅子然後一屁股坐下去。
「哎呀哎呀,我們的天才鹿丸今天似是悶悶不樂呢。」牙高興地說,儘管鹿丸知道這名動物愛好者沒有惡意,但也不禁向他作了一個瞪視。
「果然因為還是阿斯瑪老師的事吧。」井野說道,把身子靠在牙的座位旁。
「哈哈,我說你也差不多是時候表白了吧?」小櫻掩嘴而笑,旁邊的志乃似是同意般輕輕點頭。
這群八卦的「好朋友」!鹿丸暗自咒罵著,這群人根本就不知道學生向老師表白這種事到底有多麻煩,以常識來說,根本就沒有一名學生會跟比自己年紀要大得多的老師談戀愛吧──那個從一開始就把常識推翻的鳴人例外,這名少年可無法用常理去估計,這亦是鹿丸欣賞他的地方。
更何況阿斯瑪已經有了紅老師…每次早上總會看到阿斯瑪跟紅打招呼,午餐時亦常常與紅一起吃,甚至放學會看到他們一同步出校園…鹿丸知道這樣下去二人結成夫婦也是遲早的事。
「太麻煩了。」鹿丸最後終於道,這時坐在鹿丸身後,亦是牙左邊的佐井祭回來了。鹿丸並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的感情,他的朋友亦能理解鹿丸的感受(畢竟一開始是敏感的井野看出的,當鹿丸發現他的死黨全知道後有一段很長時間都沒有理他們,不能抄家課的日子真的非常痛苦),於是便把話題轉移。
「對了,這年的實習老師要來了,我們班被分發了兩名新老師呢。」鳴人靠在鹿丸旁邊的窗旁道,他們的學校幾乎可以說是「教師訓練學校」,每年這個時候總會有不少來自各個教育學院的老師前來實習。
「不愧是鳴人,有作為老師的男朋友果然是不同的~」小櫻笑道,鹿丸聽得出這少女某程度上正在諷刺他。
「是怎樣的人?有女教師嗎?」牙熱切地道,雙目閃閃發光。
金髮少年哼笑了一聲:「真遺憾了,牙,都是男教師,而且我想你應該看不上眼…一個眼睛大大的好像準備發射死光,另一個…」藍色的大眼注視著教室近門一角的位置,那位剛把所有情信都放進廢紙回收箱的扇團少年只是茫然地閱讀手上的書。「是那傢伙的哥哥。」
聽到了鳴人的話,小櫻及井野一同倒抽一口氣:「什麼?佐助君有哥哥?」
聲音傳到宇智波耳內,他輕輕抬起頭,先把目光如其他同學般放在兩名女孩身上,很快就轉向那別過頭吹口哨的鳴人。
不過他只是以警告的眼神嚴視著那名鬍子臉,並沒有說很多話。很快,上課的鈴聲響起,鳴人立即跑回自己在教室中央的座位,其他同學亦陸續回到各自的位置。
直到海野伊魯卡進來點名,大部份女生都吸收著「佐助君的哥哥」這個新資訊,鹿丸則把臉轉向天空…切,還是一片雲也看不見。
 
==============
 
佐井祭並不是一名正常的學生,他在同學眼中都是孤獨成性;儘管少年的臉上總是掛有笑容,可是很多同學都覺得那是「不正常」的笑容而不敢靠近他。
對此祭並不以為意,他已經習慣了獨自一人。上課的時候裝成用心抄筆記,事實上只是在筆記本上畫圖,家中所傳的圖冊從幼稚園開始直到現在已經超過五十套,可以清楚知道其畫技的成長。
第四節課是他最喜歡的歷史課節,因為這時他總可以不受打擾地完成他自己的畫作,水木老師根本就愛理不理;祭的坐位是在窗邊,唯一在旁邊的牙亦總會呼呼大睡,所以祭根本就不用擔心有誰看到自己不專心上課。
當他把數支素描用鉛筆用筆袋裡拿出來後,教室的滑門被拉開。
──不是水木老師,而是另外一名棕髮近乎黑的方形面男人。
「大家好,我是天藏大和,大家可以叫我作大和老師…從今天開始兩個月我將會教大家歷史,請各位多多指教。」
聲音之中聽得出緊張,祭只是歪著頭保持微笑,開始在單行本紙裡勾線。大和老師抽出了歷史課本,他不知道之前的水木老師到底教了什麼,於是便抓起學生名冊隨意喊了一個名字:「那個…佐井君在嗎?」
只是畫出了圓形的祭停下了手,所有同學都把焦點集中在他身上,眨眼,少年只得放下了筆笑著問:「是?」
「你可以告訴我之前你們的進度嗎?我害怕會接不上…哈哈。」年輕的教師只是抓頭苦笑,有一瞬間祭暗自提起了筆,不知為何,他很想把眼前老師這表情畫下來。
──那笑容…那個笑容…
「…佐井君?」
「老師,你的笑容很可愛。」祭瞇住雙目笑道。
絕對安靜瞬間包圍了整個教室,就連已經本來已經睡倒了的牙都整個人清醒過來,望向坐在他旁邊的少年。
大和整個人都呆了,直到班上開始傳來私語,他只能臉紅地四處張望,然後才小聲道:「謝…謝謝…那個,請問水木老師──」
「可以成為我的男朋友嗎?」
教室再度陷入了絕對安靜,這安靜吵得鹿丸不禁挖著耳朵,直覺告訴他麻煩事將會發生。
「呀哈哈哈…請不要欺負我這新老師呀,佐井君…」
看著大和的臉愈來愈紅,祭心底只是冒起了一個念頭──絕對要得到他。
「我沒有欺負老師你,嗯,說不定交往之後就能欺負你,書上是這樣寫的。」
牙及鳴人,還有部份女生開始爆出笑意,志乃感興趣地抬了一下墨鏡,鹿丸亦忍不住彎上了唇。
「這…這個我們遲點再聊…那…那…山中同學?」
從忍笑的井野口中得知道教學進度後,接下來大和都沒有望向祭的方向而開始正常授課,於是鹿丸很高興地望向天空,牙再次倒頭大睡。
不知為什麼,祭發現自己今天很想用心上課,細心聆聽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鉛筆卻把那名老師緊張微笑的樣子給記錄下來。
 
 
下課後剛好是午休,新來的歷史教師戰戰兢兢地完成他這節課的結語,便匆匆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老師。」一把大和不想聽到的聲音傳了過來:「現在你有時間聊了。」
部份拿出錢包準備午餐的學生都望向教師桌,那把書本抱緊了的大和已經預備好隨時奔走,然而祭卻像是知道他到底想往哪兒逃脫而一直用那小小的身子擋在教師面前。
「請讓我離開,佐井君,怎說也好,教師跟學生之間的戀愛是──」
「喲,鳴人,我來接你啦。」
教室門口站著一名銀髮男人,語文導師旗木卡卡西,大家都叫他作卡卡西老師或是面罩老師,因為這人面上總是有著各式各樣的面罩──今天似是配合那套深灰色的上衣而戴上了黑色的絲製面罩。
本來打算留著看戲的鳴人一見到卡卡西就整個亮起來,抓起了掛在桌旁的便當盒,向死黨們揮手便跑向教室唯一的滑門,先在臉頰送上一吻,然後牽住了老師的手一同笑著離開。
「──可被承認的。」於是祭接了下去。
大和感覺自己看到了惡夢,他從來沒想過這學校會有任何師生戀,還搞得如此明目張膽;但更重要的是,他沒有想到二十出頭連女朋友也未交過家中有老人需要照顧的見習歷史教師會被第一天碰面的學生表白,還要是在整個班級面前!
「老師你就接受吧~」牙幸災樂禍地道,他旁邊的兩名女生都發出興奮的呼聲。
鹿丸只是站在志乃旁邊抓抓鼻,他知道這少年墨鏡下想對他說什麼,然而看到祭這個進取的樣子,天才少年只覺一切都非常麻煩。
大和整個人都混亂了,再這樣下去他不知道自己會說出什麼樣的話,結果哭叫了一聲,從祭無法跑過去的身後繞路,奔離了教室。
剛表白的少年顯現是嚇了一跳,但很快回到他平常的笑容;身後的學生見到午間劇場落幕,便噓了一聲漸漸消散。
 
呀,連逃亡也那麼可愛。
祭覺得他已經被那名代課老師深深吸引住。
 
==============
 
「──於是那個大和老師的臉完全燒紅了,卡卡西,真可惜你沒有看到,他的眼真的瞪得像電影常常出現的外星人一樣!」
漩渦鳴人揮舞他的筷子,興高采烈地跟卡卡西聊著剛才欣賞到的畫面。
「是呀…看來這名老師第一天已經不走運了呢。」卡卡西很早就把他的便當給吃完,單純抬住下巴聆聽鳴人的話,偶爾插入一些小評語。
二人坐在天台的一角,這兒是卡卡西唯一放心脫下面罩的地方,因為他知道學生通常都被禁止進入,而教師一般都不會待在天台中吃飯盒。
所以這邊可以說得上是二人的秘密場所,反正做什麼也沒人看到──雖然他們本身也不介意被人看到。
「呀…我幾乎要把佐井封為偶像了,儘管他平日很少作聲,怎知道一出聲就如此厲害!」
說完,鳴人便再次扒了兩口白飯進嘴裡,喃了一句謝謝款待便開始收拾餐具。
卡卡西沉默地笑著幫忙,每次彎起了唇,就可以更清楚看到那從眼簾滑落至唇邊的深紅色傷疤;鳴人喜歡那傷疤,卡卡西亦喜歡讓鳴人吻它,因為這是傷痕連結了二人的生命,帶著為何他們互相不能失去彼此的回憶。
把便當放在大手帕中摺好,鳴人便靠在卡卡西的胸前,聆聽那平和的心跳聲。
沒有雲,春風卻緩緩吹送。兩人都喜歡這安靜的時間,鳴人不如別人所認為般總是受吵鬧,對他們而言,這份幸福的寧靜能永遠留下來就更好了。當然,他們並不會表現得如剛開始談戀愛的情侶般純情又或是充滿孩子氣,長時間的感情已經讓他們彼此習慣對方的存在,一切都來得自然。
一般來說,這兩人都會在這天台待到響鈴又或是鳴人說想上洗手間時才離開,然而天台鐵門打開的聲音警醒了他們,卡卡西忙於把他的面罩從新拉上。
因為兩人都坐在水箱後面,所以來者並沒有看到他們;鳴人好奇地探出頭,叫他吃驚的是那萬年面癱宇智波佐助居然抱住畫上了他們家徽的便當盒走了上來,身後跟著的是另一名穿上了西裝的男人。
鳴人從卡卡西給他的新入職教師照片內看過他,這人就是佐助的哥哥,看來是兩兄弟一同上來吃飯吧?然而鳴人不知道平日慣於在飯堂吃住家飯的同學為何今天突然跑上來天台,難道帶著老師就以為自己可以犯規了嗎?…好吧,鳴人本身也是帶著這學校的老師上來犯規了。
「真是的…讓我等那麼久…」
「抱歉,佐助,那些老師怎樣也不肯放過我…」宇智波鼬臉上是帶有歉意的笑容:「好不容易我才能從凱老師那邊逃開,只是為了想盡快見到你而已。」
佐助的耳根變紅了,而且還噘著嘴──這表情幾乎讓鳴人要喊出來,好在卡卡西及時用手掩住了他的口。
我的天!學校最受女生歡迎的大面癱宇智波佐助居然會那麼可愛地扁嘴!
「哼,這次就原諒你了,那現在還要吃東西嗎?」
「當然,佐助的手藝不會輸給任何人,我只愛你所弄的食物。」
只見深藍髮少年從耳根開始整張臉都紅起來,然後鳴人看到了今天第二次害他幾乎心臟病發的表情──那個宇智波、那個宇智波!他居然在笑!還笑得那麼溫暖!從來沒有看過他如此笑過!如果他在眾人面前笑出來女生一定會徹底尖叫!
兩人很快就找了一個能遮掩太陽的位置打開了便當,有說有笑地吃著,佐助那張幸福的表情,還有鼬臉上堆滿的笑容,弟弟餵哥哥吃飯團,哥哥親吻了弟弟的臉頰…比起兄弟,這根本就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的相處方式。
「…這不太好呢。」卡卡西皺眉道,只有耳邊的鳴人才聽得到他說的話。
「我從來沒有看過那個面癱會露出這種表情…儘管我不太喜歡這傢伙,但八卦別人談戀愛什麼的不好吧?」
「問題不是這兒,鳴人。」卡卡西屏息住氣:「他們兩人是兄弟…這樣子的戀愛並不合理。」
「有什麼合理不合理的,以前人們不也一樣不接受同性戀愛?現在也有不少人把師生戀看成不應該存在,我們也不一樣在一起?」鳴人瞇住了眼,小聲地哼著鼻。
「嘛…這個道德限制比較麻煩…也難怪他們要躲在這兒,畢竟其他人會難以接受吧。」卡卡西輕掃著鳴人的金髮來平復這小狐狸的情緒。
二人看著那對兄弟幸福地笑著,卡卡西只覺眉頭更皺,鳴人思考了卡卡西的話後也開始顯得不安。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戀情…這對他們來說實在太辛苦了,於是小狐狸不知不覺開始冒出了同情心。
直到通知午休時間快完結的鈴聲響起,兩名宇智波才交換了一個吻緩緩離開了天台。卡卡西跟鳴人沉默地步出,思考了一會,銀髮教師還是覺得讓鳴人先行回到教室比較好,便手牽手大搖大擺地走落樓梯。
 
==============
 
宇智波佐助表現得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事實上,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表現出發生過什麼,一直以來,他跟鼬就是如此相處的,家裡再也沒有其他家人所以總能夠相安無事。
收拾下一節課的東西,讓佐助暗自興奮的是放學前的一課就是其兄長所教的科目,他很喜歡聽鼬的聲音,總比那些瘋狂女生的尖叫來得動聽。
這一節是語文課,每次去到這課,教室中間及教師桌總會互相傳送閃光;佐助不太喜歡這種感覺,事實上,他搞不懂為何班上的吊車尾戀愛方面是如此成功,而自己總是要躲躲藏藏;明明所愛的都是比自己年紀要大的人,那小子卻居然可以那麼幸運?
說到那小子…從午休回來之後就一直不正常,總是懊惱似地看著佐助的方向,就連卡卡西也更常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他不喜歡這種注視,好像在其父母親去世後親戚們所投過來的目光;當時的佐助只懂牽住鼬的手,他唯一所知的就是只有旁邊這個人才不會背叛他,他所相信的人就只有鼬,他所愛的人亦都只有鼬。
努力學習烹飪,只希望能聽到鼬跟他說一聲好吃;努力讀書取得好成績,只為了從鼬那兒得到獎勵般的吻。
於是佐助沒有理會那對校園有名情侶的目光,集中在他的書本上,直到最後卡卡西把一支粉筆如丟苦無般命中了那再次倒頭大睡的牙的鼻孔內,佐助才再也感受不了那不舒服的注視。
因為那兩人又再開始彼此發放閃光。
 
 
直到鼬的一課,女生們都對這名「佐助君的哥哥」亮起了眼,青年微笑地向全班打了一聲招呼,只有那鼻孔還在噴血的牙用力打了一聲呵欠。
對於「巴結佐助君的哥哥來親近佐助君」技倆,年輕的宇智波早就司空見慣,然而每次只要有一個人能取得來自鼬的好感,佐助的苦惱就會出現──他的戀人總是覺得二人的關係並不應該存在,那句「XX小姐說不定比我更能讓你幸福」佐助早已經聽厭了。當然,這也是其哥哥愛著自己的證明,然而佐助還是堅持心裡只有鼬一個。
可是──鳴人剛才那懊惱的表情現在完全轉向鼬身上,最後還抱著頭大叫了一聲「怎麼辦才對!」,害鼬嚇一跳輕問是否他教得不夠清楚。
這讓佐助非常生氣,那吊車尾怎能害他最愛的人為他皺眉了!用來寫筆記的鉛筆快要被扭斷,金髮少年說自己要到洗手間洗臉…對!快滾!你不值得鼬為你而苦惱!
鳴人接近放學時才回到教室,表情比之前柔和了很多;很快,鼬便完成他今天的進度,給同學一個自由發問的時間,女生們都熱烈地舉手,由課業的內容直到鼬選擇不回答的私人問題都有。
佐助可以看到鳴人那一群人似是在傳什麼紙條,但他思考了一會,還是決定不說出來,免得新入職的鼬因此這群人而煩惱加劇。
 
 
鈴聲響起,佐助很快就收拾了書包準備離開,然而那煩人的金髮少年卻擋在他面前。
「喂,混蛋,給我留下來。」
「…為何我要聽你的。」
「你不留的話我就將午休時在天台看到的東西爆給全班了哦。」
佐助的臉一瞬間變青,他不知道鳴人在午休時看到他跟鼬上到天台,而且根據那居高臨下的表情,烏髮少年知道眼前的同學看到了一切。
「…你到底想怎樣?」
「放心啦,是為你好的啦。」
然後,這名藍眼少年便捉住了佐助的手臂,把他拉到牙的坐位旁。
 
==============
 
「什麼?連宇智波也是嗎?」奈良鹿丸苦惱地抓抓頭,在他身後兩名女生悲慟地尖叫,似是快要昏倒的樣子,一直說什麼「難以置信!」「我的佐助君!噢!天呀!」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宇智波佐助幾乎忍無可忍,那名終於止了鼻血的動物愛好者只是聳肩,吃吃地笑著。
「哈哈…喂,佐井,這是你的提議,所以由你來宣佈吧。」漩渦鳴人抱住了手自豪地道,墨鏡少年雙手插袋輕輕搖頭。
「那麼…」佐井祭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微笑道:
「師生戀愛同盟,在此成立!」
 
 
 
待續
 
========================
後記:
嗯…為何會變成連載文的,我本來以為應該可以一話過的嘛(笑)
其實我本來只打算寫一篇想試很久的阿鹿CP文。
但一直在想頭緒的時候,由原作風變穿越,由穿越變架空…最後「師生戀愛同盟」這六個字就浮現在我腦中。
於是就把我喜歡的CP全都丟上來了(嗯…卡鳴很明顯,其他我想應該大家第一次知道吧)
這次因為要一連寫四個不同的CP,各自各有不同的戀愛方式,所以對我而言也算是挑戰…
嘛~希望大家喜歡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無題
阿鹿和第一节课就欺负新来老师的佐井超可爱啊
to 2013/06/03(Mon)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