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70] [569] [568] [567] [566] [565] [564] [563] [562] [561] [56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言:送給零川跟小灰夫婦的自家博客9976Hit文,也是補零川7月3日生日的賀文XD
CP:鳴卡
點文內容:原作向鳴卡,暫時失明的老師跟奉命照顧老師的鳴人。
注意:清清的水,從純師生關係去到鳴人發現自己的感情,而且到最後也沒有任何準備交往的暗示。

拍手[0回]


+ + + + + + + + + +
視線
 
 
 
作為心思一直都不怎麼細膩的年輕人,漩渦鳴人不知為何今天整天都覺得不舒服,總是覺得好像有些不是很好的事準備發生然而少年卻想不到會是什麼。
 
因為大和隊長跟卡卡西老師都各有任務所以鳴人這幾天得到休假,小櫻繼續在醫院工作至於佐井…鬼才知道那名怪人到底跑到哪兒畫畫去。結果,卡卡西班就只有金髮少年一個人安靜地待著,叫人柱力那原因不明的不安以極速進化為煩躁。
 
靠,再這樣下去他絕對會狂躁得暴走的!想要化解,最好的方式還是讓自己不會太過無聊。想找鹿丸他們卻發現第十班也有任務不在村子,轉過去找第三班只是當看見那對粗眉毛互相抱住對方閃閃發光鳴人還是決定不去打擾這兩人的青春之旅,而找第八班的話他不肯定雛田會不會突然昏掉,沒辦法,就算只有一個人的話那他漩渦鳴人也可以去自行接任務。
 
這就是為何鳴人會打開木葉火影塔火影辦公室的大門高呼:「奶奶給我任務!」的主因。
 
亦是金髮少年立即就被一瓶燒酒砸中下巴的主因。
 
「給我安靜!鳴人!現在我們有很重要的事要處理!」女火影朝正在安撫下巴的年輕人咆哮,老實說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比他漩渦鳴人無聊到爆炸還重要!放眼望過去卻發現不只是小櫻也在這兒而且中間火影桌前的座位還有銀色的一片,長有凌亂銀髮的主人此刻轉頭,而鳴人發現,那可是他認識了快四年的掩眼笑。
 
「喲。」旗木卡卡西向年輕人舉起手掌,於是鳴人便小步跑進來向男人打招呼:「卡卡西老師!你回來啦!」太好了老師回來也代表任務成功而接下來他的日子便不需要再那麼無聊了!不過看到銀髮男人很快就變成苦笑,而且左邊的護額不如平日般蓋住寫輪眼,金髮少年總覺得情況絕對不是想像中那麼對勁。「發生什麼事了嗎?」
 
糟了糟了糟了從今早開始出現的不安在此刻突然加劇,特別是綱手奶奶以幾乎害人斷頸的方式把銀髮上忍的頭扭回前方,那「嘎啦」的聲音真的立即讓鳴人整個人雞皮疙瘩。金髮青年不安地奔到上忍旁邊,目睹他的奶奶以拇指扯下卡卡西的眼皮作檢查。「綱手大…」銀髮忍者似乎想要抱怨脖子的事,不過眼皮立即被拉得超級可怕地長叫卡卡西隨即住口。
 
不敢再打擾這名女火影,鳴人只好把目光轉向在場另一名他所信任的隊友身上。「小櫻,卡卡西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問,語調裡沒有藏起擔憂。
 
「呀…老師在任務裡被敵人封印了眼睛,我想敵人本來只是打算封鎖寫輪眼的力量,但結果兩隻眼睛的視力似乎亦似被完全封印起來。」粉髮女忍者有點苦惱地指出,擾心兩個字明顯寫在女孩的臉上與及撫胸的手勢。作為火影輔助的靜音這時亦抱住頓頓上前,於金髮少年另一邊小聲地解釋:「現在綱手大人正幫卡卡西先生檢查怎樣才可以解開那個封印,跟看看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出現後遺症。」
 
「怎麼會這樣…」看著卡卡西只能乖乖地坐在火影面前讓女性檢查眼睛,鳴人突然有點後悔為何當初他的老師進行那個任務時不請求奶奶讓他跟上去。當然,不是說鳴人不信任卡卡西作為知名上忍的能力,直到現在,旗木卡卡西在漩渦鳴人心目中還是一名完美的導師兼上忍。
 
不過意外的話有些時候真的很難避免,特別銀髮男人還是一名超級喜愛主動跑去逞強的忍者。
 
唉…不是查克拉透支倒在病床其實也算相當好運氣了。呀!說不定是因為用不了寫輪眼的關係呢!這下他應該感謝那些敵人嗎?
 
過了不久綱手便從彎身的姿勢站直,嘆了一口氣叫鳴人的心跟隨女性過錯了一拍子。他抓住綱手的手臂大喊:「奶奶,卡卡西老師沒事──」直到蜜糖色的眼睛以最可怕的方式轉過來,金髮少年才立即吃驚地把嗓子吱成比蚊子更要小聲:「…嗎?」
 
綱手再嘆了一口氣,這下叫小櫻甚至是靜音亦忍不住靠前。卡卡西那炭黑色的目光比以往更加無神,但從銀髮男人身上發出的氣氛還是老樣子,依舊顯得若無其事。「看來這封印連接了神經系統,強行解除的話很大可能會引發相當嚴重的後遺症,不過這種術其實只要等三五七天就會自然消失,到時卡卡西就可以再看到東西了。」綱手的宣告叫大家都安心地嘆一口長氣,而鳴人彷彿看到卡卡西的肩膀好像也放鬆了一點,接下來便向他們微笑。
 
火影再次轉向銀髮男人,知道對方也看不見女性任何表情,結果五代目以拳頭抓了一撮銀髮作強調。「不過卡卡西,這幾天你會看不見任何東西,為免惹麻煩,你要不是給我住院,要麼就給我找個人到你家幫忙照顧你!」金髮醫忍理所當然地指出,叫拷貝忍者立即從座位站起並自辯:「不過五代目大人,我可以自行──」
 
「這是命令,上忍旗木卡卡西!作為火影我可不能放任我的部下亂來,作為醫忍我也不可以放任我的病人亂來!」有時鳴人真的覺得奶奶一個戳向鼻尖的食指就把木葉第一技師整個按回原來的座位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事,不過認真說句,這村子還真的沒有多少人敢去反抗他們暴躁的女火影…「那麼小櫻──」五代目轉頭似乎打算指示其中一名的關門弟子去看照他們的前導師,但就在蜜色的目光落在鳴人臉上的瞬間,人柱力不能肯定自己是否喜歡這名女性臉上突然閃過的奸狡表情。
 
「不,我改變心意了,我們醫院的確沒有太多空間去照顧額外的病人,又或是分出一名醫護去看照一名白痴。」鳴人注意到卡卡西的眉頭苦惱地彎起,但他沒時間去幸災樂禍或是什麼,因為綱手已經笑嘻嘻地拍向少年的肩膀。「嘿,正好剛才這兒有一名大喊想要任務的小鬼跑了過來呢~」咦?喂喂,奶奶妳不是真的打算…「好!漩渦鳴人,我以五代目命令你從此刻開始接受在旗木卡卡西失明期間照顧這名男人的任務!」靠!真的來了呀喂!!「在這段日子你就直接住在卡卡西的家吧,現在乖乖當一頭導盲犬,給我把這名白痴給帶回他的家裡去!」
 
女性在面罩鼻尖位置的食指阻止了銀髮男人一切的引發眉毛發抖的反駁,小櫻只能拍向鳴人的肩膀苦笑地打氣:「加油吧,鳴人,最近醫院真的很忙,如果你能幫忙的話那實在太好了。」不過老實說,由他?漩渦鳴人?出名連自己也不能照顧自己的男生要去照顧一名堂堂的拷貝忍者?這也太…
 
「嘛…看來真的無法回絕了呢…」卡卡西小心翼翼地從綱手的食指下方鑽出來並站起,然後緩緩地步向少年旁邊,輕拍鳴人的頭頂。除了目光依舊好像沒有焦點外,上忍的動作沒有一分出賣失明的事實。「那多多指教了哦,鳴人。」銀髮忍者向年輕人笑道,鳴人有一瞬間感到心痛卻有另一瞬間感到…莫名其妙的期待,是因為照顧別人對於年輕人來說算是一件新鮮事吧,但這不是別人可是他的老師!
 
於是年輕人立即把那種奇怪的期待壓下去,並向男人擺出跟以往一樣自信的笑容:「是!卡卡西老師!」嘛怎說也好任務就是任務而且他要照顧的可是他一直都憧憬的前輩叫少年情不自禁地感到興奮,再加上之前那些叫人煩躁的不安似乎在得知道老師沒有大問題後便消散無遺。
 
那麼,既然是給他的任務,而他漩渦鳴人接受了的話那就絕對要做得最好!
 
 
不過老實說,鳴人有時真的很懷疑是否一定需要特意安排一個人去照顧卡卡西老師。這名銀髮男人在街上依舊裝模作樣地抽出藍書假裝閱讀,而且鳴人一個字也沒有說,甚至沒有作任何形式的身體接觸,知名上忍就輕易避過眼前所有橫衝直撞的途人。
 
好吧,忍者居然會撞柱什麼的只會在惡搞同人裡看得見,不過如果沒有說明的話真的沒人知道卡卡西目前處於看不見的狀態…其實卡卡西為什麼要看書呢?擔心被其他人發現自己瞎掉了嗎?結果少年還是沒有過問,只有去到男人的宿舍時鳴人才利用綱手給他的後備鎖搶先為對方開門。
 
不是很習慣這種鎖匙的設計,結果反過來引發上忍的吃笑:「嘛、嘛,鳴人你真的很笨手笨腳哦。」
 
「才不需要害自己瞎掉的傢伙告訴我!」雖然知道對方看不見但還是向男人擺出臭臉,好不容易打開了門鳴人便先行進去翻開一些在黃昏裡需要亮起的電燈。他之前不是沒有到過老師的家但也只有討論捲軸的幾次,有些時候他更偏向去找伊魯卡老師但碰到一些連中忍也不能解答的問題他就只好去找卡卡西。
 
無論如何,堂堂拷貝忍者其實並不是那種給人親切健談感覺的男性,沒錯卡卡西老師可以很溫柔,值得依賴而且也明顯會關心隊友,但絕對不算是容易接近的類型。
 
回想起來,小時鳴人的臉皮真的是比較厚呢,但長大後金髮少年便覺得最好還是別太過倒卡卡西,儘管他真的很感謝銀髮男人每次都會願意主動待在他身邊。這次能夠照顧老師說不定也算是一個小小的回報吧,不過看到卡卡西自然地走到櫃子前方把護額放在上面,鳴人真的很懷疑自己是否有出場的需要。
 
而這想法令他感到相當憔悴。
 
不行不行不行!漩渦鳴人你不能放棄的!綱手奶奶要你照顧老師的話絕對是有她的理由!比方說老師要讀信呀或者做一些細微的動作時就會需要到你了!
 
於是金髮少年老實地站在旁邊,看著卡卡西坐在大床上並拉下面罩,有些時候鳴人真的相當懷疑這名上忍為何就需要戴上那種黑色的布料,畢竟男人的臉上根本就沒有任何東西需要掩起來。
 
不過認真想想,頂住這張臉跑到街上的話說不定真的會吸引不少狂蜂浪蝶跑過來表白吧…呀,說不定還是一種能秒殺大部份忍者的新種色誘術?
 
「鳴人,你站在那邊做什麼?」銀髮男人以笑容發問,眼睛轉向鳴人所在的大約方向但沒有真的直視年輕人的目光。突如其來的緊張讓年輕人立即發抖,不行不能不可以讓卡卡西老師以為他沒用畢竟他可是要來照顧卡卡西的!這麼…那麼…「吶!卡卡西老師,你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像是掃地拖地洗衣服之類我也可以幫忙哦!」呀…等等!為什麼他這樣說聽起來那麼像一名家庭主婦了!這想法叫少年的臉立即變紅。
 
就連銀髮男人亦似乎有點嚇一跳,接下來便掩住了嘴吃笑:「嘛嘛,你有注意到你的聲音在發抖嗎?」上忍前輩的話叫年輕人的臉加深了顏色,漩渦忍不住伸手掩臉,目光已經到處找尋有沒有洞穴讓他可以躲進去然後再也不需要出來。
 
「嘛,不用那麼緊張哦,鳴人,我們已經不再是師生而是平輩關係,這點家事我還是做得來的,而且就算綱手大人說這是任務,你也沒有義務幫我做那麼多事。」不知為何,男人語氣的某部份叫年輕人的心有點隱隱作疼,但鳴人很快就嚥下這種酸溜溜的感覺並指出:「可是老師你的眼睛看不見,多少還是有點不方便,這些簡單的事就讓我幫你吧。」
 
「哦?連自己的家也不懂收拾的男生說可以幫我做家務嗎?」卡卡西再次吃笑而這次鳴人立即再次脹紅了臉,沒錯他是不喜歡做家事不過這不代表他不會做呀!「沒關係的,鳴人,你不想做的話可以不用管。這種事我自己一個人來就可以了。」男人溫柔地指出,不過鳴人可以看得出對方的笑容有點苦澀。戴面罩的理由再加一,那就是沒有了面罩的話老師的表情很容易就能被讀懂。
 
呀,於是老師是不喜歡自己顯得很弱嗎?鳴人的存在其實是在傷害對方的自尊心嗎?於少年在原地瞎苦惱的時候他發現銀髮男人已經從床上站起,走到他面前抹了一下那金色的腦袋,接下來那隻手在他的臉頰上停留了一下,拇指掃過唇下的皮膚,似乎打算是代替眼睛來閱讀鳴人此刻的表情。
 
儘管對方看不見,但下忍彷彿可以感覺到來自上忍灼熱的視線,就像是全身上下都被審視一樣。「卡、卡卡西老師?」
 
「嘛嘛,當忍者的話不能總是心不在焉哦。話說回來綱手大人不是叫你這幾天住在我家嗎?我看你還是先回家收拾一些衣物比較好,如果你不介意睡我的睡袋那麼就不用帶來了,抱歉我這兒只有一張床,連張像樣一點的沙發也沒有…」卡卡西帶歉地道,接下來把另一隻手的食指放在唇下,眼睛自然地半掩作思考:「或是說讓你睡我的床呢?畢竟過門都是客…」
 
「不不不老師我睡你的睡袋就可以了,如果你不介意,嘿嘿嘿。」鳴人吃笑並把所有力量都投進他的臉部表情,好讓男人可以「碰到」他的笑容。很快卡卡西便把手移開並拍向他的肩膀:「那就麻煩你了。」鳴人不禁默唸應該是我麻煩你了才對,只是在最後關頭被自尊心擋在舌尖,並沒有真的說出口。
 
於是他便離開了上忍的宿舍並回家找尋可以替換的衣物,因為隨時可以回來而且老師眼睛的封印似乎不會保持太多天,所以年輕人只抓了些便裝跟牙刷之類的個人日用品後便再次從自己家裡跳出窗外。說起來,卡卡西老師會不會拿錯他的牙刷呢?呀呀,這類東西還是放在別的位置比較好,當然他不是介意老師用他的牙刷(看不見的人可以原諒),只是他不知道卡卡西老師本身會否介意。
 
而可能會不小心跟老師共用牙刷的想法叫他忍不住用舌頭啜了一下自己的牙齒,呃,希望不會太過臭。
 
 
結果回到房子後,鳴人便立即後悔為什麼當初不留一個影分身才走。
 
「卡卡西老師!」他把行李隨意丟到地上便飛奔到銀髮男人所在的開放式廚房,是說這傢伙為什麼那麼笨會打算自己去做飯什麼的看看那拇指都被放有沸水的熱鍋燙傷了!他立即把對方拉到洗碗盆並把那正開始發紅的白手放在水龍頭下,幫男人沖洗傷口的同時滿嘴都在抱怨:「卡卡西老師為什麼你就不讓我來幫你了你看你的手指都腫了!沒錯我知道你是出色的拷貝忍者不過看不見就是看不見,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說,我絕對不會取笑你的哦!」
 
卡卡西有一段時間保持沉默,直到男孩覺得足夠並關上水龍頭,金髮少年便問對方:「這兒有抹手的毛巾嗎?我幫你拿。」而他沒有打算藏起語氣中的懊惱。「呀…其實就掛在旁邊…」上忍終於都有點恍神地指出,鳴人於是賭氣地為拉下了毛巾並為對方抹手,同時小心不去太過用力對付男人的傷口。
 
什麼哦,這種好像不被信賴的感覺,他過來可是為了幫卡卡西幹些沒有視力就幹不了的工作但這名男人就偏要做些白痴事,就像是出任務的時候一樣總是不懂得去疼惜自己。他把毛巾丟到一邊然後便推開了銀髮上忍並大步走去切菜版面前,靠,就算忍者刀法可以相當出神不過沒有眼睛居然還敢切得那麼細!沒有斷掉一兩隻手指還真是萬幸了!
 
可惡呀!為什麼卡卡西老師就總愛幹這種白痴事!「老師,想煮菜的話讓我來幫你!免得你切斷你的手指日後不能結印!」在銀髮男人可以回應前鳴人便加了一句:「對了,別說我只會煮拉麵什麼的,跟好色仙人旅行期間我也學會了煮一兩道小菜的哦!你坐在外面等飯來張口就可以了!哼!」呀呀呀為什麼他要生氣呀他應該是要向他照顧的男人微笑說沒關係的才對!但他就是受不了明明自己就那麼關心卡卡西這傢伙卻不懂得去領情,他才真的不會取笑卡卡西的呀現在好了結果又受傷了,這種內心酸溜溜的感覺…就連鳴人也不是很能解釋是什麼。
 
把切好了的菜都放進鍋裡,鳴人思考對方說不定是打算煮煮湯。他沒有多問便翻開了冰箱找找有沒有其餘的肉或菜,但可惜,除了幾顆雞蛋外就什麼也沒有。
 
呀,好在上面的櫃子裡還有一些罐頭。
 
「嘛…」沉默了很久的銀髮男人終於都說話,鳴人有點哆嗦不過他決定一句話也不去回應。老實說就算對方看不見他也可以感受到來自旗木卡卡西那熾熱的目光,就像是觀察他到底做什麼,並準備在最後為年輕人評分的樣子。
 
「鳴人,你真的很溫柔呢,總是喜歡照顧別人。」很快少年便感到自己的頭頂再次多了一隻手,卡卡西的笑容讓年輕人臉紅然後不禁誇張地以笑遮醜:「我溫柔?哈哈,但小櫻總是說我很粗魯。」天呀天呀天呀之前的憤怒都跑到哪去了呀內心那些興奮是什麼一回事?他打開放有午餐肉的罐頭,用鼻子肯定沒有變壞,同時努力地壓下威脅要從內心湧出的快意。
 
「對,你很溫柔,作為忍者我這種小傷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你卻居然比我料想的還要在乎,我只是不想要麻煩到你但你總是愛把麻煩抱到身上去。」
 
男人的說話叫鳴人停下從爐底翻找平底鍋的動作,卡卡西的目光依舊沒有對焦,不過深黑色的眼睛寫滿了一堆感情而頭腦簡單的少年只能總結出「複雜」兩個字。該死的,原來老師只是不想要麻煩到他所以才會去逞強,這叫他內心突然因為某些原因放鬆,但同時亦因為某些原因在痛。
 
那個…笨蛋。
 
奇怪了為什麼他會突然感到想哭了?雖然鳴人本身不介意別人的幫忙,但只要是作為自尊心大於一切的堂堂大男人,認為自己有能力就不想影響到別人應該是相當正常的一件事呀靠!更何況他奉命要照顧的人還是從一開始就總不愛依賴別人的卡卡西老師呢!
 
鳴人並不知道上忍在醫院裡事實上被歸類為頑固得超難照顧的類型之一,理由卻不是為難別人,反而是不想為難別人結果總是把自己推出邊緣害其他人工作量大增。但無論如何這樣子獨自一人前進的卡卡西總令少年感到相當寂寞,寂寞得他好想要去立即擁抱對方,把那藏在眼睛裡的傷痛都吻走。
 
…呀,喂,等等,最後一個想法到底是什麼?
 
是吻…等等他們都是男人為什麼他會這樣想的?擁抱也算了不過親吻、親吻…是親吻呀喂!這也太過…不是很對勁。用力掩住臉接下來少年便再次轉回去找尋平底鍋,他不想要被老師看到他的臉,就算銀髮男人現在什麼也看不見,只是說那火燙的視線真的叫鳴人感到相當焦慮。
 
就像是他現在的想法會被卡卡西老師給看穿。
 
「鳴人,你沒事嗎?很安靜呢。」銀髮男人靠前而鳴人立即抓起了平底鍋站起,忍者反射可以讓卡卡西躲開危險於是金髮少年繼續煎午餐肉的動作。「我沒事,本大爺又可能會有什麼事呢?哈哈哈!我可是漩渦鳴人呀!煮午餐肉這種東西可難不倒我的!」他努力向卡卡西擺出笑容,沒錯!自信滿滿的才是他漩渦鳴人平日的個性嘛!
 
「倒是卡卡西老師你別介意麻煩到我畢竟奶奶都把照顧你設成一個任務了,你又不是什麼兩三歲的小孩子,我知道一般情況下你都會看好你自己的,所以其他真的會比較複雜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吧!」金髮少年補充,再次將目光集中於已經下油的平底鍋上。
 
沉默了一會兒後他便感到卡卡西轉身。「那好吧,我先去洗澡,呀,這種事我還是可以處理的哦。」上忍最後一句的語氣充滿開玩笑,鳴人只是回以同樣的諷刺:「才沒人想要看你沒穿衣服呢老師!」他知道洗手間應該沒有什麼危險的東西會害一名瞎子受傷,無論如何,鳴人聽說高等的忍者都經歷過於漆黑一片的地方進行任務的訓練,只是洗一個澡的話應該不成問題。
 
「呀,真傷心呢,就像我的身體不能吸引人。」從走廊傳來了回應,鳴人突然有衝動想要回嘴:「才不是呢你可是我見過最性感的男人。」不過在重要關頭他還是閉上了嘴並思考自己到底都在想什麼,天呀天呀天呀男人間開這種玩笑其實一點兒也會不奇怪,但為什麼在突然間一切都好像變得很羞恥?
 
為什麼他會那麼在乎卡卡西所受的小傷?
 
為什麼看見老師不想麻煩他就會讓他心痛?
 
為什麼他就會那麼想要為銀髮男人幫上一點忙?
 
翻轉了午餐肉年輕人禁不住思考自己對於卡卡西到底擁有什麼樣的情感,就算洗手間傳來了花灑聲,那些灼熱的視線好像依舊存在於他身後。不,老師到底是怎樣看他的鳴人也想要知道,他好希望能夠幫到老師一切事而他亦希望卡卡西可以更加信任他,
 
更加依賴他。
 
而這種情感,說不定已經超越師生或者同僚的好感,甚至是朋友的喜歡。
 
可惡,心真的好痛,所以鳴人下決心絕對要搞清楚自己對老師到底抱有什麼感覺。但這樣的話…老天,想想接下來自己還要跟卡卡西同住幾天,就算不是睡在同一張床,金髮少年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幾天、幾十天、幾百天也能否不去失眠。
 
 
(儘管在第二天早上他被卡卡西搖醒,才發現自己居然睡得把睡袋整個踢開來,銀髮男人那半逗樂半無奈的笑容大特寫害他的腦袋立即變成蒸氣火車頭,不過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
作者的話:
9976HITS大感謝^Q^
嘛,這種點文雖然說是小灰想點的啦不過反正他們兩夫婦也不會在意吧^Q^
感覺就是小灰會用的文章套路所以去到我手上總覺得有點清水得過分(你等
我果然還是偏向硬派老師呢…特別是兩人還未交往的時候…(遠
但如果是已經交往的話,我心目中的老師可會厚面皮地黏在鳴人身上就算這孩子想甩也甩不掉哦WW(但如果老師真的生病中術之類鳴人也不會認真想要甩啦XD他們交往也很有分寸的XD)
總之9976HITS再次大感謝^Q^
也再次祝零川七月三日生日快樂^Q^^Q^畢竟這篇可是她在當天點的哦^Q^^Q^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梦梦
哈哈 是的 但是我hi是喜欢用鼠标的滚轮
因为不习惯(:3[____]

居然让我自己YY。。。
嘛。。梦梦的文反正各种美好啊。。ww
也不差这点儿~~~
satou 2013/11/04(Mon) 編集
RE砂糖
空格可以翻頁嗎=口=
我也是現在才知道呀=口=

小灰就是喜歡這種曖昧向的ww
在意的話請自行yy(喂
真的希望老師可以依賴一下小鳴orz小鳴可不會負老師所望的!(咦
夢兒 2013/11/03(Sun) 編集
無題
于是又看了一遍!
我到今天才发现空格可以翻页!真是蠢的可以。。||┣(—_\)

这种虚线双箭头是怎么回事!正中红心啊!(捂脸。
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啊=-=好想知道老师最后有没有追到小鸣或者小鸣在什么情况下告白
好在意好在意好在意……

老师一直都爱逞强,希望小鸣在的时候可以稍微放松一下呀。。
长大了以后的鸣人可是相当可靠呢(虽然万年笨蛋这点也用不着改XD~
satou 2013/11/03(Sun) 編集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