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73] [572] [571] [570] [569] [568] [567] [566] [565] [564] [56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今天是7699(鳴卡)日,所以更這篇。
這是來自百度「鳴卡天道」吧其中一個由風鈴發起叫微小說接龍的遊戲,也就是大家發一兩句微小說然後下一樓就找一個詞語(一般是前面最後一個詞語)當下一個題目接下去。
當中不一定需要連接。
我重發之前有修改了一點。
 
CP:鳴卡
注意:多風格,有喜有虐,角色死亡有,工口情節有,下流話題有

拍手[1回]


+ + + + + + + + + +
102.黑暗
 
伸出了手,摸索到溫暖的身驅,卻什麼也看不見。
看不見,沒有前路,於是他只能捉住對方的手,咬緊牙關,不讓洩氣的聲音從齒間冒出。
可惡,全都黑漆漆的,那他以後忍者的生涯怎麼辦?他還想要做很多很多的東西,還想要用那雙眼睛見識很多很多的事物與一切,但已經看不見,他已經看不見了呀混帳!他漩渦鳴人什麼東西都看不見了而青年就算從小看過多少「黑暗」也沒有像這次般會把他包圍得那麼深,他陷入了絕望,說永不放棄的鳴人陷入了絕望,而那隻被他握住的手用力回握,可惡,他連卡卡西的表情也看不見了,他連最在意的人的臉都看不見了,那他還有什麼用?他就連火影也當不了呀混帳!
「鳴人。」沉實的聲音,溫暖的懷抱,還有男人特有的味道。「我在你身邊。」
「…但老師,我已經成為不了火影,我已經當不了忍者,我已經什麼也…」脆弱,無助,迷茫,青年發現自己的聲音很抖,真的叫人生氣。
「不,誰說看不見的忍者不能成為火影呢?鳴人,你還有你的手腳,你還有你的耳朵你的鼻子你的嘴巴,忍者不一定要用眼睛做盡一切,如果真的有需要,我會代替你,成為你的眼。」
你已經代替另一個人成為他的眼了,老師。「不行的,卡卡西老師,我只能看到一片黑,完全是黑得沒有盡頭,我連一點光芒也找不到,你以前總是說我是木葉的光芒,不過這個光芒已經滅了!已經再也不能被看見了!」
「但我看得見。」面罩的唇,落在青年的眼睛。「你依舊在發光,儘管現在虛弱了一點,你還是在我身邊的一團,在黑暗隧道裡面陪同我的光。」
「不過老師…」
「就算現在是處於漆黑的隧道裡什麼也看不見,但只要努力的話…只要夠努力的話,最後,一定可以沐浴在光明中,鳴人,你之前都不是這樣引領我走出這隧道嗎?所以,如果你墮入這個漆黑隧道裡,那麼這次由我來把你帶回光明裡面,我保證。」
鳴人可以感到面罩的唇按向另外一邊的眼簾,於是,他閉上了看不見的眼睛,細心感受當中的觸感,接下來,發抖地道:「老師,我可以拿下你的面罩嗎?」
「…嗯。」男人回答經過遲疑,但青年還是把男人那一般不會表露出來的臉給放在青年的面前。看不見,但麥色雙手撫掃在男人的臉上,記錄當中每一道傷疤,每一寸曲線。
突然,他彷彿看到了旗木卡卡西的笑容,就在他身邊。
「老師…我想說不定我已經找到了我的光。」
然後青年便以拇指按著對方的唇,等了兩秒,沒有反對,便靠前吻下去。
 
註:漆黑隧道的部份是來自《金色のガッシュ!!》
 
 
106.房子
 
「找房子?」卡卡西在書中抬起了那單一的目光,鳴人立即點頭並從後抱住他的戀人,語氣蓋不住興奮。「對!就是找房子呀卡卡西,你看?我們的宿舍雖然是不錯,但感覺也太單調了呀!連一點『成家』的氣息也沒有!所以我打算幫我們找新房子,我連錢也存好了!雖然不一定買太大,但夠我們兩人的家應該卓卓有餘!」
「那麼你打算問我什麼?」銀髮上忍把頭靠在金髮青年的肩膀,放下了書似是對這話題感到興趣,叫鳴人笑得更燦爛:「所以說,小卡你想要什麼房子?只要我們能夠負擔的話,什麼樣的也可以哦!」
「嘛,你知道我一般的要求都不怎高…」鳴人望著拷貝忍者把食指放在下巴,抬起頭來開始思考:「基本上客廳房間浴室之類需要的我想我也不用提了…」嗯嗯。「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客廳可以放一個書櫃,能把我的親熱系列都整齊收藏好…」嗯嗯嗯。「還有一個比較長的沙發,有人被我趕出房間時不用睡得太可憐。」…咦?「有一個健身房,最好有齊所有健身設備…」喂,所有?「有放狗場可以讓貝魯他們自由奔跑…」等…等…「也有花甫可以開一座花園讓人來參觀…呀,最好也包括溫室。」喂喂喂這已經不是房子了吧?「呀,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有私人泳池跟露天溫泉,想想看小鳴?到時我們可以一邊泡溫泉一邊看月光呢。」
待卡卡西說完,鳴人已經開始算手指算得整個發抖而且滿身哆嗦。老天呀那些…到底要花多少天文數字才可以滿足他的戀人呀?青年真的超級害怕如果他說不的話戀人會生氣,但在這時,人柱力發現自己的手背被男人握住,轉頭一看,卡卡西已經向他的太陽穴印下了一吻。
「不過,有沒有這些都沒關係。」銀髮上忍輕吐,向青年微笑。「只要那房子裡有你,那就可以了。」
 
 
108.仙人
卡卡西總是好奇仙人模式的鳴人到底對自己臉上的紅色眼影有什麼想法,也不是說他個人對此有何反感之類,銀髮男人甚至欣賞少年那變得妖魅的外表,就像是有什麼可以吸引他走過去,比以往都更想追隨這名未來火影。
但怎說也好,他真的不認為像鳴人這種一直都在大呼大吼自己到底有多男子氣的男生,真的喜歡在眼角出現那種可能讓別人認為「女子氣」的眼影。
於是他便問鳴人對此有何想法,那年輕人先是一呆,接下來抱住手歪頭瞇眼思考了一會兒,頭上冒出問號的樣子叫卡卡西覺得相當可愛。接下來年輕人便轉過來向他道:「如果卡卡西老師有仙人模式的話,你會對你的眼影怎樣想?」
這次輪到拷貝忍者征住了,閉上眼睛抬頭思考,然後,想到了一個讓他不禁微笑的結果。
「嘛…如果鳴人你喜歡的話,我想我不會介意。」
金髮少年略為臉紅,接下來,男孩便伸手杯住了導師的面罩臉,輕喃了一聲:「那老師,你喜歡我的眼影嗎?只要你喜歡,我想我也不介意。」接下來,少年進入了仙人模式,把面罩拉下來,揭露出那勾起的紅唇。「而且,我肯定我會喜歡老師的眼影哦。」
銀髮忍者只是沉默,繼續微笑。
 
 
110.亡魂(微工口)
 
卡卡西抽了一口氣,老實說,他現在真的不想要聽寧次在他面說再說一些有的沒的,特別是鳴人把手放在他的火影袍上,從白色的羽織轉進他平日的黑色上衣,於那男人自問到目前還能保持健實的胸前上下摸索,而銀髮男人完全不能做任何動作…這可算是一種相當難受的折磨。
他可以感到金髮男人的手於他右胸的某一點以最輕的方式上下掃動,當中的感覺叫他有點哆嗦但還是制止下來。可惡,這孩子永遠都喜歡在這種時候挑戰他的底線──於是七代火影如往常一樣在繼續報告的下屬面前假裝無聊,把右手肘放在桌子抬住臉頰,想要掙開那隻犯罪的手,而他突然發現鳴人整個坐在他的辦公桌上,以不滿的表情望向他,還擋下了他對寧次的視線。
可惡,如果是正常情況,鳴人早已經不是被他本人就是被他的下屬們從桌子上方趕下來,不能再做這種明顯在勾引公務火影的工作不過…卡卡西可以肯定寫輪眼看不見眼前的孩子──好吧至少帶土的寫輪眼看不見而他甚至不能肯定寧次發動白眼的話能不能看到他們那名已經離世的六代目火影。
銀髮男人有點衝動叫他的烏長髮下屬去試,但不是現在的情況因為鳴人已經不再扁嘴反而在以那張狐狸臉頰奸笑,那隻應該是透明但對卡卡西而言相當實在的手伸向他的下方,並按在男人的棒棍上。如果不夠糟的話鳴人還開始說出了:「吶,卡~卡~西~老~師~讓我來用這隻手好好服侍你吧?」這種超誘人的話!可惡他是否應該戒掉再看親熱系列呢?在這種只有他看到鳴人的情況下,於23歲壯年已經離世的青年似乎無聊得只要是上忍覺得有趣的東西,這傢伙也會去注意…
而這傢伙唯一能碰到的東西,還好像只有他的身體。
衣服?在鳴人面前根本就不存在。
於是一個揉擦,下一刻男人就阻止不了咽中扯出一聲咕噥。寧次停下了閱讀絕對是在望向他,但因為鳴人擋下了視線,銀髮忍者看不見那名白眼用家的表情。
「七代目大人,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很大因為桌上這頭貓已經把頭潛下,張嘴迎接那根本就像是無掩的棍子。卡卡西努力裝無事,隨手拿起了其中一份由這名下屬交上的文字報告並道:「行了,寧次,我已經知道大致上發生什麼事了,接下來我自行閱讀這些就行……嗯,解散吧。」他把最後一個低吟化為普通的低哼,以報告作掩飾,單一的眼睛睨向剛利用靈巧的嘴巴在他頂端做了很棒動作的金髮惡作劇青年。
「可是…」
「沒有可是,現在給我回去休息,呀,還有,出去後關門,代我向鹿丸說,叫他於這半個小時裡暫時阻止其他人進入火影室。」感謝多年的忍者訓練他沒有露出任何馬腳,他可以感到下屬那蒼白眼睛上的眉頭應該都完全皺起,但最終沒有說話就步出火影辦公室,並如指示般為他關上了門。
待腳步聲消失後卡卡西就感到自己的嘴巴被壓上,明明面罩還在原位,然而也可以跟他眼前幽靈青年作舌戰的感覺真的相當神奇。銀髮男人直接伸手讓鳴人壓在他身上經歷了一段灼熱的吻,直至他需要空氣而推開,男人只能不停地喘息,金髮青年倒是沒有任何影響單純向他微笑。
好不容易才完全回氣,卡卡西嘶啞地吐了一句:「難道就沒有多點耐性了嗎你?」但鳴人只是繼續微笑,然後親向他的額頭。「但我知道你聽寧次那長得要命的報告已經無聊得想要。」
「我真希望那報告可以要了我的命,這樣的話我們就不需要這樣子躲著做。」銀髮男人讓自己吃笑了一聲便拉下面罩,就算青年可以穿過他的衣物,但不代表銀髮男人感覺不到衣服的存在。
鳴人歪頭思考,過了數秒現任火影可以看到前代的頭上冒出了燈泡,然後青年向他擺出了那狐狸的奸笑:「哦!難道你想要我在所有村民面前做你?你知道這世上已經沒什麼東西我漩渦鳴人大爺不能做到了!」並把頭靠向銀髮男人的臉。卡卡西咕噥了一聲:「嘛…你敢試的話我就讓鹿丸取消這半小時,六代火影大人。」然後就主動親向青年的嘴,他知道自己不會得到回應,但男人肯定鳴人在他們的親吻裡一直保持微笑。
嘛,就算這名幽靈漩渦偶爾真的很煩人,現年五十六歲的旗木卡卡西發現自己真的很愛這名孩子。
因為只有在鳴人鍾愛地觸摸他臉上皺紋的時候,他才會覺得年齡跟死亡對他而言已經不再重要。
 
 
121.鬍鬚(下ネタ注意)
 
是男人都需要剃鬍子,這是相當正常的一個生理現象。
不過鳴人發現自己臉上,直到21歲,也沒有長出一根的鬍子。
「嘎?說不定是你那六道狐紋取代了鬍子吧?」卡卡西告訴他,自己則專心地面向鏡子努力剃鬍。但這怎可能!那些像狐狸鬍的東西怎可以就這樣取代他漩渦鳴人作為男人的特徵!
老實說鳴人不介意長鬍子,雖然卡卡西好像很在乎如果鬍子在面罩下腫在一起會怎麼樣…呀呀呀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堂堂大男人是沒可能不長鬍子的!而且他好想去試一次剃鬍子!真的好想去剃一次!! 
於是他便捉住了銀髮男人的剃鬍刀大喊:「卡卡西過來讓我幫你剃!我是男人居然沒試過剃鬍子說出來絕對會被朋友們笑的!!」
「別鬧了鳴人,你就是沒剃過我才不讓你給我剃!」銀髮男人沉聲地道,跟鳴人開始了一場角力賽。
結果,金髮男子向他那位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使出了萬年不變的「閃亮眼」得到了剃刀,就在鳴人興高采烈地為無奈地嘆氣的卡卡西使刀的時候,一個失手,他為銀髮男人那張保持無痕的臉加了一刀非戰場得來的傷疤。
「呃…」看著卡卡西沉默(更正:準備爆發)的樣子,鳴人只能畏縮。「對、對不起!但、但我不會因為一兩道小傷疤拋棄你的呀!!」
「…脫褲子。」銀髮男人沈聲說,當中的寒意叫金髮青年的腦袋打結,用力歪嘴:「咦?」
「脫褲子,由我來幫你剃。」卡卡西舉起了剃刀,而金髮男子只能發抖,看著比他年長的男人漸漸迫近…
而只能無助地哭泣。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