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77] [576] [575] [574] [573] [572] [571] [570] [569] [568] [56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167 國王
 
 
CP:水門x九品
注意:架空,卡卡西視點

拍手[0回]


+ + + + + + + + + +
於是,十四歲的銀髮男孩手抱住剛出生不久的嬰兒,站在已經變成廢墟的城堡大廳,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一直盯著,一直盯著,直到懷中的小嬰兒開始於這再也沒有生氣的世界裡大聲嗚咽。
 
而太陽亦在那個時候再次於木葉城出現。
 
 
旗木卡卡西從五歲開始便是一名孤兒,在這個日本戰國中期裡算是相當常見的一種類,特別是這時代的武士特別喜歡在「做錯事」後便跑過去玩切腹謝罪,完全忘了拋開屈辱事實上亦同時代表你拋棄了賴以為生的家族。
 
當年男孩聽說當忍者的話只要夠高級那收入就不算少,為了接下來的生活,於是把父親生前留下的少許錢用來交學費進入了民間的忍術學校。當然,小小的落難武士藏起來的錢亦不會太多,不足夠時還需要到處打工存錢,然而因為男孩天生的悟性,所以他幾乎是以跳級的方式學習,結果花了一年便從學校裡畢業。
 
年僅六歲的他第一次接到的任務就是保護前往木葉城遊覽的漩渦城城主的女兒,除非是各種城獨自訓練出來的忠誠使用忍,忍者在找到真正服侍的主者前一般是中立的派系只會見錢開眼。但六歲的旗木卡卡西並沒有考慮過這樣子的事,受到父親切腹的影響男孩相當聽從委託人指令,結果他當年甚至親身為漩渦城的九品姬擋下了木葉城某些反對兩城邦交上級所派來的刺客攻擊。
 
而出乎意料地,男孩英勇的表現獲得到木葉城大將軍波風水門的賞識,於是他便成為了城內最為年輕的城內忍者,接受比民間學校更嚴謹的訓練。
 
說是這樣,卡卡西卻發現曾經幾乎丟失性命的紅髮娘漩渦九品相當喜歡把他叫過來成為女性於木葉城內遊歷的保鑣──不,說是保鑣感覺也很奇怪,哪有城主的女兒會讓一名忍者穿著民間小孩的衣物而且只能帶著最少量的武器甚至還用笨蛋姐弟手牽手哼歌的方式來遊歷木葉城?當年只有八歲的孩子對於九品姬的行動感到相當不解,嘛,其實九品本來的為人亦相當奇怪畢竟作為一名公主那應該是待在城堡裡不出門而非幾乎每兩個月便跑來木葉交流十幾天,女性身上的興別不同總叫男孩感到不習慣。
 
當然,卡卡西並不是蠢材,他知道木葉城城主波風水門跟九品姬互有好感,這其實亦相當明顯所以銀髮忍者認為,接近滅城邊緣的漩渦一族願意把公主送過來是希望能夠得到木葉的幫忙或至少──保護漩渦一族最後的血脈。
 
但無論是怎樣也好,幾乎每次都被九品姬叫來作「侍衛」的卡卡西可以說是親眼看著年輕的將軍如何跟公主彼此相親相愛,年輕人甚至已經聽到九品姬說了十多次水門將軍於兩人還只有十多歲時怎樣利用頭髮來找到被拐走的女性所在的地方。當然啦作為性格上不願服輸的九品姬,每次說到這兒紅髮女性就會立即腫起臉來抱怨什麼「她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逃掉」之類的話題,而金髮大將軍則會以平和的語氣吐出一句:「是、是,九品姬妳是最出色的女孩。」害女性立即變得臉紅耳赤。
 
其實那兩人總是擁有類似的交流,這亦成了卡卡西某程度上覺得好玩但亦會感到頭痛的地方。比方說,你今天可以看到水門將軍為紅髮公主梳出一個美麗的髮髻,第二天你便能夠站在旁邊目睹堂堂大將軍的腦袋如何變成九品姬樣的玩具而金髮男人只能對著銅鏡欲哭無淚;又或者說,水門將軍請九品吃素菜時女性如何用淚汪汪的眼睛說服他們一同到民間的店子吃拉麵,而第二天金髮男性邀對象一同品嚐海鮮結果目瞪口呆地望著女性大口大口地吸吮海鮮拉麵…
 
但兩人看起來很幸福,銀髮男孩思考,就像是漩渦城從來都沒有存在更莫論是滅亡而那兩人就算是處於這各城互相爭奪土地的時代亦像是一對與世無爭的民間情侶。呀,有些時候就連跟在兩人身邊的男孩亦被一些不知道將軍外表的平民當成是兩人的孩子,叫卡卡西臉紅的是每次去到這階段九品姬便會拍他的頭高興地指出「對呀對呀這小鬼是我們兩夫婦最~自豪的孩兒呀」而不讓男孩反駁那兩人事實上連親也未成過。
 
對於公主把他認作兒子水門將軍亦沒有表示任何意見,有一次卡卡西主動去問將軍他作為忍者這樣被公主當成兒子感覺上會否太過不合禮節。然而,男孩發現自己被輕輕按頭,而金髮男人單純向男孩反問:「你不喜歡成為我們的兒子嗎?」那雙深藍色的眼睛就如無底的水潭,永遠教人無法看透。
 
「不,將軍大人,能夠被稱為您們的兒子在下感到相當榮幸,不過在下實在是無法高攀…」
 
「你救了九品姬的命,九品姬喜歡你,而我亦欣賞你,卡卡西,這便是問題的所在。」
 
然後卡卡西發現自己無論說什麼也無法反駁。
 
卡卡西認為,波風水門將軍是一名在個性上跟九品公主完全不同的男人。如果真的要他認真的話男孩一開始其實並不認為這兩人會是那種天造地設的一類,然而出來的結果是他們都相處得很好所以銀髮年輕人亦不打算表達任何意見。不過如果按個別來說,男孩雖然不擅長應付九品公主,只是對於波風大將軍,他卻擁有徹底的敬佩。
 
當年如非男人的賞識他並不會進入城堡成為木葉城的其中一名忍者,而每次只要敵國入侵大將軍就總會有法子把那些敵人趕離城池,卻還未有打算作出任何入侵其他城關的行為。儘管一般人認為將軍不打算乘虛而入是一項相當白痴的舉動,然而就是因為作為忍者,他清楚理解波風將軍如何指揮上忍們暗地裡作一些「連合縱橫」的外交策略,並於同時收集出色的武將來加強自己領地的實力,成為所有人的指導者。
 
大名於一個城裡其實已經是傀儡,如果非要卡卡西說出來,他認為水門將軍才是這個城府的城主。
 
是這座島國未來的國王。
 
呀,儘管說是面對九品姬的話這名國王就會立即降格成傻子,卡卡西逗趣地發現水門將軍真的很容易受女性的影響每次聽到指令就四處轉。俗話說紅顏禍水而銀髮忍者某程度上不禁同意,但他很高興發現九品公主並不愛侵略,而且於漩渦城完全滅亡後,十歲的男孩完全成為紅髮前公主的貼身護衛,他甚至發現這名女性並不如那些在別人口中說是相當好騙的無知婦孺。
 
打個比方,每每總是有些帶著陰謀前來的外國使者打算欺騙將軍的女人說什麼「只要毀滅這個城,那麼木葉就可以和平一陣子」之類的話題,然而,卡卡西每次都會看到赤髮女性只是向那些人微笑,並自信地吐出:「我相信我所選擇的男人,所以亦相信那個人所選擇的決定。」另外,有些時候就算碰到了刺客,九品大人卻不會像木葉城裡某些柔弱的傀儡般立即尖叫逃命,而是留在戰場裡面不怕受傷指揮包括卡卡西在內的隨身武士跟忍者作戰。
 
有些時候銀髮男孩思考這是否因為漩渦的末裔是滅掉的城最後的公主才會擁有這種把生死置諸度外的覺悟,然而,卡卡西亦是在這個時候才能意識到,他的將軍到底選擇了怎樣出色的一名女性作為終生伴侶。
 
而兩人的婚禮舉行時卡卡西十三歲。
 
在他十二歲時,一次收集敵國情報的任務裡男孩失去了左眼跟一名重要的同伴,所以看到兩名他──在經歷過失去後終於都願意向自己承認──視為家族的情侶結婚,男孩唯一的希望就是盡自己的力量去保護那兩張笑得相當幸福的臉容。他向城堡裡面的英雄記念石碑起誓他與旗木家世代的忠誠永遠都會屬於這對夫婦與及他們未來的後代身上,他相信只要是這兩個人,一定可以把這亂七八糟的島國統一成一座更加和平快樂的國土。
 
然而,作為一名忍者卡卡西自知為了繼續保護那兩人,他並不應該如武士般站在所有人面前而應該變成一名隱藏的殺手。可是他發現自己每次無論躲在哪兒,男孩都總是會被水門將軍或是九品將軍夫人給找到。說不定人與人之間只要出現一些小小的連繫,那麼卡卡西做什麼亦無法將這些勾住心臟的繩子給甩掉。九品夫人總是說:「別再給我把大將軍跟小忍者的鴻溝搬出來。」然後就丟出石頭利用奇怪的力氣把男孩從樹上打下來,而水門亦微笑指出:「不要再待在那種地方過來休息一下吃西瓜吧。」同時銀髮忍者發現自己每每都總是無法反抗這兩人。
 
特別是確定九品有了孩子後滿城歡騰的時刻。
 
看著年輕人還是就他們之間的主從關係而不敢正式靠近,水門大將軍甚至出動到「如果我們生了女孩那就不如讓她跟卡卡西結婚這樣我們便名正言順成為一家人了」這種傻話希望銀髮男孩可以放開胸懷。事實上就算沒有這種玩笑卡卡西亦已經對於自己應該投降加入那一家還是繼續於暗地裡守護對方表現出掙扎,他親眼看著水門大將軍以各種方式開始收服各城的土地,然而他亦目睹紅髮準母親如果跟金髮準父親一起躺在樹下如普通的新婚夫婦一樣手牽手閉眼休息。
 
一切一切,卡卡西全都想要保護。
 
保留。
 
愛護。
 
然而,一切一切,卻在一場突襲裡面消去。
 
當時卡卡西已經懷疑城池裡面有內奸,然而處於將軍夫人即將臨盆的日子,銀髮少年甚至是眼明的大將軍也無法做出太多事。結果於九品真正準備產子那天,叛軍從內部攻破城堡主要防線,同時一名戴著面具的男人突然出現乘亂把赤髮女性給拐走。在間諜跟大批外援湧入城堡時木葉的大將軍選擇了自己留下來保護其實已經沒有實際權力的大名與及這個城堡裡的所有人,並指示卡卡西追趕那名面具男性。
 
如果說那名拐子是想要利用臨盆妻子的安危來要脅波風將軍的心理狀況,那麼年輕人肯定面具男絕對已經失敗。畢竟,金髮男子在最後只是帶住微笑向少年交代了一句:「如果我們無法再見…請你代我向九品跟孩子說我會永遠愛他們。」然後便前向戰場,老實說卡卡西很希望可以跟隨將軍前往血池作戰,然而他是忍者,是一名一直告訴自己需要跟隨指令做事的忍者,就算有了左眼的教訓,銀髮少年依舊不能分析此刻應該怎樣做。
 
結果,他最後還是選擇捨去情感聽從指令,因為將軍亦為了城堡裡作戰的大家而捨去親自去拯救妻兒的選擇。然而他跟隨氣息趕到城外的郊野後唯一看到的只有右胸跟下身不停地冒血的孕婦,那名赤髮的女性看到年輕人後立即罷出安心的笑容,並以餘下的力氣阻止了想要為其止血的男孩。
 
「我…我已經不行了…卡卡西,這樣下子我跟水門大人的孩子也會死掉…拜託你…直接割開我的肚皮,把那孩子救出來…」
 
卡卡西想要反駁,可是那名女性卻牽住了少年的手,於血池間閉上了眼睛:「拜託…代我向水門大人還有Na-ru-to…說…我愛…他們…相信…他們…」然後拼命大喊了一聲:「快點割下去!」
 
當時的接生是銀髮年輕人最痛苦亦是背負最多事情的夜晚,無論九品流了多少血,無論卡卡西如何使力,
那名母親依舊一直保持目光張開來親眼看著少年如何做出整個人生裡最殘酷的接生。卡卡西沒有能力把水門將軍交代的話說出,他只是一直抹掉眼睛下面的汗與血,來避免長刀刺傷肚子裡的孩子。
 
直到少年把男孩從母體抱出,這位落難的城主女兒、將軍夫人、卡卡西見過最堅強的女人,向男孩罷出了滿足的笑容並離開人世。
 
男孩彷彿感到赤髮母親這張笑臉正在由衷地告訴他:「我們也愛你,我們也相信你。」而作為忍者,卡卡西亦清楚知道死人是不會說謊的。
 
但再也沒有時間悲傷,銀髮少年利用女性衣物還未染滿血的部份作為襁褓,抱住剛出生的男孩希望盡快回到城裡。健康的嬰兒於他懷中哭喊至入睡,而進入城內卻只見一堆頹
垣敗瓦,銀髮忍者於是利用自己長久以來的潛行訓練經驗,抱住嬰孩潛入充滿血味的城堡。
 
於是,十四歲的銀髮男孩手抱住剛出生不久的嬰兒,站在已經變成廢墟的城堡大廳,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一直盯著,一直盯著,直到懷中的小嬰兒開始於這再也沒有生氣的世界裡大聲嗚咽。
 
而太陽亦在那個時候再次於木葉城出現。
 
而一些被波風大將軍犧牲性命救下來的人們,從各個角落緩緩地步出,帶著驚訝、難以置信、擔憂,但最重要是希望的表情,聚到銀髮年輕人的身邊聆聽懷中小孩兒意義不明的嗚咽。
 
直到銀髮年輕人把初生嬰兒舉高,從裂縫間透進城堡的陽光灑在充滿活力的新生命,教整個廢城隨即顯得閃閃發光。
 
而這次卡卡西決定,無論犧牲什麼,他一定會保護這孩子,直到男孩未來成為統一這片混亂島國的國王。
 
Naruto。
 
 
 
 
 
 
==========================
作者的話:
我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扯什麼orz
好吧,本來是打算寫卡卡西眼中的水門九品戀愛故事,但搞著搞著好像認真過頭而戀愛部份結果不是怎麼被我描述出來。再說波風爸爸的性格對我而言實在好難搞,過分完美的角色一般都沒有能夠被我欺負(?)的位置結果我發現焦點好像完全都集中在九品大姐頭上去囧
事實上我亦是由本來打算寫歐色背景變成日本戰國時代,就是覺得如果是寫認真文的話,日本名字套用於西方背景感覺真的好奇怪=3=
是說戰國時代忍者的階級還只是分上中下忍吧,御庭番忍者(將軍直屬忍者)是江戶時代才出現的?
呀呀管他的= =+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