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67] [566] [565] [564] [563] [562] [561] [560] [559] [558] [55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159 靜止的永恆
 
 
CP:卡鳴卡
注意:短,角色死亡有,性格某程度上扭曲,無視九尾的存在

拍手[1回]


+ + + + + + + + + +
「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呢,為什麼不去做些事來改變這個現象?」卡卡西開玩笑地指出,輕輕拍向鳴人的頭,把躺在懷中的少年弄醒。「這不像你。」他繼續說,語氣輕柔沒有強迫,而且充滿了寵溺。
 
「…你知道,有什麼可以做的…我都做了…但我卻還是阻止不了呢…」金髮少年於男人身上苦笑,但笑聲很快就變成了連續痛苦的咳嗽。卡卡西把年輕人扶好並伸手以最輕的手勢拍向少年的背,他耐心等待金髮男孩回過氣,直到狐臉少年再次勾出虛弱的笑容。「混帳,我漩渦鳴人的字典裡面本來明明就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不過…原來到真正感受到什麼叫作絕望時,這些字就像是甩不掉般,落在拉麵裡面害拉麵變得沒以往般好吃了。」
 
「呀。」卡卡西同意,用拉麵作比喻感覺還真像鳴人會做的事。這兒只有他們於是男人沒必要戴上面罩,他單純帶住微笑輕親了一下年輕人的那片金眉。他知道他要笑,因為鳴人說過比起看到他板著臉,男孩更喜歡看到卡卡西的笑臉,為了鳴人他會讓自己快樂,他會努力顯得快樂因為這樣的話鳴人亦會快樂,所以當他看到年輕人那滿足的臉容,銀髮男人便再親了一下年輕人的頰,得到少年愉快的笑容。
 
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呢。卡卡西心想:沒錯,就算鳴人不像以往般堅持下去也沒什麼大不了吧。無論如何,這孩子已經為村子呀,為這世界呀付出了很多跟很多,只是說他知道每個人也有他們需要休息的時刻,某些從一開始就改變不了的東西,就算你死命乞求這名掛上英雄名號的孩子去幫忙改變,結果除了增加這名「英雄」的壓力外…其實就什麼也做不了。
 
哎,這樣想的話,還真感謝綱手大人給他們在世界末日前一刻於這片無人的森林裡度過,這樣子他們就不需要面對一些沒有必要面對的批評,而他可以跟他最珍愛的孩子同共享受最後的時光。
 
他真的很高興自己還可以得到這些恩賜。
 
其實卡卡西自問並不是弱者,他是有名氣的拷貝忍者亦是傳說中的木葉第一技師。但有些時候他認為自己也許不值得活著又或者是他生存的理由單純是為了代替已過世的友人們成為行屍走肉看著這世界,怎說也好,他現在的名號某程度上就是他死去的親友留給他的,所以銀髮男人有時真的會懷疑他能夠擁有鳴人到底是出於自己好運氣還是來自死者的祝福…
 
不過這樣想下去其實也不會有任何結論,反正也要世界末日了,只要他到達另一個世界後,自然就能夠去問帶土受到虛假敬重的他到底何以值得被這名男孩真心愛上。對了,說不定是因為少年人太過溫柔而且性格跟帶土同樣總愛以別人為本,但他真的很慶幸鳴人此刻就在他懷裡向他微笑。
 
明明應該哭才對,直到最後,鳴人還是強迫自己那麼溫柔。
 
事實上卡卡西亦偷聽過鳴人向綱手大人指出希望這次可以自私一點能在最後的時間裡都跟上忍待在一起,不過銀髮男人需要同意五代目所說的,鳴人這種細小的希望,怎麼叫作自私了呢?坦白講,這孩子向所有人類付出太多了卻從來都不問回報,如果能夠在只給這孩子愛的世界裡度過最後的時刻,卡卡西認為:單純命運是給鳴人一個小小的補償。
 
唉,偶爾銀髮男人亦免不了去思考自己能否給予年輕人足夠需要的愛,因為他本來就不是那種特別喜歡真的用嘴巴跟人談情說愛的角色,但話說回來反正也都最後了,那倒不如…不去思考太多,直接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向這孩子的心裡面就行了。
 
「我愛你。」於是他說:「我愛你,我愛你。」並同時吻向年輕人臉上各個部份。他可以感到年輕人有點哆嗦,不過很快就放鬆並任他繼續講愛,直到卡卡西想要把嘴靠向年輕人的唇,有點乾的指頭按在他的唇上,阻止了銀髮男人繼續親下去。「把這些都留給最後吧…呆子。」鳴人虛弱地道,聲音已經沒有以往的戾氣,但還是足夠令上忍感到甜蜜。於是他嗯了一聲再把年輕人按進懷中,低頭聆聽對方的心跳,撲通、撲通、撲通,就如催眠曲般,叫上忍感覺很想睡。
 
不過他始終沒睡,忍者的生理時鐘告訴他現在已經快要日出了而這個世界將會完結。說不定鳴人亦感覺到因為少年正把那有點發黃而且絕對無法用整齊形容的指甲掃在男人的臉上,陰藍的眼瞳在哆嗦,整個人顯得相當憔悴。然而對於卡卡西來說,這孩子還是跟以往同樣迷人可愛,於是他保持給男孩展現的笑容,直到晨光初現,把夜幕撕開兩邊。
 
是世界末日前最後一個日出了,銀髮男人調整了角度讓鳴人可以看得比較清楚,欣賞那無人能及的金光如何穿過漆黑的密林把大地完全照亮。兩人都在最幸福的時刻迎接最後的日出,再也沒有任何遺憾於是,銀髮男人再嘗試把唇按在年輕人的唇上。
 
他這次沒有得到任何的抵抗,取而代之,是柔和,卻充滿了絕望的回應。他不再說出我愛你而選擇直接把一切對鳴人的感情都投進這個吻裡面,同時,卡卡西亦可以徹底感到少年對他的情感。
 
真愛、不捨、悲傷、快樂、道歉…
 
還有就是,短刀刺進心臟的痛楚。
 
拷貝忍者那早已經注滿了查克拉的紅眼捉到懷中男孩那帶淚的笑容,而卡卡西亦只能回以微笑並把最後的力量都投進吻裡面。他永遠都不會理解從後貫穿他心臟的是鳴人於出發前就藏在身上的脇差,他只知道他會跟這孩子一起離世,因為世界今天就末日而一切也不可能重來。
 
儘管他已經聽不見年輕人在他唇邊那句:
 
「等我,卡卡西,我很快就會追上你。」
 
 
在綱手找到他兩名忍者的時候,鳴人跟卡卡西都只是靠在樹上,互相挨著對方,亦再也沒有任何生存的徵兆。女火影輕輕走近兩人,發現四唇依舊輕輕連接,就如是靜止的永恆。
 
於是她知道刺在卡卡西背上的脇差,成功阻止了這名從得知道鳴人患上絕症而且完全無法醫治後就開始變得精神失常的男人,在少年人離世一刻釋放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將整個世界送到另一個次元。
 
事實上綱手亦知道以鳴人的病情來說,本應該無剩下的力量去完成這種刺殺任務,不過金髮醫忍亦能夠想像這孩子當時為了所愛的人,到底如何把自己身上僅有的「奇蹟」都擠出來,在最後一刻亦能出其不意。
 
倒是她本人卻什麼也做不到。號稱為最強的醫忍千手綱手,卻居然沒辦法能夠治好鳴人患上的疾病;就算從小跟白牙已經是好友,結果還是無法在卡卡西失去那麼多重要的人後能夠成為對方身邊的依靠。
 
相愛的二人能夠如此互相死在對方懷裡也許已經是最幸福的結局,而能夠目睹他們的最後亦是對女火影唯一的救贖。於是網手蹲下,柔和地伸手,就如母親一樣,輕撫兩名她所珍視的孩子的頭髮。
 
…可惡,太陽的光為何會那麼耀眼呀?亮得她實在是完全止不住眼睛發痛,害淚水掉落。
 
 
 
 
 
========================
作者的話:
又一篇認真的角色死亡文。
精神出了問題的人一般都不會發現自己精神出問題,對他們而言一切都依舊是那麼理所當然所以我就跟著卡卡西儘管絕望但還是以自為正常的心態嘗試打這篇。
本來這題目我是希望能打一些比較歡樂的東西,不過之前那天看到一篇風鈴寫的虐文,加上我實在想不到應該怎樣可以歡樂點寫而不會顯得太過陳腔濫調結果只好改成虐。
…希望還算可以吧OTL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