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65] [564] [563] [562] [561] [560] [559] [558] [557] [556] [55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157 黑板
 
 
CP:雜多,儘管大部份都是胡扯
注意:惡搞,角色崩壞,架空,純對話,無意義,可以想像為銀魂3Z的那種畫面

拍手[1回]


+ + + + + + + + + +
「那個,各位同學,有誰能告訴我這個黑版到底是什麼意思嗎?」
 
「還有什麼意思不是一看就懂嗎卡卡西老師?嘿嘿~相合傘呀啾啾啾!」
 
「牙同學,我可是有眼睛的,這麼明顯的確能夠一看就懂,不過這把傘下邊擁有我跟鳴人同學的名字呢,到底是誰畫的呀,你們看?鳴人同學在那麼準備要哭了哦,他真的準備要哭了哦,臉紅得眼睛準備要決堤了哦,哎呀哎呀真的哭出來了哦。」
 
「卡卡西老師你是大壞蛋!我、我、我怎會知道有人在黑版畫了這種東西還寫了我們的名字!嗚呀!到底是誰!到底是誰作弄本大爺的呀快給我滾出來!」
 
「嘛嘛,鳴人同學請先冷靜一下,但的確呢擅自把人們的關係拿來開玩笑並不是一件值得讚賞的事。那麼,同學們有誰願意指出到底是誰畫下這東西的?或是出來自首的話我可能會減輕刑罰,最多只會讓你對著全校把親熱系列第八話整本讀出來罷了。」
 
「麻煩死了,我說老師,你這樣做不就令人更不想自首了嗎?」
 
「嘛,鹿丸同學,我的確不是很想你們自首,因為我們捉住了犯人的後果會比較好玩。」
 
「嘩你根本就是在靠害吧!萬一人家成為替死鬼那怎麼辦?」
 
「沒關係哦井野同學,老師絕~對會好好查清楚到底是誰在作弄我跟鳴人的,呀,看起來這兒大家都好像不是很想說話呢,那麼不如試試這樣吧…拿起粉筆…唏唷唏唷,搞定。」
 
「吱!」
 
「雛!雛田大人請振作!你──你這教師怎可以把雛田大人的名字寫在傘下方呀!而且在旁邊的為什麼會是猿飛校長的名字!是猿飛三代目老頭校長!!雛、雛田大人無論怎樣也不可能會跟那種老皺紋在一起吧!那種已經不舉的老皺紋才不適合雛田大人!!」
 
「嘛嘛,寧次同學,老師不是教過你了嗎?除了尊敬宗家外,你還需要尊敬長輩哦。呀,說起來你還真的在意雛田同學呢,放心吧這只是我腦中的想法,我覺得她跟校長先生在一起的話應該會是最合襯的,還是說你因為我沒寫上你的名字而生氣嗎?呀,真麻煩…我刷我刷我寫我寫,嗯。」
 
「等等!為什麼你要刪掉雛田大人的名字換上我的名字呀喂!我跟那老頭子幾乎沒有見面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呀!在那相合傘下面的應該寫著團藏好不好!是團藏那傢伙好不好明明在原作裡他對於不舉的校長大人是那麼不離不棄!!」
 
「呀,說到原作的話,那應該就是這樣了…我寫我寫。」
 
「旗木卡卡西!你這混蛋!」
 
「咦?佐助同學,我做錯了什麼嗎?」
 
「我、我跟大蛇丸那個變態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給、給我刪掉,快點給我刪掉呀喂!」
 
「呀你們真的很麻煩呢,你不喜歡大蛇丸這名字的話我可以轉過去嘛…嗯,這樣好了。」
 
「大兜丸是誰!喂!大兜丸是誰我才沒有跟這樣子的人交往過也沒有跟這樣子的人撐過傘呀喂!」
 
「對呀卡卡西老師你怎可以這樣對佐助同學!他在原作裡面明明對鼬深情一意!」
 
「小櫻妳原來是腐女嗎!!」
 
「這又有什麼關係畢竟你們已經在好幾期的連載裡面一直都在大兜丸面前放閃光,而且人家哥哥最後還向佐助君表白了呀!!呀,順帶一提寫下一開始那相合傘的不是我幹的哦,雖然這配對事實上也是相當明顯就是。」
 
「呀,於是又要把鼬加上去嗎…唉…好吧…我寫我寫。」
 
「旗木卡卡西你這混蛋!!為什麼這次要把老哥跟團子撐在一起!團子是誰!團子不是角色吧團子!」
 
「嘎?難道又不對嗎?你就那麼想跟你哥撐在同一把傘?好吧…再寫再畫…」
 
「等等,老師,這不是傘了哦,這只是兩個人的名字寫在蕃茄上了罷了。」
 
「嘩,還虧你看得出這種圓形是蕃茄呢丁次。」
 
「當然啦井野,只要是跟食物有關的我就會相當敏銳了哼!」
 
「呀,這樣的話剛好,我們又多一把相合傘了…我寫我寫…」
 
「喂!那個不是傘吧!這只是一個『丁』字吧!上面還有迷你小字寫著『出前一』吧!喂!!在這個丁字下面有丁次的名字而旁邊那個『肥豬』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等等丁次同學不要暴走!」
 
「好吵呀天天同學,妳繼續在外傳吐嘈就好了,這兒是3年N班卡卡西老師的課,請不要搶了我這主角風頭好不好?」
 
「不對呀老師你的寫輪眼已經在3Z班銀八老師那邊不見了呀!這兒應該是由我來當主角!我青春熱血的李洛克才是惡搞動畫真正的主角!!」
 
「嘛…凱,我知道你是很想當主角但你要知道,你已經不年輕了,所以別再裝李同學了好不好?你的眼睛根本就不夠圓。」
 
「但這太過不公平了!明明漫畫的名字叫作《Naruto》,而且當中還有《卡卡西外傳》跟《李洛克外傳》但為什麼就沒有我《水門外傳》呢!」
 
「…呀呃?這位同學,你已經死了吧?」
 
「卡卡西同學你怎可以那樣對我,我才是你親愛的老師呀!!」
 
「老爸,給我滾回你的外星去。」
 
「小!鳴!!你這樣爸爸好傷心的哦,真的好傷心的哦!那,呃,卡卡西同學千鳥收回去千鳥收回去!我會走的但至少先在黑版上畫下我跟小鳴愛的相合傘!」
 
「真的好麻煩呀你,好吧…我畫我畫…呀,九品小姐妳好呀,不過今天不是學校開放日,家長是不能隨便進來的…」
 
「對不起呢卡卡西同學打擾你們了…………老~~~~公~~~~~原來你跟那個在POKEMON裡叫作大葉的藍藍路真的是有一腿的呀!!你們到底背著我跟小鳴發展到什麼關係了呀混蛋!!!!」
 
「我、我我我九品等等喂喂喂卡卡西同學等等你把我當成是誰了呀跟大葉有曖昧的是電池不是我呀!他那個電池就算長得有多像我也是金髮刺頭藍眼也不可能是我呀那個可是POKEMON的道館館主但絕對不是我呀喂!呀等等等等九品──噗!!!!!」
 
「…爸爸從窗子飛走了。」
 
「打擾了真的不好意思!我刷!我寫!搞定!拜拜!」
 
「…媽媽把大葉的名字換成大便了。」
 
「那個,大家集中,抱歉剛才好像有點離題,那麼現在到底是說向我跟鳴人同學搞惡作劇的呢?嘛雖然黑版好像已經有很多把相合傘了也看不出是哪個打哪個…」
 
「哼,你們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相合傘的藝術。」
 
「…那個…我們班裡有這麼一名同學嗎?」
 
「喂,他是我們宇智波一族的祖先宇智波斑!」
 
「咦?不是那個面具蟑螂嗎?話說老師你何時把面具跟蟑螂都寫在相合傘的下面了?」
 
「木葉丸同學你這樣不行哦記得一定要看清楚最新的連載…那個…宇智波先生你打算上來做什麼?呃,等等對不起就算你是宇智波一族的老大我也不打算讓你接管這一班的哦,那個…」
 
「收聲!愚民們,相合傘可絕對不是這樣畫的,果然你們全都不及柱間。那麼看清楚了,一筆一掃,這樣那樣,好,這才叫作完美。哼,如此一來,只有柱間的畫才能比得上了。」
 
「這根本就不是黑版上的塗鴉了吧!這完全是大師級的掃描了吧喂到底粉筆是怎樣把那東西畫出來的!還有,相合傘裡面那個柱間x斑是什麼意思!有必要畫一個x上面嗎喂!那個人!明明就是自己把這種東西畫出來的結果也臉紅了嗎喂!!」
 
「這次我得同意櫻同學的說話…嘛…我們不是想要取笑你不過你的臉不需要那麼紅…」
 
「對不起打擾一下,斑先生,依我看來這根本就不是最完美的藝術。」
 
「呀,佐井同學?你不要學了地達羅跟蠍的台詞比較好哦,這兒的角色已經有太多而作者已經開始打累了所以不要再強加角色進來比較好哦。」
 
「放心吧卡卡西老師,我只是來把這不完美的地方改成完美罷了…我寫我寫。」
 
「喂!小伙子,特意把我跟柱間的名字刪掉換成你跟這誰?大和?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以為我跟柱間之間的連繫會比你跟這名路人來得深嗎!」
 
「但柱間先生事實上已經有別的老婆了吧?」
 
「(轟隆!!)」
 
「呀,佐井同學,你害那名大叔在旁邊抱膝畫圈了哦。」
 
「謝謝誇獎。」
 
「……………」
 
「嘛,好了好了這台千年石像還是先放在一邊吧,於是我們得找出到底是誰向我跟小鳴做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喂老師你剛才把鳴人喊成小鳴了喂,我就說這兩個傢伙一定有什麼關係。」
 
「……而直到現在還未曾說話的同學所擁有的嫌疑最大,所以櫻同學,與其在吐嘈我對小鳴用什麼稱呼,倒不如想想看一直到現在還有誰沒有任何一句對白吧?」
 
「嘎?突然叫我想這是什麼意思!」
 
「沒錯沒錯!小~櫻~妳的頭腦最好嘛!我跟小卡的未來就拜託妳了哦!」
 
「鳴人你對老師的稱呼──呀,對了,我想起直到現在也沒有對白的同學是誰了!志乃,犯人就是你!」
 
「…唔?」
 
「剛才你一直都沒有對白,你一定就是畫出第一把相合傘的兇手!因為害怕受到大懲罰而一直都沒有作聲!」
 
「不,櫻同學,我剛才是有對白的。」
 
「什麼?完全沒有!有的話我應該注意到。」
 
「就是佐井同學說完謝謝誇獎之後的『……………』。」
 
「等等!這也算是對白嗎!這不可能算是對白吧!這根本就不是對白吧在這個只有對白的段落裡完全沒人知道那是你的對白呀喂!」
 
「就是因為這篇所謂文章裡面只有對白,所以我剛才那一句都算是對白。更何妨,雛田同學那一聲『吱』也算在對白裡的話,那我那一句不可能不能被當成對白。」
 
「說到雛田…喂!寧次你在那邊搞什麼!在那邊改成你跟雛田的名字在一起了!」
 
「呀,呃,我、我根本沒可能跟校長什麼的在一起所以我才…我我我我我才沒有對雛田大人存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以我這把的亮麗長髮起誓我絕對沒有!」
 
「你那個心型的傘子已經出賣了你。」
 
「天天,不要背叛我!!」
 
「煩死了,那結果到底是誰沒有任何一句對白呀?」
 
「牙同學,耐性。事實上我剛好想起到底是誰沒有說過任何一句對白…大家望望課室最後面?」
 
「這貨…是李同學!居然是你嗎!」
 
「呀!凱老師!這個…那個…其實我…」
 
「原來你就是在黑版上畫上相合傘再寫上我永恆對手跟他學生名字的犯人嗎?我怎會教出你這種學生!」
 
「不,這傘子事實上是你畫的,凱,李只是做了你的替罪羔羊罷了。」
 
「什麼?是粗眉毛老師?」
 
「永、永恆對手,等等,你到底有什麼證據這樣說!」
 
「大家想想,剛才凱唯一的對白到底是什麼?嗯,沒錯,就是假裝成李同學吵著自己要去當主角的時候。這句話在原定劇本裡的確是屬於李同學的對白,不過卻被凱搶先了,而動機就只有一個。」
 
「原來如此,凱老師是想要陷害李,讓他被當成是作弄卡卡西老師跟鳴人的犯人然後就逃之夭夭。」
 
「不!不對呀天天,我是妳的上忍導師,妳怎可以這樣陷害我!而且為什麼我就非得要在這兒畫下那種相合傘了!我真的只想要一句對白罷了!明明我存在於這裡卻也沒有任何說話機會,我真的只是想要一句對白罷了呀!」
 
「哼,如果不是你,那麼犯人還會是誰?」
 
「佐、佐助同學你平日不會在這種情況下說話的難道那是代表了…」
 
「為什麼我就非得管那吊車尾戀愛事業不可?我只是打算對你幸災樂禍罷了。」
 
「佐助同學好可怕!」
 
「別再假哭了凱老師!枉我那麼信任你,你卻居然拿走我唯一的對白!」
 
「李同學!誤會!誤會呀我真的只是──」
 
「你們好,嘩…這兒真熱鬧呢~」
 
「哎呀哎呀,是3Z班的銀八老師呢。」
 
「唉,我特意過來只是打算把寫輪眼還給你們的…話說你們的黑版真華麗,那些都是什麼鬼,塗鴉?」
 
「哦可以這樣說。」
 
「…說起來我想起了,事實上我們班的沖田同學托我過來帶些話…他說他在你們課室的黑版畫了點東西這樣的話絕對會讓你們班大吵大鬧,再藉機會便能把你們從JUMP第二位的位置拉下來的樣子。切,那群蠢貨人氣投票篇裡還是學不乖嗎?這個傢伙那個傢伙都只會幹一些沒有意義的事來增加我的工作量…」
 
「……………」
 
「好了,眼睛還你了,放心我會回去好好教訓那名偷去你眼睛的同學,那就這樣。」
 
「嘛,銀八老師等一下,寫輪眼的事我可以免掉,但你能夠把那名叫作沖田的學生叫過來嗎?」
 
「咦?那個…可以是可以啦,但你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讓他一星期都只能穿著自來也大人的內褲到處走。」
 
「喂小卡你認真的嗎好色仙人他真的整個星期也不會洗內褲的呀!」
 
「當然,就是這樣才要認真。」
 
「呵…?這樣的話幫你也可以,但別說我沒警告,他可能把你這班變成他下一個S星星人樂園。」
 
「嘛…這還難說呢~」
 
「哦,好吧,沖田同學快滾出走廊罰站!」
 
「是~搞什麼呀真麻煩…咦?哇呀!!」
 
「…呀呃?不是說穿內褲的嗎,為什麼變成全班忍者跑過來毆人一身了?呀,算了少了一個沖田也沒影響,反正作者寫的只是3N班又不是我們3Z班…呵~欠~還是回去吃芭菲吧…」
 
 
 
 
 
於是
 
 
========================
作者的話:
…過來毆我吧(淚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都在打什麼了TAT
嗯,好吧…
其實我只是想要找人欺負罷了(炸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