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91] [490] [489] [488] [487] [486] [485] [484] [483] [482] [48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088 眼罩
 
 
CP:卡鳴
注意:短,工口,微變態(?)

拍手[1回]


+ + + + + + + + + +
鳴人抱住一點興奮與及一點好奇看著卡卡西此刻戴著眼罩舔他的樣子,儘管他讓他的忍者戀人戴上眼罩是為了想在這次把對方壓在下面並親自把男人帶上天國,不過銀髮上忍就是有能力在兩人熱吻期間把鳴人推倒變成另一個情況。當然,金髮青年對此沒有任何需要抱怨的地方,但當戴有眼罩的男人以打趣的哼聲把舌頭投向年輕人的脖頸上時,鳴人真是有點好奇卡卡西是否有什麼打算。
 
他感到男人正在同一個地方不停地舔,這兒並不是鳴人的敏感帶可是戀人偶爾的細咬亦能使青年覺得相當舒服。但無論如何,他讓自己多等五秒,便伸手想要把卡卡西的頭移向其他能令他能夠感到更加快樂的地方,可是他讓沒有去使力,銀髮上忍便主動抬起了頭,耐人尋味地說了一聲:「是脖子離喉結半寸遠的味道。」然後那張嘴便朝鳴人的臉衝了過去。
 
年輕人阻止不了自己急叫了一聲,因為卡卡西的舌尖正正落在金髮青年其中一隻眼睛上而他需要立即把男人推開來阻止自己的藍眸受傷。「呀,是眼睛嗎,抱歉。」拷貝忍者這次的聲音是由衷地內疚,叫鳴人需要吃驚地望向對方同時苦惱地猜想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當然,人柱力的思考出名並不是最好的,他結果無法阻止自己把問題衝口而出:「卡卡西你到底在搞什麼?」然而,卡卡西似乎沒有打算回應,單純把嘴靠向下落到鳴人的肋骨邊緣接近腋窩的位置,叫金髮青年不禁再次大喊並在男人身下扭動,以說明他事實上對於這種痕癢有多不舒服。發現卡卡西越舔越上甚至落在鳴人腋窩的位置叫年輕人開始喘氣呻吟,結果鳴人用力扭身,以雙手一把抓住了拷貝忍者的頭髮,但他不知道直覺是想要把男人扯開還是讓對方貼得更近──靠,這感覺實在是磨人地刺激!
 
直到最後,銀髮男人終於都在鳴人大吼戀人名字的一刻停下了虐待,並抬起了戴上黑色掩目布物的頭,以有點奸狡的聲音笑道:「唔哼…是肘腋的味道呢。」
 
「你…」鳴人終於都知道卡卡西到底在幹什麼了,唇角不受控制地歪起:「靠──你這變態!!」在他發現前他便已經以手掌用力地拍打銀髮男人的頭,令到上忍半由衷半逗樂地哎唷了幾聲。靠!現在想想的話,原來他的戀人是打算利用味道來分辨年輕人身體的不同位置!儘管不知道矇眼的卡卡西有否發現不過青年阻止不了自己歪嘴而笑,這名男人有時真的可以很變態但無論如何他也喜歡這傢伙的變態…儘管──上忍突然再次爬起並把舌頭擠過來,而不偏不倚地,插在鳴人的鼻孔裡。
 
突然的刺激叫年輕人阻止不了內心被嚇一跳並打了一個大噴嚏,引來男人哼了一聲:「嗯,鼻屎。」結果引發了青年新一輪的拳頭攻擊。但沒多久,鳴人便開始懷疑──非常懷疑卡卡西是否完全知道自己正把舌頭投向哪兒因為在把男人毆退兩步後,那靈巧的舌尖就命中了年輕人大腿內側連接胴體的地方。
 
無論對比起矇眼的傢伙鳴人是否能夠看得比較清楚也好,如此突如其來的感覺叫年輕人急叫了一聲,反射性把大腿摺下去,一擊就令到卡卡西的臉頰按在他下身的金毛上。這刺激亦令到鳴人老二變得更硬,毫無保留地直指銀髮上忍的肩膀。上忍沒有停下動作依舊在連接處上來回舞舌,甚至把鳴人努力想摺起的大腿推開以便頭部能夠得到更自由的活動,不過靠!那種痕癢,那種像是不足夠的電流,那種像是要把男人的嘴推向自己身體更接近老弟位置的衝動叫鳴人的整個人扭得更多同時叫得更大聲,明明還什麼重要地方也未碰到,明明只是在一個普通──沒錯是很普通的地方舔舐罷了但鳴人突然發現原來這兒亦是他的敏感帶直到卡卡西把舌頭拖得更下方…而鳴人拱起了下身,希望能夠盡自己所能去得到男人更多的服務。
 
不知過了多久,銀髮男人終於都收回了兇器並在股邊印下一個啄吻,鳴人才能夠整個倒回床上並讓自己放鬆。他一邊大口大口地呼出暖氣一邊看著他的銀髮戀人抬起了被掩住的眼睛,目睹男人以相當自滿的表情望向他,這令青年不禁苦笑同時大聲哼鼻。他伸腳踢了一下那名正在低聲詠嘆「真美味」的變態上忍,同時讓自己爬起來,捉住了男人的臉同時把對方拖進另一個灼熱的吻。
 
呀哈,就算去到這個地步,他結果也是阻止不了自己再次被卡卡西壓倒在床不過…哼!算了反正他也享受當下面。於是兩人一邊擁吻一邊摩擦下身,而鳴人可以感到自己的頭髮正被男人以好像有點像是試探的方式撥動拉扯。到底卡卡西是真的看不見還是已經習慣了用眼睛以外的感官來「看」東西他不知道,然而在兩人終於都扯開嘴後,青年便立即伸手指揮他的戀人靠向後來坐起,花了一點時間來欣賞銀髮男人這看似了無防備的白晢肌膚,舔舐發乾的舌頭後才轉身,以跪坐的方式舉起了屁股,同時努力確保自己的入口對準男人的嘴巴。「吶~卡卡西老師~」他以惡魔的聲音向男人吟唱,聽到了對方疑惑地哼聲回應,令他不禁壞笑。「如果老師想要品嚐我的話,現在就伸出你的舌頭直接靠向前吧~」他非常高興地繼續道,同時作了一下深呼吸,準備享受接下來的天國──
 
但他沒有想到這名跟犬類簽了召喚契約的忍者立即像狗一起提起了鼻子用力地嗅,然後歪頭哼了一聲:「嘛,鳴人君,抱歉我看不得清楚所以不知道你的正前方是什麼,但好在我們還有整晚,所以我弄錯了的話請不要在意哦~」然後就伸手,杯起了年輕人半邊屁肉以獲得足夠空間來舔舐摺縫的位置。如此令人不足的快意叫青年急吠,他明顯並不是一名有耐性的忍者然而他的男朋友就是懂得把值得享受的東西都拖到磨人地緩慢,這叫青年不停地移臀希望可以盡快獲得戀人給他更多寵幸,不過卡卡西單純把鼻尖靠在那正在不受控制地緩緩張合的穴口,舌頭依舊在比較低的地方不過人柱力可以向天發誓他能夠感覺到他的戀人正在他身後最髒的位置不停地吸鼻。
 
「呀唔唔唔…你果然是變態…」鳴人一邊用力喘氣一邊指摘,然而青年整個身子亦因為這男人這下流的氣味探索行動而興奮得再也已經無法使力。結果金髮忍者只能夠把臉半埋在枕頭,並在無限的快意呻吟間不停地咒罵那名理應是「看不見」的拷貝忍者如何刻意在天佑邊緣折磨他。
 
好不容易,鳴人終於都存好了足夠的力量跟理智把自己從床墊上推開並翻身,把男人的眼罩扯開,然後羞辱地臉紅大叫:「給我好好地舔進去呀,你這欺負人的教師!」然而話音一落,他便恐怖地發現銀髮忍者單純給他甜蜜而同時能夠令人感到不寒而慓的閉目微笑。可惜鳴人還未來得及吃驚,本以為已經被他拋遠的眼罩卻不知何時被天才上忍舉在手中,因為已經可以解讀到接下來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好事,金髮人柱力的生存本能正向他大叫立即逃命可是年輕人那自問已經相當壯健的身體就這樣立即被卡卡西捉住,四唇相扣而在這個吻的熱情下鳴人就這樣閉上了眼睛──
 
而當晚剩下的時間他便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
作者的話:
可惡為什麼我打文好像打得越來越變態了的說囧,雖然比起之前那堆好像還是比較好不過…(發抖)這兩個人真的玩什麼PLAY都會非常適合XD
嘛,最近開了卡卡西肚子有點墨的狀態,於是就這樣了(死)本來是打算嘗試去寫一下被矇眼的人只利用聽味觸嚐感時會有多興奮刺激…不過我發現我的寫文低潮越拖越長,於是便只好找些比較短而且不難處理的題材來寫了(說是這樣,其實這東西也拖了我整個下午)
哈哈,鳴人要贏過卡老師果然還是需要一段時間呢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