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98] [497] [496] [495] [494] [493] [492] [491] [490] [489] [48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095 軍服
 
 
CP:卡鳴卡
注意:短,架空,無意義

拍手[0回]


+ + + + + + + + + +
鳴人坐在一旁吃冰淇淋,同時無聊地看著他的男朋友在熨衣服。老實說在這大熱天時熨衣服什麼的只會令人覺得更加炎熱,他真的不知為何卡卡西會選擇在這種天氣去熨一件這名銀髮男人一般都只會收藏在衣櫃裡的衣物。
 
那是一套軍服,是淺棕色的那種而且衣服的構造相當複雜而鳴人知道卡卡西打算熨平一件上衣的話那就需要花上整整半個小時,更不用說褲子呀,手套呀,還有些好像是護手之類的東西準備要搞而年輕人甚至不肯定男人打算怎樣去熨靴子──嘛那東西其實只是掛了去曬太陽所以應該不需要熨吧但無論如何…
 
只能坐在這兒看著他的交往對像熨衣服什麼的真的好.無.聊!!
 
鳴人擺動雙腳而煩惱從內心湧起,他果然不應該利用暑假的這個時候跑過來找卡卡西因為他事實上亦聽有他男朋友略為提過有關這件軍服的事。說這其實是卡卡西父親遺下來的軍服,說那名在戰場上被稱為白牙的男人官階有多高但最後不光彩地自殺死掉之類。但因為一些就像是漫畫才會出現的情節卡卡西由之前為父親感到羞恥然後變得以沒有說出來的方式去尊敬自己的父親,儘管男人偏向不提,然而每件白牙的東西卡卡西都有好好保管儘管當中除了一支在銀髮男人在少年時期被弄斷了的刀子。
 
於是就這樣,他應該記得這天是卡卡西的父親當年從中將擢昇為大將的日子,於是這口是心非的男人絕對會利用這段時間去保養每件父親的遺物而沒有什麼時間可以分給鳴人。當然,金髮少年不認為他需要就一個男人懷念起過世的人這點有什麼反對的說話畢竟他知道他的男朋友所思念的不只有一名父親而他已經習慣了偶爾會在附近的墓場找到這個人,事實上就連鳴人本身偶爾也會情不自禁地抱住父母在他還是嬰兒時送他的狐狸布偶希望能夠回憶親情的溫暖不過…呀吼!就是真的太過太過太過無聊了!話說那到底是什麼衣服,花邊的摺層會有那麼多而且為何全都要熨得如此整齊!
 
他再次大口地啃了一下冰淇淋,對於那名處女座男人的忍受性已經去到了終點,於是年輕人便從沙發跳了起來,大步走到男朋友身邊並把捉住食物的手圍在對方的腰,讓臉頰抹在男人的背上以發洩他內心的煩躁。「呀,卡卡西呀我好無聊,到底有什麼東西我可以做的呀?」如他所想這名男子的身體真是熱到爆炸!他抬起頭來,望向那名把臉轉向後以看著他的銀髮男人,那人本來白晢的臉都已經因為天氣與及家務而冒汗再加上銀髮男人根本就是那種如非必要就不會開冷氣的小氣鬼,於是鳴人思考如果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的話那就是為他的交往對象降降溫否則這人遲早都會中暑死掉!「你熱死了!想要我餵你吃冰淇淋消暑嗎?」於是少年邪惡地道,聽到了他的男朋友低哼了一聲作思考。
 
卡卡西再次把頭轉回前方,於是年輕人微笑並把手中那溶了一半的冰淇淋舉起來想要親自餵他的男朋友吃不過…因為兩人的高度差問題,少年從後看不見冰淇淋被他舉得多高與及跟男人嘴巴跟食物之間的距離結果他因為伸得太低而令冰淇淋撞到了男人的下巴接下來「啪」的一聲,半溶的奶類製品瞬間就掉到一些鳴人不敢想像的位置。
 
他感到懷中的男人僵硬起來了,而第六感叫他立即假裝不知發生什麼,於是年輕人把腦袋從後卡卡西的背後抽出並恐怖地盯住沾上了香草味冰淇淋的軍服──而且還有些正滴在熨架下面,那穿上人字拖鞋的銀髮男人腳趾尖所在的位置。
 
「糟了。」就是鳴人可以說的話,他立即完全放開卡卡西並向後撤退一直去到自己整個撞到牆壁上去。因為疼痛而嘶叫,他發現卡卡西已經放下熨斗並把電源關掉,整個人轉身並以無表情的臉望向年輕人手上只餘下脆餅筒的「冰淇淋」。生存本能成功叫鳴人立即把整個甜筒給擠進嘴裡並一口咬光,他可不想要引發男朋友那很少會引發出來的脾氣因為他知道平日和善的人只要暴走的話能夠有多恐怖然而他現在看來好…像…沒…有…這…種…好…運…氣…
 
特別是銀髮男人突然彎起了眼睛微笑,鳴人便知道他需要向不存在的神明禱告因為他很清楚接下來他的命運絕對不會讓他好受而卡卡西的目光再次回到那件軍服上。年輕人知道如果要逃的話現在應該是最好時機不過他漩渦鳴人可是負責任的男人而且就算他今天逃掉他也知道明天後天銀髮男人也會找到他要不然就是暑假之後畢竟他還需要上學而卡卡西可是他那班的導師…也就是說他遲早也會面對男朋友的憤怒而因為清楚知道這名導師的記憶力有多好他不認為在這當中會存在冷靜期這東西。
 
然後,他聽到卡卡西嘆了一口氣。
 
「嘛,鳴人,你也不需要那麼害怕吧,我又不會要你做些什麼。」年輕人發現男朋友的聲音有點破碎,而卡卡西再次轉頭,表情已經沒有之前那麼難讀懂但那笑容卻看起來相當失落。靠,這好了,所有的恐懼已經消失除而代之是無數的罪惡感,少年小心翼翼地回到前方,捉住了男人其中一隻手,以相當由衷的咽嗆道歉:「對不起,卡卡西,我不是有心想要弄髒你爸爸的軍服…真的對不起…」
 
「好啦好啦,衣服髒了再洗就行了,別那麼在意。」銀髮男人安慰道,不過這沒有減少鳴人的不安,因為:「但我今天已經看到你洗這件衣服八次了!」然後再次放聲大哭。老實說他漩渦鳴人才不是愛哭的小女生然而這次他實在忍不住!畢竟他令到他在乎的人傷心了而且他肯定要再洗的話他今天真的不用跟他的男朋友親熱去!這都怪他吃冰淇淋的錯,不!這全都得怪天氣那麼熱的錯!
 
銀髮男人再次嘆氣,接下來便伸出一隻手臂輕輕環住了鳴人的腰同時拿起了衣服並往洗衣房走去。少年沒有選擇只好跟男人一同前往位於廚房裡面的洗衣房希望自己可以幫個小忙來清洗一下罪惡感…儘管在打開門的一刻,少年就從忍住抽泣變成了滿臉春水向東流。
 
無論如何,就算之前已經到過卡卡西家幾次,鳴人從來都沒有進來這邊而他亦從來都沒有看過一座洗衣房可以像是電視台的換裝間一樣堆滿了所有衣服而他甚至沒有看過銀髮男人穿過這些所以他肯定這堆大號衣物絕對不是屬於他男朋友而是屬於他男朋友的…靠!就連鳴人那名在戰場上戰死的父親的軍帽也有!!
 
於是他只能望向卡卡西,張嘴想要說什麼話卻想不到要說什麼,而他的男朋友則一臉平和地放開了少年的腰部彎身拿起了洗衣粉前進,並把髒了的衣服直接丟向洗衣機。
 
而鳴人發現自己居然在思考如果他在軍校畢業後戰死沙場的話他會有多少東西可以留給卡卡西。
 
 
 
 
 
 
===========================
作者的話:
因為我從一開始的頭緒只去到前面而後半我幾乎都是在胡扯出來的,所以你也許會發現後面真的亂得一塌胡塗不過因為我已經懶了所以就…(聳肩)
於是如果大家沒看懂的話這兒的鳴人跟卡卡西都是軍校的人,鳴人是軍校的學生而卡卡西明顯是其中一名指揮官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