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20] [619] [618] [617] [616] [615] [614] [613] [612] [611] [6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08 舞龍舞獅
 
 
CP:卡鳴卡
注意:短,架空

拍手[0回]


+ + + + + + + + + +
雖然說是為了工作才會來到美國唐人街採訪,銀髮男人還是不習慣在這中國人的新年擠在那麼多名來看表演的人群裡。舞龍舞獅可是中國人的傳統而日本的祭典比較偏向是看看祭司或者巫女在起舞,但無論如何他這次可是來作攝影採訪而不是真的跑來欣賞表演的,於是銀髮男人只能伸手舉起還算相當重的底片式照相機,努力穿過亂七八糟的人群。
 
作為攝影記者,利用照相機捕捉第一手畫面就是他旗木卡卡西的工作。他當初單純是為了能夠接近跟報社簽了約的小說家自來也先生才利用與生俱來的攝影天分加入這所公司,可惜數年來不只是憧憬的作家沒有看到,銀髮男人卻總是被上級派到不同國家去拍照片,而且這些「旅行」全都有限制金錢。
 
靠,如果不是看到自來也大人的機會還在的話,攝影師認為自己說不定老早就已經換了工作,可惜社會這種東西本來就挺複雜的,有時他得學會認命,結果這亦是男人會在這種地方幾乎被壓成肉醬的主因。
 
半走半爬好不容易終於都鑽到人群中心,在唐人街裡還算挺傳統的十多米長橙金色巨龍正在市中心裡以卡卡西認為還算優雅的方式盤旋。他很少會被這類過分熱鬧的東西吸引到所以銀髮男人認為自己還是快快搞定工作便離開,餘下的採訪隨便捉些中國人呀美國人呀或者其他國家的人來問兩句那剩下的就可以在圖書館慢慢找,反正比起中國本土慶祝新年的方式,唐人街之類最多只會沾日本報紙的一角。
 
話說回來原來在舞龍旁邊還是會有些舞獅呢,亦有些鼓手鑼手在旁邊咚咚鏘鏘什麼的於是銀髮男人便利用相機把那些人的身影全都拍下來。話說回來在這些舞獅下金色頭髮的人還真多,他本以為唐人街的話幹這些的應該大多是中國人本身,或就算要找也會找些黑頭髮的亞洲人…
 
說不定這就是唐人街特有的文化吧,於是卡卡西聳肩,擠過幾個人在另一角度捕捉這場表演的畫面。
 
拍了足夠的照片後攝影師便轉頭打算回去,想起又要再穿過這片伴隨時間居然會變得越來越厚的人牆還真是一件超級不可能的事。他嘆了一口氣並打算把照相機放回腰包,可是就在這時他發現自己被旁邊一名小鬼猛力一撞,然後男人失去平衡整個傾向前。
 
靠,他有時真的很討厭這種由繩子做的簡單圍欄,就在卡卡西傾前的同時腰被絆住結果反射性下張手叫照相機離開了他的掌心並咚砸的一聲掉到地上去。相機可說是攝影師的靈魂現在看樣子已經碎了一半但更可悲的是一頭紅色的獅子就這樣舞到這台機械的前方,危機一觸即發,叫銀髮男人不自覺地用日語喊了一聲:「別踩上去!」
 
然後,穿有厚底毛鞋的前「獅腿」就在快要踩下去的瞬間歪開,並讓獅子下兩名表演員一起滾到地上。
 
其他獅子好像注意到這點並舞到這頭倒地獅旁邊幾乎若無其事地舞動但明顯是要蓋過這種「失誤」,卡卡西立即穿過了繩索並取回照相機檢查有沒有事。呀靠鏡頭好像有點刮到了而且機身也出現了一點刮痕,希望裡頭沒事否則回到日本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怎樣被綱手女魔頭烹調。
 
「痛痛痛…你沒事嗎?到底出了什麼事?」扮演倒地獅子後腳的一名棕髮男人按住被撞倒的大腿,用英語哀傷地問同伴。卡卡西這時才發現他似乎害兩個人摔倒了立即跑多兩步上前檢查,而在獅頭下方冒出一名金髮的…青年?卡卡西歪頭,這孩子看起來最多只有十七、八歲,那雙碧眼亦說名這孩子至少不會是亞洲人或者非洲人。
 
「抱歉,大和隊長,但這兒有台照相機我可不能用來當成踏版吧!」少年立即用純正的英語回應,但大和隊長?那名看來不比他年輕多少的男人是否日本動畫看太多了呢所以自己也要取個跟某種戰艦一樣的名字?呀,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是這兩人有沒有受傷:「抱歉,是我的失誤害你們出意外。」他以好不容易才能戒掉日本音的英語由衷地道歉,金髮少年立即笑著大喊:「沒事沒事!」倒是在後方的棕髮男性奔上前打算拉起青年時,金髮年輕人立即按住大腿痛苦地吱了一聲,然後苦笑:「哎呀,腳好像扭倒了呢…」
 
「這樣的話我們先回去休息室吧,先生你也可以來幫忙嗎?」較長的表演者說,儘管卡卡西非常不喜歡惹麻煩但現在的爛攤子至少有一半是他搞出來的那作為日本男兒旗木亦需要負責。於是他扶起了扭傷的青年而棕髮男性抱住非常巨型的獅頭跟布料帶領攝影機走向他們所謂的休息室──其實是其中一輛放了一些表演用後備道具的大貨車,接下來男性把椅子拉過來讓青年能從卡卡西的肩上滑下。
 
站在旁邊望著男性為年輕人把粗大的「獅腿」扯高,長褲下的腳踝出現明顯的紅腫。「這很嚴重呢…我去找人幫忙,鳴人你在這兒待著別動。」那名被稱為大和的男叮囑,向卡卡西點頭便跑了出去,銀髮男性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呆望口入,接下來才把目光放回正為自己小腿旁邊輕輕打圈的青年。
 
某種罪惡感突然從男人心底湧起。
 
「呀…對不起,是我的錯害你受傷了。」卡卡西輕吐,儘管已經站得有點累但還是不太敢為自己拉一張椅子坐下來。年輕人立即從按揉的動作抬頭然後向他微笑:「別在意啦別在意!」接下來,也許是因為卡卡西還是表現得有點陰沈吧,結果年輕人主動為他們打開話題。「大哥你是日本人嗎?」青年興高采烈地問,而叫銀髮男性吃驚的是這孩子剛才用了相當流利的日語。
 
他呆望著男孩,然後才呆呆地點頭,同樣以日語回應:「呀,我叫旗木卡卡西,是來自木葉報社的攝影記者。」叫銀髮男人更加茫然的是,他的說話引來男孩的吹口哨與及滿臉的笑容:「是記者呀,真帥氣呢!我叫鳴人,漩渦鳴人,這邊的日本留學生,請多多指教!」
 
然後卡卡西發現面前男孩的笑容好像在他眼裡閃閃發光。
 
靠,這是什麼一回事?活了三十二年半的單身男子從來都沒有試過擁有類似的感覺,他有點呆然地吸收男孩剛才的話接下來在能阻止自己前已經誇張地指向青年:「等等,你說你是日本人!?天生的!?」年輕人單純保持樂天地點頭:「嗯!我知道大家都說我不像…如果你真的要說的話其實我算是混血兒吧~」若無其事的回應就像是已經習慣了被問一樣。
 
而卡卡西只能以咳來掩飾自己剛才的醜態。「抱歉,是我太過大驚小怪了。」
 
「嘿嘿,其實剛才的大和隊長也是日本人呢!我們在這兒也住了好幾年了,我跟他都是出於興趣才來參加這次的舞獅表演。」年輕人再次輕敲自己的小腿就像是這樣就可以止痛,卡卡西回想起剛才那名男子,猜想這兩人認識了多久的同時,不知為何心底有點不高興。
 
就在這刻那位「曹操」就回來了,手上是一包冰袋並親手按在男孩的腳上,這畫面成功讓銀髮男人的不高興加劇。「先用這個止痛,我找了小櫻,但好像不遠處也發生了比較嚴重的意外所以她過不了來。」這名叫大和的日本人用英語繼續道,可是小櫻這個日文名字再次進入攝影師的耳裡。「嘖,明明是大好新年,意外真多呢!叫小櫻先別管我吧!」青年人不高興地道並接過冰袋,那名男性於是從蹲下的動作站起,再次跑向貨櫃的門:「我再出去看看情況,這位先生,麻煩你看緊鳴人別亂來。」
 
消失的男性得到年輕人一個伸舌,看來這名叫大和的男性個性上有點像是老好人而卡卡西只能對此聳肩。他發現自己更大的興趣還是落在為自己冰敷的年輕人上而且看到男孩有點痛苦的樣子就會讓他有衝動好想去幫忙,可是比起那個大和他又算是誰了?明明只是一名害這孩子受傷的陌生人,罪惡感再次湧出叫銀髮男性再次感到前路茫茫。
 
「對了,卡卡西大哥,你的照相機沒事嗎?」男孩再次活躍地問,卡卡西有點吃驚並立即按住自己在扶起年輕人前就已經收起了攝影器材的腰袋,就像是為了肯定照相機沒有散掉。然後男人還是努力壓下慌張,這跟他旗木卡卡西不適合:「不知道,回酒店後再慢慢拆開來檢查吧,現在你比較重要。」
 
他沒有錯過年輕人的臉有一瞬間變粉但還是決定不對此作任何猜想,很快鳴人便繼續笑道:「呀呀,想不到在這兒會碰見日本人呢…」而銀髮男人唯一能做的回應就是「嗯」,畢竟就算職業是記者,他亦不是那種很擅長跟別人聊太多的男生。就在這兒年輕人手上的冰袋掉落在地而男孩想要伸手檢起,卡卡西見狀立即上前幫忙,並在把袋子放回青年大腿的時候心跳錯過了一拍子。
 
可惡,他又不是那種發現自己陷入初戀的女中學生!
 
「謝謝!」年輕人那透紅的笑容叫銀髮男人的呼吸止住,卡卡西讓自己用力吸氣並在男孩伸手重新抓回冰袋害他們指頭相碰的時候努力不作任何思考。呀好吧在這種國家的話說不定把合眼緣的人約出來再狠狠操一場然後便各散東西也算是平凡的事不過…不不不旗木卡卡西你到底在想什麼這孩子只是學生還要是男生呀而且…
 
抬頭,再次望向那雙蔚藍的眼睛,銀髮男人肯定自己不只是想要得到這人身體那麼簡單。
 
在今天之前他根本就不相信一見鍾情,但卡卡西此刻反而能夠認清楚:他真的戀愛了。
 
「對了!卡卡西大哥你會在美國留多久?你回到日本後我可以再找你嗎?你有沒有電郵?」回到日本,不只是在美國期間,也代表這孩子也至少想要跟他保持友誼。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就算遇見的是同鄉卡卡西也不一定會理會這種要求,不過他真的很希望能夠跟這男孩繼續有接觸。
 
就算這只是一相情願也好。
 
「嗯…我也不知道待多久…我想沒有特別東西需要我趕回去的話應該還有三天左右吧,呀,等一下。」他一邊說一邊從胸袋翻出了筆記本匆忙地抄下自己的電郵跟電話號碼,撕下那頁交給鳴人並在青年把紙條收進口袋時咽了一口。
 
「謝了卡卡西大哥!我的電話在另外車子的行李包裡,最快今晚給你電郵你就知道我的聯絡方式了…或是我現在就抄給你?」少年滿臉都是瞇眼的亮紅笑,而攝影師努力阻止自己心底湧出感動的同時,腦中突然浮現出某些不及自來也大人的言情小說裡面的爛情節,於是他立即抽出了手機:「鳴、鳴人君你可以現在就給我。」冷靜,卡卡西,你要冷靜這只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罷了!
 
而他真的覺得少年接過電話時那純純的吃笑聲真的如天使的銅鈴。
 
 
結果等了一晚沒電郵,第二天早上他主動傳訊息過去,站在攝影機站等待更換的零件時他便收到回郵,發現那名年輕人真的把字條弄丟了。
 
這叫銀髮男人立即放鬆並止不住在店裡吃笑,看來有時保險點也真的是好事,並回覆說自己晚上可以到唐人街再次跟少年相見。
 
輕輕為自己的手機盒上蓋子,旗木卡卡西突然覺得就算是人多熱鬧的地方偶爾也不錯。
 
 
 
 
 
==========================
作者的話:
於是這篇算是一見鍾情的乙女卡卡西?
事實上就連鳴人那邊也是啦不過那孩子並沒有發現自己心底那是什麼感情就是^A^
不過我不是很熟唐人街的舞龍舞獅啦不是太能肯定場現的情況…
於是有什麼錯的話直接無視就行了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