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61] [660] [659] [658] [657] [656] [655] [654] [653] [652] [65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48 冰雕
 
 
CP:無…?(謎之音:請絕對不要相信這個無)
注意:嚴重惡搞,角色嚴重崩壞,基本純對白

拍手[1回]


+ + + + + + + + + +
因為地理的關係,木葉並不是一處特別寒冷的地方,而且長年以來都幾乎很少下雪,讓不少村民都因為無法欣賞雪景而感到相當可悲。
 
有見及此,木葉的五代火影綱手大人便舉行了一場冰雕大賽,讓忍者們利用(明明應該是人家的血繼限界卻不知為何可以用普通忍術做出來…反正劇場一的時候也被卡卡西老師烤貝過了的)冰遁所做成的冰,來雕出他們心目中可以用來得獎的作品。
 
而理所當然地把雜活都交給男生們去做的小櫻,一去到會場他們卡卡西班佔用的地方時,鳴人的影分身們剛好抱住一根非常長的管子,放在兩顆圓形的冰遁上。在放好後男孩便解開了分開並自豪地抱住手,站在旁邊欣賞這個看起來完全不正經的東西有沒有放在合適的角度。「呀~哈,卡卡西老師,我們完成了!」
 
「呀,辛苦了,鳴人。唔~現在看它有多宏偉,我相信我們的成品應該可以獲得最出色的評價。」
 
「真的!?卡卡西老師你太聰明了居然可以想到這麼偉大的作品!贏回來的錢絕對可以在一樂吃過夠!」
 
「呀…錢倒不是重點,鳴人,我只覺得我現在實在是相當感動呢,有生之年居然可以見證到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在我們手中完成的一刻…櫻,妳來了嗎?剛好我們完成了──」
 
「混蛋!鳴人!卡卡西老師!!這是什麼鬼!」
 
「呀,小櫻妳來了就好了!快來看看我們班的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等等等等小櫻別亂來呀妳到底想要做什麼?不要破壞它!」
 
「嘛嘛,櫻,我知道妳現在很感動不過我很肯定只要靠這個我們在比賽就一定能勝出,所以請不要把我們的作品給畫蛇添足呢。可以的話我還希望它能夠放在木葉中心讓大家永遠都供奉──不,絕對可以的。」
 
「卡卡西老師你在自滿些什麼呀喂這種東西根本就不能出街吧!我們這可是熱血少年漫畫火影忍者呀喂!這種像是只有佐井嘴裡才會出現的冰雕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呀!」
 
「什麼是我的嘴裡才會出現的冰雕?」
 
「嘩佐井別突然出現嚇我,我說我們的白痴隊友把我們的成果搞成這個樣子…喂,佐井?佐~井~君~?你有沒有在聽?」
 
「呃…這個、這個…」
 
「佐井君你那驚訝得眼神閃爍的樣子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這…這個實在!鳴人、卡卡西先生!這不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還原度實在很高!」
 
「喂!!!這什麼阿姆砲呀喂!!為什麼就連佐井也知道的東西我卻完全沒有聽說過的呢!很流行的嗎?在火影的世界裡很流行的嗎?不是吧!完全不是吧!!」
 
「吶哈哈,你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都是多得鳴人,他完全把我的設計圖看懂了。」
 
「等等老師你不好意思什麼呀你的語氣根本就代表了你完全沒有親自動手吧!話說回來這種東西需要設計圖的嗎!不只是兩顆圓形加一條柱子出現的嘔心物體罷了嗎!呀我知道了就是因為這麼簡單鳴人才做得來吧!是吧是吧!!」
 
「都是因為卡卡西老師設計的出色呀!吶!佐井!我肯定我們這次比賽絕對嬴定了呀!」
 
「喂!!只靠這種東西就說可以勝利!根本就不可能吧!根本就──」
 
「糟糕了卡卡西前輩,其他組都做得很傑出──咦?這不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還原度很高呢!是我們班的作品?」
 
「為什麼大家都會知道這種什麼鬼砲!!」
 
「對呀,天藏,所以不用擔心,只要我們有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的話,就絕對可以勝利。」
 
「呀我不是懷疑這出色…可是其他人的作品都一樣那麼出色呢,不相信的話你可以看看凱班他們的,前輩,你知道凱先生他有多喜歡挑戰你。」
 
「嘛…那就去看看好了,佐井請你留在這兒保護我們的作品別被人破壞。」
 
「是!」
 
「我說卡卡西老師這需要保護的嗎?話說回來這種東西可以勝出比賽我真的覺得很吃驚…嘩呀!這特大的凱老師冰雕是什麼一回事!等等為什麼會沒穿衣服!等等為什麼特定位置會有馬賽克出現了!!」
 
「哎呀哎呀,凱,結果你就只能做出這種東西嗎。」
 
「我的永恆對手!!!你來了呀!你看到我的作品是不是承認我的實力了呢!這可是我們班的作品!順帶一提最重要的那個馬賽克是天天加上的哦。」
 
「什麼叫最重要的馬賽克呀喂!你看天天都哭了,天天都蹲在那兒哭了呀你這個變態熱血教師!!而且你還那麼公然承認自己是變態教師對吧!話說回來李君你就別在馬賽克那兒搞伏地挺身了呀喂!別再做了呀喂你知道這好嘔心嗎喂!」
 
「再順帶一提那個馬賽克白眼是能穿過去的。」
 
「難怪寧次君會倒在地上流眼血!!」
 
「算了吧,凱,你就別在我們的部下前丟人現眼了,你這的確是做得很出色,不過還遠遠不及我們班的作品呢。」
 
「不對,卡卡西老師,這東西完全就是一座赤裸的凱老師冰雕了,根本完全就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才能做出的作品了。」
 
「什麼!不行快讓我去看看──我的天呀!這不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可惡這還原度也太高了吧!」
 
「為什麼凱老師都會知道!!」
 
「可惡,永恆對手,我完全不知道你有這一著!」
 
「不對不對這東西比起你的那個完全是差天共地好不好!」
 
「當然啦這可是來自本大爺跟卡卡西老師的血汗啊!粗眉老師你是做不出來的!」
 
「哪兒的血汗了才兩顆球一條柱哪兒的血汗了!」
 
「鳴人!!」
 
「呀,是牙,找我有什麼事嗎?」
 
「鳴人,快點來幫幫雛田,她一直都在雕…在雕…呀吼總之她完全是不是我們熟悉的雛──咦,居然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還原度很高!!」
 
「喂喂這座阿姆中略砲難道就比雛田更重要嗎!」
 
「哈哈哈別羨慕我們班耶~~~呵呵呵呵~~~~話說你說雛田怎麼了?」
 
「對了,鳴人你快來看看雛田,阻止她繼續雕下去了…」
 
「聽起來很嚴重的樣子,大家,一起去吧!」
 
「嗯!………話說佐井你為什麼在推車子?」
 
「呀,這是大和隊長做出來的木頭車,因為我也很好奇那頭母豬在做什麼。」
 
「母…豬…小心三次元的雛田粉全打算殺了你。」
 
「但這是豚豚說的呀。」
 
「你何時聽得懂豚豚的話了!呀,我們到了──喂喂!!這什麼鬼!!!」
 
「哇呀!那個公主抱住雛田的男生是我嗎!?呃,不過總覺得哪兒很奇怪…」
 
「哪兒奇怪了!?!這超像鳴人!!完全是鳴人!絕對是鳴人了吧!是說雛田還在雕,她還在腳邊那兒好像拿著咀咒用稻草人在雕什麼東西呀喂!!」
 
「呀咳!(噴血)──」
 
「呀,卡卡西老師!你沒事嗎!?」
 
「為什麼我說稻草人你就要噴血了呀喂!!」
 
「我雕、我雕、我雕…為了我跟鳴人君的未來…嘿嘿嘿…」
 
「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雛田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好恐怖!」
 
「吶,雛田,大家都來了哦。」
 
「牙君,請不要打擾我,我現在正收尾…」釘、釘──
 
「咳咳──(噴血)」
 
「哇呀!為什麼!卡卡西老師你別死呀!!小櫻小櫻快來救老師!」
 
「這聲音,鳴人君?」
 
「雛田妳終於都回頭了,妳一直都在雕什麼──卡.卡.西.老.師!!那真的是咀咒稻草人呀喂!!上面為什麼會有老師的名字呀喂!!!」
 
「呀…鳴、鳴人君!」
 
「別把那東西藏起來呀喂!!雛田妳別隨便臉紅呀喂!!」
 
「咦,這不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還原度不錯,說為什麼的話,因為…」
 
「志乃你別突然插話!!」
 
「呃…咦?志乃君、牙君,這、這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是、是誰做出來的,還原度好高。」
 
「為什麼連雛田也知道的呀呀呀呀呀!」
 
「咳、咳咳(咳血),這可是我跟鳴人的心血…絕對不會…輕易…敗陣的…」
 
「喂喂喂,這是什麼一回事,這種好像吃醋的兩個人在互放電流的感覺是什麼一回事,作者你一開始不是注明無CP嗎,於是現在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呀喂!!別以為用了謎之音就可以過關了呀喂!!」
 
「不、不行,這樣的話公主抱還不夠,應該要改成【嗶──】的情況!!」
 
「雛田妳的角色完全不對勁了呀!」
 
「嘛嘛,怎麼做出來都只是假的…咳血!現在扶住我的可是鳴人本人呢…」
 
「咳血是什麼!老師拜託你就別再作聲了呀老師!!」
 
「咦?這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吧,還原度真高呢。」
 
「為什麼新來的人都會先看到這架砲而不是那個像是國王皇后行婚禮時的冰雕──丁次!!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你會用倍化之術拖住那麼大座的城堡過來了!!」
 
「你們這些人都麻煩死了。」
 
「別給我說麻煩死呀喂鹿丸你跟井野為什麼會在城堡最頂的塔上看風景的呀喂!由得丁次一個人在拖這座冰雕,你們不是三個同伴嗎!!」
 
「大寬額收聲!反正我肯定妳也只是把工作丟給男生們去幹!話說這可是我們用來參賽的冰雕,不是你們這些小角色可以比的…咦!可惡!那不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還原度真高…」
 
「…不知為什麼我已經開始習慣這種發言了。」
 
「什麼?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呀,煩死人了,這種還原度,我們不一定勝券在握呀。」
 
「不對呀鹿丸,這兒任何一座冰雕都比我們的阿姆中略砲強太多了。」
 
「好!我跟鳴人君的冰雕已經改成【嗶──】了!」
 
「雛田妳好快!!等等原來妳的嗶是指由公主抱變成鳴人頭髮那些尖刺頂住妳的菊花嗎!!」
 
「小、小櫻請妳別說出來呀!」
 
「妳白痴呀!覺得丟人的話就別做出這種東西來!等等卡卡西老師別吐血呀拜託你真的別吐血呀喂!」
 
「呃,嗚!卡卡西老師,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我可以做到的話我漩渦鳴人一定為你做得到!」
 
「呀呀…鳴人…我活不久了呀──」
 
「別裝了你這白髮老頭子別裝可憐了。」
 
「──我突然想…在這兒作人生最後一次的千年殺…」
 
「咦?這、這個…呃,如果老師你真的需要我──」
 
拳頭飛過。
 
「混蛋!!!!!!你們兩個就別在這兒做這種事了!!!!!!」
 
兩個人就這樣飛了上天。
 
「鳴─人─君──」
 
「雛田!在原作火影忍者的名字被抹黑前快點給我做新做過別的冰雕去!!」
 
「可、可是──哇呀呀,地震?」
 
「咦咦咦為什麼──井野他們的城堡歪了,不對,這城堡是被頂起來的!!」
 
「哦呵呵呵呵,邪神佐助能頂天下!!」
 
「為什麼鷹組會出現了呀!這不是木葉的冰雕比賽嗎!!!」
 
「我說香磷,我們是不是把這次搞得太過火了呢?」
 
「算了吧重吾,你知道她只要進入這種模式就不會停下來…咦?那不是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想不到會在木葉裡看到!還原度真高呢!」
 
「結果這座砲到底是什麼鬼…」
 
「哼!你們都太廢了!這才是最出色的冰雕!!」
 
「等等為什麼連阿飛也跑出來了呀喂!為什麼!為什麼呀喂!!還有那個女孩子是誰,那個笑容搞到好像是天使而且四周都是浮起來的冰花雕像到底是怎樣做出來的呀喂!!」
 
「呀,帶土,想不到你會把凜給帶過來了…」
 
「卡卡西老師你又復活了嗎!!話說回來為什麼你們可以像老朋友那樣子對話呀!」
 
「是卡卡西呀…咦,那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還原度好高!」
 
「為什麼就連這傢伙也知道!我一直以來都錯過什麼!?哇呀呀呀呀,地又震了…」
 
「可惡!為什麼我們能頂天下的邪神佐助要倒了呀水月!快進冰箱然後用你的身體支撐下去!!」
 
「這是正常吧喂!!這些都只是冰雕呀喂!!不是來自藍藍路的產品呀喂!!不對就算是來自藍藍路的產品也會倒吧!!邪神佐助什麼的頂住一座城堡那個腦袋也會斷吧!!」
 
「哇呀我們的城堡要倒了!丁次你沒事嗎?嘩呀呀呀要倒了呀!」
 
「我沒事──哎呀!好痛!我的屁股好像撞倒了哪一座冰雕…」
 
「凱.老.師.的.馬.賽.克.被.丁.次.撞.斷.還.飛.起.來.了.呀!!」
 
「我最重要的部份!!!!!」
 
「凱老師麻煩你別在大庭廣眾面前按住你的下面了!!!!冰雕有事可不是你有事呀喂!!呀,那東西還飛到雛田冰雕的鼻子上了!!」
 
「咦,這是…白眼!!」
 
「等等雛田別用白眼──」
 
「(噴血)嗚呀………(倒地)」
 
「日向宗家繼承人死了呀!!!!!」
 
「咦,這雕像有些東西髒了我來掃走吧。」
 
「丁次你別碰那個馬賽克──天呀那東西被丟進阿姆中略砲了!!」
 
「好!準備!點火!發射~」
 
「佐井你在發射什麼…為什麼真的能發射了這不就是鳴人做出來只有兩顆球跟一根柱子的下流物嗎!呀,那東西──飛到阿飛做出來的那個女孩的臉上了!!」
 
「……」
 
「天呀天呀我總覺得忍界大戰又要開始了…」
 
「卡…卡…西你好樣的…居然如此沾污我的小凜…」
 
「不、不是這樣,絕對不是這樣…」
 
「我要讓十尾復活!!我要做出一個沒有人可以沾污小凜的世界!!」
 
「嘩呀呀呀呀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呀!等等那個叫凜的天使笑容雕像為什麼會在胸前發射導彈的呀!!!而且等等等等飛扁了呀直飛向火影山上──為什麼宇智波斑會在那兒雕出初代的冰雕!!」
 
「柱間我等你…咦?」
 
「轟轟!!」
 
突然,整個木葉只餘下一片安靜,村子被埋在被冰雪做成的濃霧裡。小櫻好不容易終於都轉出了冰冷的白色世界發現所有冰雕都已經倒下去而眼前完全是冰洋,然而,木頭車上的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依舊好好待在原位完全沒有塌下來的打算。
 
於是很正常地卡卡西班的作品就成了這次冰雕比賽的勝利者,結果一如卡卡西所言,廣場中央出現了透明的冰箱來保持這雕像不會溶化。每日前來供奉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的人數只是有增無減,對此小櫻只是呆站在人群的遠方,以死魚一樣的眼神看著這比好像比歷代任何火影更偉大的雕像,完全搞不懂這座砲到底是哪兒跑出來的以及為什麼就那麼受人敬重。
 
嘛,反正他們班的確是贏了比賽呢,儘管那些錢結果全都用來賠償村子的損失還有治好鷹組阿飛跟斑那些破碎的心靈。現在那三組人應該分別躲在不同地方欣賞他們的冰雕吧,就似是雛田鎖在自己的房間成為家裡蹲看著鳴人的FIGURE一樣。
 
好吧這也沒關係因為她春野櫻只是普通的女孩子,並選擇把眼神放在天空。
 
呀呀,木葉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經歷一場真正的雪景呢…?
 
話說別有事無事就打開冰箱用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來放煙花了,總會教人想起馬賽克。
 
 
 
 
 
 
=========================
作者的話:
事實上新阿姆斯特朗噴射阿姆斯特朗砲有好一段時間都在鳴人的脖子上哦^A^
是初代的那條項鍊哦^A^(死
呀呀呀金魂果然很多地方可以惡搞呢…金魂常常惡搞別人,現在我來惡搞金魂也很好玩…
咦^A^今天播放的那個10月新番不就是叫作金魂嗎^A^
不過小櫻總是作吐嘈那一個WWW
嗯…明明我一開始打算只惡搞官方明顯寫出的感情線…但始終還是失敗了呢…^A^
我果然是太偏心小鳴小卡了^A^(再死一次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