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807] [806] [805] [804] [803] [802] [801] [800] [799] [798] [79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The Mirror Cracked From Side to Side
作者:barspoon 譯者:夢兒

CP:無
注意:卡卡西中心,強調與凱的友情,還解釋卡卡西離開暗部前最後一個任務,還是有點虐。
這篇與之前翻譯過的《Out Flew the Web and Floated Wide》是同一系列,題目都是來自Tennyson的詩《Lady of Shalott》。反正上次我也沒有翻題目所以這次我也不翻了,特別還要是詩歌,我才沒有那麼高的文學水平…



拍手[1回]


+ + + + + + + + + +



「你想要跟我比安靜嗎?」凱問,朝卡卡西困惑地眨眼,顯得關心與失望。

「看來我對你期望太高了。」卡卡西說,把即席的奚落洗擦成自己耳裡聽來不會太陰沉可憐的聲調,小心觀察在他們待的樹下遊樂的嬰兒。

「我…不對,我的青春意志才不可能做不到!」凱以太過虛假的熱情說,緊握住一道拳頭:「不過──」

「好,就這樣決定了。」卡卡西立即回應,強迫嘴巴說得比聲音想要的更快,聽起來既遙遠又憔悴,不過他沒有理會,轉移目光看著兩名青年穿過在花園長椅閱讀的男性。

「卡卡西,我不覺得──」

「的確。」他再次太過急速地插嘴,看到青年走向另外的長椅,努力阻止自己畏縮並從路上逃開。「這次的挑戰我相當佔優,除非我們平分否則你會輸的。」

「太荒謬了!」凱可說是在大喊,眼睛燃燒頑固的自豪,更用力抱住卡卡西的肩膀猛力擠:「我們的比試總會是公平的,而且我熱情的青春之火才不會輸給你!」

公園的每個人都停下在以不同程度的不安與震驚盯住凱,兩名青年面面相覷,轉而走到遠離卡卡西身邊那名瘋子的安全距離。至於暗部──不,不對…他已經不再是暗部了──放任自己安心輕嘆,不過他不敢閉上眼睛或者放鬆。小嬰兒正以天真的大眼驚奇地看著他們,笑容在拉扯他張大的嘴巴,起碼長椅的男人已經搖頭繼續閱讀,在欣賞攀附於石牆花朵的女性禮貌得假裝沒有注意到剛才的爆發。

「不過,卡卡西,友人哦…總是保持安靜──」

「會帶給你麻煩,我知道。」卡卡西點頭,嘛,是嘗試去點頭。小嬰孩高興地吃笑使他慌張得脖子繃緊去到他不全然肯定自己是否能夠正確做出那種動作的程度。「來讓挑戰公平點吧:我保持安靜,你保持吵鬧;我不會說一個字,你說什麼全都要大喊出來。」小男孩把他在玩的東西全都收集好然後跳起來。

「我不會接受這挑戰的,卡卡西。」凱悲傷地說,聲音低沉而且帶著滿滿的關懷,叫卡卡西很想吐。

「任務期間除外。」卡卡西繼續,把膽汁咽回去,厭惡自己了無生氣的聲音衰退成靠不住的低語,看著小孩一臉歡笑搖搖擺擺地走向他的長椅自豪地展示出外形已經變得難以辨別的塵土。「我不能害你在這種白痴競爭心下被殺。」他嘶道,壓止自己想要從凱沉重的手臂下掙出來逃跑的渴望。

「這才不是問題!」凱堅持,握住卡卡西的手腕而另一隻手居然還可以把卡卡西的肩膀抱得更緊而沒有真的把卡卡西壓進他被綠色蓋住的胸膛。

卡卡西張嘴使嘴唇移動,不過他真心不肯定有沒有聲音傳出,只能把狂野的目光集中在長椅旁邊那團泥巴還有手舞足蹈地展示禮物的愉快小嬰孩。「凱…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多少人在花園裡?」

凱變得徹底安靜,因為肩膀被擠進男人的胸膛旁邊,卡卡西能感到對方連呼吸都停下來。可惡!他本來真心希望在閱讀的男性還有在欣賞花朵的女性是真實的存在,他只是因為兩人對他來說有點熟面孔而無法辨別出來罷了。他不禁希望他們身上佈滿讓他們過世的冒血傷口,在遍佈於空氣的尖叫下反起白眼,蹣跚而來伸出手指責罵他,畢竟,面對把自己殺掉的人還能保持平日愉快的行為,這畫面簡直令人無法忍受。

凱深深吸了一口氣,更用力擠壓他同時將卡卡西的手腕拉到胸前就像反過來是卡卡西抓住他。卡卡西本想要說什麼,不過很明顯凱忘記是他先握住卡卡西手腕的,加上這動作使卡卡西能夠從不遠處快樂地跳來跳去的小男孩身上完全分神,叫他得阻止自己高興地歡呼。

「永恆對手,我接受這項挑戰!!」凱熱情地咆哮,卡卡西選擇忽視語調裡幾乎聽不見的震抖,嬰兒驚訝地後退幾步再加上耳鳴都叫他只能略為消沉。「我才不會在最值得男子漢之間作出的挑戰裡被打敗!!」

有些東西在卡卡西心底裡痛苦地抽搐,使他在這種感覺下咳嗽並猛力抽氣。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發現是他的身體想去笑,然後突然他就累得不想思考。

「呀,在正式開始比賽前,你也需要作些例外時間。」凱說,毆向卡卡西的肩膀直到骨頭像在嘎嘎作響。

卡卡西單純瞪住眼前朝氣勃勃的男人,這樣做簡單過把目光落在被染血繃帶包住指頭的手,或者是凱那從卡卡西手腕查克拉壓抑器下那些刮得很深的傷痕裡沾到血的背心。

「你的話,就會是火影大人、亥一,還有醫──」

「伊比喜。」卡卡西沙聲道,黑點使視野模糊叫他得睜大眼睛。他無法相信自己的腦袋對醫療用品的有效程度感到信任,就連思考「可以自由離開」的誘惑實在太過火。在另一方面,伊比喜是他偶爾總會看到的人,如果他真的在幻覺裡見到那人的存在,那他就真的超級需要被鎖起來。

「不過──」

「我可以寫字。」他說,抽動手指好奇自己的說話是否真的如他聽起來那般含糊草率。

「那好。」凱在屈服下嘆氣,然後重新挺直,再朝卡卡西的肩膀蠻力一擠:「不過如果他們叫你說『啊』,你就一定要說!」

「我接受這挑戰…」卡卡西喃道,同時腦袋變得太過沉重,世界陷入黑暗中。

凱雖然總是會過來探望,不過因為任務關係所以顯得零散。每次卡卡西聽到從病房外的走廊遠處傳來感情橫溢的呼喊聲回答問題,便總讓他有衝動再微笑多一點,這份可笑地虐人的歡樂於亥一進入病房時反而更為提高。卡卡西對時間沒有任何感覺,只有凱每次帶他出去外面一同假裝沒有看到幽靈在走來走去時,他才有機會目睹季節如何緩緩地轉變。他的病房沒有窗子也沒人告訴他是什麼日子,不過他總覺得一直去到山中在凱狂風似的迫近下爆發,瞪住他然後說:「你真是頭惡魔呢,卡卡西…」期間沒有花太多時間。

卡卡西擺出一個看不見的笑容,沒有道歉。

亥一笑著把卡卡西的個人檔案丟到地上同時凱打開門禮貌地鞠躬打招呼,在看到亥一的存在時臉紅,謙遜地咆哮之後會再過來。亥一再次過來探望時只帶茄子味噌湯與一本親熱系列。

卡卡西開始道出真相。

當天幽靈失去各自的氣息,讓卡卡西可以分辨出誰是活人,他賣力咬唇去到他心底希望不是真實存在的護士需要在治療之餘還為他縫針。這是一個苦甜參半的日子,不過當善良的年長護士再次走進病房責罵他沒有吃完他答應過會吃的食物卻有喝完那碗難喝的湯藥時,當幽靈開始變得透明、總是坐在房間角落抱住初生弟弟的小女生在最後一次向他歡笑然後他們的母親──產婦裝依舊蓋在她苗條的身材──終於都帶著感激笑容過來接走他們時,他需要用枕頭蓋住臉拼盡全力不去尖叫。

早上於洗手盤上破裂的鏡子裡看到自己的臉而不是暗部面具讓他有好幾天都跪在馬桶前幾乎昏倒在洗手間地面,每一個人,是否真實的也好,都會在那段時間不管他,他知道曾經有人過來找他的方式就只有腦袋下的枕頭、蓋住肩膀的沉重被子,還有在他睡著時會神奇地自我補充的小盤蘇打餅乾、肉湯與薑茶。

在幻覺消失的兩個星期後他被放回陽光與自由的世界裡,不過於一個月後的心理評估結束前他也不能踏出木葉的牆外。他忽視太過熟悉的暗部警衛籠罩自己的警惕存在,知道只要自己走錯一步喉嚨就會被切開,於是他感到安心與無慮。他保持下巴抬起因為他想讓他們知道就算如此他也沒關係,特別是他首先前去的地方不是醫生叫他直接回的家,又或是慰靈碑。

火葬並不少見,平民墓地的家庭成員偏向根據各種傳統被分隔在不同距離。即使多嘔心他真的記得自己燃燒屍體時的火焰有多高,得知道就算是火影亦曾經向被下毒的村莊做過類似的事情,為他帶來某種徘徊不去的平靜。跟隨三代目曾經給他的指示,他一路前往遙遠的角落,接近一座小森林的邊緣,蹲在簡陋卻又手功不錯的墳頭標記前。

每次卡卡西醒著時,總是在病房角落徘徊的女孩就會無止境地扯談她剛出生的弟弟如何得到最可愛的名字,她也等不及用那個名字一直去叫他,而她只知道卡卡西會喜歡的因為他相信那名善良的老人會好好照顧嬰兒還給他取一個適合的名字,還有他們的母親會對卡卡西守了約定拯救這嬰兒感到高興,所以為何卡卡西不笑一笑,因為沒事的,一切都很棒,畢竟他們已經不再因為曾經飄浮於空氣裡的奇怪塵埃受苦,他們都沒有,她的家人呀朋友呀鄰居呀所有曾在村子裡的人都沒有,因為他讓所有痛楚消失了,而且她的家人還未有機會感謝他,所以笑一笑也沒關係,畢竟如果當初他沒有把嬰兒帶走的話他的弟弟就不會有名字,這樣他們就不會在一起,所以沒事的,真的沒事的。

他得承認刻在石頭上的是一個可愛的名字,亦是在當天之後他便不再回頭去看的名字。

當卡卡西出院後三天第一次見到凱時,他迎接那難以置信地大聲的招呼語與及緊接下來…不知道凱在他身邊轉來轉去小心握住手腕敲他手指到底是在找什麼的檢查。他懶得藏起歪曲的笑容,以心滿意足的厭倦看著友人,直到凱把拳頭叉在腰上用快樂的牙齒熱情地閃瞎他,他只是略為鞠躬,然後說出兩個字離開。

「你贏。」





===============================
譯者的話:
給看不懂到底在搞什麼的讀者:卡卡西最後一個暗部任務是去追殺一個下毒者,那個下毒者的毒在追蹤期間變得越來越強,最後某個村子受到毒塵之類的東西入侵,卡卡西去到的時候大家都超痛苦而且已經沒救,於是卡卡西只好把全村人殺掉。
那女孩的弟弟其實還在母親的肚子裡,那名母親是唯一還有能力向卡卡西說話的人,她拜託卡卡西救他、去為他取一個名字,卡卡西答應她會盡力後一打開她的肚皮看發現那孩子因為母體中毒自己也死了,而他什麼也做不到。
於是他為了阻止毒素擴散只好燒光屍體然後再埋葬他們,帶著已經死掉的胎兒離去,殺掉被忍犬追蹤到的目標,回程時把暗部面具丟到終焉之谷裡去。
回村子後三代好不容易終於都說服卡卡西把胎兒交給他,然後他一直精神失常,總是看到那村子裡的死人在身邊,三代也是等到卡卡西能認出熟悉的存在時才讓凱去探他。
嘛,這亦是卡卡西待在孕婦身邊就會感到不安的理由。
至於凱的行為…有幾處於作者的本篇跟番外也有提到就是了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阿毛
沒關係!在十年之後我們的鳴人王子就出現了!(喂)
所以現在先讓凱的友情之光照一照吧!(喂喂)
夢兒 URL 2014/06/05(Thu) 編集
無題
。・゚・(ノД`)・゚・。。・゚・(ノД`)・゚・。。・゚・(ノД`)・゚・。
幹嘛都要這樣!!!!!!!!!!!!
大大!!!!!大大你的老師!!!不要越寫越虐了啦好痛!!!!!
可是好像又看得出這位大大對老師的愛!!!!!(什麼?
精神上受到的傷害又很難痊癒QQ老師你很強你很好但是你到底都經歷了些什麼------!?!?
不行不行我覺得我需要......需要冷靜一下。・゚・(ノД`)・゚・。
阿毛 2014/06/05(Thu) 編集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