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07] [115] [321] [306] [377] [114] [305] [376] [113] [304] [37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融合
作者:Violet Garnets 翻譯: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七話:突然的行動



不是說鳴人在幻想。只有一間房,單純放了一些必需的東西。一座小小的書櫃裡有著一堆書,大部份都是自來也的作品。如此的缺乏舒適似乎令卡卡西滿意,但老實說,想想都令人覺得有點傷心。最後年輕人說:「真的很…空呢。」

上忍作了一個含糊的聲音,脫開了背心揭露出非常合身的黑色上衣,看到如此強而有力的肌肉令到鳴人感到身體都在哆嗦。「我只留著必需品,想喝什麼嗎?」他指向冰箱。

「什麼都可以,老師。」鳴人說,他的思想正在別處──特別是窗旁的相架。他的雙腳自動就走了過去,雙手小心地拿起了一幅照片。當中拍有兩名憤怒男孩、微笑的年輕女忍者,還有一名長有金黃色頭髮的成年男人,笑容充滿著耐心。

這照片大概應該已經有二十年歷史了,但還是保持大部份的顏色與亮澤,角落最微小的退色也無法破壞照片的亮度。除了髮色與及扁嘴,宇智波帶土看起來完全不像他年輕的親戚佐助,頰骨比較低,眉頭只是高了一丁點,足夠作出了宇宙距離的分別。鳴人忍住了嘆息,幻想如果當初沒有大屠殺的話佐助會是怎樣的人。凜完全不像小櫻,但他知道兩名女忍者都有作愉快與及和善的心。說起來,幾天後她不是跟小櫻有約嗎?

卡卡西柔和的聲音打擾了他一連串的思考。「如果你的父親在,」他說,就像是在講天氣:「他會為你驕傲。」

鳴人的手剛好在偉大的四代目──他親生父親的笑容上。這個想法令他的唇作了一個溫柔的微笑。他永遠都不能遇上對方,但至少他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我的行為很像他嗎?」

「不,不盡然。他是一名相當可靠的人,不是你這種出其不意的呆瓜。」

鳴人伸舌,對於他作為十七歲並不需要利用這種少年作惡劇的能力而相當自豪。

「你比較像你的母親。當我去探望的時候她總是在做著什麼,跑來跑去,笑聲大得我想如果她不是火影的妻子,鄰居一定會投訴。」

少年皺起了他的金眉,嘗試記憶他曾過個有關其母親九品的少量描述。他幻想一名非常美麗的女人在家中來回旋轉時長而亮的紅髮飄浮著,清脆的笑聲於他只能在夢中看見的走廊迴響著。他知道那名女人會跟他一起到處跑,向每個人耍惡作劇,由元老小春直到其親生父親。他的父親,他皺眉了。如果他的父母還活著,鳴人就不需要受到一開始時那些不公平的對待,或是說,他從一開始也不會受罪,但也許這樣的話他也許會對於卡卡西有著不太一樣的認知。

「也許兩年前跟那堆老人的討論也引領到一個不錯的東西。我是指,我認識了我的父母。」他說,打破了沉默。

「的確是,但你本來就不應該離開。居然去放逐你…我應該要做更多。」卡卡西從櫥櫃拿出了兩個杯子並走到洗碗盤。鳴人看到銀髮男人搖頭而且雙手在抖,很明顯是因為憤怒。

「不能說是放逐,老師。我已經回家了,不是嗎?而且這兩年也不是浪費,我從天藏──大和隊長那邊學了很多東西。」鳴人作出了緊張的笑聲,結果聽起來比較像是尷尬的哄笑。為了平復發抖的雙腿,鳴人坐在床上。「但我很想念這地方,這兒的人。」

沖刷的水聲在水龍頭的嘎吱聲中消失。「這兒的人們也掛念你。」

鳴人歪起了頭並瞇起了眼。「我希望是。無論如何──卡卡西老師,你學生時到底想什麼?看看從你護額處伸出的那小點頭髮,試著當壞蛋嗎?」

「我從來都不需要去試。」男人反駁:「而且,那些糟糕的橙色風衣是什麼一回事?」

「一名好忍者就算穿著最可笑的衣物也可以把自己藏起來!」

「沒錯──你剛承認那個可笑。」

「你知道我穿上去有多好看,卡卡西。」鳴人笑著說,但保持笑容的肌肉在抖。不知為何單純的假調情亦會令他緊張。

卡卡西搖頭:「我只是說你可以戒掉那種顏色。」

「感謝稱讚。」雖然語氣是平靜的,鳴人還是在臉紅:「而我得承認護額下的頭髮看起來真的超像壞蛋。」

上忍聳肩向金髮青年伸出一杯水。卡卡西坐在床上,讓綠色的床單冒出了小皺褶,揚揚得意地道:「無論我做什麼,我都是出奇地帥。」

「你在那個面罩下可會是醜得離譜而不讓我們知道呢。為何你不讓任何人看?」鳴人抱怨並把照片放回去,坐在其老師旁。

「單純是一個提醒而已。」

「提醒什麼?」

「我的父親,我最好的朋友,你的父親,所有對我重要的人。」

「而且全都不在了。」鳴人小聲補充。

「嗯。」

緩緩地,安靜地,鳴人向卡卡西的臉頰伸手:「多少人對你重要?」

「太多。」

「有人穿過了這面罩嗎?」

「大部份。」這聲音勉強比起樓下人們那些遙遠的雜聲大一點,空氣是靜止的。

「名字。」現在,杯子已經都在較邊而鳴人的兩隻手都在卡卡西的面罩上。一開始在下方,慢條斯理地感受每一寸的絲線,一道接一道,讓他們被指甲勾起並滑回原處。

卡卡西似是完全平靜而且不帶任何疑問聽從年輕人的話。一個接一個,名字就如險峻懸崖上的水一般滑離他的舌頭。「樂晴舞、旗木佐久茂、宇智波帶土、春樹凜、波風水門、漩渦九品、猿飛蒜山…」名字直落的同時鳴人靈巧的手指已經寸步上移。視野似是伸展開來,就像是他不完全集中在對方的嘴上儘管他知道其雙目正望向那個位置。聽著柔和的聲音喃出太多的名字,鳴人感覺自己纏上了某種咒語。

完全安靜,手指彎進了面罩的邊緣並勾了上去,只是移下了一微米的距離。令人吃驚的是,他沒有感受到任何阻力。重新集中起視線,鳴人望上並碰到灰色的眼睛。那黑暗的虹膜似是比平日得到更多的光芒,於是鳴人把這當成了逗趣的表情,也許是好奇。於是他繼續,心跳開始變成了狂亂的節奏。他終於都可以看到旗木卡卡西的臉了。這張臉屬於他所愛的男人,拯救了他無數次的男人。在很少人相信真相的時候一直都支持著他的男人。

一開始,傷疤出現了,在卡卡西的左頰。鳴人知道這條傷疤是卡卡西跟隨宇智波帶土的寫輪眼一起得到的。鳴人把面罩再拉下了一點,令他吃驚的是,所露出的是一個微圓的鼻,這名木葉拷貝忍者總是給人一種他有著更尖、更明顯鼻子的印象。但現在這個亦不錯,事實上,是更好。

直到上忍出現的時候,鳴人需要用鼻子小心呼吸來保持雙手平靜。老天,真的很可怕。比之前快一點移著手,他把面罩穿過下巴令到脖子折出了一團。他讓手留在原處,嘴巴亦因為如此景象而微微張開。看到木葉其中一名最偉大而且最難懂的忍者的臉只能被稱為重要。右頰有一個對角的傷疤從頰骨開始直到下唇之下,其中小傷痕在下頜互相交叉,但比起鳴人所預計的還要少很多。那雙唇,又乾又裂,但還是豐滿而且有著不錯的形狀。卡卡西有一個強壯、明顯的下巴,但這就算在面罩下亦很明顯。護額依舊蓋住了寫輪眼,但鳴人不想令他的老師在不需要的情況下保持發動而有任何不舒服,於是保留著。

卡卡西的唇勾了起來而鳴人幾乎因為阻止自發的鼻血而嗆倒。「你滿意了嗎?」男人問,表情完全是逗樂。

「呀,嗯。」青力勉強才能說出來。

「我會讓你習慣一下。」

「…好吧。」

卡卡西站起來並走向書櫃,明顯是打算去細讀他的成套小說。他沒有把面罩戴回去,鳴人只能茫然地盯了好一段時間。應該不會那麼震驚吧,只是看大家都有的臉而已…

「那個傷疤從何而來的?」

「哪一道?」卡卡西轉身面向鳴人。

老天爺呀這人真的太有吸引力了!鳴人默默思考著。腦中開始出現了連串奇怪的胡思亂想,但他全都推開。「在右邊那大的,你的右邊。」

「呀,這個。」鳴人看著戴住了手套的手提起來掃著那道印記,男人的眼眉放鬆成一個比較憂鬱的位置。鳴人帶著敬意安靜地看著上忍臉上每一部份的肌肉運作,就算聽起來多奇怪,他之前從來都沒有注意到頜上那些紛亂。「說實,是在九尾入侵的夜晚。」

鳴人不知不覺地發抖。

卡卡西望向男孩一眼並繼續:「我放鬆了警惕,看著了產房。大廈在搖,結構都倒了,碎片四散,就是這樣。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印記呢。」他輕道,聲音有著微微的逗趣:「事實上我是唯一受傷的,奇蹟你跟其他人都沒事。」

「但我的…媽媽呢?」聲音是破碎的,而他因此而畏縮。

卡卡西回到床上的坐位並把手放在鳴人的膝上。「她已經離世了,鳴人,抱歉。」

青年將自己的手臂環在卡卡西的臂下,雙手糾纏。他歪笑著,希望這能令男人安心一點。「沒關係,在我記得任何東西之前發生的,不是嗎?」笑容太難保持了,於是他放了下來:「對不起。」

「為何?」

「傷疤。」

「呆子。」卡卡西嘶道:「看著我。」鳴人勉強遵循。「聽著,你不可能引起任何東西發生,這就是在尿布外的初生嬰兒,他們做不了多少,你明白了嗎?而且我不會因為這個傷疤而怪你,永遠都不會,我亦不會就任何東西怪責你在我生命的存在,鳴人。我是認真的。」

「你會就你面罩下的所有生命而怪責它嗎?」金髮青年問,期待對方會有些猶豫。

正因如此,他因為立即出現的回應而嚇一跳。「不會。這些人都在我的生命中,他們都存在,我很高興能認識他們,保留他們。但從一開始就不去認識你?絕不。」

鳴人只能勉強呼吸,只能勉強從充滿了淚水的眼睛望過去。從沒想過從任何人聽到這些話,特別是來自旗木卡卡西。他情不自禁,在他知道之前,鳴人發現自己的手離開了卡卡西的並放在男人的另一邊,並把唇按上去作了一個精細的吻。

當他覺悟到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他想要推開。他有推開,他想去解釋這單純只是一時衝動,這事實上並沒有任何意義。

但放在腦袋後的大手阻止了他。這隻手把他的頭推回去作了一個更深,但更溫柔的吻。鳴人用手摸索著卡卡西自由的手,找到後並緊緊捉住。卡卡西輕輕回擠,但很明顯對於吻比較有興趣。

最後,他縱情於男人的力度之中,舌頭之間脆弱的接觸還有如何跟雙唇鎖起來的強度作對比。他嘗試去找出卡卡西有著什麼味道,但只有氣味,沒有味道:秋葉的涼爽氣味,空氣之中常綠植物的強烈暗示,冒煙的火焰下劈啪的閃光。

在他們終於都分開時,鳴人公然地盯住了卡卡西,完全知道他自己眼睛之中那些吃驚的藍已經問出了他腦中所有的問題。

「我們都需要接觸。」卡卡西單純回應,就如這只是日常。

鳴人暗自鬆了一口氣。就算他有多想跟從他花了半年去制訂的計劃,他不想在這兒做,不是現在。感覺不太對。而這個回答當中有些東西安慰了他。卡卡西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吻就將他推開,看起來男人甚至有點在歡迎。鳴人厚臉皮地笑著問:「那如果我之後再想要接觸時你也不介意?」

卡卡西聳肩,儘管鳴人肯定自己看到男人頰上冒出了粉駛。真是有趣的小知識呢:旗木卡卡西懂得臉紅的。「我懷疑你能否有能力常吻到我。」他拉著脖子上的面罩並奸笑:「那祝你好運了。」

鳴人露齒而笑,他總是喜愛挑戰。就在他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黑暗的震抖冒了出來,他能感到查克拉水平之中有著搖動,有些東西吸引了九尾的注意。

「闇黒の狼の茂?」魔物嘶道,咆哮的聲音在容器的耳朵之中迴響。「這張臉我已經有一千年沒有看過了…」然後,就這樣,九尾回到牠的睡眠狀態。

「搞什麼?」鳴人喃道,他暗自探求著,但九尾已經移走牠所有的存在。中忍青年再一次回到自己。

卡卡西把頭歪向左:「發生什麼事?」

鳴人搖頭:「不知道,九尾剛醒來了一段時間說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名字之類吧。」

「名字?」

「對,茂。還有一些關係黑暗中的狼之類?」

「茂?」然後卡卡西的肌肉都僵硬起來而潛意識地鳴人的身體模仿了這動作。

「有什麼問題嗎,老師?」鳴人皺眉。在他剛回來後於一樂的奇怪小插曲之後,他總是注視著卡卡西去看看有沒有任何精神不穩的徵兆。但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除了卡卡西總是有著的俏皮特徵:倔強、虐待狂的傾向、從沒人料到對於小小玩具動物的恐懼(卡卡西有一次提到在所有的親熱系列之中他只討厭當中一章,鳴人假定那一章絕對跟那些膠製的河馬有什麼關係)。好一段時間情況好像沒有什麼問題,但突然他發現自己獨自一人跟卡卡西一起而對方眼中有著如河上沙礫一樣的恍惚之色。

上忍在前後晃動,喃喃自語。鳴人靠前聽到這些話:「茂…茂…闇黒の…狼の…龍二…明…」

「明」這名字吸引了他的注意,當中一定有些問題,是一些很熟悉的問題。不是他認識有人有這個名字,而是一些更接近的。他一開始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化名「天野明」,但他從來沒有告訴卡卡西,有嗎?越來越奇怪了。

「卡卡西老師?老師?」他呼喚著,聲音在抖。鳴人輕輕搖著卡卡西,嘗試利用他的查克拉轉移男人的查克拉流動,以防當中有著幻術,但也沒用。「喂喂,這是開玩笑吧。我是指,我說的就只有『茂』,這只是一個名字──」

再次提起這名字,卡卡西的眼神改變了;依舊不是本來的深黑目光,但也不像是早前那種玻璃似的灰。鳴人發抖了,不完全是因為恐懼但他不能肯定,這個表情當中有著什麼提醒了他宇智波家族,宇智波的眼就如火的影子在牆上閃爍,這種黑暗是那種安靜、無止的水。

這名出神的卡卡西抬頭,直視進鳴人的眼。金髮青年想去轉離、跑離,但他感到有一種奇怪的連接,就像是他們被打不斷的線連接在一起。

「明,」銀髮男人緩緩吐出:「我找到你了。」

卡卡西靠了上去並瘋狂地吻向鳴人,雙手滑進年輕人的襯衣下。

這觸碰立即湧出一股熱力,鳴人顫抖地坐著,雙目睜大,完全嚇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待續

=======================
譯者的話:
這篇文章開坑時已經是很遙遠的過去…所以當中有什麼說不通的就算了吧XD
咳這的確是前世今生文…雖然目前原文進度離解迷之類的還是很遠就是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