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61] [260] [259] [258] [257] [256] [40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拍手[0回]


+ + + + + + + + + +
喂,臭狐狸,你也是時候放棄了吧。
我們已經戰鬥了多少次啦?
喂,沒聲音了嗎?沒反應了嗎?
看來我終於都打倒你了…
哈哈,我終於,都可以解放了呢… 
 
 
 
 
 解放
 
 
 
 
鳥兒在發出吱吱喳喳的聲音。
躺在巨石上的少年只能皺著眉,然後緩緩睜開眼睛。
寬大的黃葉飄落在眼簾之上,剛好為少年擋住了有點刺眼的陽光。
 
「…呵~唔,早上好…」
因為剛睡醒,眼睛看得不清楚。
只能拭目,像歐吉桑一樣分隔著衣物抓抓肚皮。
好不容易才能站起來,剛才當床的石頭附近都是林木。
沒有半點人影。
 
金髮少年用力地伸懶腰,向前走了幾步。
還是記憶中的老樣子,他知道只要再多步行幾分鐘,就應該能看到故鄉村子特色之一的顏面山。
其實事前已經被警告過:這樣入夢就可能要過好幾個百年。
事實上,少年自己也不知道他在雪白的世界中到底流失了多少光陰。
但至少,他希望能大聲地朝故鄉喊一聲「我回來了!」
 
+
 
然而,眼前的景象讓這名為漩渦鳴人的少年啞口無言。
好不容易,他才能從唇中吐出這麼一句:「這兒是哪兒?木葉村呢?」
少年會如此震驚並不是沒有原因,本來應該可以立即看到的巨山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又一座的高樓,天空也飄著圓球般像建築物的東西,仔細一看,還好像有玻璃天幕蓋住整片藍天。
「這是什麼一回事呀!」
少年以為自己還在做夢,走錯了漫畫的夢,不過他掐了一下圓滾的臉蛋,真切地感到痛。
 
「不是做夢的話,這兒真的是木葉嗎?」
「哦,是唷,至少以前是這樣被稱呼的。」
回應的是一把中年男子的嗓音,鳴人還未來得及轉頭,突然出現在旁邊的來者便把扁平的透明塑膠片擠到少年眼前。
雖然排版怪怪的,但的確是一份報紙。
上面寫著的年份是…
「騙人吧…?」
離自己接受完全消滅九尾狐的任務開始,已經過了二千多年!?
那木葉呢?顏面山呢?大家呢?
「你所熟知的木葉已經不在了,本來在那兒的大山在約六百年前也被填平了。當然,你認識的人都已經對你完全陌生了。」
彷彿回應少年心中的問題,那好聽的嗓音再次響起,鳴人吃驚地立即轉頭,這次終於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臉。
 
與年老拉不上關係的銀髮,清麗的瓜子臉,高直的鼻子上掛著看似沒精神的雙眸,還有高瘦的身體。
一切一切,都與記憶中的那個人相符。
「卡卡西…老師…?」
「唷,很久不見了。」
「卡卡西老師…」
少年露出發自心底的笑容,能在令他感到陌生的地方可以碰上熟識的人,實在令人無比的安心。
 
…理應是這樣。
但眼前的男子卻毫不留情地用力向少年的胸部伸了一拳,鳴人亦因此飛撞至五米外的一棵大樹下。
又發生什麼事了?鳴人無法立即反應過來。
他只能疑慮地看著男人的臉,那健全的眼所擁有的…是無比真實的憎恨。
比小時那些欺負自己的村民,男人的眼神更是寒冷。
 
沒等少年發問,男人先動唇:「二千多年了…我過了多少次重覆又重覆的人生?」
少年覺得自己的心被強烈地抽打了一下。
他似乎已經明白,男人接下來會說什麼。
「二千年前,那個叫作旗木卡卡西的男人,利用接下來每一輩子的人生作代價,接受了守護你的任務。」
這一件事,鳴人也知道,所以他盡可能想速戰速決,然而身體內的狐狸不讓他這樣做。
「為了保護你,他用家族的名義買下了整個封印場所,並結婚生子,目的就是為了自己死後不知道投胎作什麼的時候能有人繼續守護這兒。」
說完,男人點起了煙,吸起與二千年前變化不大的尼古丁,這也是少年第一次看見他抽煙。
「因為這種刻在靈魂深處的記憶,那個人之後都會來到這個場所,確保這兒能保持原樣。就算天生就染了重病,還是被人口販子帶到不知哪個國家,那個人還是能夠回來這兒,只因為他要完成這個任務。」
男子吐了一口煙,混濁的味道把玻璃下的天空染灰。
「只是過了十幾個二十個人生,那靈魂終於都要厭倦了。身邊的人一個個出生離世,即使好運找到前世認識的朋友,他也不會記得你而把你當成陌路人。就算是旗木家族的後代,也漸漸不想再留在這片不長金的地方,如果不是因為長年累月的投資經驗,在所有人都已經忘記忍者的時代,說不定連這片土地也無法守護住了。」
嗚人只是低頭聽著,他無法阻止身子發抖。
「雖然想過就這樣放棄守護封印,這兒也建立起高樓,那麼九尾就能被釋放出來把世界破壞…但想到你還沉睡在封印之中,我就無法阻止自己繼續保護這片土地…哈哈。鳴人,好在你終於都醒過來了,因為我已經決定下輩子我不再理這個地方了,我受夠了。」
 
「對不起…老師…」少年只能從齒縫間擠出這幾個字。
如果我快一點的話,老師就不用一直受苦,靈魂就能早點解放出來。「不過…我醒來的話…老師身上的詛咒就會消失,這樣老師也能…」
「沒辦法了。」男人抬起頭來,似是回憶著什麼:「大約是三百年前左右,這靈魂投生的是一個被人當成玩具的女孩子。她當時幾乎被迫瘋,想自行解除綱手當初施下的詛咒,但刻進靈魂的詛咒實在太強了,術被反彈,結果就算你在我這輩子醒過來,我的下一輩子以至永遠也要背負旗木卡卡西以後的所有記憶。」
說完,男人又再吐出一口煙氣。
 
 
鳴人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
這也難怪剛才最信賴的老師會對自己出手。
眼前的男人有永遠憎恨自己的理由。就算現在漩渦鳴人被他碎屍萬段,男人知道下一輩子的少年還是會若無其事地降生於世上。
他絕對有資格憎恨這個他一直守護的世界。
 
 
於是,少年下了一個決定。
「…卡卡西老師,我還能感受到你身體內有很強大的查克拉流動,與那些高樓中的人群是完全不同的等級。」
「哈,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人用查克拉作戰了,有的只是核彈及次元爆彈。」
男人自嘲似地哼笑了一聲,這個世界與二千多年前的理想已經相差十萬八千里。
「老師,我有一個請求,只有還能運用查克拉的你才能辦得到。」
聽到被自己討厭的少年居然主動求助於自己,男人先是吃一驚,然後不以為意地再吸了一口煙:「你的查克拉還比我強大吧。說吧,是什麼?」
「請你在我的靈魂上刻下與你相同的詛咒!」
 
 
一開始,這名被少年稱為老師的男子以為自己聽錯了。
注視著站在樹下的金髮的小鬼,卻發現他的眼神是如此的認真…
然而男人還是不敢相信,應該說他已經很久沒有相信過任何人。
「喂,你只是開玩笑的吧?有上輩子記憶的事並不好玩,一開始的確會很便利,但當靈魂擁有的記憶愈來愈多,你就會覺得人生真的很厭煩,甚至巴不得把這星球連外星人一同毀滅來結束這個詛咒。」
「我不是開玩笑的,老師。我知道當初你接受綱手奶奶給你的詛咒時也是很認真。」
這個小鬼,到底我有什麼得罪你呀?你還要這樣耍我?
「鳴人,這種詛咒我一個人受好了,沒必要連你也一起記得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根本沒有任何原因值得你這樣做。」
「老師你不是很憎恨我嗎?那麼也讓我受到與你同樣的痛苦吧。就算之後永遠被你憎惡也沒關係,與那頭臭狐狸打了那麼久,我的耐性已經變得很厲害,就算繼續一個人也沒關係。」
可以感到少年真的不是在說謊,男人開始急起來。
「為何要做到這個地步…」
「因為卡卡西老師看起來很寂寞呀!只要我還記得老師,那麼即使是被你記恨一輩子、兩輩子…甚至永遠,我也不會後悔。而且老師也會永遠的記住我,這樣就當扯平了。」
 
以吐煙表示嘆氣,然後男人把手上的煙支丟在地上,用腳踩滅。
只見男人緩緩地走近了鳴人,舉起了手。
鳴人已經作好心理準備,他閉上雙目,就算男人要怎樣揍他,他也不打算還手。
然而到最後也沒有任何肉體上的疼痛,鳴人只感到肩膀被什麼溫暖的東西包圍住。
「卡卡西…老師…?」
從來不在少年面前哭過的男人,終於讓自己的淚沾上少年的肩。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非常寂寞,而且也非常害怕這份寂寞。
然而長時間的煎熬,讓他以為自己對於寂寞已經冷感──或是說,寂寞就是唯一能陪伴自己的東西。
現在,雖然這份最信任的心情終於也要離他而去,取而代之的卻是另一份更需要珍惜的情感。
花了二千年築起的城牆,才一瞬間的功夫,就被眼前的少年毀滅。
「…鳴人,因為現在的我已經一無所有,所以相當自私,我絕對不會為了騙過你而施假詛咒,你還是要永遠記住這樣的我嗎?」
鳴人主動讓男人從自己的肩上分離,讓男人能看到自己,笑容相當燦爛:「你不要為了我好而騙我才對,我能感覺到的哦。就算老師已經不再是木葉的忍者,卡卡西老師依舊是卡卡西老師,總是優先擔心著我,一直默默地保護著我。卡卡西老師,你永遠都是我最喜歡的卡卡西老師。」
「呀呀…」果然是沒有任何機心的小鬼,完全敗給他了。
於是男子抬起少年的下巴,沉睡的時間他幾乎沒有長高,二人的年齡差好像與當初分離時也差不多。
兩雙唇重疊起來,同一動作保持了好久,也許是一分鐘、五分鐘,或是跨越幾十個世紀的長吻。
 
 
 
「對了老師,我們下一輩子應該怎樣再次相遇?」
「就約在這個地方吧。無論出生時身處什麼境地,也要盡可能趕到這兒,就算不行也至少要寫信過來,萬一鳴人你發生什麼事,我也能立即幫助你。」
「呵,說不定到時是我幫助老師你呢!呀,老師你現在的名字應該不是叫旗木卡卡西吧?」
「…不,你還是保持原來的稱呼叫我好了。」
「嗯,要永遠在一起哦,卡卡西老師。」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回to
噗噗,想不到那麼久前的文也會被翻出來了WW
現在的話,我也許不只給一拳了(死
夢兒 2013/06/03(Mon) 編集
無題
无论经过多长时间无论我做什么和谁结婚和谁生下小孩和谁度完余生都为了守护你。即使熟悉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即使出生在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身份和人生都将永远记得你。卡卡西老师对那孤独的诅咒的罪魁祸首却只是还了一拳。然后约定生生世世互相守护。真是浪漫啊
to 2013/06/02(Sun)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