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66] [265] [261] [260] [259] [258] [257] [256] [40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拍手[0回]


+ + + + + + + + + +
第二話 老師與學生
 
 
「快告訴我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我明明記得被長得很像鳴子妳的人救起來了,但醒過來卻已經在家中…鳴子妳一定知道的!」
上課鈴聲才剛響起,春野櫻就把其他包圍在鳴子身邊的同學們推開,冒出一句讓在場所有人都無法理解的話。
連椅子也未坐暖,鳴子只是吃驚地說:「呃,妳…妳到底說什麼呢?」
「不要裝蔥!昨天我碰到女鬼了,是一個男生救了我,是妳給我香囊的,妳一定知道發生什麼事!」
大家都開始竊竊私語,鳴子臉都要紅死了,便把櫻拉出課室。
已經上課的走廊沒什麼人,一把關掉門,鳴子便向櫻用她認為最小的聲音哮道:「不要在那麼多人面前說那種話…!」
「為什麼?既然存在的話,那麼讓大家都知道不就好嗎?」
「那只會使人更恐懼。他們看不見,沒有與那種傢伙戰鬥的能力,每天活在四周都可能會讓你受傷死亡的世界中…」
而且…人與鬼怪類有交流,並不一定是好事。
「只是這種事的話,你教我怎樣對付他們不就行了嗎?」櫻自信地用姆指指向自己。
「拜託,一般人是學不來的呀!而且只要被那種傢伙認得你的樣子,你就一輩子別打算離開被妖怪纏身的世界…」
鳴子警告,然而櫻的眼看起來只是愈來愈閃爍。
「別擔心!只要知道敵人是哪種傢伙,我的拳頭就可以把他們打到落花流水!」
櫻看起來很熱血,向空氣用力伸拳。
都說了問題不在此了!
 
「…我說同學,班早會已經開始了五分鐘,妳們可否讓路給我進去呢?」
班導卡卡西不知時何站在兩人旁邊,瞇起眼睛,伸手打了一聲招呼。
拳頭還舉在半空的櫻臉立即變成蘋果,鳴子則是嘆了一口氣,苦笑地看著帶有責備眼神的老師。
 
 
 
接下來的一整天櫻都黏著鳴子不放。除了上課時間外,小息、午飯,就連放學後也一樣站在她旁邊問過不停。
「到底那男生是誰呀?鳴子的哥哥?」
「才沒有男生救妳啦,我發現妳的時候妳已經昏倒了。」
「是妳打倒了那個幽靈嗎?妳很厲害的嗎?」
「我的確很厲害…呃這種事妳不需要知道!」
鳴子現在非常後悔把妖靈的事都告訴櫻,早知道編一個藉口說她做夢就好了。
「我的事妳不用太在意啦…倒是妳,那個佐助的事怎麼了啦?」
鳴子只是打算轉移話題,然而聽到預期外的名字,櫻本來亢奮的表情咚一聲沉了下來。
「…我並沒有放棄他,他身邊並沒有女朋友,表示我還有機會的!」
「妳有這種毅力我很欣賞啦…但妳為什麼不放棄那傢伙選擇其他人呢?」
比方說:本大爺。
不過櫻真是喜歡上自己的話問題可比現在只是黏住自己還大。
「班上那些傢伙全都是貪玩好色的男人嘛,還是宇智波同學最好。」
「是、是…」
真的不想聽到有人再稱讚佐助,剛才鳴子又答不出老師的問題,佐助那一個冷笑讓她懷恨不少。
「不過…如果可以讓我知道昨天到底是誰救了我的話…」
這樣的話,我會沒命的。
而且老實說,鳴人雖然覺得自己對小櫻算是有好感,但卻心底卻告訴自己不能接受她。
呀?問我為什麼?
卡卡西老師會不高興吧…。
這是理由嗎?
真奇怪。這是什麼理由呢?
 
 
 
 
如此這般,鳴子的學園生活過了一星期,雖然偶爾會碰上一些小幽靈甚至是小妖怪,但都不是什麼強大的敵人,大多是簡簡單單就被鳴子解決了。
因為櫻與自己離影不離,所以「除妖」活動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鳴子甚至差點被櫻拜師學藝。
但也因為這樣,鳴子在學校與卡卡西見面的時間也相應變少,如果讓櫻知道卡卡西與看不見的住人也有關係的話,那麼這兩個外來人就真的有理說不清了。
然而與卡卡西減少交流,那讓鳴子不知如何應對的師生戀傳言亦因而淡化下來。
 
「…累死了!」
這是鳴子…已經變回鳴人的少年,回到家後說的第一句話。
不大的公寓,一廳兩房,對於兩名男人來說,不是長期生活的話已經足夠。
卡卡西把剛完成了晚餐放在鳴人眼前,雜菌薈飯,又是一頓健康的晚餐。
 
「這樣不好嗎?看來你也很樂在其中呢。」
在家中的卡卡西並沒有戴上感冒用口罩,學生之間的傳言是卡卡西得了四季長存的花粉症。
「才沒有啦!」
鳴人不滿地一口又一口把飯送進嘴巴,眼睛放在桌上的數學課本上。
「明天測驗嗎?」
「嗯,我絕對不能輸給那個宇智波佐助!他剛才說我是笨蛋!卡卡西老師!都怪你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
「那麼我私下告訴你,下週的語文測驗會問這一題哦。」
「你干脆把答案都給我讓我背下來好了。」又吃了一口飯,然後頭腦冒煙似地翻頁。
「這可不行呢。」
有點粗糙的手掌把金髮冒出的煙給按滅,只會向少年露出的嘴臉此時耐人尋味地往上揚。
「…怎麼啦?」
彼此的臉很接近,鳴人不禁把目光從課本轉向前方的大男人上。
男人向少年伸出另外一隻手,滑過圓融的臉蛋,溫暖的大手若即若離,緩緩地從少年的嘴角捉起了飯粒,放進自己的嘴裡。
「鳴人,吃飯時得注意一下儀態唷。」
「…別嚇我嘛!」鳴人呼了一口氣,臉都要紅起來了。
「難道你以為我會做什麼?」笑臉還是沒有改變。
「沒有!總之吃過飯後我就得學習了!卡卡西老師──」
「語文的話我可以幫你補習,數學我就無能為力了哦。」
早知道你會這樣說。「真是沒用的老師。」
鳴人以瞧不起人的眼神繼續吃他的飯,好像聽到從卡卡西身上傳來一箭刺心的聲音。
 
 
+
 
 
兩天後數學成績出爐,因為這次的測驗特別困難,不少學生都不及格,鳴子自然是其中之一。
數學老師阿斯瑪要求所有不及格的人放學後都留下補習,包括櫻在內數名成績好的學生則要成為他們的補習老師。
 
除了鳴子外,就沒有女生不及格了──當然嚴格來說,鳴子也不是女生。
「沒關係哦,鳴子只是一時失手而已。倒是那些男生頭腦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呀?那麼簡單的題目也不會!」
鳴子突然慶幸自己並不是以男性的身份面對櫻,雖然心靈上鳴子還是覺得自己被教訓了。
「…是呀。」
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兒的聲音響了起來。
宇智波佐助放下了筆,苦惱地按著頭。
櫻嚇了一跳,立即搖手道:「宇智波同學也是一時失手罷!你的成績一直都那麼好!」
沒錯,這天的佐助,亦是不及格需要留下來補習的學生之一。
「可是…」
明明以前很快就能解除的問題,這兩天卻完全看不懂呢?
鳴子內心是滿高興的,因為佐助的成績比她還要低,只有個位數。
然而佐助內心卻不停地浮現著悔意。
「不能輸…」
不可以輸給那個人,一定要超越那個人。
「喂,你一直苦惱也解決不了問題,我已經把解法寫在紙上,你還是先回家仔細思考吧。」滿分的奈良鹿丸說著,他本人其實不太願意參與當補習老師這種麻煩的活動。
「…謝謝。」咬著牙只能吐出這句話,櫻的表情也不比佐助好多少。
待佐助先行離開,鳴子才小聲地問櫻:「喂,佐助那傢伙,成績一直都很好嗎?」
「在級上可是名列前茅哦!宇智波同學一向自尊心都很強,他這次失手對他的打擊,實在令人擔心呢…」
 
 
 
然後又過了一週,輪到語文課要發測驗成績。
「這次是不是老師出題太簡單了呢?大部份同學的成績都很好。」卡卡西瞇眼笑著說,舉起了一隻手指:「只有一個人不及格而已,其他同學都考獲七十分以上。」
教室傳來了低語,大家都在猜連五十分也不到的同學到底是誰。
鳴子心底湧出不安,不合格的學生難道就是自己?之前那一夜明明已經請卡卡西為自己複習了,做考卷時也沒有感到特別困難的地方,卡卡西某程度亦只出題在鳴子擅長的部份。
不過從小開始就一直吊車尾,說不定這次也是…
其他沒關係,只有卡卡西老師的課不能出糠呀!
卡卡西那看似有點無精神的右目移向鳴子旁邊的宇智波佐助身上。
「佐助同學,你是否有什麼心事呢?根據你們的前班導伊魯卡老師留下的記錄,你的成績應該不至於那麼差的呀?」
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於佐助,鳴子可以感到有些不懷好意的眼神從自己的身體穿過去。
被注目的少年只是低下頭,握緊了拳。
然後站起來低吟了一句:「對不起,我不太舒服。」
「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吧,不要勉強自己哦。」
在所有人追隨的視線下,佐助快步離開了教室。
 
安躺在卡卡西手上的考卷,突然劃過一道微弱的紫光。
 
 
+
 
 
放學後,待班上所有學生都離開了,卡卡西才抽出教室的鎖匙,與鳴人一同進入空無一人的教室。
夕陽比之前更早灑進教室內,可以看到操場還有少量學生正跑步。
「說起來,田徑部的校際比賽快來了。為什麼鳴人不去參加運動系的社團活動呢?鳴人不是很喜歡體育嗎?」
「我才不想與女學生一同更衣呀!就算我在她們眼中是女生,但我還是有心理防線呀!」
鳴人的臉被夕陽照得通紅,卡卡西只是把四張寫上奇怪字樣的紙條貼在課室四角處。
把教室中央的桌移開,卡卡西站在中間,雙手快速地結印。
「隱藏在此空間內的不束之客,速在我眼前現身!」
──一名男生,從吊在天花的電風扇上掉下來,不偏不倚地,落在鳴人頭上。
 
 
「…為什麼你們都可以參加考試…拿到好成績…」男生泣著聲,但沒有哭出來。
頭上腫了包的鳴人則露出一副厭惡的神情:「我的成績可不算好呀…」
「鳴人,安靜一點。」
 
…為什麼?大家都可以考獲好成績?
為什麼,明明我的努力一點也不輸給你們,但我卻無法獲得我的成績表?
為什麼我要在考試之前那一天在那個時間走到回家必經的工地,為什麼那些鐵架要落在我身上?
明明我可以獲得最好成績,但結果我還是無法參加考試…
 
「你的願望是能在考試上得到好成績嗎?」
卡卡西溫柔地問,男生立即用力點頭。
鳴人眉間變得比之前更皺了:「居然還有人喜歡考試的…」
「如果鳴人能像這孩子好學我就不會那麼苦惱了。」
只見卡卡西拍了拍男孩的頭,鳴人心底立即湧起了熱火似的憤怒。
「我…我才不是不好學!卡卡西老師教了我什麼,我都很努力記住的!」
「那為什麼這次的測驗沒有滿分呢?虧我還特意為了你出一些簡單的問題了。」
看到卡卡西的手按在男生的肩上,鳴人崩緊了身體。
「我只是…失手!失手而已!」
「這樣的話,鳴人,我們再來一次考試吧。」
「咦?」
「明天晚上,鳴人你與這名男生一起考試,算是讓這孩子能夠獲得他應有的成績,也讓鳴人證明你真的有記住我對你的教誨吧。」
看到鳴人雙目反白,靈魂好像要從嘴裡冒出來的樣子。
元兇卡卡西則把手放在枕後,滴汗苦笑。
 
 
 
結果回到家後鳴人高速地把飯扒進嘴裡,便整個人躲進房間溫習。
卡卡西亦忙於出題,沒有空為鳴人補習。
兩人之間只隔了一面不比字典厚的牆,舉起分別為教師用及學生用的教科書,在學校分發的草稿紙上畫寫東西。
 
「…不能輸給那個該死的男生。」
鳴人咬著唇把詞語抄寫在紙上。
只要看到卡卡西老師拍他的頭,搭他的肩,心中就覺得很不舒服。
與卡卡西相識已經要十年了,只有他會陪伴自己、會教自己知識、會關心他、會保護他。
是卡卡西讓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卡卡西教他如何把自己的力量用於正確的方式。
所以只有卡卡西才是自己人生的導師…自己亦是他唯一的學生…
唯一能站在他身邊的…
 
『這面鏡子,是你父親留下的東西。我與你的父親算是舊相識,剛才見識了你的力量,我想也許亦只有你才能使用它封印九尾吧。』
『…父親留下的…?』
『我肯定了你的力量,接下來我會把你引向正確的道路。』
 
『…真的…可以嗎?』
我真的可以,被你承認嗎?
 
 
+
 
 
接下來的一天,鳴人所扮演的鳴子都在上課途中偷偷複習語文。
旁邊的佐助今天沒有上課,櫻把所有思緒都放在擔心佐助這個念頭,反而使鳴人放鬆不少。
 
夜幕低垂,卡卡西先帶鳴人在附近的餐廳吃晚飯。
難得鳴人卻只是一直背著課本,卡卡西往鳴人的碗放了多少青菜鳴人也沒有注意,一口吃掉。
「…鳴人,你不需要太過認真呢。這次考試的目標,只是為了讓那孩子能安心上路而已。」
「卡卡西老師,你現在不要對我說話。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一定會成為你所能自豪的學生!」
到底突然認真什麼了?這孩子該不會把昨天的玩笑當真了吧。
卡卡西不明所以,只是鳴人願意下決心溫習,他也不好意思再阻止。
 
回校後向夜更的警備員通報了一聲,卡卡西便以備用匙打開教室的門。
開了燈,昨天的男孩已經坐在桌上等待他們。
「老師!你來了!已經準備好了嗎?」
「呀,是呀。」
青筋從鳴人的太陽穴上冒出:「叫得那麼親切幹什麼…卡卡西老師又不是你的老師…」
「…哎呀哎呀…鳴人,我一直在想你到底發生什麼事,原來連你也在妒忌嗎?」
妒忌?我要妒忌誰?
「才沒有!」坐在早上的鳴子慣用的座位上,鳴人瞇眼脹大雙頰,不高興地翹起了二郎腿。
卡卡西只是微笑著,坐在教師桌正前方的男生此時舉起手。
「這位同學,請問有什麼事呢?」
「我只與這傢伙考試嗎?這樣根本就不像是考試呀!很容易就能得第一!」
鳴人差不多沒有從椅子上跳起。
「好了好了,鳴人,拜託你多弄幾名分身出來。外表最好要不同哦。」
「切!」只是人數多了一點而已,大家的腦袋都是同一水平。
不過讓那男生獲得最後一名感覺也不錯。
鳴人作了一個邪惡的思想之後,便變出了能填滿這班所有桌子的分身。
 
 
待卡卡西把考卷都複印過後,兩個小時的考試便開始了。
安靜的夜晚,筆觸聲唧唧作響。
男生筆觸幾乎沒有靜止下來,只會偶爾停下思考,但很快就得出答案。
倒是鳴人與他的分身們,每人的速度不一樣,也似乎會在不同的題目上作出各式各樣的思考。
卡卡西閱讀手中的顏色書物,卻不時把目光移到鳴人身上。
突然想起鳴人五歲那年,用自己的力量把九尾封印在鏡子中的樣子。
 
 
當時封印成功後,身上不少擦傷的鳴人只是一臉疑惑,對著外表直到現在都沒有太大改變的男子張口:「這是…我做的嗎?」
「呀,的確是這樣。只有你才能解開你父親的封印,但也只有你才能重新把九尾封印起來。」
「我的父親…?」當時的鳴人表情一片茫然,對於鳴人而言,只有嬰兒時期才看到的父親的臉,應該很陌生吧。
「這面鏡子,是你父親留下的東西。我與你的父親算是舊相識,剛才見識了你的力量,我想也許亦只有你才能使用它封印九尾吧。」
「…父親留下的…?」
只要這孩子是波風湊的兒子,那麼必定能夠開創一條只屬於他的光輝大道吧。
然而,現在必需要有人能牽住他的手,與他一同找尋黑暗隧道的出口。
「我肯定了你的力量,接下來我會把你引向正確的道路。」
 
「…真的…可以嗎?」
他突然哭得很厲害,淚水把血給溶化,整張可愛的臉頓時成為小花貓。
「呀…?為什麼不可以?」
反問當時只有五歲的孩子,卡卡西只覺得孩子的問題相當可笑。
一般的小鬼,不都是覺得有人照顧他是理所當然的嗎?
「因為我…是怪物…大家都討厭我…我根本不應該活著…」
於是,卡卡西懂了。
 
 
要求他稱自己為老師,教導他成長,直到現在…
這孩子已經把自己當成如父親一般理所當然的存在。
卡卡西並不介意永遠在鳴人旁邊,甚至說,自己亦希望能與鳴人一同完成人生的道路。
即使單純在他身邊守護他也可以,即使鳴人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感情也可以。
畢竟…是一個小小的願望而已。
然而…
 
輕按被掩蓋的左目,卡卡西苦惱地皺著眉。
 
 
 
 
 
兩個小時的考試已經完結了,接下來便是改卷的時間。
為了方便自己,卡卡西考卷的答案大多不需要太長太複雜的回答。
鳴人已經收回了影分身,向男生作出「我一定會擊敗你」的宣言。
然而還是忍不住抱怨鳴人為什麼要變出那麼多的影分身,讓自己的工作量增加無數倍。
不如這邊也用影分身來批卷吧…
 
 
「…好了,成績已經出來了。」
卡卡西把改好的考卷都放在桌子上。
「卡卡西老師,第一名是誰?一定是我吧!最後一名才是那傢伙吧!」
「鳴人,解除影分身的時候,你沒有發現你的分身所回答的答案幾乎不同嗎?」
不肯定答案的話,就算是同一人也可以出現很多不同的思路。
被指出問題所在的鳴人立即露出難堪的樣子,然後開始躲避卡卡西的眼神。
可憐老師只能嘆氣,然後拿起了放在最上方的考試卷,上面寫上了100的數字。
「…明同學,你真的很努力,你獲得第一名了。」
 
第一名了。
真的考第一名了。
 
「哼!恭喜你啦!」鳴人非常不滿地說,只是男生沒有太過在意鳴人的表情。
「我第一名了…我的努力終於都…獲得報酬了…」
「嗯,是呀。」
似是看到以前的同學都在為自己鼓掌。
「…謝謝大家…謝謝老師…」
只見男生的身體漸漸消失。
「一路好走了,明同學。」
「嗯!」
 
時鐘剛好指向十時,男生便消失不見。
 
 
「…辛苦了呢,鳴人。」
然而這次鳴人沒有回應,只是失落地低下頭。
「怎麼了?那孩子能安心上路,你不應該高興的嗎?」
「我很高興…是很高興…」
不過氣管卻好像有點東西塞住了咽喉。
「怎麼了呢?鳴人。」
「吶,卡卡西老師,如果波風湊的兒子並不是我,而是像剛才那種聰明努力的傢伙…老師會更高興吧?」
有一瞬間,卡卡西睜大了那看似無精神的眼睛。
「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因為卡卡西老師教導那孩子的話,一定會比教我更輕鬆,他也一定能把卡卡西老師所教的東西全都應用出來,而不像我連老師特意為我出的題目也無法得滿分…」
真的很氣這樣的自己。
不想讓老師失落。
不希望老師總是遷就自己。
「我也很想,被老師承認呀!」
 
突如其來的擁抱,使鳴人的心猛力跳躍。
卡卡西老師的肩膀還是那麼寬大…
那麼讓人感到安心。
「…傻瓜,我不承認你的話,就不會照顧你到現在了。」
撫上短髮,卡卡西柔聲安慰。
然而這種無理由存在的溫柔,讓鳴人的罪惡感膨脹得更快。
「為什麼要承認我!單純因為我是父親的孩子?還是因為我可以封印九尾?除此以外一無事處的我,有什麼值得被老師承認?」
用力想推開抱著自己的身體,對方的力量卻比自己更大。
「因為你是漩渦鳴人,是我唯一承認的學生。」
到此為止吧,旗木卡卡西。即使你現在的行動已經超越師生到達父愛的境地,你應該不能再跨過這界線了。
因為寄宿在你眼睛的那名孩子,不讓你這樣做。
「我…真的可以…被老師你承認嗎?」我不想我以外的人站在你身邊。
「當然。」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替代。
「我是老師你的唯一嗎?」我希望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絕對的。
「呀。是的。」只有你是我的學生,我看上的孩子,我想守護一生的人。
於是,鳴人沒有再推開他的老師。
少年已經平靜下來,應該可以放開他了。但卡卡西貪戀著少年身上陽甘菊似的氣味,遲遲不肯放手。
被抱住的鳴人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時間就這樣去到十時十七分。
「…老師。」
「我知道。是餵食的時間了。」
 
讓鳴人躲在自己的懷裡,卡卡西翻起了左目的白頭巾。原本閉起來的眼睛,突然睜大起來。
從眼球湧出的黑霧,張口吞噬了滑過窗邊的一尾青蛇。
隨即閤上眼簾,再次用白布覆蓋。
 
「…鳴人,只有你才可以與我走在同一條路。不是其他人,只有你而已。」
就讓我獨佔在能你身邊的這個位置吧。
「老師。我想…把鳴子與你是情侶的傳言,變成事實。」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