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90] [319] [123] [333] [389] [318] [168] [332] [388] [317] [16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警告:
瘋子卡卡西,也代表了卡卡西角色嚴重崩壞。
其餘角色也有微崩。
血描寫。
 
CP:
卡鳴卡、佐櫻

拍手[1回]


+ + + + + + + + + +
 
 
 
罰與賞
第三十六話 追蹤
 
 
 
佐助倒抽了一口氣,他看到宇智波鼬正站在他面前。束著不會太長的直黑髮,赤色的眼眸正微微發出不祥的紅光,筆直的鼻下是閉合的唇,穿上了深藍色的袴衣令佐助有點回想起父親,指甲被塗成黑色,皮膚是非人地白晢。
 
佐助對於現在的鼬最大的感覺就是:無生命力。
 
上次見到他的時候佐助思考相當亂。木葉被入侵,佐助本身亦為咒印所影響,再加上卡卡西擋在面前跟鼬作戰害佐助當時無法想到憎恨以外的東西。可現在不同了,音忍退離戰場,自來也為了追上大蛇丸而消失,在場亦看不見任何一名葉忍,所以佐助能夠非常冷靜、非常冷靜地發現,眼前的鼬並不是他所知道的鼬…這個事實。
 
無論指的是站在家族血池之中的鼬,或是那個微笑向自己說故事的鼬。
 
這時青年向前走了一步,佐助立即抽出了苦無準備迎戰。穢土轉生,也就是說現在的鼬本身已經死了嗎?不知道,事實上佐助亦不能肯定鼬是不是真的死了,但被大蛇丸控制這點他絕對肯定。加入大蛇丸就會落得這種下場…哼,作為一名宇智波,這個結局還真夠可恥。
 
「鼬,你快點給我醒過來,然後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說完佐助就立即向前衝,不知道會否太遲,但他這時努力把目光放在鼬眼睛以外的地方。男人完全沒有反抗或是躲避的動作,所以當佐助刺開了青年的腹部時,他只能非常吃驚地阻止了自己繼續衝前,轉身,回望。
 
攻擊鼬的腹部並不是像是刺進肌肉那種柔實感,反而比較像是把苦無揮進一團紙張之類的東西。佐助難以置信地看著鼬的切口緩緩連接、閉合,就像是之前完全沒有受到傷似的,在被撕開的衣物下根本就是完美的身體。
 
而這景象某程度上令到佐助感到非常嘔心。
 
鼬這時轉身望向他的弟弟,佐助再一次提醒自己不能望到鼬的眼睛。再次用力揮刀,這次鼬終於都舉起了手似是要架開佐助──但右手就像是棉花糖一樣被切斷,整個落在地上。
 
可是令到佐助更嘔心的是那掉在地上的手突然化為灰似的東西,於被割開的手臂上重新組合成新的手。
 
「這到底是什麼…」沒有感到冷汗從額上移落至鼻頭,宇智波二少單純用力嚥了一口,然後結印:「火遁.豪火球之術!」鼬再一次沒有躲開,但當青年從火之中踏出腳步的時候,佐助確定了。
 
眼前的鼬可是不死身。
 
這亦令佐助明白到為何鼬那時中了卡卡西的雷切後還可以移動。完全不是因為幻術,而是因為他真的「死不了」。這個人真的是宇智波鼬嗎?可是寫輪眼並不是假的。但如果真的是鼬…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的意思是…鼬真的死了?」鳴人小聲問,一尾的狀態下聲音是憤怒的,但亦可以聽到當中的悲傷。佐助一直追尋的人真的死了,也就是說佐助一直以來的目標已經化為流水,永遠都實現不了。
 
並不是說鳴人的性格會去反對復仇什麼,他沒有,但也不算是支持,只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特別想要復仇的對象。鳴人只是希望自己的兄弟在鼬身上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無論最後佐助是否能真的親手殺了鼬…那是佐助的選擇,不是漩渦鳴人的。
 
藥師兜這時露出了奸笑,他的脖子雖然被卡卡西架住,但他有著自由移動的手。暗自伸出了手術刀,想要向上忍作一個令人始料不及的攻擊,卻突然發現自己被無數的影分身所包圍並架住全身──等等,漩渦鳴人何時解除了九尾的力量?
 
「那麼也就是說…你們正在把一名已經死掉了的人當成玩具般耍嗎?」鳴人的真身指向了兜,卡卡西於這時閉上了雙目,但比起遺憾卻更像是在忍受什麼。
 
兜哼了一聲,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去抬眼鏡,可惜雙手都被架住了:「宇智波鼬被我們音培養了五年多,如果像他這樣的天才突然就死掉,大蛇丸大人會很苦惱。」聲音很甜美,很冷毒,卻帶著非常明顯的自嘲。「我們需要充份利用那人的實力為大蛇丸大人效勞,漩渦小子…有什麼東西絕對不會反抗你?就是木偶一般的死人不是嗎?忍者都是影的道具,影則是大名的扯線娃娃…這些東西你們不會不懂吧!我們音只是沒有所謂的大名而已,只要跟隨大蛇丸大人,表現出我們對他的無限忠誠…這就是我們音忍所需要的全部,像你這種一直被村子當成垃圾般看的小子是不會懂的!」 
 
鳴人這時感到血液像是被人投了不少的冰,他已經受夠了什麼鬼道具呀娃娃的理論了!沒錯他是不懂但不懂就不懂,他漩渦鳴人有漩渦鳴人活著的方式!一把抓住了胸前的兩顆水晶,愛與信任的證明叫他明白現在的木葉跟大蛇丸對於忍者的理念真的是徹底不同,亦難怪大蛇丸會叛離,因為木葉就算多捧也絕對放不下那種人!
 
鳴人閉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氣,再次睜開的眼裡充滿了理想與及堅定:「藥師兜。」他提起了苦無,尖刃指向青年的眉間的位置:「等著瞧吧!我們會打倒大蛇丸,拯救佐助,還有拯救這世界需要幫助的人們!而我漩渦鳴人絕對會說到做到!」然後他把目光轉向兜的胸前,準備把苦無刺進去──
 
 
「鼬!聽我說!鼬!!」佐助躲開了一次又一次的伸爪,雖然說鼬手上並沒有任何可以傷害到佐助的武器,又或是用任何的術(儘管寫輪眼在發動),但如果他真的是大蛇丸的人,那代表了現在的鼬(至少是鼬的身體)打算把弟弟捉去交給大蛇丸,而佐助絕對不允許這情況。
 
較年輕的宇智波亦已經發動了寫輪眼,跳上了樹只想要逃開鼬的窮追不捨。然而那名青年也太難纏,令到佐助實在不知道他應該可以跑到哪兒去。宇智波鼬,前木葉宇智波家族的神童,出色的暗部──佐助肯定鼬絕對記得村子與及附近的地形輪廓。也不是說佐助真的希望完全擺脫鼬,怎說也好這亦是很好的機會可以搞清楚到底當初的家族屠殺到底發生什麼事,如果真的是鼬殺了他的家人,那麼佐助亦需要知道真實的理由。與鳴人的一戰讓佐助發現自己實在無法下手殺了鼬,因為他心目中還有著那一直都只會對自己微笑、完美的哥哥。鼬真的為了追求萬花茼的力量而去殺了家人?不對,完全不對勁,雖然不想承認,但鼬比佐助要聰明多了,他應該會知道有這種下場…還是說是其他人屠殺了宇智波家族,而鼬剛好在場?那到底誰才是真兇?鼬又為何要把責任抱在身上?
 
「鼬,你只是被大蛇丸利用!給我清醒過來!」由於自己的攻擊完全沒用,於是佐助希望可以利用聲音把鼬叫醒。
 
可是鼬無動於衷,似是完全聽不到佐助的說話,單純繼續於樹間跳動,目光沒有離開佐助。
 
弟弟想起了之前碰見鼬的時候,那叩在護額上的刀子,還有破碎的聲音呼喊他的名字…「佐…助…」
 
當時的鼬遲疑了,動搖了。而那個時候佐助為了阻止鼬繼續傷害卡卡西而沒有花時間去思考這次的呼喚有著什麼意義,可是現在不同了,他不能捨棄鼬,不能捨棄近在眼前的答案,然後──
 
回望向那赤色的眼,佐助吃驚地發現鼬身上包圍住什麼東西,就像是影子一般的巨人突然就從那已經死亡的屍體身上冒出來。巨大的拳頭衝向佐助並把他撞向不遠處的樹上,少年整個人從樹幹滑落於地面然後以右手按住了發痛的左肩,並阻止自己完全倒在地。他聽到鼬已經緩緩地走到自己跟前,但他完全實在不知道如何可以反抗鼬。如果小櫻在的話也許她會想到辦法,如果小櫻在…哈,為何在這個時間會想起她?那女孩腦子總有不少方法,不是嗎?
 
感到鼬想要把自己抓起,佐助又一次猛力揮出了苦無阻止男人的手然後轉身想要逃。可是此刻巨人一掌把他捉住,直接丟在地上而這次的衝擊力令佐助不停地咳嗽,腦中有點分不清天與地,但在昏暗之中他好像聽到了一把聲音…一把他完全沒有想過會聽到的聲音…
 
「佐助,加油…」
 
接下來他就昏了過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不知火久間站在遙遠的樹上望著這一切發生。
 
「嘩,搞什麼,那傢伙的術…是寫輪眼搞出來的嗎?」他啃著牙籤喃喃自語,非常清楚自己現在跑出去幫佐助的話自己也會陷入危險之中。
 
「真糟…」男人抓著臉,看到鼬以姬抱的方式提起了昏倒的佐助,然後轉彎向著某個方向跳走。把一切都記下腦,牙籤男亦轉身,向作戰總部的方向前進。
 
 
「漩渦鳴人!你真的希望鼬就這樣消失嗎!」兜急了,在只有三秒的時間之中他唯一可以吐出這說話,卡卡西突然就睜開了眼,看著鳴人一下子把苦無刺了進眼鏡青年的心臟──
 
金髮少年大喊了一聲,幾乎把整個身體的力量都壓進去。兜先是吐出了一口大氣,難以置信的目光轉向鳴人,然後,像是自嘲似地,他開始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不停地、不停地狂笑,笑得嘴角亦冒出了鮮血。
 
在這笑聲下鳴人只覺得心底的寒意更是明顯,他殺人了…他真的殺人了…嗎?笑聲於卡卡西割開了青年氣管的瞬間立即消失,而上忍立即拋開了兜,同時將正在發抖的鳴人抱入懷中,使得鳴人握緊了的苦無從音忍的胸前扯出,血被濺開,然後在還未停頓的心跳之下成為了泉湧。
 
叮噹一聲,苦無就這樣掉在地上。鳴人發現自己的手在抖,他亦發現身後的卡卡西都在抖,又或是他們兩人都在發抖。卡卡西不同於鳴人,上忍之前殺過人,而且鳴人肯定那會是無數個人。然而鳴人知道為何卡卡西會害怕,之前鼬給男人的陰影依舊存在,否則在兜可以說那堆屁話之前他早就死了。於是鳴人代替了卡卡西下手,他根本就沒想過直接把兜交給木葉上層也許會是一件好事,被稱為全村子最笨的下忍腦中唯一所想的就只是不希望卡卡西害怕而已,他只是想守護他最愛的那個人而已。
 
可是這就是殺人的感覺。
 
雙手染血的感覺。
 
卡卡西把少年整個按在懷中,嘴裡不斷喃著「沒事的」、「沒問題的」、「你做得很好」之類的話。感覺一個生命從自己手中消失掉就好像自己突然就肩負起什麼,就算那個人是敵人,就算鳴人覺得自己永遠都無法原諒藥師兜這個人…但殺了人就是殺了人。
 
並不是殺了蟲子呀老鼠之類的東西,那是人!
 
他很希望去相信卡卡西那些安慰的說話,呀,他是相信的,但就是有些地方已經再也無法回頭了,而現實上這並不是什麼「沒事的」。他知道忍者遲早都要殺人,他知道自己遲早都要殺人,但就是…
 
手上的血開始變乾、變冷,鳴人拼命地想找一些有生命的東西,活著的,任何──
 
就在這時他發現自己的唇被微乾卻溫暖的唇掩住了。
 
這次的吻…很用力、很拼命,就像是互相就是另外一人活下去所需要的氧氣,就像是不停地告訴自己「我還活著」的唯一方法。鳴人感覺到腦後的大手正使力把他推得更近,而鳴人本身亦已經交叉著手圍在男人的脖上。心跳、熱情、淚水,一切都是活著的證明。
 
直到兩人分開了吻,鳴人整個人倒在男人的胸前用力呼吸。但他同時亦提起了一隻手撫著卡卡西的頭髮,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樣輕柔。
 
接下來好幾分鐘二人都保持同一個動作,只是偶爾會傳來一些抽泣的聲音,基本上是來自鳴人。卡卡西很早就沒再哭了,奇怪的是第一次見面時這名男人反而才是第七班之中哭得最多的人,他何時把淚水分給了三名下忍了呢?呀,是的,就連是木葉有名氣的瘋狂寫輪眼,也有著成長、改變的時機。從來也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的,卡卡西也是,鳴人自己也是。他們事實上都是被村子唾棄的人,然而在一起的時間令到他們更清楚自己,更清楚現在真正需要的東西。
 
為了得到村子的肯定,卡卡西正在努力阻止自己在別人面前顯得太過幼稚。
 
那鳴人也不是需要做點東西嗎?
 
「鳴人。」好不容易,在鳴人終於都止住了抽泣後,卡卡西把手提在少年的臉上,低聲道:「我愛你。」
 
金髮少年先是睜大了眼,心跳再一次加速,接下來,他終於都瞇起了眼睛,笑了:「我也是,卡卡西老…唔,卡卡西。我愛你。」
 
接下來又是一個無言的擁抱。
 
只是為了肯定對方在你身邊。
 
 
自來也於終焉之谷四處張望,這兒只有河與濕布,還有非常堅硬的石頭,完全不覺有任何人影。
 
他在思考是否需要找蟾蜍們來幫忙,但他不肯定大蛇丸是否躲在這兒,又或是有什麼陷阱。
 
「嗯…仔細想想,我應該過來嗎?」白髮男人抓著頭頂自言自語,他從下忍開始就總是被綱手稱為總是橫衝直撞的超級大白痴。就算已經不知為何得到了三忍的稱號,有些時候自來也還是相當衝動。他應該要留下保護佐助,儘管他也很期待跟大蛇丸來一場真正的幹架。死亡森林那次給大蛇丸逃了,看到猿飛老師倒下時自來也亦被嚴重分神,找綱手的時候他讓自己兩名弟子去表現了…也許現在總算可以跟大蛇丸來一場正式的決戰吧。
 
從崖上跳到河邊,自來也小心翼翼地以五感觀察四周。向前走了一步、兩步、三步──還未踏上去他就立即後退,地面突然衝出了無數的白蛇向男人張牙舞身。結印並利用頭髮把蛇都擊開,卻發現身後的石地出現了裂痕,然後,睜開──變成了血紅色的眼。
 
「糟糕!」
 
地面那與一段不同的「寫輪眼」開始旋轉,河水伸出了無數的黑藤把自來也整個人拖進去──不是在谷底的自來也,而是還在崖上的真身自來也,他知道分身被大蛇丸看破了。
 
一把撞進了瀑布下的世界,自來也難以置信地發現自己被拖進了一個…呃,成年人的世界。
 
在他掉在地上的一刻大堆有著偉大「天賦」的年輕赤裸女士立即擠了過來,有著好色仙人這別稱的偉大三忍之一立即噴血了。
 
「可、可惡呀大蛇丸!你居然這樣對我!」老人幾乎站不穩,那些女孩正在向他的身體擠擠擁擁。
 
「呀呀,這是我們利用宇智波的『月讀』新研究出來的成品。」撕啞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過來:「這些女性都是根據你所喜歡的形象來設定的,比方說,在你左邊那一個就是親熱系列第一話之中登場的女主角,你描寫她有著極大的胸與及最性感的腰…」
 
「等等,你有看我寫的書?」自來也已經幾乎被那個有著常人不可能擁有的胸給壓倒,他努力從女生那些嘩嘩聲之中掙扎著。熱情是好事,但她們也太過熱情了!他只是一名可憐的老人而已!看起來好像是天國,但感覺起來就是地獄!
 
「有呀,你出了多少我就收藏了不少,你還真是寫得不錯呢。」聲音之中帶著嘲笑,雖然自來也真的很高興自己的書除了他親愛的兒子外還有另外一名支持者但是這份給作家的禮物也太過豪華了吧!
 
「放我出去!立即放我出去!!」否則這樣下去他絕對會失血過多呀!想想傳說中的三忍,妙木山的自來也仙人居然會死在這麼一群由幻覺製作的女人手下,全世界必定會笑到掉大牙!
 
「哦哦,但我看你很享受這個地方呢。」大蛇丸的聲音叫白髮男人哆嗦,他的衣物正有危險。「如果這些女孩不適合你的話,你可以說出要求,我會為你度身定做你最喜歡的類型哦…」
 
說完聲音就這樣消失了,只餘下「救命呀!」的聲音從大群女孩之中冒出,而自來也唯一於空氣的手亦漸漸消失於人床之中。
 
 
春野櫻掉了盛滿了藥的碗。
 
聽到又有人從戰場歸來,小櫻本希望盡自己最大努力去找尋有沒有傷員,如有的話先讓他們休息並喝下止痛藥,而不是在四角面前逞強。
 
然而就在帳篷外聽到久間說「佐助被鼬捉走了」的一刻她整個人僵硬起來,藥亦因而掉到地上去。鹿丸立即提起苦無衝出,發現是小櫻立即放下武器,但沒有放下憂心的表情。「小櫻,喂!小櫻!」
 
「佐助君被捉到哪兒?」小櫻望向久間,頭巾男立即抓頭:「我看到鼬轉向西南的方向…但不肯定接下來是哪兒。我一個人不可能跟蹤過去,所以決定先回來報告…喂!」
 
小櫻立即轉身跑離了帳篷,一路揮開那些擋路的忍者。鹿丸的呼喊她聽不下去,這時她腦中就只餘下佐助君、佐助君、佐助君…不行,佐助君不會死的!他約定了會活過來的!
 
看著小櫻消失的背影,鹿丸抓著頭吐了一聲:「麻煩死了。」井野亦不再看著父親向被捉來的敵人收集情報,跑到鹿丸旁邊按住了胸。手鞠跟勘九郎各自切了一聲,我愛羅本來沒有反應,但注意到白想按著發痛的身體前去幫忙的時候便轉身把青年按回床上請他休息。
 
奈良四角搖頭,然後開始指揮:「紅班、紅豆班!追前往東南的方向追蹤!凱班帶著阿斯瑪班,還有疾風班以防萬一分別前往東面與東北,久間,回村子報告情況!其餘留守在這兒!記住你們接下來的對手除了宇智波鼬之外可能就是大蛇丸,一切小心!」
 
「是!」
 
被指名的忍者立即全數出發,而四角在大家都離開之後終於都按著頭,然後睨望著山中亥一向其中一名使用笛子的女生腦中套取情報。
 
 
小櫻漫無目的似地跑向大約是東南的方向,她感覺到自己的心快要從胸前跳出去。
 
佐助不會有事的,佐助不能被大蛇丸捉住。到結局她都只是躲在後面被保護的女生嗎?可惡,可惡可惡!她春野櫻可是從自來也身上學懂了不少封印術,還開始得到綱手的答應正式收她為徒,當然還有卡卡西令她的成長基礎變得更好──
 
跑著跑著她差不多被落在地上的身體給絆倒,轉頭一看──「藥師兜!?」的聲音在她本人注意到之前就從嘴裡吐出。還沒有意會到發生什麼事,小櫻聽到旁邊有人呼喊她的名字。
 
「小櫻!」「粉紅?」
 
這次終於都令她臉上緩緩地勾出了小小的笑容,她想也沒想就跑到鳴人跟卡卡西的前方,兩名男生依舊坐倒於地上互相擁抱著,而女忍者亦跟著跪了下來:「你們都沒事實在太好了!」
 
「哈哈,我可是漩渦鳴人!怎會那麼容易倒下!」鳴人擦著鼻子,他決定先把兜的回憶推到腦後。
 
「粉紅怎麼了?妳不應該正在把那些不肯睡覺的老頭們給毆向周公的棋盤嗎?」卡卡西歪頭問,伸手輕撫著女性跑出汗的髮絲,而這時小櫻的唇在抖。
 
「佐助君…佐助君他…」小櫻努力忍住又要掉出來的淚,她已.經.不.能.再.哭.了!
 
鳴人跟卡卡西立即面面相覷,表情瞬間化為認真。「小櫻。」金髮少年亦緊緊地按住少女的肩,想讓她平復下來:「佐助怎麼了?」
 
「久、久間先生說他被宇智波鼬捉、捉走…」粉髮少女搖頭道,卡卡西無言地把女孩按在自己的肩上,鳴人望向了兜,厭惡地皺地了眉,很快就轉向卡卡西:「可是兜已經…他不是說自己就是鼬的施術者?還有好色仙人呢?他跟佐助在一起吧?」
 
「不知道…不知道…」小櫻咬住唇,她再次阻止不了淚水躍出,而上忍開始搖著身體,像是安慰哭泣的小嬰兒般想要安慰小櫻。
 
「那條蛇不相信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卡卡西邊搖邊說:「也許兜是大騙子。」
 
「嗯…這樣的話我們要立即去救佐助。」鳴人小聲道,開始從銀髮上忍的懷中掙出:「我們必需要打倒那個混蛋大蛇丸,把佐助救回來。」
 
「是、是的。」小櫻用手背擦著淚:「我們要去。」
 
「小櫻妳可以留下──」
 
「我要去,我也是第七班的成員吧?我已經不能再躲在後方,我也得戰鬥!」綠色的眼睛閃著無盡的決意,儘管鳴人想去吐嘈說妳暴走時比起我更像是直接衝向最前的怪物,但他還是決定不說出去。
 
「那~好~吧~」卡卡西舉高了手伸展身體,然後整個人彈起,動了一下雙腳後就從腰間抽出了捲軸,隔著面罩咬了一下拇指然後結印。
 
小狗帕克從通靈術式之中冒出:「有什麼事嗎?主人。」
 
「帕克,我們要去找藍藍。」銀髮上忍簡單地說,帕克立即理解其主人帶路的命令開始利用嗅著地面,同時翻找著腦中那專屬於宇智波佐助氣味的記憶。
 
然後小狗開始跳走,三人互相點頭然後跟上。
 
直至跑了一段時間,穿過了由巨刺組成的大地之後,鳴人突然感到身後有些什麼不對勁。他停下來轉身,向著空氣伸出掌,卻發現完全過不去。
 
「這是什麼?」的聲音讓前方的人們都停下來,小櫻立即跑回頭按著空氣,再叩了兩下,然後轉向隊友:「是封印術,應該是設定我們過去後就不能回頭的術,同時其他人也進不來。」
 
「呀,那個眼鏡說那條蛇想要我們全部,用來要藍藍聽他話。」卡卡西似是突然想起來般說,小櫻再一次咬唇:「真像那骯髒的大蛇丸會做的東西。」
 
「這不是很好嗎?等於他還在等我們。」鳴人哼鼻,雙手都抓住拳。
 
如果是平日的小櫻,她早就已經罵鳴人是白痴,應該要先設定戰略呀叫足夠的人呀還有逃跑方式之類的,但現在的春野女孩只是緩緩點頭,把目光轉向他們的上忍導師。
 
注意到兩名下忍的興奮與及堅定,卡卡西再一次轉身,叉著腰指向前方,學習他所謂的永恆對手大嚷:「好!這場挑戰我們接受了!」然後向帕克望了一眼,於小狗點頭轉身的時候三人同時繼續往前跑。
 
…他們沒有看見大蛇丸正奸笑,等待第七班再一次的團聚。
 
 
 
 
待續
 
==============================
作者的話:
記憶之中鳴人於原作裡也從來都沒有真的殺過人吧…
就連給角都的最後一擊也是卡卡西下手的。
至於這兒…到底真正「殺死」兜的是卡卡西或是鳴人?這點連我也不能肯定。
不過兜好像被我搞弱了?不清楚,反正我已經不想管那麼多了(死)
嗯嗯嗯,只餘下一點就完成這個連載了…這可是我第一次打那麼長的連載…
另外希望我也沒有寫得那麼血吧…OTL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