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14] [328] [384] [313] [121] [327] [383] [312] [120] [326] [38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拍手[0回]


+ + + + + + + + + +
雛田已經不知道第幾天注意著木葉的入口,心中熱切地期待──同時真心地不希望──某個橘色的身影突然會帶著一如以往的笑容步進那個大閘。
 
直到夕陽西下還是沒有她所期待的人,於是女孩微微落下了淺白的目光,輕嘆了一口氣。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一些溫暖的東西包圍,轉身,只見她的堂兄為自己加上了外套。儘管寧次的臉沒有表現出任何感情,但聲音之中的輕柔令雛田不禁覺得安心。「雛田大人,入夜之後會很冷,請保重身體。」
 
日向家的承繼人微笑,再朝村子入口望了一眼後便轉身,開始離開。「謝謝,我也打算回去了。」
 
於是寧次跟在其堂妹後方無聲地前進。比起十天之前,村子已經普遍安靜下來,再也沒有所謂的慶祝會,亦再也沒有人主動討論鳴人與及卡卡西的事。單純就像是一種潮流,一種茶餘飯後的話題,幸災樂禍本來就是一件令那些人快樂的事,儘管雛田因為沒有任何村民會就鳴人的離開苦惱而感到相當悲傷。
 
「這就是人性,雛田大人。」寧次突然道,雛田望了其堂兄一眼,然後緩緩點頭。「嗯。」
 
也許有些東西寧次是說得對的,命運始終無法反抗,鳴人君待在村子的話絕對難逃一死,儘管她不肯定到底為何。雛田相當欣賞那名男孩敢去挑戰一切的勇氣,那永遠不會放棄的表情,與及陽光式的笑容,可是最後一切都失去了,鳴人已經離開並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也代表了女孩那還未開始的初戀終於都要結束了。
 
…那為何,還會每天都站在閘門之前,等著那人出現?
 
「他會回來的。」寧次突然道,雛田吃驚地望向其堂兄的眼睛,而這時,少年的目光變得輕柔,亦難得地作出了好看的笑容:「那傢伙不是容易就放棄的人…他一定會回來,向這村子的老人證明他的存在…證明他有能力改變一切。也許不會是最近,但終有一天,他一定會回來。」
 
因為寧次對於鳴人的信任,雛田不禁臉紅,然後雙手掩鼻,點了好幾次頭。就算很少,真正能理解鳴人的人還是存在的,雛田猜想卡卡西老師也因為理解鳴人才會冒險把他救走,她因為自己所暗戀的男孩身邊有一名會真心對他好的人而感到高興。
 
所以現在日向繼承人可以做的就是真心祝福漩渦鳴人可以幸福,以及…
 
「請快點回來…鳴人君…」
 
 
 
雙面鏡
第七話 如履薄冰
 
 
 
伊賀遙對於這天餘下的時間都需要帶著兩名他不能相信的忍者在村子之中遊覽而感到非常不高興。怎說也好,他可是伊賀家的獨子,鏡影的孫子,十五歲剛成為上忍的冰系忍者伊賀遙!為何鏡影大人要他去當這兩名忍者的導遊?而這兩名忍者還要是大國火之國那出名的木葉隱之村的S級叛忍旗木卡卡西跟漩渦鳴人?說起來他們到底有什麼實力去當S級忍者了?沒錯有著寫輪眼的卡卡西也許不是什麼好對付的人,但這傢伙不就是單純拿著一些不太對勁的書來看的死魚眼銀髮呆子嗎?還有那個叫作旋轉魚蛋的男孩,這根本就是一名只懂得跳來跳去大吵大鬧的白痴!他哪一部份可以被稱為S級了?哪兒?
 
特別是看著鳴人吃下他第四碗的拉麵然後再要一碗的時候,遙真的覺得他們不應該讓這男孩加入。天知道那名長有奇怪鬍子穿上了淺藍色連帽風衣的男孩會否把他們村子的食物全都吃掉?而卡卡西單純微笑望著男孩,他已經吃完了自己的份,偶爾用溫和卻又帶著些許鍾愛的聲音叫鳴人吃慢一點因為拉麵不會跑掉,只是叫遙吃驚的是鳴人的淚水已經如瀑布般湧下,就如男孩已經十多年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一樣。拉麵真的有那麼好吃嗎?對於遙來說這根本就只是食物的一種而已…
 
「每次看到你吃拉麵時,真的想要知道你的咽喉到底是什麼構造,居然不會嗆倒。」卡卡西苦笑說,笑容沒有離開他的臉。鳴人滿口都是食物並向其老師「唔唔唔唔」著什麼,而銀髮男人微微作出了怪責的表情,壓低了聲音說:「鳴人,我之前跟你說過什麼了?食物要吞下去才說話,否則…」
 
「可是我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拉麵了!」鳴人用力吞下口中的麵條後急道,揮舞著筷子:「從接受那個該死的奪回任務開始!卡卡西老師!接下來你還不讓我吃,我現在當然要把之前不見的份都吃清光!」然後他繼續向眼前才半分鐘不到就已經消失了大半的麵進攻。
 
這叫銀髮男人哈哈笑,遙真的不清楚這名男孩那句說話到底有什麼東西好笑。但老實說,遙本來就不喜歡那兩個人,他知道自己這想法也許會對兩名可能真的失去了在木葉的家園的可憐忍者不公平,但他可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保護自己奶奶、這村子的心可絕對不能被懷疑!太多的外來加入者讓這村子的人們基本上都沒有戒心,可是萬一有誰想要取奈久留奶奶的性命怎麼辦?而且這可不只是一次,從她還未成為鏡影的時候…這叫遙別過頭哼鼻,同時漩渦鳴人喊了他的第六碗。烏髮少年以眼角觀察著卡卡西繼續以柔和的表情看著男孩,就像是他就是這孩子的守護者之類。
 
切,說是這孩子的導師,看起來比較像是一頭忠犬。遙有著讓他自己感到相當自豪的預感,他覺得這名男人是這樣就絕對會是這樣,遙相信自己從來都不會看錯人,而他最討厭就是那種表裡不一的傢伙了!對於旗木卡卡西這人物遙還是無法摸透,他實在搞不懂為何男人可以在生命被推至邊緣時還能那麼輕鬆地去看書,他實在搞不懂那張柔和的笑臉到底有著什麼意義,他實在搞不懂為何這兩人會被原來的村子趕走然後跑過來,他實在搞不懂為何自己會那麼討厭那名銀髮獨眼的老頭子。
 
儘管他心底實在相當羨慕可以得到男人如此柔和表情的鳴人,儘管那呆子似是看不見。
 
因為遙基本上都沒有看過有任何人對自己露出那種表情。
 
遙的父母親早就死了,原因是鏡跟敵國松之間的交戰,而遙當時亦小得沒有記住其親生父母親的臉。剛好當時的第七代鏡影被暗殺,為了統一村子那少有的忍者戰力,於戰場上的奈久留下決心帶著孫子回到國家然後成為鏡影。當時除了不少外部的人想要殺她,就連內部亦反對她的上任,主要是因為她的年齡與及從戰場上「逃跑」的決定。可是奈久留成功表現出比她真實年齡更要年輕的活力與及村子當時所需要的威嚴,成功說服了國家元老變成了村子的領袖,並帶領餘下的湖忍成功擊退了松。所以遙很尊敬他的奶奶,對他來說奈久留就是英雄。但就算是這樣,因為影的忙碌遙很少可以跟鏡影有多少交流,更不用說從對方臉上看到那張和藹可親的臉…
 
鳴人吃了第十碗之後才終於都按著肚子大叫「我吃飽了」,而卡卡西則小心翼翼地數著錢包裡的錢,交給那名看似要哭出並不停地說「請你們必定要再來」的老先生。遙跟吉野拉麵店的老闆很熟,所以當鳴人大叫想要拉麵的時候他就自豪地把兩人引領至這兒。見到鳴人滿足的表情亦令烏髮少年不自覺地勾起唇,直到他們都步出麵店後,遙終於都向那十碗東西不知道被吞到哪個次元的男孩說:「好吃吧!這兒可是我們整個湖最出色的拉麵店!再也沒有任何店子比得上吉野了!」儘管事實上並不儘然,對於遙來說,這兒能吸引他的地方單純是因為夠便宜。
 
可是鳴人瞇起了眼睛,然後抓抓頭:「怎說好呢…雖然的確是很好吃…但還是比不上一樂大叔所弄的拉麵啦…」
 
一樂?那是啥鬼?遙突然覺得被冒犯,然後沉住了聲:「這邊的拉麵可是人間極品,絕對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比得上。」
 
「可是…一樂的大叔用的湯都比這兒好喝,麵也比較彈牙…我說一樂才是拉麵的天國!」鳴人高呼,叫烏髮少年湧出了衝動,立即捉住了金髮男孩的衣領,一個字一個字緩緩地道:「吉野才是最好的!」
 
而金髮男孩亦讓蔚藍的目光變沉,反揪住了滿上忍那大衣的衣領,以幾乎咆哮的聲音叫:「一樂才是最好的!」
 
於是兩名男生都大吼了一聲,開始互相扯住了對方的鼻子跟嘴巴,一路喊著「吉野最好」跟「一樂萬歲」,遙發現對方真的很橫蠻,這傢伙怎可以一直說什麼不存在於湖的店子才是最好的?沒有東西比起自家的最好的了!於是他反手利用對方的衝力作了一個過肩摔,伸手想要架住男孩的脖頸──遙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臂被非常堅實的大掌包住,無法再次向下衝。
 
抬頭,令烏髮少年相當不高興的是旗木卡卡西那張欠揍的笑臉立即進入了眼簾。「到此為止了哦,在街上打架什麼的,你們看看,人家都圍過來了。」男人以相當破爛的演技作出了苦惱的表情,只是他也說得對,很多路人已經停了下來望向這兒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遙立即用力睜開了男人的手並後退了幾步,這兩名傢伙居然害他堂堂千賀遙在那麼多人面前出醜!可能原諒!是說那個旗木卡卡西憑什麼阻止他出手了!儘管遙知道自己的拳頭不會是最重的,可是他沒有想過銀髮男人阻止了他的同時還可以臉不改容…對方是拷貝忍者又如何!遙也一樣是出色的上忍!
 
遙沒有注意到鳴人重新站起來時眼中包含了小心,直到卡卡西擦著男孩的金髮點頭之後鳴人才再一次安心地微笑起來。
 
四周的人都擺出無奈的笑容然後開始四散,有些八卦的男生甚至向兩名前葉忍笑道:「哎呀哎呀要你們忍受遙的壞脾氣真的辛苦你們了!」令少年更恨的是那名混蛋稻草人居然抓臉並作出羞怯的表情:「才不辛苦,那孩子還真的很有活力呢,哈哈…」這可是明顯的嘲諷不是嗎?他立即轉身狠狠盯住了卡卡西,銀髮男人只是微微臉紅地向他苦笑,而鳴人則帶著茫然地觀察著其他人,接下來亦露齒而笑,表情比一開始還要放鬆。遙不知道那名金髮人柱力到底在搞什麼,但他很清楚自己遲早有一天必定把那名銀髮忍者扁成肉醬!
 
「呀,對了,遙君。」卡卡西像是想起了什麼,把手指放在下巴上,彎起了眼睛:「這附近有什麼書店嗎?我突然想起自來也大人的新書應該將會在這幾天裡發售…」
 
於是遙決定了,今天只要有機會就立即把那混蛋扁成肉醬。
 
 
鳴人跟遙與卡卡西一同走進了感覺滿古老的書店之中,不只是一般的書,亦有些忍者的捲軸與及幾個不知為何會生鏽了的招財貓。他望著拷貝忍者那單一的目光變亮,主動跳向看報紙的老闆問有沒有自來也的新書,然後老闆的目光亦跟著閃起來。
 
看來兩名男人也有一段時間聊了,卡卡西始終就是卡卡西,永遠都會對這種書感到相當有興趣,某程度上亦令鳴人不知為何放心了不少。於是男孩轉頭觀察遙,對方單純把厭惡的目光投向兩名開始說起了顏色話題的男人上,接下來似是注意到鳴人在看,立即哼鼻別過頭,然後假裝對於旁邊的忍者心得感到有興趣。少年的行為讓鳴人某程度上回想起某名宇智波,只是比起那名男孩,湖忍的表情比較多變。然而遙總是對他們皺起鼻,讓那少年看起來很不可愛,鳴人猜想如果對方能笑一笑的話應該會相當好看,那麼遙看起來就一定像是…
 
鳴人幾乎想要想到一個人,然而他那呆笨的腦袋卻選擇在這個時間死機。嘆氣,鳴人隨意就抓起一本書,心不在焉地翻頁,耳朵聽到兩名男人繼續討論自來也到底有多出色。他很想念自來也,很想念那名在他面前哈哈大笑的好色仙人。不知道他過得好嗎?是否又出發去旅行了?這樣的話會否來到鏡這邊看他呢?這些都叫鳴人更是想念木葉,想念那邊的一切;然而卡卡西說得對,湖已經是他們的家了,他們已經完全拋棄木葉了…或是說木葉已經完全拋棄他們了。任何的妄想都不可能成真,儘管他漩渦鳴人自問出名是把不可能化為可能的男人。
 
終有一天,他會讓木葉那些老頭後悔把他趕走並害卡卡西跟他一起成為叛忍的事實。
 
感覺已經等夠了,他把書放回原處,然後緩緩地走向銀髮男人旁邊,並脹起了臉喊:「卡卡西老師。」
 
銀髮男人的目光一瞬間移過來,但似是想要作弄鳴人似地,立即繼續跟書店老闆說笑,這次討論的是女主角順子的身材有多豐滿。
 
因為某些原因鳴人感到相當不滿,他再試了一次:「卡卡西老師,這兒很無聊,你買書之後我們就快點離開吧。」而引來卡卡西的死魚眼,與及書店老闆不滿的表情。
 
「卡卡西老師──」
 
「成人的世界小鬼懂什麼。」老闆扁嘴冷道,鳴人立即狠狠盯住了那名看似四十歲的老頭,但對手一於少理並繼續:「小鬼就乖乖地去看那邊的三隻小豬。」
 
這叫鳴人的臉立即氣紅了,卡卡西別過頭用手掩臉拼命忍笑,遙亦噗一聲地笑出來而當鳴人望著他時立即轉頭咳嗽。可惡!所有人都把他當成了小孩子!他可不只是小孩了!於是他抓起了一本自來也的書,半集中地閱讀當中的字句,令老闆哼了一聲,而卡卡西則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再一次作出了新月眼睛微笑起來。
 
「開玩笑的,鳴人,抱歉。的確是有點晚了,老闆,這本書我就買下,我們下次再聊吧。」卡卡西柔聲道,大手輕輕掩住了鳴人手上的文字。金孩先是不滿地向其導師扁嘴,然後表情再次放鬆下來。怎說也好,卡卡西也道歉了,而且男人的笑容相當溫柔,沒有面罩的臉真的令旗木卡卡西這號人物親切一百倍。鳴人發現自己無法對於這張臉生氣,於是他輕輕把書交給卡卡西,然後再次笑起來,輕道:「卡卡西老師真的很喜歡好色仙人這些垃圾書呢。」
 
「這可是良好文學──」銀髮男人與及中年胖老闆異口同聲地道。
 
「是、是。」鬍子男孩擺手,並提醒卡卡西要付錢才離開。也許他之後也需要學懂看這種書,因為它們是自來也寫的,說不定閱讀了這些之後鳴人就能更接近那一名親切的白髮老人了…
 
說不定。
 
 
接下來遙半不情願地向兩名新人介紹了村子中能買日用品的地方、娛樂的地方,還有休息的地方。卡卡西聽著鳴人偶爾會把一些設施拿來跟木葉作比較,結果引來遙的不滿然後兩人就吵鬧,儘管他猜想吵吵鬧鬧某程度上也可以是友好的表現,可是他不肯定讓鳴人太過思念木葉會否是好事。
 
但也沒辦法,一名突然就被趕離自小長大的家的孩子,突然就來到陌生的地方,鳴人會感到不安亦是無可厚非的事。就算是卡卡西本身亦開始想念木葉的一切人與物,儘管他沒有說出來,卡卡西還是肯定自己對於「原來的」家的思念絕對不比鳴人少。
 
可是他需要努力讓鳴人、讓自己習慣湖的生活。
 
他不介意去為了鳴人而服侍湖,他完全不介意為了這村子付出人生,只要這兒能對鳴人好;但他相當介意自己為何會那麼忠誠於鳴人。沒錯,他是喜歡這孩子,他亦欠了恩師不少一輩子也還不清,可是卡卡西居然沒有考慮就在村子跟鳴人之中選擇了鳴人,並向綱手作出了當天的承諾…這並不是他平日理智的頭腦會允許他做的事,不是旗木卡卡西從以往到現在有考慮過的事。
 
但他不後悔。
 
特別是看到現在鳴人終於都可以笑,終於都不再需要擔心其他村民們的目光,做回真正的自己事,卡卡西就覺得一切犧牲對是值得的,因為他得到了鳴人那陽光的笑容作為補償,而這樣就足夠了。
 
直到最後三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鳴人跟卡卡西坐在一邊,而遙則是想遠離其餘兩人邊努力讓自己靠向旁邊。這叫卡卡西不禁想去微笑,那孩子不知道自己的臉已經全紅了,真的很可愛呢,就像是以往自己其中一名學生一樣…不知道佐助接下來怎麼了?他不希望五代目火影太過怪責那男孩,只是合理的懲罰還是需要的。不過…讓他自己跟鳴人變成叛忍,也許已經足夠令到本來想要出走的宇智波男孩心碎了吧。還有小櫻…真不知道那女孩能否繼續堅強,卡卡西相信她,卻不禁感到擔心。怎說也好,佐助還有小櫻都曾經是他的部下、同伴,鳴人說得沒錯,卡卡西拋棄了木葉,同時拋棄了那兩名孩子,但也阻止不了已經變得比垃圾都不如的拷貝忍者去關心他們。
 
太陽已經開始變紅,卡卡西望著鳴人直視夕陽,金色的頭髮被染成了橙紅,讓男人情不自禁地輕拍男孩的頭,而對方則像小狗一樣以笑回應,臉兒似是因為陽光而泛紅。接下來他把目光轉向遙,那名烏髮忍者只是表露出略為徬徨的臉,那目光令到卡卡西回想起某名他之前碰過的某名敵忍臨終前的臉。儘管卡卡西深知忍者到達戰場後無法選擇生與死絕對是無可奈何的事,但他亦不禁覺得自己對於遙始終有些虧欠,於是便主動張口道:「遙,你的祖母…真是一名出色的忍者呢。」
 
卡卡西沒有錯過男孩那變得更紅的臉,鳴人亦把目光放在遙身上,並瞇住了眼睛燦爛地笑起來。
 
「…這…這當然啦!」烏髮少年哼鼻,然後終於都勾起了唇:「她可是我的奶奶…最強的忍者。」
 
鳴人張嘴想說什麼,卡卡西本以為他又想吵鬧說綱手奶奶才是最好的,但叫男人放心的是這名事實上很在乎別人想法的男孩單純問:「那你的父母親呢?一定也是很出色的人吧?」
 
「早死了。」遙聳肩,似是顯得不在意。鳴人先是微微吃驚,然後立即低下頭來小聲道:「呃,對不起…」只是遙再一次哼鼻:「沒關係,我也不特別記得他們的樣子,十多年前這個國家跟松之國開戰,於是他們就死在戰場上。我那時最多兩歲吧,所以也不特別記得…更何況,殺掉他們的忍者早已經一起死了,想追究也追究不了。」少年以他男子氣的聲音道,可是能聽得出比之前柔和了不少。
 
「松之國…那個國家野心很大,就連五大國他被他們虎視眈眈。」卡卡西回想起之前的歷史,在忍界大戰期間,儘管松因為長久跟鏡的戰鬥而沒有真的跑去招惹其他大國,但水門已經不只一次提到松事實上亦有計劃想要入侵其他地方,只是因為新的鏡影上任然後松就被打退,所以才會到最後都沒有明顯挑起任何事。
 
「嗯,直到現在鏡跟松都是膠著狀態。」然後遙終於都望過來,哼笑:「這就是為何我們村子對於忍者需求那麼大的原因,我們不能被松之國的金忍得逞,為了保護村子、保護這國家我們都已經下決心把命都拼上去了。現在的和平可是犧牲了不少人的血與淚才得出來的,所以我們才需要更是珍惜。你說得對,奶奶真的很厲害,當年她把我們…我帶離雪原的戰場並回來,然後主持這場戰鬥…我真的很佩服她。」
 
於這個時候,遙真的向兩名前葉忍露出了真正的笑容。鳴人倒抽了一口氣,卡卡西並不自覺地縮緊了身,因為遙的臉,跟那個時候的男孩,那個時候被他的雷切灌穿了胸膛的男孩實在相當像。所以當鳴人大喊:「你跟白大哥長得一模一樣!」的時候,卡卡西亦已經再也不能吃驚。
 
烏髮少年明顯征住了,於已經完全變紅的天色之下,男孩的身影顯得有點黑暗。「…白?」聲線很唦,於耳朵後的小小髮絲被突然的和風掃向半掩的唇前,讓少年這時整個人散發一種清秀美──儘管卡卡西並無心欣賞,因為他知道接下來遙不會有心聽到他任何的讚美。
 
「嗯!白大哥,說起來你們都是用冰的…」鳴人抓頭道,卡卡西發現自己阻止不了鳴人繼續說,儘管理性的思維告訴他直到現在才要阻止已經太遲。銀髮男人望著遙從長椅上站起來,難以置信地搖頭,後退了一步,然後立即衝前,而在卡卡西注意到之前他已經抓住了少年想要伸過來的手,卻阻止不了遙大聲地問:「請告訴我他在哪兒!拜託!你說的白…他可能就是我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弟弟,遠!請告訴我小遠在哪兒,拜託你們了,拜託…」
 
卡卡西知道鳴人現在的臉很青,因為這孩子不知道應該怎樣跟眼前充滿期待的人說出事實。於是他只能作出了自己心目中認為最沒有感情的臉,直視著遙那緩緩地變成了深甘的眼睛,站起來,沒有放開少年的手臂,以最低沉的聲音說:「他死了。」
 
「什──」遙的臉比剛才更難以置信,然後少年身上湧出了殺氣,直視著銀髮男人的單目:「為什麼!你知道的吧!為什麼!」
 
「因為當時他是我們的敵人。」卡卡西沒有理會身後鳴人的呼喊,繼續一字一字地清楚道,因為他不能逃避,他需要承擔眼前的人對他一切的恨意,他需要阻止遙去憎恨當時亦在場的鳴人,他需要阻止鳴人把所有責任都抱在身上。「於是,『我』把他殺了。」
 
遙那絕望的表情教卡卡西心底想要畏縮,但他努力振作起來不去退讓。鳴人於旁邊急切地喊著:「不對!這不是卡卡西老師的錯!老師也不想要殺了白大哥只是──」
 
「鳴人!」一句話就阻止了男孩繼續說,於鳴人可以再做什麼之前,遙已經大聲地咆哮,伸腳想要踢開卡卡西,卻被銀髮男人反身落到湖忍的後方,一手扣住了對方的手腕,另一手並把苦無架在少年的脖子上,寫輪眼早就已經張了開來。
 
「你這殺人兇手!為何要殺了我的弟弟!為何要殺了小遠!他從小就失去了家人已經夠糟了,為何你要殺了他!為何!」卡卡西深信遙現在已經幾乎失去了理智,這少年忘了作為忍者最重要的事。但他不能怪這孩子,怎說也好,這人最多只比鳴人大兩年。卡卡西跟這孩子那麼大的時候亦把恩師的死全都怪在九尾頭上,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因為就算殺了人柱力,九尾也不會死去,而且就算九尾會消失,恩師也不能復活,反而傷害了一名應該被所有人視為英雄的孩子。現在銀髮男人可以做的就是去保護自己,他不能因為這小子突然變瘋而乖乖的被殺掉。
 
「我已經說過,他當時是我的敵人。忍者殺了一名敵人,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卡卡西還是以清楚的語調說出來,堅定的手阻止了遙那些徒勞的掙扎。鳴人睜大了眼睛看著其老師的冷酷無情,似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
 
「但你也不能殺他!你不能殺掉我的弟弟!他不值得死掉!他應該還有幸福!」遙已經開始歇斯底里,這樣下去少年也許會出現呼吸困難,這樣子就一定很危險。於是銀髮男人立即利用架住苦無的手向少年的腹部伸了一拳,然後放開對方,直接讓遙倒在地上用力呼氣。鳴人有點想要跑向遙,但因為卡卡西又一聲阻止而停下來,只能驚訝地望著烏髮少年從地面站起,殺人的眼睛於已經消失的夕陽下似是發出了黎明的光。
 
一個拳頭送過來,落於銀髮男人的掌中。叫卡卡西微微吃驚的是冰開始於拳頭之中結向自己的掌心,不過長年的戰鬥經驗叫他立即反應過來,雷光自掌中冒出,亦同時令冰破碎,遙因為慣性而反彈並後退了幾步,抓住了發痛的手跟臂。
 
「我就是利用這招把他殺掉的。」銀髮男人提起了手上的雷,帶著瞧不起的眼神俯視少年:「而如果你打算因為這件事而攻擊我,我也會不猶豫地用同樣的方式把你消滅,這可是正當防禦。」
 
遙開始咆哮,卡卡西心想也許這次他真的要至少把少年打傷多一點對方才能學懂別再攻擊時,泉突然就從公園的另一件出現了:「呀!大家~你們餓了嗎?要吃晚餐嗎?呀!!發生什麼事了嗎?」看到了遙手臂上的傷,藍髮忍者立即跑前察看,目光轉回難得的職業。「呀!為何會受傷了!你們打架嗎?遙,我已經多少次告訴你,你已經是上忍了別再那麼愛惹事生非啦!」然後男人就開始了他的治療。
 
「收聲,呆子中忍。」烏髮少年沉道,不過語氣明顯冷靜下來。卡卡西心底捏了一把冷汗,無論如何,他也不是想要真的傷害到遙,怎說也好,這人也是鏡影的孫子,以及今天開始的同僚。
 
卡卡西解開了雷切並閉上了雙目,他可以感到鳴人正跑到他面前想要阻止再發生任何會流血的事,哈,還真的是善良的孩子,令他情不自禁地微笑。直到泉治理好遙並叫少年前往醫院的時候,卡卡西終於都再次張眼,直視進烏髮少年那嚴厲的臉。
 
「旗木卡卡西,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聲音就像是咆哮。
 
「嗯。」他並不在乎,反正卡卡西本身的仇人已經很多,多一個也不算是什麼。
 
然後遙就切了一聲有點狼狽地抓住了手臂轉身就走。泉呆望著少年的背影然後兩名前葉忍,滿臉都是清晰的問號。等到冰遁忍者的身影消失於初晚的布幕之中,卡卡西才讓自己輕吐一口氣,然後,他沒有想到的是,鳴人突然就轉身跑過來抱住了自己。
 
那小小的身軀只及男人的腰,可是男孩還是把臉埋了進去,拼命地搖著臉。「怎麼了,鳴人?」卡卡西真的擔心了,也許剛才他沒有注意到讓鳴人受傷了?還是說男孩害怕得不知所措?直到鳴人抬頭的時候,卡卡西只見那張皺起來的鬍子臉充滿了淚水,而男孩亦不停地大聲喊道:「蠢材!蠢材老師!為何要一個人把責任抱在身上!是我阻止不了白,才讓卡卡西老師你不小心殺掉了他…這不是老師的錯!」
 
心底湧上了暖意,叫卡卡西忍不住向他所喜愛的學生作出了微笑。彎身並輕托少年的臉,姆指輕柔地拭著蔚藍大眼湧出來的淚。「不過殺了他的人始終是我,如果我要成為那孩子的同伴,在這之前我就需要承擔我所需要負上的責任。鳴人,如果我什麼也不說,你也不一樣打算把負責全都抱在身上嗎?」男孩微微移開目光說明卡卡西所猜想的並沒有錯,於是男人的笑意更濃,直接將鳴人抱到自己身上去,並同時輕拍少年的背,由得男孩於他的耳邊繼續哭泣。
 
旁邊的泉一整個狀況外的模樣,努力掛起了笑容小心步向卡卡西,有點結巴地問:「發、發生什麼事了?」
 
「我以往還在木葉的時候,親手殺了遙的弟弟。」他可以聽到泉倒抽一口氣,不過銀髮男人已經再也沒有勇氣直視另一名湖忍了,懷中鳴人的痛把他所有的堅強都抽去。「我剛才把真相告訴遙,而他發狂似地想要攻擊我,沒辦法之下我只能還手。」
 
良久沒有任何的聲音,除了鳴人那漸漸變得平穩的抽泣聲。直到男孩已經不再哭泣,並從卡卡西身上提起來緩緩擦淚,擠出了笑容的時候,銀髮忍者溺寵地笑著輕掃男孩的金髮,並站起來面向泉,手掌沒有離開鳴人的頭頂。他這時才發現到中忍的表情相當擔心,而這份擔分還是指向旗木卡卡西本人。
 
這叫他不禁再一次微笑:「我知道說對不起也沒用…但我明天會親口告訴鏡影,怎說也好,那孩子也是她的孫子…是吧?」然後男人不自覺地再一次輕擦鳴人的頭。「接下來如果她想趕走我或殺了我…我也沒所謂。只要你們能夠繼續保護鳴人就行了。」他知道自己的聲音有點自暴自棄,鳴人突然握住自己的手也改變不了多少,但已經足夠令到卡卡西覺得感激。
 
然後,泉再一次嘆氣,向卡卡西表現出某程度上無助的臉:「呀,鏡影大人不是那麼小氣的人,自從遠君失蹤後,她就已經下了最糟的心理準備。我…我不太喜歡打打殺殺之類的東西,可是我也知道作為忍者也需要習慣面對各式各樣的生與死。這些是剛成為下忍的我跟松打仗時學懂的。」他在最後苦笑,然後主動上前,輕拍卡卡西的肩,作為對於銀髮男人的肯定。
 
說實在,卡卡西真的對此放鬆了不少。最起碼他不是一個人,他身邊還是擁有相信他的同伴。於是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輕問:「那麼,你過來找我們有什麼事?晚餐你請客?」
 
「呃呃呃,我沒有那麼多錢啦。」泉立即表現出憂心的表情,卡卡西亦注意到沒有放開自己的鳴人終於都一同微笑了。接下來,泉咳了一聲並立正,以有點裝模作樣的緩慢語氣道:「鏡影大人請我告訴你們,明天你們需要到鏡之湖出席鏡之祭,讓你們兩人的血繼限界完全覺醒哦。呀,還有,你們的新居已經定下來了,行李我們亦已經送到那邊去了啦~嘛,放心,一如你們所提出的要求,你們就住在隔壁。那兒附近的忍者都是觀察你們的,但不需要太過注意他們,早上你們還可以跟大家說早安,大家都很親切的哦~」
 
「嗯,麻煩你了。」卡卡西輕道,鳴人亦用力點頭:「謝謝,泉大哥!」
 
「不客氣~呀,那麼先讓我帶你們到新家,然後一起去吃飯吧…不過除了自己的份我不會出錢的哦…」
 
三人組開始離開這安靜的公園,一路上鳴人還是沒有放開卡卡西的手,只是銀髮男人完全不在意,反而男孩手上所帶來的感覺讓他出現了某一種神秘的熟悉感。
 
就像是發生了的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待續
 
============================
作者的話:
不知為何我個人滿喜歡這話…XD特別是由卡卡西面對遙時直到鳴人抱住了他的部份我都很喜歡XD
其實上一話我已經明示了不少遙跟白是兄弟的伏筆…嘛,說是伏筆其實我也沒有打算藏起來,反正也很明顯能被人看得出,太過藏的話反而害怕會顯得有點突如其來-3-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