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24] [523] [522] [521] [520] [519] [518] [517] [516] [515] [51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是來自百度「鳴卡天道」吧其中一個由風鈴發起叫微小說接龍的遊戲,也就是大家發一兩句微小說然後下一樓就找一個詞語(一般是前面最後一個詞語)當下一個題目接下去。
當中不一定需要連接。
我重發之前有修改了一點。
 
CP:鳴卡
注意:多風格,絕大部份只是來亂的,有根本就不微的文,有微量工口暗示,有微量性轉,有微量男生子

拍手[1回]


+ + + + + + + + + +
73.雪糕
 
握住那根棍子,鳴人就像是舔雪糕一樣用舌頭輕輕掃過,那力度實在是很輕很輕,害卡卡西忍不住滿身哆嗦。
金髮青年翻起了藍眼望望銀髮教師的表情,上忍依舊沒有擺出任何特別可以讀出心情的臉──或至少本人是這樣想的。於是,鳴人沒有理會又繼續在某個浮凸的地方舔了一下,這次引出上忍的小聲嘶叫。
「忍一下吧。」鳴人若無其事地輕吐,不過卡卡西可以肯定這孩子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作掩藏感情因為那似是在逗樂的笑容正黏在那狐狸的臉上。鳴人再次握好那一根而這次是把整根都含在嘴裡,銀髮男人幾乎感到青年的舌頭正處於滿身,叫他情不自禁地吐出了某種代表舒服的音節。
直到這男孩終於都放開了嘴,卡卡西發現自己有點喘氣不過這並不可能,這並不可能是因為──「老師你只是手指受了點傷,沒有那麼嚴重吧?」鳴人苦笑,叫銀髮男人的臉很紅。這小鬼絕對以為他是因為痛才會作出剛才的聲音,的確沒錯卡卡西寧可是因為痛才會在鳴人舔他手指時有這種反應,儘管他得想辦法不讓他的學生知道自己的褲子已經建起了帳篷…
 
 
77.人柱力
 
卡卡西有時在想,當你在色誘術的狀態下跟你的男朋友做,然後真的懷了孩子而那孩子在肚子裡有著其老爸一樣的白痴活力,那他是否也可以稱自己作人柱力…噢!又被踢了!
 
 
79.活下去
 
大家都叫他活下去。
帶土給他寫輪眼就是希望他能夠活下去。
凜給他那個笑容就是希望他能夠活下去。
水門老師跟九品小姐給他那名孩子亦是希望他能夠活下去。
而那名孩子倒在他懷中的時候所說的就是叫他「活下去」。
他代替這些人而活。
他代替這些人看著這個世界、守護這個世界因為這是他們的理想與及目標。
但站在慰靈碑面前,他應該叫誰活下去?
叫自己?還是…
 
 
 
「鳴人,我跟你都一樣要活下去哦。」男人牽住青年人的手,向石碑喃道。
「放心,我就算倒下一次,也不會比你更早死掉。」金髮青年露齒而笑,把對方握得更緊:「但你有事的話,我可真的不能活下去了。」
「…嗯,我知道。」
 
 
81.滿臉包
 
鳴人跟卡卡西這次回村子被人發現滿臉都是包。
其他人問他們發生什麼事兩人都死口不說,於是在旁邊吃笑的櫻女孩終於都忍不住向好朋友井野透露出這不能說的秘密就是──
兩人是在石碑上做的時候被其他女孩子看到然後一同被打到口腫臉腫。
呀當然,鳴人當中某些腫包是來自他那名銀髮戀人的鐵拳…
 
而小櫻當然不告訴別人自己也高興地補了一刀當作是發洩。
 
 
89.初次
 
這是鳴人第一次做這種事。
他真的第一次做,所以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
如果老師不喜歡那怎麼辦?
如果做到一半老師把他推開那怎麼辦?
看著老師現在那似乎不是很…高興的表情,鳴人感到心跳加速,儘可能地溫柔,因為他絕對不想弄痛老師的身與心…
老天呀,這樣的話他還會做第二次、第三次嗎?
這樣的話他真的敢去做更多次嗎?
 
「…嘛,鳴人,我的手指不是由玻璃做的,套一個指環應該不難吧…」卡卡西真的是不高興地道,望向半跪在地上剛向銀髮男人求婚的火影,那張從苦惱掙扎回神過來的傻臉。
鳴人「咦、咦、咦」了好幾次同時四處望,然後苦笑:「哈哈哈哈哈我只是…呃,第一次這樣做所以不知道這樣對不對…」
「哦?原來為對象戴結婚戒指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的嗎?」銀髮男人若無其事地問,不過當中的暗示叫鳴人立即臉紅而已吃驚地結巴:「不、不不不不不是這樣的!」
「那就來吧。」卡卡西稍為舉起手背,向鳴人示意。
於是青年這次把戒指套了進去。
 
 
「事實上,老師,為對象戴戒指…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哦。」
「哦…?嘛,還有別再叫我老師了哦,我們已經不是那個關係了吧?」
「呀!別生氣別生氣!只是…我在想,忍者出任務時都不能戴戒指吧,這樣的話,只要老…只要卡卡西你從任務回來,我也可以再幫你戴上。」
「……」
「無論多少次,無論多少次。」
 
 
這部份其實是小灰打的,我接了這題之後的部份所以也把前文給丟上來:
 
90.戒指
 
卡卡西不能肯定當他聽到綱手告知鳴人和小櫻的婚禮將在近期舉行时是何種心情,但總之絕對不可能從來都不會是難過。
沒錯,他的兩名優秀的部下,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學生終於要組成一個家庭的話他該為他們感到高興才對,尤其他一向知道鳴人多麼渴盼著這天的到來。
所以當小櫻有些抱歉地希望他代替因為任務暫時都無法抽空準備婚禮的鳴人去試戒指時他相當痛快就答應,並確保自己有作出絲毫不會異於往常的彎眸微笑。
 
而婚期前一天才結束任務的鳴人風塵僕僕趕來找他說要請他喝酒慶祝告别單身時他也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個‘不’字。
儘管他真的覺得胸口一直被什麼哽住,在見到鳴人的那一刻,從綱手告知他這件事後便一直在心底暗暗埋藏的某種情緒叫囂著快要爆發出來。
可他實在不願也無力分辨那是什麼。
總之他要一直笑到婚禮结束並對鳴人和小櫻說出‘恭喜’才行。然後或許向火影申請一件長期任務,躲避他不該承認然而確實無法再面對的一切。
 
 
91.恭喜(接90)
 
鳴人不知道卡卡西現在那個微笑到底是什麼意思,老實說,他甚至不懂得奶奶腦中到底想什麼的居然要他跟小櫻結婚去…他那時甚至不禁在火影室大喊「為什麼!」,但老天,之後才解釋原來這是任務…但如果他們搞錯的話,他可不只是毀了自己的人生更重要是毀了小櫻的說不定還有卡卡西的人生──
話說回來,小櫻何時喜歡上卡卡西老師的?還說老師其實也喜歡小櫻於是利用他做媒來引老師妒嫉?呀呀…靠,如果老師真的妒嫉了他敲過來那應該怎麼辦?為了小櫻跟老師的幸福他沒錯是可以吃幾個拳頭甚至是千鳥啦只是說那是真的嗎?真的就這樣行了嗎?心中那過不協調的感覺是什麼?
就算銀髮男人怎樣裝,鳴人看得出老師真的在不高興。說不定老師真的是喜歡小櫻呢…但為什麼這樣子想會讓他心好痛?是因為「他的」小櫻要被搶去嗎?不,就算綱手奶奶一開始叫他跟春野女孩結婚時,他只是難以置信,但也沒有特別高興…
嘛,反正小櫻他們說要請老師去喝酒來引出老師的真感情,那就做做看吧。
當成是他跟老師最後一次的…
最後一次的…
「吶…鳴人,恭喜你了哦。」銀髮男人倒在吧桌上,看樣子那很少會喝醉的上忍此刻亦醉了,這人到底喝了多少酒?他「搶了」小櫻就真的害老師那麼不高興嗎?
「老、老師。」鳴人小心翼翼地輕吐,感謝小九,他是超級難醉的體質。如果說老師是千杯不醉,那鳴人就是萬杯都清醒。「其實你心底有什麼話,可以說出來哦。」他引誘,因為綱手是這樣拜託的,但同時又不希望老師真的說出來。「像是你心底有沒有意中人之類…」
像是你其實喜歡小櫻之類…
「嘛,喜歡?有吧,哈哈,說不定是,有的。」天,老師真的醉得很嚴重,說話都不清楚了。「不過我喜歡的那個人…我不能碰呀,畢竟我們從一開始就不能註定在一起…」
不能碰?不能註定在一起?是因為什麼旁人的眼光嗎?因為小櫻是老師的學生?「老師你怎可以這樣說呢?說不定她不介意呢。」
「有什麼…嗝…介意不介意…反正那人喜歡的…從一開始就不是我…」看著卡卡西又喝了一口酒,那個笑容,叫鳴人心在抽痛。「身份不能。」
「說不定她喜歡的是你呢…而且你說身份之類…是因為她跟你有什麼關係嗎?」鳴人繼續誘導,輕輕地,不情願地吐出:「比方說是…你的學生…之類?」
「BINGO!!鳴人你真聰明,不愧是老師最出色的學生哦。」老師你傷心就別再這樣了,明明內心受傷那就別拍我的頭了,我真的覺得好痛苦…「不過不只…」銀髮男人望向前方,單一的眼睛似是沒有焦點。「鳴人你有一點說錯了哦,不是,『她』,是『他』。」
…咦!?
喂!原來小櫻是男生嗎!!為什麼他!漩渦鳴人!當了春野櫻的隊友至少十年了,也一直都不知道!!而且還去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綱手奶奶妳靠害呀!
不過小櫻是男是女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果然還是…「卡卡西老師…就算性別相同,也不代表…」
銀髮男人的眼移了一下,接下來,哼了一聲苦笑。「才不只呢…那孩子…那孩子可是陽光,可是我唯一的光芒,可是帶領我的指明燈還有…像向日葵的笑容…那百折不撓的精神,還有那善良的心…都叫我完全觸不及…」
聽到老師這樣讚小櫻,叫鳴人的心實在超痛。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想要逃避的感覺畢竟他漩渦鳴人從來都不會逃避,他突然好想叫老師別再說下去並把小櫻推給對方然後申請一個長期任務離開木葉去,說不定還不會再回來…
「而且他還是我恩師的兒子…是木葉的英雄…是所有人的期待的未來火影…」咦?等,等等。卡卡西老師的老師不是鳴人的爸嗎?那小櫻就算是男的,也不可能是他哥吧?難道那個表面風光的波風水門暪住他的媽媽有還外──「老、老師,小櫻是我爸的兒子?」鳴人捉住了卡卡西的手,想要問過清楚,但銀髮男人只是對他茫然地反白眼,然後哈了一聲,搖頭苦笑。
「我何時說小櫻了?鳴人,你要聽清楚才對。」他一直都聽得很清楚呀喂!不過銀髮男人完全沒有清醒的樣子,用食指戳向鳴人的胸膛,一個一個未地道:「我旗木卡卡西喜歡的可是你!漩.渦.鳴.人.我喜歡你!我愛你!」
然後,他聽到了明天應該要跟他始婚的粉髮娘大喊:「終於都說出來了這個呆子老師!!」
而鳴人的腦袋短路了。
什、什麼卡卡西老師喜歡的是漩渦鳴人…是他?是他自己?不是小櫻是他自己?「鳴人,還在做什麼!回應呀回應!」小櫻為什麼會那麼熱切?呀,天,奶奶不是說過小櫻喜歡上了…「不過卡卡西老師,小櫻她喜歡你──」然後他的腦袋幾乎因為一個拳頭而跟身體分家了。
「誰說我喜歡老師了你這笨蛋!你自己的心意到底如何你自己不知道嗎!?」粉髮女孩大喊,卡卡西似是有點酒醒,而鳴人完全陷入了茫然。「這個!給老師!別說我們對你們不好!現在給我去求婚呀混蛋!」少女把戒指盒擠到鳴人懷裡,鳴人是知道小櫻有幫老師選了戒指不過這…
「鳴人!我…我…」卡卡西老師完全清醒了,伸手掩臉完全紅起來眼睛四處望就只不看鳴人。金髮青年拿著手上的戒指盒思考之前發生的一切,他為什麼看到老師心痛時會那麼心痛,為什麼以為老師喜歡小櫻時會那麼糾結還有…
為什麼他會那麼在乎老師的幸福。
原來他喜歡老師呀…原來是…
「快點啦鳴人!」腦袋被小櫻丟過來的酒杯敲了一下,鳴人不高興地望向他的「任務未婚妻」然後才再次把目光放回銀髮男人身上。翻開了戒指盒,青年戰戰兢兢地伸出手,並以天生的直覺向他的導師、木葉偉大的拷貝忍者、那名正以相當驚恐表情望過來的男人問道:「卡卡西老師!我愛你,能跟我結婚嗎?」
一片安靜。
然後,男人呆呆地,點頭。
眾人眨眼。
「恭喜你們!!」的聲音在酒館內爆發。
而在這吵耳的環境下,鳴人還是能夠聽到轟的兩聲。
因為他跟拷貝忍者的頭頂都同時冒煙了。
 
 
93.哥哥
 
「鳴人你以後都不再是我的大哥了!」穿著中忍外套的木葉丸,挺起胸膛,用力指住了金髮人柱力。「我是中忍你是下忍,以後我是你的大哥,你會是我的小弟!!」
在所有人都因為鳴人立即顯得那失落的表情搖頭或者吃笑時,當中卻只有拷貝忍者一人閉上眼睛,接下來,輕嘆了一口氣:「嘛……」男人向前走了一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那個,木葉丸君,對不起呢…有關這點我不能認同。」
這叫黑髮男孩眨眼,鳴人亦跟著眨眼,接下來,木葉丸很快就回神,大喊:「為什麼不能!卡卡西老師,你看我都已經超越他了!」
對此,銀髮上忍舉起了食指,以往常的笑臉理所當然地道:
「因為呢,鳴人的小弟是我的哦。」
於是整場倒地,只有鳴人一個抓頭,完全不明所以。
 
 
95.尷尬
 
老實說,雖然卡卡西是出名的變態,會公然讀自來也的書,也可能會在床上跟他的戀人玩些比較「那啥」的遊戲,不過,他可沒想到自己跟鳴人抱怨「當攻的那個怎可以比當受的那個更快射」,而「於是你之後給我穿女裝玩COSPLAY」之後,那名金髮男人真的會穿上「婚紗天使」的衣飾在街上牽住他的手大搖大擺地跟他約會…
 
 
97.自來也
 
其實自來也的親熱系列一開始也不是賣得很好,但自從他看到某位銀髮暗部如果被一名人細鬼大的小子表白大喊「我喜歡你!」之後,他的親熱系列就突然攀上了高峰。
不過白髮忍者怎麼也不會說女主角順子其實是從他第一的書迷旗木卡卡西身上取材的,而且隨住漩渦鳴人越長越大,他的書亦變得越來越好賣…
 
 
100.苦無
 
鳴人知道他的戀人喜歡收實用的東西作禮物,於是這次男人的生日他便自製了一支充滿少年心意的苦無送給對方。但老實說,當他發現自己那嘔心瀝血地製作出來的苦無於一星期後便被卡卡西於任務裡拋出去並消失不見,鳴人下決心下次還是選擇些特別得不會跟一般武器混淆的東西比較好…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