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30] [529] [528] [527] [526] [525] [524] [523] [522] [521] [52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123 午睡
 
 
CP:無
注意:短,舊七班中心,文風超級簡單,幾乎都只是對話,角色崩壞,完全是惡搞

拍手[2回]


+ + + + + + + + + +
今天還真是風和日麗,天氣晴朗,是很適合一家大小郊遊玩樂的好日子。
 
儘管,作為以偉大目標努力的忍者們,第七班今天得進行一個無聊到快叫人吐血的D級任務,而這個任務的名字就叫作「除草」。
 
一如以往,鳴人小櫻跟佐助都得在一個一望無際的花園裡彎身去斬草除根。還記得於任務開始時他們那名懶人上忍導師旗木卡卡西就高興地指出:「今天黃昏前一定要完成否則沒有晚餐哦~(心)」然後就跑到去陰涼的樹下對著那本該死的小橙書。當然啦,除草這門子的玩意哪會有幸獲得我們的未來火影漩渦鳴人超過十分鐘的注意?事實上在五分鐘後鳴人就已經大喊:「無聊死了!」然後望向樹下他們那名惱人上忍師處,並因為眼前的風景而青筋暴起。
 
他們那名(理應)看照他們的教師居然在樹下面抱住了書本無防備地睡覺!可憐他們這三名小孩子得在日光下除草這名骯髒的混蛋大人還真是#@!*?$,不過作為傳說中唯一會向顏山塗鴉甚至利用一個色誘術就解決三代火影的漩渦鳴人,他很快就勾起了唇並放下除草用的刀子,躡手躡腳地走到他們的老師旁邊,想要把手伸向那人的面罩…
 
「鳴人!你到底在幹什麼!快點幫忙否則我們就沒有晚餐了!」小櫻生氣的聲音傳來,成功叫那名手已經幾乎伸到面罩上的金髮男孩嚇抖。
 
「小櫻!小聲點!我快要揭開卡卡西老師面罩底下的謎團了!」
 
「哼,又搞這種無聊的東西嗎?(面罩什麼的我才不在意。)」
 
「佐混蛋你說什麼!」
 
「我只是說與其做這種無聊事你不如快點工作快點完事(這樣我才有時間訓練)。」
 
「不~過~佐~助~!卡卡西老師面罩下到底是什麼東西你都不好奇嗎?說不定是魚唇?兔牙?小得像屁眼的嘴巴?」
 
「鳴人!最後那個是什麼東西!尊重一點!他可是你的老師!」
 
「哎唷好痛!小櫻!他睡著了都聽不見啦!」
 
「你們再這樣吵下去的話他就會醒來,哼,我可不打算再增加除草量(這樣我才有時間訓練)。」
 
「不會花很多時間,就來拉面罩吧大家!小櫻妳之前也不是也很想知道老師面罩下是什麼嗎?」
 
「想是想啦…」
 
「吶,佐助,你真的不在意嗎?老師原來是崩牙,原來是豬鼻,原來是外星人沒有嘴巴你真的不在意嗎?吶、吶!」
 
「………(我需要時間訓練………)」
 
「可是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他是我們的上忍導師,如果被發現的話我們可能會有很可怕的後果。」
 
「別擔心啦,只是拉個面罩,之後再拉回去,他不會發現的!」
 
「……的確,我們在這兒做那麼多事,這傢伙卻在這兒睡覺…(訓練?那是什麼?可以吃的嗎?)」
 
「連佐助君也…」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知道我想什麼!哈哈。」
 
「哼,誰是你的好兄弟了(這傢伙的臉此刻的確比訓練這種不名物體更重要)。」
 
「不管這個,我要把面罩拉下來了…」
 
「等下鳴人,卡卡西老師可是上忍導師,你只要碰到他說不定你就會被他捉住手臂反轉殺掉!」
 
「我只是捉他的面罩而不是他的臉,應該沒問題吧。」
 
「不,我有點懷疑他的面罩跟臉上的皮膚是縫在一起的(今天晚上吃什麼呢)。」
 
「佐助君這樣說好像有點恐怖…」
 
「那麼代表了就算碰到他的面罩也是觸發器?呀,好在我剛才還未碰到否則我的小命就…」
 
「都說不可能了不可能。」
 
「嗯,我們要扯下那面罩的話就得好好計劃(蕃茄煮土豆吧)。」
 
「佐助君!?」
 
「嗯嗯,沒錯就是。有什麼提案呢宇智波參謀?」
 
「宇智波參謀!?」
 
「我們可以嘗試扳開他臉部與面罩相連的地方,漩渦大佐(對了,至少不要是拉麵)。」
 
「漩渦大佐!?」
 
「我看他的頭髮那麼不自然,應該就是操作桿了。」
 
「頭髮是操作桿!喂白痴鳴人…」
 
「嗯。也許(也許拉麵也可以,如果吊車尾肯請客)。」
 
「…………」
 
「那麼,我們來為那頭髮綁辮子吧。」
 
「嘎?辮子?喂等等鳴人這樣的話不就等於碰到卡卡西老師的……………喂!!還真被你成功了!」
 
「還算做得不錯,漩渦將軍(不過拉麵好像沒有蕃茄味吧)。」
 
「升職了!」
 
「哼!當然啦!宇智波總參謀長。」
 
「佐助君也升職了!」
 
「不過那個辮子是否綁得有點位置不對?總覺得我們拉起那東西,這傢伙的【叮】也會一起拉起來(還是不吃拉麵了,不希望上面加蘑菇)。」
 
「不會不會絕對不會,話說佐助君你角色不對。」
 
「咦?不啦那可是跟旁邊的成一對,只要我們操作那個,卡卡西老師的眼睛就會發射死光!」
 
「等等!你們的目的搞錯了吧!」
 
「呀,的確好像不是很對勁,那張臉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解決的(今天的晚餐的確不好解決)。」
 
「不,你們這樣弄他們的頭髮也沒有弄醒他,我想你們應該可以直接把面罩揭開便成…」
 
「可惡!那應該怎麼辦!」
 
「吊車尾,你剛才用的橡皮筋還有嗎?(突然想吃醋海帶。)」
 
「當然佐助混帳!為了隨時都可以惡作劇我準備了好多!」
 
「那就借我,我想到一個好法子。(醋海帶應該不錯吃吧。)」
 
「佐助君我真的覺得你們直接拉下面罩就可以了卡卡西老師才不可能把面罩縫在皮膚上…………等等這是什麼!!」
 
「坂田銀時。(呀,不過我不是神樂阿魯。)」
 
「別把辮子綁到好像小太陽的樣子!這叫作卷毛嗎?這叫天然卷嗎?卡卡西老師的頭髮本來就是直的所以──鳴人你在幹什麼!!!」
 
「這漫畫可是叫Naruto而不是叫銀魂!我們才不需要換主角!!我要直接把他的面罩釣走!!」
 
「這也不是釣魚漫!!再說卡卡西老師不是當過主角嗎?在一個叫卡卡西外傳的部份!」
 
「我才不要!我才是主角!!看我的!!上吧!江~之~島~蓋~飯!!」
 
「白痴鳴人你到底穿越到哪個星球去了呀!!」
 
「哼,這樣說的話,火影忍者代表了是火影的忍者,亦代表了主角是五代目才對。(我寧可當高杉!)」
 
「我是未來的火影所以沒關係!」
 
「哼,這漫畫的名字改成佐助的團扇就可以了。(可惡!當高杉的話會被銀八老師懷疑偷了3N班某位教師的寫輪眼!)」
 
「籃球部的黑子就算多沒存在感也會哭的!」
 
「呀,上釣。」
 
「卡卡西老師的鼻子!老師的鼻子!!再說這釣竿是哪來的!?」
 
「釣球王子送給我的哦。」
 
「誰是王子!我只知道網球王子!!我說老師的鼻子!!!佐助君快做點東西阻止……等等佐助君你為何還在搞那些辮子!!」
 
「這樣子比較可愛(所以我應該當回自己?)。」
 
「卡卡西老師呀!!!變成小甜甜了!!!!我說為什麼直到現在老師還未醒過來的!!!」
 
「好難釣…」
 
「鳴人白痴你勾住的不只是面罩還有鼻子你到底都在釣什麼!!」
 
「我要當第一名懂得釣魚的火影!!」
 
「你又知道第一二三四五代火影懂不懂釣魚了!再說這不是釣魚而是釣老師!!」
 
「嗯,這樣綁的話只要這樣搞,那麼這傢伙下面的【叮】就會立起來了(沒錯,去煮菇算了)。」
 
「佐助君你到底對於【叮】有多執著!!」
 
「小櫻有沒有照相機?(只要我去研究一下…)」
 
「有呀…等等佐助君想要做什麼?」
 
「與其偷拍我,小櫻,倒不如拍些有意義的東西,像是這傢伙的【叮】立起來的樣子。(這樣的話就可以做出阿虜也羨慕的新菜單!)」
 
「我、我才沒有偷拍佐助君你這叫明拍!而且拍老師的【叮】哪兒有意義了!」
 
「呀斷線了。」
 
「這當然啦老師的鼻子不是這樣被你玩的!」
 
「結果我吐出來的午餐拉麵魚餌就這樣刺進他的鼻子裡,切。」
 
「鳴人你──!!」
 
「小櫻為什麼打我!!」
 
「快把那麵條拿走,嘔心死了!」
 
「呀。(哎喲喲!)」
 
「佐助君怎麼了?」
 
「他一邊睡一邊把麵條吸走了,穿過面罩。(這傢伙原來才是美食獵人嗎!)」
 
「……耶!?」
 
「佐助混蛋你別說得那麼可怕。」
 
「哼,我只是說出真相。(果然人不可以貌相…可惡!)」
 
「卡卡西老師?你醒著的吧?」
 
「什麼?老師醒著?」
 
「佐助君你為何突然退得那麼後?」
 
「…沒什麼(想不到卡卡西才是終極的敵人)。」
 
「別嚇我呀小櫻!我毆了他一拳他也沒反應。」
 
「嘎!?這樣也沒有醒過來?」
 
「多毆幾拳,吊車尾(在《佐助的扇團》裡,BOSS一般都不是被主角放倒的,嗯)。」
 
「佐助君!!!?」
 
「可惡!還沒有醒!」
 
「你真的毆呀!?再說為什麼變成弄醒他了?」
 
「這個真的是卡卡西嗎?(沒錯了,他一定不是卡卡西!)」
 
「嘎?」
 
「說不定等一會這傢伙就會消失,然後原裝正版的卡卡西會突然從另一顆樹上跳下來向我們『喲!我在夢境的世界迷路了。』(呀,這個說不定是我那名拿走所有蕃茄就跑掉的混帳大哥才對!)」
 
「哪兒哪兒?卡卡西老師在哪兒?」
 
「白痴鳴人為何你還在毆!!」
 
「呀我家中有一個老師的人偶,習慣了用它訓練所以……果然真人比較好毆。」
 
「胡…居然還有這一著…這樣的話我也得做一個鼬的人偶…哥哥你搶了我的番茄!!!(吼!!)」
 
「等下!!為什麼佐助君你也跟著毆了!!」
 
「這、這、這樣的話我要當第一名會毆人的火影!!」
 
「任何火影都會毆人的吧!!」
 
「哥哥你為什麼總愛在我頭上綁辮子!!(吼吼!!)」
 
「你自己就在卡卡西老師頭上綁了很多!!」
 
「我要當海賊王!!」
 
「鳴人你搞錯目標了!!」
 
「哥哥親為何你要丟下佐佐醬前往屍魂界了!!(人家好想你!!!!!!手上的蕃茄!!!)」
 
「拜託!誰來救我!!」
 
如是者,直到黃昏,鳴人、佐助跟小櫻看著那被他們毆到皮黃面腫、頭髮被綁成了爆炸裝、身上貼了利用鳴人的鼻屎黏著的烏龜塗鴉、黑色長褲裡外倒轉穿的上忍導師,依舊睡著而且面罩還在的樣子。三人無語地面面相覷,直到最後,鳴人才結巴地道:「混、混蛋佐助,你說這個卡卡西老師是假的對吧,真正的老師是突然從另一顆樹上跳下來向我們說什麼『喲!我在夢境的世界迷路了』的對吧,拜託告訴我們你所說的話都是對的吧。」
 
「別、別問我,他可是上忍應該不會被搞成這樣子也不會醒過來。」佐助站在非常遙遠的地方,雙手擠袋而且繼續裝成無表情。
 
「沒、沒錯卡卡西老師可是上忍呢,不會這樣也…」小櫻還未說完,他們面前的「東西」突然開始動,這叫佐助幾乎退到地平線的盡頭,鳴人躲在小櫻身後而粉髮女生想要扁鳴人的瞬間那名男人就醒過來抓抓頭──「嘛,抱歉,我在夢境的世界迷路了。」
 
這是真人呀媽咪!!!!
 
「你們切完草了嗎?」男忍者從地面爬起,按住了身體好像很辛苦的樣子…老天!!!別發現別發現!!!「哎呀呀,看來我之前任務的傷跟這兒的草一樣好像完全沒有任何進度呢,還打算任務完成的話就請你們到一樂去慰勞大家…」
 
鳴人第一次對於一樂兩個字沒反應,比起來,金髮男孩更在乎卡卡西會否發現用鼻屎黏在對方【叮】部份的烏龜塗鴉。
 
「呀…鼻子好奇怪…呀呀呀乞嚏!!」拉麵麵條從面罩跑出來了!!!憑空從面罩跑出來了!!!「那麼你們只能繼續待在這兒了哦,好啦,吃飯吃飯。」
 
「等、等下!卡卡西老師!」小櫻叫住了上忍,明顯是罪惡感冒起,不過女孩得到另外兩名男孩的死命搖頭動作,叫她只能改口:「呃,老、老師,因為剛才長毛象遷徙路過這兒,我們打算叫醒你不過你卻完全沒醒…你睡得真熟呢?」這是什麼藉口呀!長毛象?
 
「是嗎?因為昨天的任務我身體還未回復…而且我相信你們會在真的有危險時保護同伴,不是嗎?不過就算如此,你們沒有完成任務,我今天也不會請你們吃飯哦。」
 
不,你沒有把我們帶走實在太好了。鳴人拔草、佐助割草、小櫻收集野草的時候思考同一個想法。他們的導師那麼信任他們並讓自己休息,而他們卻把卡卡西老師變成一頭名副其實的烏龜辮子爆炸裝星星人…
 
想起明天到底如何面對老師才對,小櫻已經掩臉哭泣,鳴人亦倒在草地上悲憤地掉淚,就連佐助亦抹走了眼觴的淚光,望向天空,然後開始就他們的明天湧出淚來。
 
 
 
 
 
======================
作者的話:
打惡搞事實上是一件相當累人的事,特別是吐嘈的部份(死
嘛,這篇的頭緒一開始只是很單純的鳴人他們作弄午睡的卡卡西結果被報復的情況,不過打到一半不知為何角色已經完全不對勁了於是我就是想著既然要惡搞的話那就惡搞到盡頭吧,結果就連卡老師也真的被我欺負了…XD(當然那到底是否真是卡老師就…由大家想了XDD)
是說打成這樣的主因也有小緒說想要看欺負舊七班三人到他們哭起來的場面啦XDD
話說回來,上面用的「江之島蓋飯、釣魚王子、外星人」等都是來自《釣球》的,江之島蓋飯是釣魚王子教主角跟外星人釣魚時所用的節奏口訣,打這篇時我看到第四話,而其他被我惡搞了的作品應該很明顯吧我想XD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