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42] [541] [540] [539] [538] [537] [536] [535] [534] [533] [53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135 虹
 
 
CP:鳴卡鳴
注意:架空,清水
與小灰半接龍式寫文,漩渦友人帳系列的第十三部。
第一部為059 翼
第二部為小灰的《
第三部為083 獨角獸
第四部為小灰的《歸去之所
第五部為090 傾瀉的生命
第六部為小灰的《無法看見
第七部為102 流沙
第八部為小灰的《映照之物
第九部為115 符咒
第十部為小灰的《瓶之彼端
第十一部為124 午夜的鬼遊行
第十二部為小灰的《妖怪之名

拍手[0回]


+ + + + + + + + + +
自小開始就看見一般人看不到東西,那大約是被稱為妖怪的存在。
 
在不算大的雨下,鳴人撐起雨傘跟友人聊天。呀,說是聊天其實也不儘然,站在泥地的路上金髮少年發現自己的目光被旁邊一排奇怪的青蛙所吸引。
 
呃,說是青蛙倒不如說是蟾蜍,那些蟾蜍像是螞蟻兵團般一頭又一頭地跳過那些長在草叢裡的葉子而且個子一頭長得比一頭巨型。少年根本就沒有認真去聽牙在旁邊說什麼在電視上看到偉大的東西之類,單純呆呆地望著由指尖大小的蛙類一直跳成手掌大小,接下來路過的還要是嬰兒大小然後去到牛的大小甚至──鳴人在發現自己跟其中一頭橙色的大個子面面相覷,然後──糟了。鳴人立即把眼睛轉到地上,慌張地思考:目光對上了。
 
雖然說這個地區幾乎也沒有妖怪不認識那個手持友人帳的「漩渦妖怪老大」跟他頭那可怕的「海膽惡魔侍從」,只是說鳴人希望自己引來的麻煩越少越好畢竟最近不只是自己,妖怪的事還開始影響到身邊人就像是小櫻跟佐井。儘管那兩人總是說什麼碰到妖怪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反正這亦是什麼因緣呀命運呀等奇怪東西,然而鳴人也不免對於自己總是把那兩人拖下水湧出一點罪惡。
 
再加上如果連伊魯卡大哥也被妖怪影響到的話…
 
他不知道那蟾蜍還有沒有盯住他看,不過牙那些不滿的「喂、喂,鳴人!」真的把金髮少年嚇回神。「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的呀?」棕髮同學不高興地皺眉而且還無聊地轉動雨傘,鳴人暗自畏縮,然後只能雙手合十:「抱、抱歉想拉麵的事想得入神了,你能夠再說一次嗎?」
 
牙苦惱地咕噥了一聲然後以更大的聲音重覆:「我是問你去不去找彩虹的盡頭!」
 
咦?
 
鳴人眨眼,他真的用力眨眼然後難以置信地垂肩苦笑:「喂,牙,我們都不再是小學生了哦…」然而,他的棕髮同學只是繼續滔滔不絕地嘰嘰呱呱什麼在電視裡真的有人挑戰去找而且差一點就去到之類亂七八糟的說話。鳴人沒有細心去聽而再次睨向青蛙大隊──卻發現剛才那頭橙色的妖怪與及其他妖物都已經消失不見,他不讓自己八卦那些田雞到底在做什麼,金髮裡突然就彈出了銀團並在他的頭頂轉來轉去──呀呀用四隻腳就好了不要在我頭頂用你的刺毛四處翻好不好,這明顯是那小毛球在抱怨肚餓的意思。
 
「對不起,牙,我要回去喂這小傢伙吃東西了,再不吃的話小卡會把我的頭刺穿洞。」金髮少年指向頭頂那絕對是在神氣地望向同學的刺蝟無奈地道,他的同學眨眼然後誇張地扁嘴:「是、是你分明就是把我當成是傻子,回去餵你的小寵物吧本大爺也是養狗的才不打算被人說我虐待動物。」鳴人冒汗苦笑接下來舉手轉身:「真的抱歉了,牙,下次我們一起去找彩虹吧。」便在細雨中踏步,他沒有注意到同學最後那個無奈的吃笑,倒是頭頂那小動物又再次說什麼自己想要秋刀魚。
 
「是、是。」現在可不是秋刀魚的季節呢。不過為了讓頭頂的小動物高興,鳴人發現自己無論做什麼也會願意。「那麼抓緊了哦,我們回~家~吧~」
 
 
梅雨的天氣真的令人感到不舒服,鳴人煩躁地完成了家課後便把筆丟開然後讓自己整個人像死屍般吊在椅子上。就在這時電話傳來了訊息,鳴人翻開手機卻發現那是牙的短訊。「鳴鳴醬明天放學我們出發去彩虹的盡頭吧^q^」
 
「這傢伙真是太認真了吧!」少年抱怨然後整個拍在桌子上,至於坐在他的床上看漫畫的銀髮妖物打趣地將異色瞳移向狐臉少年,聳肩:「又是那個叫著牙的小鬼叫你去找彩虹嗎?」從鳴人開始做家課直到現在少年已經收到了不下十個同樣的訊息,但老實說他真的超級懷疑彩虹盡頭這東西到底是否真的會找到畢竟他自問已經長大了!已經過了那種年歲了!「呀嘎…平日去陪他瘋瘋沒關係但這種天氣我真的不想要出去…」窗外的雨水滴答滴答,鳴人的心情也跟著陰鬱起來表現得不像是平常的自己。
 
「嘛,彩虹盡頭真是存在的哦。」銀髮妖物若無其事地哼聲,成功叫鳴人從桌子彈起並把目光放到他的保鑣身上。「真的?卡卡西老師,吶,吶真的有彩虹的盡頭嗎?」他用屁股推開椅子並跑到床邊,整個彈上床靠在卡卡西的大腿旁有點像是小鬼找到新的玩具。「吶吶,真的嗎真的嗎?」
 
「那不是容易到達的地方,就算是我們妖怪打算進去也很看運氣跟機遇,更莫論是人類。」翅膀妖物放下了只看懂圖的漫畫,伸手掃向鳴人的金髮,叫少年停下在床墊彈來彈去的動作並臉紅地望向他所喜歡的妖物。老天,卡卡西老師的手真的非常溫暖舒服而且那笑容也很漂亮,鳴人呆望直至妖物而那隻手開始梳落,緩緩地,手心杯住那狐臉而拇指的指尖碰到少年的唇角。「但彩虹盡頭的酒會非常美味。」卡卡西嘶道,輕輕舔唇。
 
鳴人倒抽了一口氣,接下來指住了男妖的鼻頭大喊:「原來老師你又打算喝酒!」天知道這頭妖怪又喝酒的話這世界會變成怎樣!之前伊魯卡大哥已經因為打開門發現老師喝醉變成女性抱住鳴人又或是騎住鳴人之類的事情昏倒至少三次了!翅膀妖物略為張大眼睛然後吃笑,接下來放開了手整個倒在床上並打了一聲呵欠。「可是你的那位同學也打算去找吧,這場雨明天下午左右應該會停,我們也可以去嘗試,就當是陪一下那小男生然後讓他放棄也好。」
 
金髮少年望著他的老師碰的一聲變回小團子並縮在枕頭旁邊準備入睡,但無論是不是酒也好能夠進行大冒險前往彩虹的進頭聽起來超級像是男人的浪漫。鳴人吃笑了一聲便在電話打了訊息回應:「好\(^0^)/」按了確定傳送後,少年便從床上站起關上燈。「卡卡西老師,晚安。」說完,他便讓自己倒在床上,拉起被子,並跟隨毛團一起陷入了睡眠。
 
──然後被牙的感謝短訊轟炸吵醒,氣得鳴人一把將電話關上去。
 
那傢伙是不是太過寂寞結果像女生般想要人陪聊呀混帳!
 
 
「好!我們一起來找尋彩虹盡頭吧!報數!一號犬塚牙!」
 
「汪!」
 
「…三號漩渦鳴人。」
 
「……」「喂喂小寵物也得報數才行哦!」「是…四號小卡…」
 
鳴人無奈地望向那因為不撐雨傘而滿身濕潤的同學,老實說為什麼就連他也不能撐傘害他現在真的很冷!小毛團縮在他的頭頂偶爾會像小狗一樣把水從毛刺搖出去,而同時牙的寵物大白狗赤丸亦不停地搖身把水搖出去而鳴人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暴躁地大喊一聲:「別再把水給潑過來了!!」但他換來的只有棕髮同學叉腰拇指白牙齒的一句:「別在意別在意。」
 
唉,真不知道這個為了「潮流」跑去在臉上刺了兩塊事實上老土得要命的倒三角紋身的男孩腦中到底放了什麼,這傢伙之前甚至還想要把鹿丸呀井野呀小櫻呀叫過來結果三人分別以「麻煩」、「無聊」與及「你們男生都是笨蛋嗎」作為回絕。雖然事後他還是有向粉髮同學解釋妖怪當中真的存在彩虹的盡頭,不過小櫻似乎還是顯得沒什麼興趣甚至不想把這個跟童話故事拉上關係。哼,算了反正就算牙找不到鳴人也下決心一定要找到!畢竟這樣才是男人的浪漫不是嗎!他漩渦鳴人說得出就一定會做得到!畢竟這可關係到他做人的原則!
 
不過此刻雨水還在滴,雖然天空的雲看起來已經沒有之前般又黑又厚但依舊是令人鬱悶的天氣。鳴人有點懷疑今天能不能看到彩虹:「喂,牙,雨還未停我們真的找到嗎?」只是說那名棕髮男生拿出被保鮮紙包住的地圖大喊:「放心吧我看過天氣報告說今天一定天晴,好了!因為太陽是在西邊下山的,彩虹只會出現在太陽面對的方向,我們先向東邊走吧!」而且就連那頭大得有點不對勁的白犬亦興奮地跑在少年身後,於是鳴人只得嘆氣,接下來用力拍向雙頰提起精神大喊一聲:「好!出發吧!!」
 
此刻頭頂的小球又一次搖身,把更多雨水潑到少年的臉上。
 
 
越過山澗與溪谷,基本上鳴人真的很後悔為何不至少穿上雨衣因為他已經濕得幾乎跟整個人泡在水裡沒分別。不知道回到家後伊魯卡大哥會對他這副模樣說些什麼,但拖住滿身水份跑去爬山真的超級累人,而且只要把目光移向林子四周,他可以注意到有些小妖怪好奇地把頭探過來甚至在小聲討論「那領在最前方的人類男孩真的超級吵耳」。的確牙好像完全不知道什麼叫作累不停地大喊他一定要找到彩虹的盡頭給某某女生看之類不過…那傢伙騎在赤丸身上前進真的很沒有說服力。
 
他才沒有類似是赤丸的傢伙可以騎,倒是在他頭頂的毛球單純把異色瞳投向森林四周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雨下得更大就像是一缸水直接倒在身上叫金髮少年不禁尖叫,牙亦向天空難以置信地嗚咽了一聲,倒是這時刺蝟卡卡西突然從鳴人的頭頂彈起。
 
「也差不多了。」銀球輕吐,然後就從金髮中跳出消失在林子裡。「喂!卡卡西老師你去哪兒,卡卡西老師?」鳴人吃了一驚並跑去老師消失的方向,可是翻開了草堆只是看到大堆大堆的葉子:「老師!」天呀,老師突然到底又擅自跑到哪兒了?如果是平日他也許不在意畢竟老師也會照顧自己,只是說這兒的雨也太大了萬一老師看不清楚前方被熊吃掉的話那他該怎麼辦?
 
「鳴人,發生什麼事了?」牙拍向金髮少年的肩膀成功叫他略為彈了一下,轉頭沒有看到重要的妖物在身邊害年輕人不禁暴躁地咕噥。「老…」他開始道但還是在最後關頭止住了自己,改為著急地說:「小卡不見了。」然後再把目光於卡卡西消失的方向到處投。「你可以先繼續走,我在這兒找小卡。」他伸出腳步準備繼續向前走,可是肩膀上的手把他壓回原處,轉頭卻見棕髮少年認真的表情。「我也幫你找。」犬男說,就像是沒有反駁的餘地。
 
鳴人有點著急了,他的朋友不是真在乎去找彩虹的盡頭嗎?還傳了十條短訊要他來陪這傢伙呢!「不,牙,由我自己去就行,你去彩虹盡頭拍照片跟什麼女生表白吧?」金髮少年苦笑想要甩開同學在肩上的手,他不能阻止他的好友尋夢。然而,他發現自己另外的肩膀也被捉住,如果不懂犬塚家的男孩,說不定你會以為這傢伙想要攻擊你之類。
 
「漩渦鳴人,我的樣子就那麼像會背叛朋友?」棕髮少年說,叫鳴人不禁倒抽一口氣。「而且,是我硬要把你拖過來跟我一起找的,那位小卡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吧,就像是赤丸也是我重要的朋友,朋友遇上困難的話,我犬塚牙可不能坐視不理。」被提到的大白犬叫了一聲,偶爾鳴人會猜想這小傢伙是否懂得人性。「彩虹什麼的之後還有機會找,而且我不是去表白什麼啦你到底聽到哪個星球去了?我只是不爽我姐看不起我的理想罷了,不過沒有任何東西比幫朋友更重要。」
 
原來不是對象而只是姊姊?鳴人不禁苦笑感嘆姐弟吵架之類到底的有多像牙的個性。不過現在不是他感嘆的時候因為老師真的不知道在這個傾盆大雨下跑到哪裡去!「謝謝你,牙。」鳴人向友人投以一笑同時輕輕拉開對方的手:「他對我而言真的是很重要的…傢伙,總之先一起找吧。」藍目於雨下是陰霾的,他轉身繼續大喊老師在其他人面前用的小名,而這時加上了他友人的呼喊跟白狗的吠叫。
 
 
雨開始變小,然而還未找到小毛球到底跑到哪兒去。雨水令鳴人感覺疲憊而他猜想牙跟赤丸亦一樣,但他不能放棄,如果老師還不出來的話那他就會考慮到叫其他妖怪幫忙,不過說不定卡卡西老師真的只是走掉一會兒懂得自己回來呢畢竟老師是妖怪而不是一般的小刺團!但就算是這樣鳴人都會擔心,他真的想要快點找回老師決定對方沒事不過到底老師跑到哪兒?
 
無力地再喊了一聲,少年感到自己有點頭昏。他搖了一下頭並向後一退,卻沒有想到一個踩空害他整個人向後掉。「鳴人!」牙拉住了少年的手不過這場雨對兩名青年的影響實在太大,鳴人發現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自己繼續後傾然後──「嘩嘩嘩嘩嘩!」搞什麼搞什麼搞什麼他真的拉住牙掉下去呀喂!!
 
鳴人發現自己墮下時不知被什麼彈了一下才摔倒濕爛的泥地上,牙倒是直接就撞到泥土而鳴人按住發痛的背爬起時卻發現他的友人昏倒了。「牙!喂,犬塚牙!給我醒醒!」用力在那張臉上對準三角左拍右拍也沒有任何反應,鳴人嗚咽了一聲,抬頭,可以聽到赤丸在洞的入口不停吠叫。
 
「可惡…現在應該怎麼辦…」少年咬住了唇,雨水還是不停地落下。如果不論妖怪的事,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有史以來其中一個最糟的經歷。他再次用力拍向牙害這名少年的臉腫成為豬頭的樣子,不過友人還是沒醒來叫鳴人有點自暴自棄。「可惡!如果這時卡卡西老師在就好了…」他用力毆向地面然後向後靠,卻發現背部碰到了一些不應該是泥石感覺…是些有點硬但同時也充滿彈性的東西。
 
轉頭,那「東西」亦同時轉頭而鳴人發現他的目光對上了在昨天看到那些蛙類隊列中同一隻橙色的蟾蜍。「…你好。」他向那跟人類差不多高的蛤蟆打招呼,然後對方亦回了一個「你好。」並舉起那長有蹼的手然後…「嘩呀!!」金髮少年整個人彈到後方不知所措,這好了他跟牙這下不只是掉到一個坑裡而且天空還不停地下雨再加上他們還跟一頭大妖怪待在同一個地方完全無路可逃!
 
那隻大蛤蟆轉過身來歪起了頭好像很疑惑的樣子,接下來巨型青蛙向前彈了一下,鳴人擋在牙面前雙手進入格鬥遊戲的戰鬥姿態,當然啦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真是打起來能否打得過這頭巨蛙。「你想做什麼!別過來!噓噓!」像拳手般伸了幾拳,不過這樣子不會算是要脅吧?靠!
 
「呀!你是來救我的嗎呱?」等等!你是來救我的嗎呱是什麼!!「我走著走著不小心掉了下來,這兒太高了我又跳不上去,嗚,肚餓了…」喂喂喂別突然哭起來來這頭大青蛙!「所以快點把我帶出去吧!」臉!臉不要貼得那麼近呀喂!
 
於是這頭妖怪好像不是很糟的樣子?不,如果被這傢伙知道他事實上也是掉了下來沒辦法爬上去的話那這傢伙會不會突然變臉?鳴人有點發抖而他肯定這是因為他開始冷病了,仔細看著那看起來相當…可憐…?的蛤蟆,金髮少年終於都嘆氣:「那個…我們事實上也是不小心掉下來的…所以不知道怎樣爬回去…」呀,糟了,雖然對方沒有立即把他跟牙當成是食糧不過那個頭上冒出黑線的自暴自棄樣是什麼?他們的情況不是真的那麼糟吧?「怎、怎說也好!!」不行!太過消沉的話就不是漩渦鳴人了!!「我、我叫漩渦鳴人,你叫什麼名字?」
 
那頭大蟾蜍的黑線突然消失,雨下那小小的眼睛亮起接下來有點高興地道:「漩渦?不就是那名擁有友人帳的超級惡魔大壞人嗎?」超…超級惡魔大壞人?「不過應該是紅色頭髮的…」鳴人腦中立即浮現出他的媽媽頭上長角牙齒相當閃而且像九十年代動畫的女巫婆般呵呵呵呵地奸笑,害他又抖了一下。「這樣的話…」喂喂喂為什麼這傢伙掉到地下也會有紙筆的呀?「我叫蛤蟆龍,你在收集名字吧,我把名字給你你拜託把我帶回上面吧!」
 
喂!這突如其來的是什麼情節發展!鳴人掩住了眼睛無力地喃道:「不、不我不需要你的名字而且我真的不知道怎樣才能爬回去…」這兒至少有三層樓般高而赤丸的叫聲越來越細小…不知道那頭狗懂不懂找人來求救。金髮少年抬頭望向雨點滴下的世界,如果他們有繩子之類的東西說不定可以上去…
 
呀,對了!「喂,你叫蛤蟆龍對吧。」鳴人把清晰的藍眼轉向那淺橙色的大蟾蜍。「你的舌頭可以像那些青蛙一樣伸長嗎?可以伸多長?」興奮地跑到大青蛙面前,少年拍向呆動物的那張大嘴巴。「我想你可以用舌頭把我送上去,然後我能夠去求救!我一定會找人來救你的!」他超級認真地道,拉住蛤蟆那圓圓的臉頰表示自己到底有多誠懇。巨型的兩棲動物呆了一下然後高興地道:「當然可以!」接下來就伸出舌頭包住了鳴人的腰然後──
 
嘩嘩嘩嘩嘩!鳴人肯定自己整個人生都不需要再玩笨豬跳了畢竟這傢伙的舌頭到底有多長呀混蛋!!一把就將男孩揮到半空超過所有樹木,就在這時雨水不再落下,陰暗的雲間透出了金黃色的光芒。「雨停了…」鳴人不禁道,一串又一串的光從雲端射下去,但他沒有辦法繼續欣賞因為那舌頭就像是再也支撐不住而「喂喂喂喂喂!!」少年感覺自己快要整個傾下去──
 
碰的一聲,全身濕透的年輕人發現自己整個掉進溫暖的懷抱裡。「總算找到你了,鳴人。」熟悉的低沉聲傳來,金髮少年在抬頭望向那銀髮異色瞳的瞬間就禁不住爆出了淚。「卡…卡西老師…」舌頭感覺相當無力,鳴人單純放鬆,並整個靠到銀髮保鑣身上。更多陽光從雲間透現,拍動翅膀的聲音還有發抖呀抽鼻等等成為久違晴天的背景音樂。
 
「鳴人…我以為你們會繼續爬上山才先走一步幫你們開路,但等了很久也看不見你們。」可以感到溫熱的唇在太陽穴的位置蠕動,鳴人有點張不開眼睛,不過還是用力拍向妖物的肩膀。「好說了!突然不說一聲就跑掉,害我跟牙都擔心死了…我們一直都在找你呀可惡!」他向溫暖的懷抱鑽得更深,畢竟身體真的冷得完全不對勁,希望明天不會感冒害伊魯卡大哥大驚小怪。
 
男妖金黃色的浴衣被鳴人身上的水分沾濕,卡卡西輕吐了一聲:「對不起。」而少年可以感到自己的眼睛被親吻。他哼了一聲發洩不過內心開始冒出某種暖意,就在他睜開眼睛想要向卡卡西說蛤蟆吉跟牙還在洞裡面希望保鑣可以放他下去救人時,七色的光芒映進少年的眼簾。
 
「是彩虹…」
 
陽光的另一面架起了虹橋,從遙遠的一方伸展進入山的另一邊。「得在通道打開的時候快點了。」卡卡西輕道,把鳴人的大腿抬起,將男孩抱得更好。「鳴人,你的那位同學呢?」銀髮妖物疑惑地晤,叫少年呆了一下,然後,開始亂七八糟地將整個故事由頭到尾說出來:「剛、剛才你跑掉我想去找你,我叫牙先走不過他說他是我的朋友所以跟赤丸留下來於是我我我我我們便留著那個那個不過我叫了你好多次我也找不到你害我很累於是…」
 
而卡卡西單純微笑。
 
 
「嘩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們還會再這兒碰上呢小子。」好色仙…不對,自來也大人把大手拍在鳴人的頭頂同時為自己倒酒。儘管換了點比較乾的「蛤蟆用外套」,然而男孩還是情不自禁地不停發抖。
 
鳴人沒有想到所謂的「彩虹盡頭」會是這些蛤蟆的國度,他是因為「救了蛤蜊龍」所以才能夠進來這邊儘管卡卡西之前也好像賣了點人情之類…不過老實說,看著牙跟赤丸完全昏睡在由葉子做成的床,少年亦不禁同情這名事實上真是去到彩虹盡頭卻毫不自覺的好朋友。
 
原來在妖怪的世界裡,只要彩虹出現就代表了在山泉湧出了七色的虹酒,彩虹事實上就是這些雨後才會出現的泉釀蒸發並經過太陽的折射生出來的。看著卡卡西利用小碟子把那些虹酒一喝而盡叫鳴人苦笑,他的保鑣還真是相當喜歡喝酒呢,看,臉開始紅起來了,眼睛半掩加上那笑容,某程度上還真是相當吸引人呀呀呀…乞──嚏!!
 
「人類還真弱呢。」好吧,我知道你們蟾蜍都不會感冒的文太老大,畢竟只有聰明人才會感冒而已。鳴人擦了擦鼻頭把自己縮得更像小圓球,蛤蟆龍似乎正被一頭紅色的蛤蟆不停地教訓…好像是叫蛤蟆吉之類?哎,好歹叫作經歷一同過生死,如果鳴人精神一點的話說不定會幫那可憐的龍醬說些好話,但現在…呀乞乞乞乞乞~嚏!!!冷冷冷冷冷。對對對對不起了他真是泥菩薩過江,自自自自自身也難保。
 
卡卡西這時翻動浴衣走過來,表情有點陶醉…那是什麼鬼酒呀,喝一杯就令人醉?「鳴人來喝一點暖暖身吧。」放有七色液體的盤子被擠到少年面前,鳴人還是因為這混不起來的水彩感到驚奇,但只得苦笑:「不了,老師,我還未夠年紀喝酒。」
 
銀髮妖物單純眨眼說一句:「呀,是嗎?」就把盤子裡的酒再次灌進嘴裡去,白髮運神再次伸手搞混他的金髮叫鳴人哎唷了一聲痛。「難得來到你就只是看一眼就行嗎小子?真不賞臉!」自來也明顯也醉了畢竟那隻在轉動的手越來越使勁,少年的頭已經夠暈了他真的不想再要受到這種罪了呀然後…
 
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臉被抬起,下一秒嘴唇就被濕滑的什麼撞上,一些柔軟的東西入侵了他的嘴巴並將一些溫暖的液體灌進他的嘴中,落入他的咽裡並溫暖了胃袋。異色瞳在他眼前半掩而那泛紅的臉頰實在是相當可愛,金髮少年發現自己想要動一下舌頭,不過還未實行那張臉已經從他的面前稍微移開。
 
「嘛,怎樣?好喝吧?」卡卡西的微笑依舊魔魅,鳴人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再抖倒是滿身都發熱。眨眼,本來已經不是很清晰的腦袋更加模糊,某種放鬆、某種自然的感覺從心底湧出,於是少年沒有發現自己點了頭。「…好甜。」
 
「這才是虹酒出色之處。」銀髮妖物吃笑,再從湧酒的小泉勺了一小碟。喝了一口後便把手放在少年的臉上緩緩移近,這次鳴人沒有遲疑,伸出雙手把對方的嘴撞到他的嘴,舌頭沒有預警便開始互相交戰,虹色的酒於嘴角不停地從他們的下巴滴下去。
 
他沒有聽到好色仙人的口哨聲,牙痛苦的咕噥還有蛤蟆龍的嗚咽,人生第一次喝酒卻發現再也沒有任何飲料可以如此美味,說不定偶爾醉一兩次也不是什麼糟糕的想法。
 
 
第二天,鳴人跟牙都因為嚴重感冒向學校請假。
 
呀當然,犬塚家的男孩正因為家人對同樣感冒的白狗比對親人要好而侮辱地嗚咽,至於鳴人只能跟刺蝟一起窩在床裡不斷發抖,就算發高燒也堅決不讓在床邊大呼大叫的伊魯卡大哥把他們帶到醫院打針去…
 
 
 
 
 
 
(第一季)完
 
 
 
 
…才沒有什麼第一季XD
 
========================
作者的話:
終於都沒有爆字了萬歲!!!(死
因為我這期間不是處於打長文的狀態,而且這篇我也是打之前一天才決定打成友人帳,所以我便只好把登場角色減少減少直到只有牙在這兒了(滅
沒辦法,畢竟小灰說我們都完全忘了牙君這個兼任了西村北本角色的好同學,於是只好來一篇讓他有點戲份的XDDD
雖然最後完全是昏了過去,看不見最精彩的一幕就是(炸
是說我在這篇也好像用了點寫惡搞的風格,只是覺得這樣寫的話會比較快樂罷了…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