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84] [583] [582] [581] [580] [579] [578] [577] [576] [575] [57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融合
作者:Violet Garnets 翻譯: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十七話:接近入口
 
 
其實,他是忘了潤滑油。
 
之前他可沒試過真的跑完全程──他當然不會告訴卡卡西──但那些村男總是提醒他如果他真的要做,那他就一定要帶備潤滑油,否則就會相當痛。「口水會乾得很快。」一些人跟他說:「難道你打算慢慢來處理好那部份?不要這樣,明仔!絕對不能猶豫,總之就是不行!」
 
於是,根據這些年輕人所言,他沒錯就是需要潤滑油,就算這代表他需要等到解決整件事也好…而這想法叫他咕噥。如果他們之後路過其他鎮子說不定他可以去買一些回來,或者有時間的話他還能去找些不是太正適但也許比較有趣的代替品?可以是那種比較快有效的,也許,他可以在途中某些夜裡把卡卡西拉到一邊然後──然後──
 
「可惡!」他大喊的同時倒回床上,衣物已經重新穿上。銀之前跟他們說過八時在主樓集合,但這代表他還要呆夠兩個小時。感謝這大堆的時間,他發現腦中那堆飛來飛去的想像已經搞得他老二越來越硬。打野戰?找便宜的旅館?不設定是挺浪漫的,但鳴人只想要看到卡卡西的臉全因為他而變紅,就像是昨夜鳴人吸乾他之後。他甚至不需要任何人幫他發洩,完全不需要,特別是當他看到那張臉:雙目緊閉,傷疤在床邊的暗光下發白,膚色化為燦紅,部份來自來羞怯但主要是來自快感,而且很開放,開放得鳴人想要找個方式陷得更深…於是這景象、這想法,讓他發射。
 
如果能跟他翻雲覆雨有多好,不過…
 
真的要他老實的話,他其實害怕得要命。
 
卡卡西比他這三年來遇上的任何男生還要大(除了一個,但他們最多只有摸來摸去),但那大小卻不是需要注意的事。鳴人喜歡這點,畢竟這是從遙遠的過去他作出把粉刷放在門口這偉大的惡作劇開始,他就一直都尊敬、欣賞、鍾愛的男人,那名擁有看似龐大身影的村子英雄,那些鳴人想要但偶爾不肯定他能否跟得上的腳步──那老二也不是那麼可怕罷了。這很棒,這點他能處理。
 
但他不肯定的是另一個問題,當然他不是對自己的老二沒信心,靠當然不是,但如果他傷倒對方呢,如果他太慢,如果這太無聊,如果卡卡西試過更好的,而就算他學東西很快但如果他還是超不過那次,如果、如果──如果他對卡卡西來說並不
 
足夠?
 
「混帳。」他喃道。
 
性挫折果然是最糟的了。
 
他超想要再觸碰卡卡西,現在他好像又聽到那些平民男生的玩笑聲,就是他們手法好得讓他發射同時咽哽出:「卡─卡──」他們就會盯住他然後,笑著輕吐:「這可不是我的名字呢,明仔。」
 
等一下。
 
明仔。
 
明。
 
卡卡西不是有一次喊他明了嗎?不是有人提過歷史文獻裡面的明嗎?他一直用這名字來冒充平民,但也許…這不單純是一個偽裝。
 
搞什麼鬼?
 
 
──她不能放鬆警惕,就算他被綁住,還是這個人引發出一場極其野蠻的戰爭,而且就算是族群裡面最老的成員也從未見過那種野蠻──亦是十尾怪物的創造者。她也許年輕十五個冬季,更加靈敏而且反應也很快,但他亦擁有才能與及經歷作後盾。
 
然而,就在他向她微笑時,她的目光變得柔和。他看起來好像快要哭出來了。
 
「妳真是一名美麗的女生呢,我本來可能迷上妳。」她有點心動,不是因為讚美,相反她能感覺到他是由衷的,亦代表他正為其他事後悔,彷彿有一個「然而」沒有說出來。她沒有回應。
 
他看似不在乎。「這個人生裡我有很多事情要去後悔,也許我下輩子會是蟑螂,被人踩來踩去。這似乎還不夠呢,我肯定妳會同意的。我認為蟑螂絕對不會有感情,被壓碎的時候,他們都只會感到物理上的痛。像妳如此年輕的女性,我保證妳知道有更多痛苦的方式來粉碎一名男人。」
 
「也許你下輩子會受不了。」
 
他的笑聲叫她吃驚,一開始好像是咽哽,或是吠叫,但接下來就是由衷的、更苦澀的。「呀,我也是這樣想。對於毀滅者的明來說,這懲罰可真合適。」
 
然後她看到淚水從那雙藍眼流出,叫她後悔剛才的話。他這輩子明顯也經歷得太多了,那麼,一個男人還可以背負多少?
 
小櫻抽氣並衝前,但一雙強壯的手臂擋下了她──
 
 
 
「小櫻!」那是佐井,他的表情還是跟以往一樣,但當中閃過了關心,然後游過不安,最後才把她推入一個尷尬而且不肯定的懷抱裡。
 
她再次喘氣,這次是為了回氣。好在這懷抱夠強壯,她只能倒在他身上,雙手抓住了對方背部的衣物。她能感到他的呼吸變輕並更放鬆地擁抱,儘管當中還保留了佐井跟任何人交流時都會擁有的尷尬,是他還未學懂如何連結的距離──但也許每個人之間也有無法親近的距離吧。小櫻感激他的努力,如果她不是哭得那麼厲害,她會向他道謝。
 
她實在無法阻止自己想到那雙藍眼,而正因如此,她止不住淚。
 
 
大和在指定時間敲鳴人的房間門,然後兩人一起步向檔案室。
 
「睡得好嗎,鳴人?」
 
「差不多,你呢?」
 
「還好。我一直都在思考小櫻、佐井跟其他人,他們現在應該找到新人柱力了。」
 
呀對了,鳴人完全忘了這件事。「那孩子多大?」
 
「大概三四歲吧。」
 
鳴人認為,這是懂得痛楚的年紀,卻還不夠去明白、去定義。「好,那麼還有時間。」
 
「時間?」
 
「去教那傢伙如何成為最強的搗蛋鬼!」鳴人笑道,就算大和以接近同情的表情望向他也好。考慮到比的情況,雲對於人柱力的反應大概跟木葉不同,但無論如何,學懂自衛總比教育一堆人更為簡單。
 
鳴人在走廊中間停下腳步。
 
「鳴人?」
 
這想法真夠懦弱。
 
「收回前言。」
 
「嘎?」
 
「新計劃:我還有時間告訴雲他們可不能像木葉之前那樣亂來,否則我們就會把他們徹底毆飛。」
 
一段時間只有安靜,而在舜生歪起眉頭打開檔案室的門,大和正在大笑。
 
最後他道:「卡卡西前輩說得沒錯,你果真是木葉最出其不意的忍者。」
 
鳴人再次笑起來,而這次是由衷的。他們進入檔案室,理所當然除了卡卡西外其餘所有人都已經在裡面。黃正在一本小筆記本裡寫什麼,目光於筆記本跟大堆捲軸之間來回遊動。銀站在水盆前,表情一如既往地空白,似是沒有注意他們進來。
 
「那塊瘦骨頭呢?」
 
「大家早。」大和冷冷地回以招呼語,而鳴人竊笑。「抱歉,但前輩偏愛…遲到。這壞習慣真糟。」
 
黃咕噥並再次作筆記,舜生則走過去坐在堆滿了文件的桌子旁邊。
 
「那麼…呃…你們其實一直都只是…寫字嗎?整天都是?」
 
「是的。」舜生道,沒有抬頭:「黑族一直以來都是僱佣的族群,但這個…這是一族繼承的方式。我們收集跟保護歷史,為了未來保存下去。」鳴人還未對於三名歷史學家作出任何決定性的想法,也許就是他不是太喜歡黃,但舜生的語氣好像有些什麼叫鳴人喜歡這人而且感覺比較安心,他說到做到,這名深髮男人會以性命作保證。
 
他繼續道:「僱佣的偽裝對於我們的正職有很大幫忙,任何人得到黑族的傳言單純以為我們只是受僱的一族,而這當然是真的。我們會小心選擇工作,永遠都不會服務政府,儘管服務政府裡有權力的人沒有任何問題。他們要麼很快被殺,或者活得夠長命讓我們可以服侍他們一輩子,並沒有任何人位於兩者之間,反正大部份都偏向前者。」
 
「那代表長期客戶的列表會是機密的?」大和問。
 
舜生點頭。
 
「團藏不在裡頭吧。」語氣是輕鬆的,但房間所有人都立即變僵(除了銀,她似乎專心一意地向水盆做她一直都在做的事。)
 
黃哼鼻回應:「說到我們會向那混蛋木乃伊拍馬屁似的,也許我們都不值得信任,但我們也不是笨蛋,他根本就是個大麻煩。」
 
鳴人不能看出他說的是真是假,但那老頭好像真是由衷討厭團藏,於是他快活地「唔!」了一聲同意。
 
門口喀嚓打開,所有人轉頭望向入口的卡卡西。他正擺出眼笑,並向大家揮手。
 
「抱歉,去了洗衣服。」
 
鳴人嗆倒了,是床單!上面絕對沾上了他的精液,還有那些他來不及吞下去結果從他嘴裡流到床上的。
 
黃哼鼻:「你就不能編個好聽點的藉口嗎?擁有這種缺陷也能當忍者真教人吃驚。」
 
喂,他才沒有說謊,丁點也沒有。
 
靠,他才不想要在所有人面前雄起,他那混吉老二,沒人叫你現在肅然起敬呀喂!停下來!也許他得去敞洗手間或者──
 
「──助跟鷹正出發前去你們的隊友跟新任人柱力的所在。」
 
「什麼?佐助?」他之前的困擾立即倒回去。
 
黃翻白眼:「喂,集中點吧。這是銀今早收到來自族人的可靠訊息,如果你們葉忍的聲望真的那麼名副其實──雖然直到現在我也看不出來──只要你們明早離開並加快腳步,你們的隊伍應該可以避過他們。」
 
「為何不是今晚?」大和問,表情陰沉。
 
「瘦骨頭跟這小鬼今天要幹的可不輕鬆,而且很花時間,他們之後得休息。」
 
銀說話了,害所有人都嚇一跳。「這件事並不同於直接進入墓穴找尋訊息般簡單,要進入『河道』必需要釋放出俗世的身分,才可觸碰生命中的金流,以及把兩顆靈魂連接的紅線。」
 
黑族最年長的檔案保管人望向舜生:「要向他們解釋嗎?」
 
舜生點頭:「銀所說的是『河道』。我們黑一族首要關心的是歷史,是時間的記錄。我們本身無法控制時間,所以我們認為我們值得理解時間流動的規律來為自己作準備,就算這些規律為數並不多。
 
「然而,我們亦有最後的任務,黑是河道的看守者,而河道是為於這座山的陵墓最深處。」
 
「河道?那是什麼?一條很大的河?」鳴人問,他實在是難以想像。
 
「大河流在地面上,下方所擁有的是靈脈。跟普通的河一樣,最後還是會流入三角洲。無論我們有多努力,我們完全不知道河水會流向哪兒,然而,三角洲就是『河道』。往昔的黑族進去後明白到他們以往的人生與及歷史。但還是先警告,它只會讓有需要進去的人進去,而且沒人可以控制它給你們看什麼。」
 
「也就是說我們可能是白跑一敞。」卡卡西說,鳴人可以聽得出語氣裡的謹慎,及找到大堆的失望。
 
「靠,這真吹帳。」他噘嘴抱怨。
 
「我們不認為有這可能,考慮到我們所繼承的部份,我們有理由相信你們跟宗族大戰的煽動者有連係。而且此刻亦有其他事情在發生,令情況變得有意義。」
 
黃點頭:「沒錯,你們最好比鷹更快找到那名人柱力。」
 
「咄。」
 
那大叔搖頭:「不對,不單是這個理由,還有別的,就像是為何你們兩人會憶起前世,為何曉在過去幾年一直都藏起而不直接跑出來搞最後一擊,他們一直都在等待這個時刻。」
 
「這是什麼意思?」卡卡西的目光很尖,肩膀繃緊。
 
黃一人接一人地望過去,然後小心地吸氣。
 
「六道仙人終於都重生了。」
 
沉默。
 
「什什什什什什什麼?」
 
 
好不容易止了淚,小櫻終於都能輕輕擠開佐井,讓對方知道她已經沒事了。
 
「抱歉。」她從對方懷裡退出,而他雙手掉在兩旁,目光落在沾濕了的襯衣上。「我弄濕了。」
 
他聳肩:「淚會乾。」
 
她不知道他是否想要作安慰,但這還是讓她微笑:「嗯,沒錯是。」
 
「妳之前昏了。」佐井道,回答她掛在舌尖上準備吐出口的問題。「我…我不知道為何,但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於是我提出要求前來找尋妳與及雷影。我來到時妳已經在外面自言自語,谷川女士一直都有看顧妳,但她得把孩子送上床。」
 
她點頭。「謝謝,我剛想起我去見谷川…不,綺羅小姐跟夜明醬,然後…」小櫻支吾了,她不肯定那雙藍眼裡什麼東西讓她做夢。
 
「妳不舒服嗎?懷孕了?」
 
這句話太出乎預料,於是她笑了出來。這感覺好棒,就像是有些重量從她肺裡離開。她覺悟到她能呼吸了,她終於都能輕鬆地呼吸。「你的笑話變好了呢,佐井!」
 
當她從笑意裡張開眼睛,她可以看到他在朝她微笑,於是道:「你的笑容也變好了呢。」
 
有一瞬間他的目光睜大而且笑容消失,而也許是長久以來的第一次,他臉紅了。但這只是剎那的粉紅,然後就消失並再次微笑,笑容依舊由衷:「我很高興。」
 
「我也是,佐井。」她這句亦是真心話,從他初露面開始,小櫻對於他的戒心越來越少,直到足夠放心但不是代表她會在攻擊或防守時留下缺口。他們不是在戰鬥,他們不是在訓練,他們只是在這兒,作為隊友站在一起。本能地她伸手輕梳那抹短髮,他沒有移開,只是好奇地望向她。「這是好感的表現。」
 
「呀。」他有一段時間沒說話,小櫻觀察他慢慢地吸收這訊息,大概是在為他那漸漸變得豐富的人際交流資料裡庫存檔。最後,他單純道:「我很開心。」
 
「好!沒錯就是這樣,你還在思考別的事情吧?」
 
「我相信我曾經看到卡卡西先生向鳴人做這動作,我明白他是打算表示出好感不過──」
 
「不過?」
 
「他的表情跟妳的不同。」他輕輕皺眉:「就像是…就像這並不足夠。」
 
她嘆氣:「對,鳴人跟卡卡西就是這樣子了,忍者一般都不理解感情事。我們不知道在別人面前應該做什麼,或者如何表示出好感,或者如何付出跟收集我們想要或者需要的東西。」她笑了一下:「結果到最後,你也不比我們落後太多罷了。」
 
「在我完全不理解這種東西時處理事情會比較簡單。」他那雙深不可測的黑眼望向她。
 
「比較簡單,但不是比較好。」
 
「對。」
 
於寂靜能夠湧入兩人間之前,小櫻立即拍手:「雷影跟綺羅小姐一定在擔心了,你能告訴他們我沒事嗎?還有麻煩你幫我要一杯水?」
 
「沒問題。」他站起準備離開,但房門被滑開而小櫻注意到一名小男孩撲向她懷裡,她靠後來抱住對方,而夜明的甜笑叫她的呼吸窒在咽喉裡。
 
「妳醒了,公主大人!媽媽叫我去睡覺,但我知道妳醒了!」儘管他很興奮,他還是大聲打呵欠並用拳頭拭眼。她抱起男孩並站起來。
 
「謝謝你來看我,夜明醬,來找媽媽吧。」
 
「是!」那雙亮麗的眼睛望向她,而她再次抽氣。有一瞬間她以為…她搖頭。
 
「不,我看到。」小櫻轉向佐井,他的表情是嚴厲的:「就算只有一瞬間,但我肯定我看到,他的眼睛出現了漣漪,我絕對沒有弄錯。」
 
她抽氣的同時黑影出現在房門處,轉頭發現是綺羅跟伊,兩人都閉上嘴巴擺出苦臉。
 
「是的,春野小姐,這是血繼限界的輪迴眼。」
 
 
 
 
待續
 
 
=====================
譯者的話:
總覺得作者為我們留下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謎^A^
總之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是,「永遠」明(鳴人)跟「闇黑」茂(卡卡西)的是戀人,茂比明小,而茂被「維新」龍二(佐助?)殺掉,最後死在明的懷裡。
現在看起來明似是被還不知道名字的公主(小櫻)下殺手,不過沒有真的做到小櫻就被佐井拉出回憶所以不能完全肯定。但無論是不是,總覺得她好像對此感到悔恨,而我直到現在還是覺得之前只是在茂的記憶裡提過一次的男性「草野」其實是她…但不肯定^A^
畢竟我不是作者肚子裡的蟲^A^
還有六道跟「明創造了十尾」這點…^A^
作者大人請不要再吊我們胃口了^Q^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