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85] [584] [583] [582] [581] [580] [579] [578] [577] [576] [57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174 信差
 
 
CP:卡鳴卡
注意:147 郵筒(大和佐井大和)相關,架空,短

拍手[1回]


+ + + + + + + + + +
每天站在郵筒旁邊看書,已經是旗木卡卡西的習慣。
 
也不是說他過來這兒是有什麼目的,單純是拖狗拖到這兒,看幾頁書,然後繼續前進這種一成不變的無聊路線。嘛,作為狗隻訓練員他的工作是偏向自由性質,偶爾也會利用聰明的腦袋搞搞投資所以每月收入亦不算太少。
 
事實上亦因為太過集中於書本,每每卡卡西都不會注意到他的小狗帕克事實上幾乎每天都會在這個郵筒旁邊拉香香便一邊看書一邊走掉。儘管過往在偶爾的場合裡他試過被一名金髮的年輕郵差叫住讓他清理好那些香香才走,不過作為旗木卡卡西,他的個性就是不嚴重的事那他就不會記得住。
 
儘管在訓練其他狗隻時他會比較嚴,只是對於自己的狗,銀髮男人一般都會相對地放鬆。
 
於是日復一日,直到某天他發現他那平日安靜的狗居然會向郵筒吠汪汪於是旗木卡卡西終於都離開了親熱大陸並望向帕克吠叫的對象。嘛,說是郵筒得罪了他的狗,倒不如是說貼在郵筒上的一張紙而且上面還畫了一張卡卡西相當懷疑是不是他本人的肖像畫(只看到頭上有五條向上飛的毛而且眼睛看起來應該是想表達出異色…嘛至少口罩是認得出來)而且下面還加上一堆米田共…
 
而再下面的地面則是小狗真正的香香。
 
發現了棕色的一片就得清理,於是卡卡西取出隨身的報紙跟鏟子。但男人的目光繼續集中於那副畫,還有當然在那旁邊還有一些字:
 
銀頭:
最後警告,別再讓你的狗於郵筒旁邊拉屎。
全體郵差上
 
會叫他作銀頭的只有一名郵差而光是思考那名似是步出社會沒多久的青年便讓他吃笑,接下來男人便在那信旁邊畫了點東西寫了一些字,就把剛清理好的東西丟到垃圾桶裡,並繼續接下來的路線。
 
 
如果不是小狗又在吠,卡卡西幾乎忘了昨天他在這郵筒上畫了金髮年輕人的臉還補了一句半由衷的對不起。銀髮男人看到紙張已經換新的而裡面沒有他的樣子卻畫出一支能吸引小狗在叫的骨頭──嘛帕克認為這東西像骨頭嘗試跑去舔的話那麼就當是吧──不知道是刻意畫出來還是裝可愛,而旁邊還有一串字。
 
銀頭:
想不到你畫圖還是有一手的,另外不懂得把你畫帥還真抱歉了,反正踩地雷的傢伙才不叫作帥。
全體郵差上
 
咦?只有一個頭跟米田共就叫作踩地雷了嗎?如果他邪惡一點的話他甚至會把那些東西叫成軟雪糕呢。不過那孩子居然會回他留言真的叫卡卡西感到驚訝,於是他抽出了筆,並為紙張上空白的位置寫下了一句「謝謝讚美,還有請你叫我卡卡西」然後下款則開玩笑地記下「你帥氣的銀頭」。
 
對於這條訊息感到滿意,他便領住準備大解的小狗繼續走,心想說不定這次他要買些好一點的狗糧來感謝這頭小棕犬,讓能夠他從跟信差的小許交流得到一點樂趣。
 
 
接下來那一天銀髮男人前往郵筒便主動找信,看到居然有回覆叫他感到相當高興。他不知道那孩子寫上「你也可以叫我鳴人」之後下款繼續用「全體郵差上」是否刻意的,儘管上款已經由銀頭改成是卡卡西銀髮老人讓狗隻訓練員不禁溫暖地微笑。
 
於是他的回應便就男孩能否借用所有郵差的名義向他留便條這點作出質疑,下款則表明自己是只有三十出頭的帥哥才對,並開始期待接下來的回覆。
 
出來的結果,就是兩人每天都用這種方式來通訊,儘管卡卡西知道哪所郵局可以找到那孩子而金髮青年其實應該也可以找到他的住址但他們就是喜歡這種半作弄半輕鬆的交流方式,無論如何,這出來的結果比銀髮男人以往想像的更有趣:
 
如果一張紙被填滿的話就會換成另一張,有時亦會有其他的人(無論是有沒有署名)都會插嘴說什麼「我愛你」之類只是鳴人跟卡卡西都會認出彼此的筆跡甚至取笑那些明顯只是「到此一遊」路人。他們偶爾亦會把對方稱為「拉麵星星人」或者是「秋刀魚蒙面超人」之類,根據那段時間兩人所討論的話題而定。有時甚至會有人寫出「呀,原來是卡卡西前輩嗎?我是大和呀很久不見了有空出來吃飯嗎?」或是「呀,漩渦君你的○○(被塗了的地方出現了箭頭:公眾地方不能寫出這種字!BY見義勇為的團扇)還是那麼短嗎?」之類表明有人知道互相交換對話的兩人真實身份,漸漸地這個郵筒被貼滿了紙而且還有各式各樣字冒出來,「把信寄在外面的郵筒」已經成為了全城的話題。
 
於是在傳媒的壓力下,在鳴人寫下最後一封:「我被老太婆狠罵了所以之後不能再當收信而當快遞的。」後那些紙張已經找不到只餘下一張以電腦打印出「不準在郵筒胡亂塗鴉」的告示,一開始也有不少人留言反對但因為鳴人已經不再於這郵筒寫信,卡卡西覺得沒趣的同時其他人亦開始忘掉曾經的熱潮。某天大雨過後就連那張告示也變得像破爛的霉菜,盯向那變得普通的郵筒,銀髮男人扯了一下狗繩阻止那頭打算在郵筒旁邊拉香香的帕克,並在破舊的紙上寫下一些字。
 
──想見你。
 
寫完後總覺得有點羞,嘛,反正對方也不會再看見了…卡卡西緩緩地收了筆,並抽出他的親熱戰略,便假裝若無其事地,繼續跟小狗一起在這人流不多的大街上前進。
 
 
儘管銀髮男人沒有想到接下來那天在他準備帶狗兒出門的時候門外傳來了鈴聲,一般很少會有人那麼早去找他,所以卡卡西亦不禁對此感到疑惑。打開了門後男人驚訝地發現一頭金髮撞了進來,屬於少年人的活力之聲立即於他的房子裡迴響:「我是來送速遞的!先生請您快點查收!」
 
還未來得及眨眼,一個大箱子就這樣擠到卡卡西的眼前。「呀,還有裡頭是蛋糕所以拿的時候請小心。」年輕人愉快地補充,滿臉的笑容吸引了銀髮男性的目光。但話說,哪有人會把蛋糕寄到郵局然後再送到他的家?茫然地抽出了筆他實在無法把目光從那年輕的郵差給移去,好不容易簽了字並接過包裹,男人才發現寄信人的欄目裡,寫上了漩渦鳴人這名字。
 
這叫銀髮男人立即止不住笑容。「呀哈,小郵差,這是給我的驚喜嗎?」他把蛋糕放在不遠處的飯桌並打開了盒子,發現當中的食物居然是以帕克的外表作款式,叫男人立即轉頭,注意到那名男孩正在臉紅地盯緊了他。卡卡西不禁吃笑並輕吐:「進來吧,麻煩幫我關門。」然後青年便像機械人一樣僵硬地跟從指示,似是感覺到年輕人的緊張,棕色小狗走過去嗅了一下鳴人的腳,結果帕克就這樣被郵差抱到胸前。
 
叫卡卡西有點羨慕他的寵物犬。
 
「那個…這…嗯,因為這頭小狗我們才會開始通便條…」男孩有點緊張地解釋,很快就用力搖頭並擺出比之前更自信的笑容:「呀哈哈哈,所以我才想是否要買點蛋糕來答謝一下這孩子。」
 
「呀呀,原來是這樣嗎?」卡卡西向甜點嗅了一下接下來用力地嘆氣:「不過可惜,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哦,裡面某些成分會讓牠們中毒。」他逗趣地看著男孩的臉變青,接下來年輕人便用力叩頭苦惱地大喊:「想不到本大爺也會那麼失算!」呀,不是真的跟鳴人相處太多叫卡卡西不能給對方評語,男人只是從郵差身上接過了永遠都以不高興的表情望向他的狗,然後拍了一下犬隻的腦袋,並輕聲吃笑:「嘛,沒關係,在我開始跟你通便條時便讓帕克吃了一頓高價狗糧。」
 
他放開了小狗並讓這頭看來今天得遲點才能見陽光的狗兒在房子裡懶洋洋地四處走,接下來男人便轉向蛋糕,計算出這東西也滿大的自己一個人絕對吃不完。想要問鳴人有沒有打算留下來陪他一起吃一點,但他發現,自己的話被搶先。
 
「我也想見你。」
 
青年那帶有笑容的話叫他用力眨眼接下來卡卡西不禁伸手掩住臉,如果不是口罩的話說不定他會被發現紅臉…不過這也沒用因為男孩很快便整個撲滿懷並利用銀髮男人向桌子伸手以取回平衡的時機為他解開了口罩,看到那厚臉皮的笑容,卡卡西咕噥了一聲,便向年輕人那片豐滿的唇親過去。
 
並在瞬間得到熱烈的回應。
 
而棕色小狗只能跳到沙發上趴下來,無聊地打呵欠。
 
 
 
 
 
====================
作者的話:
我到底在寫蝦米XDDDDDDD
本來的頭緒其實是讓帕克當他們的紅線娘讓小狗幫兩人送信去,但下決心接寫147的世界觀後我發現怎麼想也好像不是很對勁於是帕克便降級到只成為紅線(其實真正的紅線是帕克的香香XD),鳴人的設定本來就是郵差所以我想應該不會過分離題吧,至於卡卡西…寫他的視角其實有時真的是一個挑戰^Q^
是說小灰好像滿喜歡銀頭這個稱呼的說W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