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90] [689] [688] [687] [686] [685] [684] [683] [682] [681] [68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77 禱告
 
 
CP:無
注意:短,卡卡西中心,佩恩戰

拍手[1回]


+ + + + + + + + + +
旗木卡卡西發現自己準備死了。
 
為了保護木葉的同伴,把自己僅存用來活命的查克拉都投放於萬花筒寫輪眼上。無論如何他已經沒法再親眼目睹同伴陷入危機而自己卻什麼事也不去幹,而就算平日銀髮男人總會冷靜分析出最有利自己的結果,但今次無論怎樣想他唯一也只想到要解救秋道丁次的話,他都只有這個下場。
 
從來都沒有想過萬花筒寫輪眼會有這種用途,如果不是因為發現自己的無能為力讓他於三年前再次失去人生裡相當重視的東西,從兩名友人處得到這份「禮物」的忍者現在就可能保護不了他應該保護的同僚。沒錯,他向帶土約定過會用這男孩送他的寫輪眼保護凜,而沒錯,萬花筒的存在就是因為他終究還是守不住約定,並親手把那名女孩的生命奪去。
 
無法原諒自己的錯,再加上宇智波一族本身就對萬花筒的存在閉口不言,於是銀髮上忍一直都不打算使用這眼睛直到他真正見識過鼬的萬花筒──
 
直到他發現自己其中一名珍視的學生失去意識躺在雨下,而另外一名學生已經不再復見的事實。
 
於是男人強迫自己學懂駕馭萬花筒寫輪眼。儘管他不認為自己值得受到友人們此等祝福,但只有在這個時候,在模糊的意識裡肯定了知道丁次此刻平安無事,卡卡西就知道能夠擁有兩名故友的幫助實在是一件…也許值得高興的事情。
 
呀,就算他肯定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都很過分,但友人們的存在卻一直都盤繞他在身邊呢…加上四代目一直都對他不離不棄,
 
反而讓卡卡西感到「害怕」。
 
無論如何,現在他終於都要死了,不知道在死後見到友人們的話他應該說什麼呢…畢竟,在慰靈碑處單純自我安慰地自言自語,始終跟真的於友人的面前承認錯誤與失敗,
 
是兩回事。
 
大家都說在接近死亡前從出生開始的回憶就會如走馬燈一樣於腦中快進,而卡卡西不需要提醒亦知道接近三十年的人生裡他後悔的實在太多,他做不到或者是沒有做到的事也一樣是太多,但銀髮男人實在是來不及一一道歉。說起來天空真的很藍很廣闊而他作為大世界裡渺小的存在終於都在今天準備消逝,的確他是很渺小,只是一名對於生死無能為力的忍者,不過既然藍天那麼大…
 
那麼神呀,您能聽我一個小小的禱告嗎?
 
──帶土、凜、老師…請你們原諒我。
 
 
但在死亡的世界給予原諒的,卻是旗木卡卡西本身。
 
他終於都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說他跟父親很相像。
 
 
再次睜開眼睛所目睹的是同一片的藍天,結果他沒有死去,說是鳴人說服了操控佩恩的長門,而那名男人結果犧牲了性命把木葉裡因為這場戰爭死亡的所有生命給喊回來。
 
並把和平交托在自來也最後的弟子手裡。
 
卡卡西對於鳴人居然有這種能力感到自豪跟某程度上的羨慕…但同時銀髮男人亦因為自己始終沒有看到帶土或凜感到無限的放鬆。旗木卡卡西不害怕死亡的同時亦害怕面對死亡,因為他拖欠的實在太多,他甚至不介意帶土活過來向他的左胸刺進千鳥…
 
但他真是害怕面對人生的錯誤被一一數清的時刻。
 
然而因為目睹所愛的家族如何因為罪惡感停留於死亡世界的柴火邊緣,卡卡西認為他能夠重新活過來也許擁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呀,看來卡卡西需守護天空的藍色,他要把自己的一切都投進那奇蹟的孩子身上。翼望些許也好,亦能贖清過往無法保護一切的罪。
 
於是銀髮男人沒有理會秋道的阻止便從地面站起,使盡一切力量出發,希望還能夠趕得及。帶土的寫輪眼還有凜的萬花筒寫輪眼對於卡卡西來說是祝福的同時亦可能是一生背負的咀咒,但只要他還活著…只要他活下去的話,銀髮男人願意一生背負。
 
而他終於都趕得及在金髮男孩倒下來前當成床墊。
 
「你做得很好,鳴人,就這樣靠在我背上吧。」卡卡西小聲說,無數的情感都因為正式覺悟到身後的男孩依舊「活著」的同時湧出。而在聽到對方呼喊他的名字,在感受到身後男孩對他絕對信賴的依偎,在發現年輕人的身心都已經變得比三年前都更大更重的同時,銀髮男人不禁把目光轉向蔚藍的天空。
 
神呀,您願意再聽我一個小小的禱告嗎?
 
 
 
 
 
──請至少不要讓鳴人討厭我。
 
 
 
 
 
=========================
作者的話:
在得知道凜的死因後,一問友人提出了一個問題:「不知道老師在佩恩戰死去的時候對於凜想什麼。」
另一名友人則回應道:「說不定是在害怕吧,因為他親手殺了凜。」
然後我就突然有了上面的想法。
卡卡西不害怕戰死,但害怕死後如何面對帶土與凜。
無論如何,「保護不了」跟「見死不救」跟「親手了結」可是三種完全不同的事。
所以在得知道帶土沒死還因為凜的事情怪責他時,才會茫然得站在那兒對帶土的攻擊逃也不逃吧。以為被服仇內心就能好過一點其實也是逃避現實的一種想法…不過在對方就算把他打死也不打算原諒他的前提下,這種方式其實對於改變現實是相當沒用。
老師只能捉住鳴人這名在他心目中唯一能夠映照出的未來的光茫,同時在暗處沉迷過去、逃避過去。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