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93] [692] [691] [690] [689] [688] [687] [686] [685] [684] [68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80 市集
 
 
CP:卡鳴
注意:架空,某些情節有點虐到鳴人…

拍手[1回]


+ + + + + + + + + +
每月舉行一次的木葉市集總是可以吸引不少人前來購置各種珍寶,對於銀髮畫家的卡卡西來說,這兒亦是他可以忘記原來作為宮廷頂級畫師的身份,在平民的國度找尋知音的時光。無論如何,火之國的女王綱手只允許他利用這個時間自由地賣畫,儘管每幅畫出價也比王國所知道的要低好幾倍,只是因為能夠比平日更加接觸平民,亦代表為他能得到一成不變的炫麗王宮以外的題材,銀髮男人亦對此不亦樂乎。
 
於是在市集還未正式開始前,畫家便把幾幅之前從這兒得到靈感的已完成畫作好好安置在牆邊的地面。好運氣的話,說不定會有人欣賞他的畫作,在這個市場裡把幾張作品購置回家,所以也不是說只有銀髮男人在這兒唱獨角戲。一般都在他旁邊開店的年輕人佐井亦是畫家,但這孩子比較擅長畫肖像,於是跟擅長風景畫的卡卡西沒有並沒有出現搶生意的情況。事實上選擇主動向卡卡西談笑風生的亦是佐井,銀髮男人相信這應該算是平民藝術家的交流。
 
於是比大部份人都要遲來的卡卡西,在幾乎所有人都準備好後,他才慢條斯理地整理作品同時半由衷地跟佐井討論今天打算畫什麼,如此平和的市集日常叫男人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些聲音從廉價首飾店的另一角傳來。就在男人整理好幾幅作品,站起打算後退欣賞自己的成果之際,銀髮畫家的背後突然就被某些小而高速的東西狠狠撞上。
 
「哇呀!」
 
鐵鍊的聲音打向地面,卡卡西從震驚張眼的時候便發現被鐵鎖束縛的雙腕離自己的鼻尖並不太遠。銀髮男人還未來得及叫正倒在他身後的存在快點站起,對方便已經慌張地從他背部掙扎。
 
轉頭一刻,畫家有點茫然地發現,於陽光下閃爍的耀眼金髮正為水晶似的藍眼打上了陰影。
 
「就在這裡!!」後方有不少成年人的聲音而卡卡西能感到在他身上的人(應該是男孩,不是很重,而且腳尖好像只碰到他膝蓋)被那些咆哮搞得用力發抖,不消一會兒那孩子便傳來了悲痛的哭號,只比羽毛重一點的存在便瞬間從卡卡西的背後消失。被放自由的畫家隨即翻身,有些打扮像有錢人的傢伙正將男孩那似是幾個月沒有被修剪過的金髮用力扯痛,但那蔚藍的眼似是在強迫淚水鎖在眼眶不能再往下掉。
 
「居然有種逃跑…像你這種奴隸可是很值錢呀,看你還敢往哪兒跑!!」三名成年人包圍在那男孩的四周,巴掌扭肩扯髮等動作全都有齊。雖然聽到這孩子奴隸不過銀髮男人從來都沒有見過有人會這樣對待社會最低下的階層…又一幕呆在娟麗宮殿裡不可能見識到的體驗,卡卡西甚至懷疑國之王的綱手女王是否知道民間擁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不忍見到那麼小的孩子繼續被人如此對待,卡卡西最後決定為這名沒有還擊力(好吧,那孩子還曾經作勢去咬人,儘管得來的只有另一個巴掌)的男孩嘗試說點好話:「嘛,這孩子還小,不需要這樣對他…」只可惜男人的善意單純迎來的只有三對不懷好意的狠瞪,銀髮畫家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有點後悔為何就要八卦與他無關的事情。
 
那對不起了,孩子,就算你繼續用這種疑惑卻帶有希望的目光望過來也沒用,我實在幫不了你。
 
「鄉巴佬,不關你的事就別跟我們放屁!」其中一名奴隸商人向卡卡西吐口水,然後便跟隨其他男人將那依舊嘗試掙扎的金髮小鬼拖回去。哎呀哎呀,難道這也算是有錢人們應有的教養嗎?卡卡西苦惱地望向那些奴隸商人遠去的背影,這堆傢伙害他自尊心受傷了,儘管不打算表現得在意,但始終作為頂級宮殿畫師,心底就是有點不舒服。
 
可是讓他怒氣全燒的,卻是那金髮男孩最後突如其來的一句:「吶,大哥哥你的風景畫都很漂亮!」
 
「誰叫你多事了!」其他一名男人將那孩子的頭被用力扯向前,而卡卡西只能向轉彎的一行人呆瞪了好一段時間。在那些身影跟男孩低吼的聲音完全消失後,他才忍不住搖頭苦笑。「那小子…」儘管只是孩子但他今天還未開店就遇上知音了呢,可惜那男孩的身份卻居然只是奴隸。卡卡西不需要奴隸而他不認為自己有改變別人命運的責任,於是男人為衣服拍塵,然後便向那名一直都以莫名其妙的笑容望向他的佐井哼道:「咦?我的臉有什麼嗎?」
 
「呀,只是感嘆卡卡西先生你還真有小●●來反駁這區最有權力的大商人的手下們呢,如果他們認真起來的話,想必你的小●●已經被切下來了。」佐井又再次搬出只有這少年才會覺得幽默的爛笑話,叫銀髮畫家無奈地嘆氣,沈默了一會兒,便把目光投向市集另一邊王宮的方向:「不過木葉始終還是火之國首都,最有權力的果然還是王室…」
 
黑髮少年以讀不懂的眼神回望他,然後才緩緩地搖頭,伸手指向從牆壁下方粗魯地暴露出的樹根。呀,如果不是有這些樹根,卡卡西根本不知道牆外這個位置長有一棵大樹。
 
──嘛,原來是「根」嗎。
 
他知道有些東西佐井不能公然說,事實上所有知情的平民都不敢公然去討論「根」的存在,而一向都不愛問政事的男人決定還是聳肩便直接把事情放邊。似是理解到他想法的佐井再次擺出那種對於不熟的人來說絕對是欠扁的笑容,轉身步向已經整理好的位置,一屁股坐上小木凳然後握起調色盤:「那麼卡卡西先生,你今天打算創作什麼驚世傑作呢?」
 
的確,他之前也沒有認真想過…
 
瞬間想起了那水晶般的藍目,叫卡卡西突然很希望畫起藍天。
 
 
午後是人流最多的時刻,但卡卡西發現自己此刻真的需要努力去忍笑,假裝完全沒有看見坐在佐井前方化名為「大和」的王室侍衛隊長天藏如何向肖像畫家佐井擺出連續兩個小時的生硬笑臉。在川流不息的腳步下,銀髮畫家單純安靜地把自己畫裡的天空塗成彩,並因為某種特別的靈感,於應該畫上雲的地方加上了薄紗般的神聖金光。
 
藏起了真正身份的男人需要承認他有點忘不了早上碰到的那名男孩,但他也不是太過在乎因為這萬千世界裡本來就有不少東西能夠吸引畫師的注意,對那孩子散不去的回憶說不定只是因為藝術家看到漂亮的東西引發出來的餘波。但就在男人終於都為畫作加上最後一筆,放下了調色盤準備好為作品命名的時候,如野獸般的哀號響徹這熱鬧的市場。
 
於是畫家們全都放下了畫筆,而天藏亦轉身抽出了佩劍──嘛,如果不是那兩個小時的笑容已經定格在棕髮男人的臉上,說不定整個畫面才不會那麼好笑。連他們在內的不少行人商家都四處張望找尋叫聲的所在,而卡卡西亦注意到有點粉紅的東西從他頭頂穿過,輕輕落在各種臨時商店的帆布頂端並繼續前進。
 
把心一橫,銀髮男人決定把畫作全都抱在懷裡跟在那粉紅色的步伐之後,當然,卡卡西只能夠以更慢的速度於下方奔跑,他始終還是靜態藝術工作者,跑步不是男人的強項。
 
越接近就越能夠聽到悲痛的咆哮,卡卡西注意到就連天藏亦跟在他旁邊,如果可以治一下那張傻瓜笑容的話說不定會更教人放心。轉過幾個彎後男人便在其中一所比較穩固的店子上方看到行動代號為「櫻」的宮殿精英暗殺部隊(簡稱暗部)女成員,但老實說,綱手女王大人到底都在想什麼?如果只是要監視他這名到市集賣畫的畫家,出動到侍衛隊長跟暗部也太過火了吧!
 
不過女孩的目光此刻專注地落在被大堆人包圍了的市集廣場裡,那些哭喊聲,還有叫卡卡西感到不安的鞭打聲,就是從人牆裡頭傳出的。
 
於是銀髮男人抱住他的作品努力擠進人牆裡,好不容易終於都從各種平民或商人間鑽出了後,他卻發現於廣場中央趴有在早上碰到的男孩。金髮年輕人的背被其中一名商人用力踩下去而那人還將男孩的金髮從地面拉扯,當中的痛苦害那看起來最多十二、三歲的男孩用力大喊,這次眼淚如河水般從那孩子瞇起的眼睛不停湧出。
 
「對不起呢,先生,我們會再幫你調理好這孩子,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奴隸商三人組的另外一名男人說,擦抹雙手歪嘴而笑,眼睛瞇得幾乎看不見,向某名卡卡西記得於宮殿見過幾次面的男貴族阿諛奉承。而那名貴族只是用紙扇掩嘴並用食指跟拇指舉起了應該是錢袋的東西,拍馬屁商人立即見錢開眼想要向錢袋伸手,但因為對方舉得更高而捉不到手。
 
另一名拿鞭子的商人見狀,便再次用力鞭打了男孩的身體,叫卡卡西有點覺得自己快要沉不住氣。看來這些商人是打算強迫那奴隸用手指印下賣身契,而賣身契的設定亦是銀髮畫家一開始以為火之國──或至少在首都木葉裡──不可能出現這種非人道奴隸買賣的主因。這種違反火之意志的行為叫銀髮男人幾乎想要上前阻止,卻發現天藏從後拉住自己,而他認為棕髮侍衛得感謝自己那張臉終於都解開了傻笑麻痺狀態回到應有的認真,卡卡西才沒有真的一拳毆過去。
 
「…卡、卡西先生,你知道規矩就是規矩,而且只有奴隸的主人才可以決定奴隸的命運。」棕髮男性哼道,畫家只能咬緊牙關,觀看那名踩住男孩的商人如何抓住少年的手臂,強迫那名在正常情況下該沒有任何力量反抗的的少年把塗了墨的拇指給按在寫有未來主人名字的賣身契上。這孩子不願屈服於命運的決心真的害銀髮男性感受到難能可貴,卡卡西認為在此時火之國的王朝裡就是缺乏這類在絕境下還能夠認清自己的人才。但可惜,他不是這孩子的主人,加上規定就是叫他不能介入平民的事情不過…
 
規矩還真可以害一個人的人格變得比垃圾都不如。
 
「不要太過傷倒這小孩,這孩子只有貞操跟外表才能值這個錢。」買家不停地搖動錢袋,三名商人都好像變得更加慌張而開始半罵半哭地強迫少年按下印記。此刻卡卡西真的已經看不過眼了,木葉市集應該是用來給各人尋寶找知音的,而絕對不是用來給某些白痴賣掉奴隸的貞操。於是他把畫作全都放在地面,只抽出了剛完成的作品,用手帕掩住半邊的臉後便小步跑出去:「等等!我打算買下這孩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突然加入的男人,天藏開始嗚咽而卡卡西亦能感到來自暗部灼熱的視線。好在穿上了平民的衣服,加上臉上的大手帕,那貴族沒有把他認出。畫家嘆了一口氣以平復自己,接下來再次以比較冷靜的聲音再次宣佈:「抱歉打擾了你們的買賣,但我也對這孩子有興趣,就我所知這孩子還未正式簽下賣身契吧,那我也打算把他投下來…當我家的食客。」
 
「呃…別自以為事了!看你一身寒暄的打扮,難道你以為你出的錢可以比這位先生更高嗎?」商人三人組之奉承君尖聲吐,卡卡西那半掩的眼睛卻集中觀察地面年輕人那雙開始湧出希望的藍目,叫他阻止不了自己在手帕下向少年微笑──奇蹟地,男孩亦緩緩地朝他裂嘴笑了,使畫家心底湧出某種帶有緊張的快樂感覺。「這樣的話…」卡卡西抓頭,終於都把目光轉向用扇掩嘴沈默地觀察他的貴族:「不知道這位先生打算出什麼價錢呢?我保證會用更高的價買下這孩子。」
 
但這名貴族還沒有回話,奴隸商三人組之鞭子君已經抬高鼻頭神氣地宣佈:「三百個金幣!看你這種窮書生窮盡一生也不可能賺下來吧!」
 
卡卡西單純聳肩,三百個金幣他知道自己不消半天就能變出,甚至還不用賣畫賺錢。但這群人不需要知道,於是銀髮男性便慢吞吞地抓臉:「嘛,好厲害呢,三百個金幣大約可以買兩台馬車連馬哦。」三人組一起抱手點頭,但卡卡西接下來的話立即害商人們的下巴整個摔下去。「…那我出十台馬車的價錢好了。」
 
沒有等那三名商人把下巴撞回原位跟扳手指計算出畫師的開價,貴族便已經向他回以挑戰。「那我出可以買下一座高級樓房的價錢。」
 
卡卡西逗趣地欣賞那些商人如何用下巴把地面重新撞出裂縫,便懶洋洋地微笑:「三座,三座樓房,剛好這幾位可以一人擁有一座。」
 
對方的眉更皺,倒是在地上的男孩對他的眼神越來越閃亮。卡卡西不禁向那孩子傳達安心的笑容,接下來再次被貴族抬價:「先生,如果你沒有能力請不要再空口說白話,我會出買下王宮別莊的價值。」
 
於是銀髮男人暗地奸笑然後反駁:「請不要擔心,無論你出價多少我也有能力支付比你更高的價錢。那麼,能買下整個火之國王宮的…怎看?」
 
奴隸商三人組已經幸福得互相擁抱大哭了,但這堆人明顯還貪不夠,寫有「錢」的六隻眼睛立即投向一開始打算買下年輕奴隸的男人。「買下整個火之國的錢。」紙扇終於都被用力敲合,男貴族咬牙切齒的樣子說明卡卡西已經成功向對方重量級的自尊點亮破壞性的火焰。
 
本來如果卡卡西只想要投下這孩子確實不需要那麼麻煩,只是不作弄一下這些傢伙他就是有點不舒服。然而說到能夠買下整個火之國嗎…口氣雖大,但銀髮畫家不認為對方是開玩笑。卡卡西知道只要這個男人稍微不高興,這座在五大國裡還算是富裕的國家不消一個月就能夠變成全世界最貧瘠的地方。
 
畢竟,這就是「根」在火之國裡的勢力,這樣的話他真的需要認真考慮綱手對他的建議呢…雖然卡卡西其實真的沒有什麼興趣就是。算了,現在他的重點不是去挑戰對方的底線,銀髮男人認為他最好還是在那三名傻子般的奴隸商人瘋昏頭之前結束這場遊戲。於是畫家一手指向天,瞇起了眼睛,歪頭擺出他所認為最無辜的笑臉:「那我想,再也沒有任何人有能力買下整個天空吧?」
 
「就給你了!這個搗蛋鬼就賣給你了!!」商人三人組幾乎一同跪拜在卡卡西的跟前,沒有確定便那麼相信自己害銀髮男人忍不住奸笑。那個拿鞭的在拜了幾次就興奮地於賣身契上抹去男貴族的名字,伸出羊毛筆,反過來自己才是奴隸般敬請卡卡西寫上自己的姓名。
 
於是銀髮男人搶先在那名貴族可以反駁前簽了名,契約已經完成了一半,叫奉承君感動地大喊:「原來是卡卡西先生!請你等等我們很快就會讓那小子印下手印!」
 
一直都在氣悶氣的男貴族立即轉向他,從來沒想過化名的卡卡西知道自己被認出了,於是向還在遲疑的金髮少年用力點頭,希望男孩能夠對此相信他。好在那孩子好像已經認定銀髮畫家是值得信任的人並沒有多想便印下了契約,直到其中一名商人把紙卷在一起走向卡卡西,朝他伸出了手掌明顯要錢。
 
「那麼,恭喜你們買下天空了。」銀髮男人將剛完成並捲起沒看到內容的畫作放在對方的手裡,在那堆高人還因為紙張的「重量」感動時便順手接過了賣身契。他掃了一眼羊皮紙便快步跑到金髮少年旁邊將戴上手拷的男孩牽起,小聲地向少年吐了一聲:「你叫鳴人呀,來,站好,我們得逃了。」
 
男人說完便拉下臉上的手帕,大步衝進圍觀的人牆,並在半路直接將那名似乎於人群裡跑不快的孩子整個抱在懷裡,一如所想,這孩子除了手拷外就幾乎沒有任何重量。
 
卡卡西聽到後方三人組抑天大喊:「這什麼!!!!」然後就傳來紙片被人用力撕成兩半的聲音。呀,真可惜呢,畢竟就是這群人想要天空的嘛,他把自己筆下的天空交上可算是正當的交易。而且他知道只要那三人夠聰明真的拿去宮廷藝術部門去賣的話,這張畫用三百個金幣買下還喊少。
 
「你知道你作為王室成員本來就禁止在這種市集作任何買賣嘛!」守衛隊長哭喊地跑在銀髮男人旁邊,感謝天,天藏還是有把他之前丟下去的作品們都好好收集回去。「綱手女王單純每月一次放任你到市集賣畫,可沒有想過你會搞出這種鬼麻煩呀!卡卡西太子大人!」
 
宮廷頂級畫師──更正確是火之國的太子卡卡西無聊地哼了一聲,沒有理會懷中男孩那驚呆的臉容,然後有點無奈地解釋:「天藏你說得沒錯呀,每月的這天我的身份就是平民,這代表了我就有權力作任何形式的買賣,所以擔心來幹什麼?」
 
銀髮男人沒有理會近身侍衛的悲喊繼續奔向市集的出口,卻在半路發現其中一名奴隸商人已經在那邊等待他們,以絕望的表情暴躁地向卡卡西吶喊:「把那張契約跟小子都還回來!」
 
「這孩子跟契約都是我的了,如果你們強搶的話就會犯上搶劫罪。」畫師將男孩抱得更緊,他亦感到對方用力擠進他懷裡,這信任的表現使卡卡西更加無法想像自己會將這叫鳴人的孩子交出的畫面…不,他才不打算把自己的所有物給交出去。可惜已經三人組已經利用這個時候把他們包圍,沒有想過犯罪的事而只想要奪回男人懷中那「不能白養一個月」的財產。
 
可惡,真是養的話就不要把這孩子搞得那麼瘦!
 
「雖然不是很想這樣做不過…」銀髮畫師慢條斯理地嘆氣,然後擺出他只有在王宮裡下指示時才會出現的表情跟威嚴的語氣:「但真可惜,今天跟女王約定時間已過了,於是現在我回復火之國太子的身份。天藏,繼續跟在我身邊準備隨時聽令;櫻,把這群人捉住,以搶劫他人財產罪與及意圖傷害王室重要成員罪直接把他們送到大牢去。」
 
男人才說完粉髮少女便從頂上跳下,用力抓緊了拳頭,擺出女孩臉上只有這種時候才會顯得最甜美的笑容:「嘿,卡卡西太子,你也不需要用太子的身份來向我作這種命令呀。」在下一瞬間,少女的青筋便於那寬額上爆發出:「因為我早已經準備好把這群虐待小孩的混帳毆成渣滓了!」
 
嘛,作為暗部成員之一,感情跟說話太多可不是一件好哦。但卡卡西無可否認這亦是他喜歡把櫻留在身邊當左右手的主因,至少這名女孩沒有宮殿那些侍衛那麼冷漠無趣。
 
如果你不算櫻擁有一雙可以把牆壁毆成碎的致命拳頭。
 
於是銀髮男人繼續抱住少年進入市集外的大街裡,接近日落的時份一般菜市場反而會顯得更加熱鬧。嘛,跑到這兒應該很安全了,剛才那名貴族夠聰明的話也知道跟太子搶人不會是有趣的事…只是他真的需要考慮綱手吼了好多天的繼位話題了,畢竟需要好好處理「根」與及那些權力比直轄王室要大的貴族。
 
讓天藏解決好少年的束縛,年輕人好奇地望向已經自由的手腕,接下來立即向他擺出笑容:「謝謝你們救了我!」呀,好在剛才那些尖叫沒有害這孩子變成啞巴,卡卡西點頭後便從小巷步出再次上路,他沒有打算將這名雙腳明顯擦傷了的孩子放在地上,單純繼續抱住對方。
 
「所以…大哥哥你真是太子嗎?」過了一段時間後這名叫作鳴人的小孩終於都尖聲地發問,天藏立即把手指放在唇間向男孩用力地噓了一聲,叫金髮小孩立即畏縮。因為得知道棕髮侍衛的眼神有多能嚇小孩,卡卡西只好掃了一下男人的後腦,不高興地道:「天藏,別嚇壞人家。」
 
堂堂宮殿侍衛隊長按頭嗚咽的畫面在其他國家裡絕對是難得的絕境,可是銀髮男人在不同場合裡看過了好多次,已經不覺得這情況能夠有多好笑。於是卡卡西轉向鳴人並向那雙好奇的大眼小聲回應:「是的,但你不要告訴別人,我不喜歡被太多人知道的就是太子…」雖說如果真是打算接任女王成為火之國的國王,人民在最後亦總會看到他的臉。
 
只是卡卡西沒等到鳴人回應,棕髮男性擋在前方把他的注意力轉向前,呀,是佐井伸大了雙手擋下他們前進的路而卡卡西能夠感到鳴人再次用力抱緊了他,可是火之國太子不認為他的黑髮友人是打算做什麼…
 
特別是佐井伸手,把手掌放在準備好拔劍的天藏鼻頭上,商標似的笑容就像是在向客戶作上門推薦廣告,但說的話裡卻代表商戶已經陷入了廣告陷阱中:「大和先生,你的肖像已經完成了,感謝你三個金幣。」
 
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天藏眨眼,然後,王室侍衛隊長便重新擺出之前定格了整整兩個小時的猴子傻瓜笑。卡卡西不禁因為眼前的畫面噴了一聲笑意,就在他思考天藏這笨蛋居然打算逃過佐井的瞬間,男人感到臉頰傳來了柔軟的溫熱。
 
…是鳴人吻了他。
 
「不管是不是太子殿下我也最喜歡卡卡西先生了!還有卡卡西先生你的畫真的很漂亮,能教我畫嗎?洗衣服打掃抹地我全都會幹的哦!」
 
少年自顧自地說完然後便用力抱住他這名今天才認識的陌生人的頭,那種害人心跳加速的快感再次於深處湧出,暖化銀髮男人的身心。「呀,你喜歡學的話我會教你。」以往完全不相信所謂一見鍾情的太子這時終於都相信了,有點無奈地思考說不定就是這孩子的純真害他落入奴隸商人的手中…於是卡卡西回吻年輕人的金眉,同時用腳勾向天藏的屁股:「得走了哦,天藏,快付錢除非你打算賣身給佐井。」
 
但回應他的除了是來自棕髮男人的嗚咽翻錢包外,就是懷中男孩那充滿了佔有的擁抱。
 
說不定那張賣身契其實是由鳴人買下卡卡西的身與心。
 
 
 
 
 
=========================
作者的話:
不小心…打長了\O/
原頭緒其實是來自MAGI…當然也不完全是跟那動畫買賣奴隸的設定就是。
卡卡西跟綱手不一定有血緣關係反正我在這兒就是設定他們分別是太子跟女王W
事實上我最喜歡的是「買下天空」的梗…雖然好像也是寫得最爛的部份OTL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