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03] [702] [701] [700] [699] [698] [697] [696] [695] [694] [69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88 踏血(浴血戰)
 
 
CP:無
注意:短,第七班中心,認真向

拍手[0回]


+ + + + + + + + + +
卡卡西很不喜歡做這種事。
 
雖然說作為忍者,他有責任讓三名下忍知道什麼叫作死亡。的確下忍甚至是中忍一般都不會接到跟生殺有關的任務,然而在這個現實世界裡面他認為應該為這群孩子準備好。之前在波之國裡這三名下忍雖然有所成長但卡卡西能看出包括佐助在內的孩子們還是不習慣面對實際的生與死,而這亦是為什麼卡卡西此刻會站在三名學生面前,看他們如果向無辜的兔子舉起苦無的主因。
 
一如他所想,佐助幾乎沒有多想就把苦無給刺進兔子的大動脈裡,如機械般重覆卡卡西之前教導他們的放血程序,把兔子的血液收集於一座小木桶裡。這動作似是叫原本以為自己做得到的鳴人笑容不復在,而櫻從一開始就已經表現出恐懼的表情了,只是現在看到追求者似是沒有任務同情心的行為,反而害女孩的臉變得更鐵青。
 
男人觀察他的藍髮學生開始料理野兔,平淡地問了一聲:「佐助,對於殺生有什麼感覺?」然後他得到三對難以置信的目光。過了一段時間後被詢問的男孩別開了眼,若無其事地繼續手上的工作:「…沒什麼,單純是我需要這樣做才能有晚餐並繼續活下去。」烏髮下忍沒有動搖地回應,叫餘下兩名隊友都用力咽了一口氣。
 
於是卡卡西轉向鳴人跟櫻,以他平日放鬆的語氣呼喊:「好,我們的佐助君已經合格了,那麼你們也快點完成吧,否則你們今天的露營習訓裡就沒有晚餐吃。」當然殺兔子完全不如殺人所以他不認為佐助已經完全打好心理準備,但這兒還有兩名連面對小動物也在發抖的孩子,銀髮上忍需要兼顧這兩名直到現在還不敢下手的學生。
 
「卡卡西老師…我們真的要這樣做嗎?但兔子很可憐…」粉髮女孩已經在嗚咽了,有些時候卡卡西真的不是很習慣面對女生,要麼就像紅豆般可以對殺生的事很冷血,要麼就是自以為什麼也不用出手去幹。雖然說銀髮男人有打算推薦櫻去深造醫療忍術畢竟這孩子的查克拉控制非常出色,然而如果未來要成為戰場上的醫生,粉髮女孩亦有需要先行做好分清楚敵友的準備。
 
畢竟,這世界是現實的。
 
「晚上我們的訓練會很嚴厲,我向妳保證,妳不吃點東西絕對會昏的。」銀髮男人警告,得到女孩畏縮的目光與及來自鳴人討厭的眼神。他知道那名金髮男孩絕對是在心底裡面咒罵他,但如果這就是教師的角色,那他完全不介意去做學生們眼中的大反派。
 
儘管由櫻先行下手讓他感到有點出乎意料。
 
女孩花了點力才能割開兔子的大動脈,但由於緊張搞到苦無握得不夠穩,於是紅色的血液就開始噴得女孩滿身都是。「哇呀!!」櫻恐怖地大喊並一屁股向後方掉下去,恐怖的大眼觀看被繩索束縛的動物如何在掙扎過程中染成最後一動不動的鮮紅。
 
卡卡西讓已經完全哭泣的女孩去找個地方清理自己的身體或者換一件衣服之類亦答應女學生接下來的事由他來處理,於是上忍從血池裡抽起了兔子,放在旁邊的木頭上,假裝心不在焉地向唯一還未下殺手的男孩喃道:「鳴人,只餘下你了。」
 
他知道這孩子一直都在看,之前在櫻臉上的恐怖表情如懂得傳染般貼在金髮男孩的臉上。過了一段時間那孩子才乏力地轉向還在掙扎的野兔,舉起了苦無,捉緊,似是想要下定決心去做──直到卡卡西用眼角瞄到男孩再次放鬆手,低下頭,以只有鳴人才會擺出那種「不懂得怎麼辦」的歪嘴笑投向小動物。
 
「不行…我做不到…我不能向這樣子的動物下手…我完全做不到…」金髮下忍抽鼻開始哭泣,作為應該比女生更要勇敢的男孩子,卡卡西認為現在事情變得比想像中還要困難。「那麼你今天就沒有晚餐了。」卡卡西心靜氣和地說,觀察鳴人如何把充滿恨意的目光轉過來。他沒有動搖也沒有畏縮因為銀髮上忍知道只有讓學生們面對現實才是好事,直到男孩指向上忍導師,大聲呼喊:「不吃就不吃!我就不相信我會被那些笨蛋訓練搞到昏死!」
 
而銀髮忍者只能嘆氣地望向鳴人如何理直氣壯地把已經嚇到快心臟病發的野兔放回大自然去。
 
 
晚餐過後他沒有因為特定男孩的肚子打鼓而減輕特訓,儘管櫻跟佐助打算分鳴人晚餐的行為讓他想起了生存考試,只是這次卡卡西相當堅定地指出他的做法由此至終都只是為了鳴人好,並狠狠地否決了烏髮學生那句:「這樣的話,如果我們日後真的有必要殺人,那工作直接交給我做吧。」
 
不是說銀髮上忍不認同這三名孩子的團隊精神,但有些東西真的不是合作就能搞定,他知道過份依賴只會限制了一個人本身的成長。
 
結果在隊伍入睡了後,銀髮男人聽到從鳴人的睡袋裡傳出了聲音,他假裝繼續睡直到年輕人消失在林子裡,說不定這孩子是打算找些野果之類的東西…
 
但如果真是那麼肚餓,萬一碰到危險可不是開玩笑。
 
於是上忍從睡袋爬出並緩緩地進入森林,他雖然教過學生們如何把查克拉隱藏起來,只是明顯鳴人已經餓得完全沒有餘力去做這種事。他緩緩地向朝男孩的氣息繼續向前走,於月光下這兒並不完全是黑暗不過…
 
卡卡西沒想到他會目睹此刻的畫面。
 
鳴人一邊哭泣一邊向一頭小兔子刺苦無,血液跟隨男孩連聲的「對不起」不停四濺。卡卡西立即從樹後跑出去並落在金髮少年的身邊:「鳴人?鳴人!你沒事嗎鳴人!」一直去到手部動作停下,野兔的身體已經無法再分辨出來,金髮男孩才把那染了血的臉轉向其導師。
 
然後少年整個緊繃的身體都放鬆下去,彎身伏在地上,無力地哭泣:「卡卡西…嗚…老師……嗚呀我果然…嗚…我果然是怪…物…我果然是…大家都討厭的…怪物呀!」
 
糟糕了,卡卡西幾乎想要毆打自己,他完全沒有想到鳴人本身處於比較特殊的情況,這孩子不願殺生的主因不光是因為善良,還因為這孩子害怕其他人的想法。緩緩地,他把手放在男孩只套有藍色襯衣的背,可以感到這孩子的身體有多冷,然後他才輕掃對方,語調相當平實:「鳴人,你不是怪物,我保證。」
 
「但我…但我…」年輕人好像想要把他的手移開但使不出力,於是上忍加重了手掌的力度,並再次向鳴人保證:「你不是怪物,你只是人類,而肚餓得去找東西吃可是人類的本能…一切生物的本能。」
 
是他害這孩子此刻那麼瘋狂的,再次望向躺在鳴人面前繼續湧血的兔子,銀髮忍者只能用力地嘆氣。「來,吃下這個。」他從忍具包抽出了兵糧丸,擠進男孩的嘴裡,感謝天這孩子在最後還是開始嘴嚼。卡卡西一直待在鳴人身邊等待男孩的哭泣變得安靜,然後他才把手從鳴人的背後拖到手臂,輕吐了一聲:「能夠起來嗎?」
 
鳴人先是點頭,但很快,便雙手抓拳緩緩地搖頭,對於這名平日不愛服輸的孩子來說是相當罕有的事。然而上忍決定不發一言並主動將鳴人拉起,他扶著男孩直到對方的腳不再因為震抖擺動,然後便向對方道歉:「對不起,鳴人,也許我之前應該需要給你更多時間…來,現在先回去洗臉換衣服吧,我來再找些更好的東西給你吃。」
 
然而他發現男孩只是繼續盯住兔子看,大部份血液已經被泥土吸收,裸露的肌肉似是互相扭曲。「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幫牠建一個墓。」銀髮男人好心地提議,然而,鳴人發呆了一段時間便緩緩搖頭,向上忍微笑:「卡卡西老師,我會吃那個…你教過我,這樣才算是對死亡的敬重。」
 
卡卡西只知道自己內心很沉重,儘管這節課的目標已經達到,但上忍導師無論如何就是無法高興起來。
 
他真的不喜歡做這種事。
 
 
 
 
 
========================
作者的話:
我絕對是哪兒壞了QAQ
嘛,隨了變態外應該沒人喜歡做把小孩子的純真奪去這種事吧,但有些時候作為教師呀長輩等等就是需要做這種事…畢竟孩子不成長的話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大人們是無法永遠都保護他們的。
只是鳴人的善良部分是來自那種不幸…
感覺還是滿虐心的T__T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