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50] [749] [748] [747] [746] [745] [744] [743] [742] [741] [74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哭
作者:barspoon 譯者:夢兒

CP:無,但可以看成卡鳴
注意:這篇文章的最後跟作者另一篇連載有關係,但也可以觸立成篇。
前三幕的內容分別來自三張同人圖,詳細見最底譯者的話



拍手[1回]


+ + + + + + + + + +



卡卡西正淹沒在紅色的大海裡,血與憎恨組成的螺旋於村子博動,就如眼前那頭怪物的心跳般教他嗆鼻、嘔吐、盲目。這是一頭狐狸怪物,是殺手,是偷走了千萬希望的小偷,把木葉的火之意志扭曲成由牙痕、爪痕,與及破爛身體所組成的火之葬禮。

他有能力阻止一切狂亂繼續撕碎村子或者吸吮血液的腐臭,他已經失去了一切,世上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束縛他了。他會殺了那名正在他的手下無力地踢腳嗚咽的殺手,因為這種東西才不是人類。只要用手裡的苦無刺下去一切就會完結,因為他自己亦不是人類。

他不應該猶豫,他不應該在一切都還是鮮紅的世界裡──就在他還想不起什麼叫作人性的時候──裡停下一瞬間,他不應該在紅變成藍色的時候止住,他不應該望向怪物的眼睛,因為回望他的是一雙只能是屬於嬰兒的淚眼。

紅色變得模糊,於他眼前搖擺就像是他半個身體泡都在水裡。所有東西都變得又灰又藍又黑而…而他在做什麼?天,他差不多要做什麼!?來自心底的痛把他刺穿,一些溫暖的東西從左頰滑下。望進那雙藍目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垂下手臂驚恐地發抖,一遍又一遍低喃同樣的說話。

「…不哭…不哭…不哭…」



鳴人得逃了!他不喜歡待在一個有奇怪味道的建築裡讓衣著相同的女生把那些又黏又臭又刺人的東西塗在他手上還有用繃帶綁住他害他發癢。他不喜歡這裡,他想要回家,因為大家都慌張起來還責罵他去跟別人打架,他已經說得很清楚是其他孩子首先動手的,不過沒人肯聽他說!所以他才得逃!

他不知道殺出重圍這項大計完全不適合給一名四歲小孩用來逃跑,而當然,這也許亦是他會成功原因,畢竟沒人會想到他真的跑去試。

於走廊上偷偷摸摸地前進,就如一名鬼鬼祟祟的忍者般窺視四周──或者說是,他認為那些忍者就是這麼做的,畢竟直到現在好像還很有用,那代表他絕對沒有做錯!他不知道為何走了那麼久還沒看到能夠通到外面的門,於是只好繼續在走廊上轉來轉去,然後下樓梯,然後撞到死胡同,然後發現下面有人於是得上樓梯,然後他才沒有迷路,可惡!!按住肚子用力扁嘴,而且他也沒有肚餓,哼!

來自兩邊的腳步聲強迫鳴人潛進房間躲起來,因為關了窗簾所以房間很暗,不過他還能辨別出不同形狀跟影子。盯了好一會兒後,他終於發現靠牆那張床上有的並不是一堆洗好的衣物。

而是一個人!

他僵住了,抓住門把,努力思考如果坐在床上的人將穿白衣的女生叫過來的話他應該怎麼才能夠逃出去。不過那人一個字也沒有說,也沒有動作,甚至沒有轉頭望向他。那人面向另一個方向,就如破爛的洋娃娃般沒精打釆地坐在那邊一動不動。

好奇心跟丁點關心勝出,於是他躡手躡腳走到床邊。說不定那人沒有注意到自己房間已經變成了逃獄犯的避難所了呢!或許那人是睡了,或者…或者死了。死了之後可以這樣子坐著的嗎?他之前從未見過死人,絕對是很厲害吧!

鳴人小心溜到床腳,他不需要用蹲下來的方式鬼鬼祟祟藏起自己,因為走近後他也得踮起腳跟才能看到床墊上面的東西。目光繼續在昏暗的世界聚焦,他發現坐在床上的是一名老伯伯,長有一頭很亂的灰髮而且髮型梳得很有趣,大概是因為頭頂上的繃帶吧。這位伯伯絕對也跟人打架了呢,因為在老人的手臂上也有那些令人發癢的繃帶。

終於都繞過去望向那名老人的臉,他恐怖地抽了一口氣,揪住胸口後退一步。這就是死人的樣子了嗎,他不喜歡這個樣子!這才不厲害,是可怕才對!那青白的臉上完全沒有表情、沒有動作、沒有生氣,這人甚至不是老伯伯,都沒有皺紋!在半掩的眼簾下什麼都沒有,有傷疤的那邊有點奇怪,某程度上讓那本來就沒有表情的臉更加可怕了!

他不喜歡這樣!死人才不是這樣子的!跟故事書裡的圖片完全不像!跟他有時想像那些對他兇的人會得到的下場完全不同!這是很痛苦很可怕而且讓他的胸膛很痛讓他無法呼吸而他知道他快要哭起來了而他才不想這樣!他完全不想這樣!他不想見到有人死!絕不!

哭得打嗝,用衣服來擦擦眼睛,鳴人認為他也許得向找那些正在追捕他的女士們自投羅網,讓她們治好那個男人於是他就不再死,絕對有方法做到的!那些女士什麼都能治得好!包括那些根本就不用去治的東西。

以手袖擦鼻,他看到桌子上的碗,於是爬到放在床邊的椅子上。碗裡的東西看起來很濃,氣味很也糟,大概是藥吧。於是他捧起了碗,非常小心地穿過床與椅子之間的大峽谷。就在他坐在床上望住對方,他吃驚地發現那人根本就不是男人,只是一名長有灰色頭髮的年長骯髒青年而已!

骯髒的青年死人似地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完全沒有反應,根本就是沒可能發生而且大錯特錯的事,因為年輕人都是很有活力地在村裡蹦蹦跳跳才對!這堆錯誤好像在扭曲還有抓傷他的心,讓他感到眼睛開始變成水,對方的目光直直穿過了他的肩膀沒有看到他。他把碗抬到青年的臉前,屍體略為動了一下。

然後那雙眼睛望向他,卻沒有真的見到他。裡頭看到的是別的東西,是一些纏繞不去的跟黑黑的跟空虛的跟悲傷的跟了無生氣的跟如果那死掉的青年哭出來的話他可會忍不住的,因為只是想著這些他自己的眼睛也擠滿水了!他一邊抽鼻涕一邊把濃湯勺起,伸出手,這藥什麼都可以治得到的!就算總是很難喝,但也總是能讓痛痛通通飛走。

「不哭。」鳴人小聲低語,他知道青年看不見他,不過也許…也許聽到他的說話,因為對方張開了嘴巴,任由鳴人餵對方那些能夠使青年不會繼續當死人的藥水。



卡卡西站在倒在地上的身影上方,和風拂拭他的袍子並於瓷器面具邊緣低語。那小孩正睡在地上,伸開手臂就如乞求天空把他撿起來帶走,是個殘酷地不可能實現的六歲生日願望。

每年這天總會有一名暗部被派去從暗處監示鳴人,而且從不會把自己的存在揭露在男孩或其他人面前。這次是第一年輪到卡卡西,而他相當肯定自己會是最後一次擁有守護木葉人柱力的任務。鳴人今年就會入學,很快一切就會被淡忘於是再也不需要護衛。

只可惜那些冰冷的惡意並不會那麼快結束,不知道鳴人是否每年生日都許下同樣的願,不知道那個願望終有一天能否變成不會再讓這孩子睡在地上眼角冒淚的東西,不知道他有沒有機會能夠親眼目睹那一天。半跪在男孩旁邊,想到這些那就算不是不可能卻也非常沒可能實現的願望,叫他無聲嘆息。

朝身後的忍包伸手,卡卡西抽出早上包好的小盒子。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搞什麼會買這種東西,只是在得到要在鳴人生日當天看守那孩子的命令後,他於回家路上從櫥窗裡看到了護目鏡結果身體就自然去行動。儘管這行為又笨又毫無益處,不過他還是輕輕把禮物塞進男孩的外套裡。

說不定有用,說不定沒用,說不定只是足以讓金髮男孩有一晚不是哭著睡,不過這就是他所希望的全部。也不算是什麼實現不了的願望吧?就算他當時幾乎…他想要老師的孩子在生日時過得開心也很正常吧?特別當他幾乎…這也不是很過份吧?不過他當時真的幾乎…只是作出一點關心也沒關係吧,尤其是在這種日子嘛?因為他曾幾乎…猶豫地把手擦在鳴人的眼角,他靈巧地拭去淚水。

「不哭。」卡卡西低語。



瓷器面具不太好看地沉進水裡,河流無止境地把它翻來覆去。小小的氣泡如淚水般從空洞的眼睛裡浮起,就如這塊面具明白自己已被命運所拋棄,就如它知道它的主人真正希望的是讓它撞在石頭上粉碎。河流速度加快讓它旋轉,水流攪拌著咆哮著直到它終於都無助地摔到瀑布下面。

多年以來面具都在盡忠職守,把戴上它的存在徹底藏在身後。經歷了無數戰鬥它亦沒有破碎,在死神的面前它都沒有眨眼。它為主人擋下偶爾如傾盆大雨般打落的血水,亦在之後一次又一次被清洗成剛剛降下來的雪花。它安靜地觀看、聆聽,記下一切,熱心地把所有秘密都守護在他那在奸笑的表情裡。

瀑布最下方的尖石如利齒般伸出,於猛烈的漩渦裡張牙舞爪。這邊只差半公分,那邊只差一寸,離下方只差一絲的距離,面具就會像船底下的蛋殼般化成為碎。彩陶上的輪廓與眼洞驅使它不穩定地向前邁進,勉強逃過了無法挽回的破壞直到漩渦將它沖到遠離瀑布比較平靜的水流。

它不情願地飄到河底的石地,幾顆徘徊的氣泡從眼裡擠出就如它不想被粉碎,就如它不想被遺失,就如它不想秘密溢出飄進湧濤裡,就如它不想再也無法蓋住其創造者的一切回憶。

於面具接近那些快要撞上它最終讓他粉碎的石頭時,於河床徘徊的黑影突然衝出,受驚的生物游開的動作使面具翻到旁邊。一小片水草勾住了它,於流水中可說是體貼地將它抓住,然後水草其餘修長的指節緩緩地飄向紅白相間的臉頰,將它捲起,拉進柔軟安全的懷抱裡。野草與河水輕抹面具顛簸的表面,就像在輕道:

…不哭…

過了一年又一年,於朦朧的深度下面具看到了非常多的事。某天它幾乎被沖離安全的巢裡,熟悉的臉跟不熟悉的對手威脅要把河水跟彼此給撕成兩邊,讓水面化為一片混亂。淚水讓河流變鹹,天空在哭泣,而面具一直都在看,把秘密都擁在懷裡。小小的氣泡從最下方攪拌而出,飄起來穿過它空洞的眼睛,蘆葦朝茂盛地生長在白紅色表面的藻類輕道:

…不哭…

季節再次不斷交替,面具耐心地在黝暗的河底等待。水草已經長得相當高密,於是它再也看不見一切,再也無法觀察世界的轉變。某天一些遲疑跟有些笨拙的東西碰到了它,把整堆水草給挖起來把它帶回陽光下。纏結在面具上的黏稠水草被小心翼翼地取走,而熟悉的臉正驚奇地回望它,並開始勾起唇來哭著大笑。發抖的指頭小心翼翼為它檢查破損,藻類從空洞的眼睛裡滑下。

「不哭。」鳴人小聲道,開始小心翼翼地將藻類從面具上擦走。「我會保護你。」

面具奸笑,就如對這無人知曉的玩笑感到滿足或逗樂。它安靜地看著那張熟悉的臉,新舊秘密開始共鳴,然後一切都被安全地藏在彩陶的表面之下。





========================
譯者的話:
第一個場面原自i/sensei!!主頁裡其中一張暗部卡卡西幾乎要殺掉初生鳴人的單頁漫。
第二個場面原自某張鳴人在醫院裡餵卡卡西吃藥的圖,抱歉我不並清楚作者是誰。
第三個場面原來死烤餅……咳!史考兵的卡鳴漫畫《The First Present》。
雖然作者三張圖都有給連結,但尊重原作於是我這兒就不放連結了。

是說這篇文絕對是在考驗我那從不存在的中文描寫能力…修辭不要多成這樣好不好QAQ
有些在英文是很美好的但去到中文就在文法上完全說不通了…於是我也改到想要死…超害怕自己改多幾下就會跟原文意思離太遠OTL

修改於2014年4月25日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砂糖
謝謝QVQ還是留有很多英文的味道QAQ
這個作者總是向我說她喜歡驚喜QVQ喜歡解伏筆QVQ
老師太不在乎自己了呀QAQ
有小鳴在身邊是好事QAQ
夢兒 URL 2013/12/11(Wed) 編集
無題
梦梦已经翻译的很好啦!
这个作者真的好厉害,光从她的着眼点就望尘莫及啊- -。。。
小鸣帮老师喂药那里看得我好难受。。。
老师总是对自己这样,但是小鸣又好可爱。。
痛痛都飞走什么的。。。又瞬间治愈了。。
总之心情大起大落啊看这篇。。。
satou 2013/12/11(Wed) 編集
RE阿毛
我當初看的時候也哭了QAQ
應該不是P網的圖吧…說不定作者早已經關站了…QAQ?
漫畫沒說吧,鳴人的童年除了被一直無視外就幾乎沒有被描寫了…
夢兒 2013/07/01(Mon) 編集
無題
..........我.............QAQ一把鼻涕一把眼淚.....QAQ

第二張圖本想用google以圖找圖的方式來找作者,結果好像沒甚麼結果...大概只能在P站一個一個搜尋了QAQ三位大大的圖都好美......再加上這位大大的文.....殺傷力倍增!!!!!!!!痛!!!!!!!!Q口Q

是說我真的很好奇鳴人的護目鏡到底誰給他的...^q^漫畫有說嗎??(去找啊你#
阿毛 2013/07/01(Mon) 編集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