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99] [798] [797] [796] [795] [794] [793] [792] [791] [790] [78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出安排
作者: CrownsofLaurels 譯者:夢兒

CP:卡卡西x女鳴
注意:依舊沒有。



拍手[2回]


+ + + + + + + + + +



第四話:下午茶


紅驚訝地眨動深紅色的眼睛。「鳴門小姐,請問有什麼事?」這尷尬的氣氛被從寓所傳來的轟隆聲打破。

「我們沒事!」一把熟悉的聲音精力旺盛地大喊。

紅閉上了眼睛,舉起了一隻手,明顯正制止自己轉身檢查發生了什麼事。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好讓自己振作起來,然後再打開眼睛向客人微笑。「抱歉失禮了,鳴門小姐,請問有什麼事?」

鳴門覺得她的臉頰正變暖。「唔…那個…綱手大人派我過來…見妳?」

紅一臉茫然地望向少女。

鳴門焦慮地匆匆找尋她可以說的話。「即是說,我拿到了這個地址說這裡的人會是我在這個任務的指導員還有她知道我會來還有…」鳴門此刻突然想起她也許,就如她平常一樣,搞錯了什麼。她臉紅地嘰嘰咕咕:「哎呀,說不定我搞錯了所以我得走──」

「不、不。」紅插嘴,理解終於都漸漸從她臉上顯現。「我只是沒有想到…」她搖頭並給客人比較燦爛的笑容。「先進來吧。」她退回寓所,鳴門小心地跟上。「鞋子可以放在地上。」

「呀。」鳴門略為羞怯地道,她不習慣前往別人的家。紅只是保持微笑,在鳴門與涼鞋打架時繞過料理台進入廚房。

紅的家是一個很有生氣的開敞式單位,前門直接通向放有舒服沙發的客廳。廚房在右邊,通向睡房的門在左邊,而在客廳後面有一張圍住四張椅子的飯桌,靠在一面鑲有大部份窗子的大牆,窗戶為這房子滲進陽光與家的氣味。在窗間有一扇玻璃門,應該是通向鳴門在街上看到那些漂亮的陽台。這裡很居家、很乾淨,而且很溫暖…鳴門立即喜歡上這裡並開始放鬆了一點…直到她感到有什麼狠狠撲向她左邊並在離牆壁幾呎遠時剎住。

鳴門俯視亂七八糟的棕色腦袋,一臉震驚。

「嗨,大姐頭!」男孩從擁抱裡抬頭望向她。

「木葉丸!」紅的斥責聲從廚房傳來。「你不應該那樣子撲向別人,她可能夠把你的眼給挖出來。」

鳴門感到自己臉紅了。她總是把木葉丸看成弟弟,不過井野昨夜的評論正在她腦袋轉來轉去。於木葉丸跟他的友人還小時這飛撲行為是很可愛,不過年齡變大就是另一回事了。鳴門綁高馬尾也才五尺三寸,而木葉丸去年夏天突然長得很多,也代表了木葉丸腦袋此刻的位置正讓她陷入尷尬的情況,也難怪井野誤解了這孩子的行為。

『這會說話的猴子挺聰明的。』來自陰沉的吃笑。

臉紅了點,鳴門拍向男孩的頭並立即從那懷抱擺脫。

『收聲,九喇嘛!他不是想要──』鳴門可以感到九尾不相信地哼聲並消失。她沒有注意到他在偷聽,不過他們的關係在這幾年裡變得更好,所以才會擁有輕鬆的對話與九喇嘛不請自來地介入她人生的能力。

「來看看我的堂弟!」少年捉住她的手把她拖到客廳,有一名嬰兒坐在亂七八糟的積木中間好奇地望過來。「他是小松。」木葉丸輕道,靠向那小孩。「小松,來說你好!」

松害羞地扭身躲在比較熟的人身後並抓住木葉丸的褲子。

鳴門擺出了歡笑向那小孩毛手毛腳然後跟兩人一起坐下來重建剛被邪惡魔王帶斑破壞的「神奇積木城!」

紅棒著餅乾與茶走過來,向那孩子氣的畫面笑了一下。「木葉丸君,你帶小松到公園玩一會兒吧。」

「咦,為什麼?」少年畏縮然後一臉可疑地望向兩人。「妳們打算討論秘密任務吧?我已經夠大可以聽了,而且小松什麼也不會記得!」

「木葉丸君。」紅輕輕指責:「這是火影指令的私人對談,我不是以家人身體叫你帶小松去玩,而是以上司身份。」

「好吧。」男孩站起來扁嘴哼鼻,一把舉起高叫的松並把小孩放在肩膀上。「妳們要多久?」

紅舉起了兩隻手指於是男孩用了沒有托起堂弟的手敬禮。「那紅姨母待會兒見!來吧小松,去探險吧!」木葉丸親切的說話於門被關上後漸漸消失。

紅把茶放在茶几上然後拍了拍她旁邊的沙發墊。「請坐,鳴門小姐。」鳴門猶豫地坐在她旁邊的同時紅倒了兩杯茶,擺出安心的微笑。「我保證我不會咬妳的。隨便吃些曲奇吧,我沒有真的想過會有客人來否則我會準備些更好的茶點。」

金髮少女搖頭。「沒關係,我其實還是緊張得有點吃不下。」她咬唇望向她的茶。

紅的聲音充滿了安慰與同情。「我也理解,我得承認當綱手大人請我指導一名少女做那種任務…我完全沒有料到站在我玄關的人會是妳。」

紅頓了一會兒,啜了一口茶。「就如妳所知,我是幻術專家而且這方面需要很大創造力,於是我失神了。我唯一想到妳會在的理由就是有人請妳色誘妳那位剛回來的隊友…當然我得坦白這是個很糟的提議,又或者長老那邊有誰終於都變瘋了想要派妳過去色誘風影…請告訴我村子的領導層還未完全失心瘋。」

鳴門呆呆地眨眼。「哇。不…我不是因此過來…不過妳也許都不會喜歡這項任務的真相。」

紅小心翼翼地望向少女。「那麼妳的目標是誰?」

鳴門皺起臉來把雙腳放到沙發上,摺起雙腿。紅耐心地等待她回應。「是老師。」她最後小聲承認。

紅敲向茶杯,不過依舊臉無表情。「卡卡西?」

鳴門點頭並拉住吊在沙發旁邊那看起來放得很可愛的毯子。

「好吧。」紅不顯吃驚地說:「是預期之外。」她沉默地思考了一會兒。「不過想一下,我也能理解為何長老要這樣做。」她最後說,把杯子放回茶几。「妳對此有什麼看法?」

鳴門丟她一臉無助的表情並發抖。

紅笑了。「對不起。」她道歉:「不過我從來都沒有看過妳那麼苦惱,雖然我們不是很常見面,不過妳總是一臉自信!」

「一般我是!」鳴門衝口而出。「我只是…」她挫折地停下話來。

紅理解地點頭。「當我接到任務時也很吃驚…也許我可以向妳分享一下我當時的情況。」紅靠回沙發,盡其所能讓身邊的少女放鬆。「我在忍校遇上阿斯瑪,當時我們都很年輕…我那個時候害怕他會對女生有點大男人主義…我肯定妳過去有從鹿丸君那邊聽過類似的想法。」

「已經沒有了。」鳴門皺眉。

「的確。」紅親切地同意。「已經沒有了。阿斯瑪最後也學懂了,而在我們成長的時候他變得挺吸引人。他當時有點迷戀上我而儘管我會公然地…否定…他的努力,不過我也覺得自己心底其實是喜歡他的。最後我們的調情變成一些…東西。不算是交往,不過比普通朋友更深。」

紅的目光變得飄渺。「接下來,在九尾事件之後,他離開了村子好幾年。當他回來後他變不同了,他變得年長,變得成熟…而且對事情也有不同看法。其實我不太肯定我是否喜歡這個『新的』他。於是我們開始了…我聽小井野說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關係,大概是最好的描述方式吧。儘管我們彼此珍視對方不過從來都沒有想過變成一個長久肯定的關係。」

紅嘆氣,向年輕的女孩若有所思。「我認為…回想起來,我們都太過自負才不願意向不重要的東西妥協。我們因此浪費了好多時間,綱手大人在接任後僅僅兩個月就召我過去給我那任務。」

鳴門眨眼,一臉震驚。

紅微笑。「我一開始回絕了…而且我也告訴了綱手大人我對於村子給其他女生付錢去色誘我男朋友有什麼想法。」紅的聲音帶有幽默。「好在她也認為這很可笑,不過一年後她再召我過去辦公室時她顯得比較認真,而且我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紅微笑。「我完全不後悔…我真正後悔的是我沒有早點親自來。」

中忍緊緊地抱住膝。「這是什麼意思?」

紅吃笑:「我是獨立的女性,不過也不是名修女。我之前沒有孩子單純是因為我定期吃避孕丸,然後用任務作藉口。當我在還妳這年紀時,我都專注在事業上並想要更進一步成為出色並受到敬重的女忍者。我花了一段時間才發現成為母親並不等於為我的事業敲響喪鐘,而這就是一些我非常想要的結果。妳應該沒有見到太多現役女忍者同時也是母親吧?」

鳴門搖頭皺眉:「如果我有了孩子他們要想我退休嗎?」

「不會。」紅向她保證。「我自己也跟綱手大人討論過了,如果妳想要在生孩子後回去工作,如果妳有孩子的話,妳會獲得綱手大人的全力支持。我本來是這樣打算的,不過之後阿斯瑪離世了於是…嘛,我只是無法忍受孩子同時失去父親與母親的想法。不過我沒有引退,我還在接任務,只是大部份村外任務都是一星期內完成而且不會高過B級。不過我喜歡教書,我想只要小松夠大可以上忍校的話我就會全職去當老師。」紅撫平了她和服上的皺痕。「關於我的事先說到這裡,來跟我說妳的情況吧。」

金髮少女坐直了。「這是什麼意思?」

「唔,妳對這情況有什麼看法?妳對卡卡西有什麼感覺?妳對於怎麼完成有什麼想法?妳有時限嗎?」注意到少女開始顯得有點跟不上,紅停下來給鳴門回應的機會。

「時限?我…一年?那捲軸說我有一年去懷孕,如果我想的話可以隨時中止這任務。」

紅點頭。「我的任務也有類似的時限。當然,我對此完全不在乎。」

「至於我的感覺…」鳴門皺起臉:「我想我有點困惑,而且害怕,而且緊張,而且我沒有計劃,或者想法,不知道哪裡開始──」

「冷靜下來,鳴門小姐。」上忍把手放在對方的肩上,以安慰的語氣說。「這不是比賽,而且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鳴門努力思考她新指導者的建議,世界變得沉默。

「讓我想想。」紅讓人慰問似地擠了一下少女的肩。「不如妳先告訴我妳為何一開始會同意這任務,我想這會助我理解妳一點。」

鳴門躊躇。「那個…要麼是我要麼就是別人吧?而且其他人不太理解老師而且並不…親近他。我只是…如果整個情況都倒轉的話,我想要些真的會關心我的人。我不想要碰到些陌生人然後才注意到他們這樣做是出於任務…那感覺會很糟的,我希望那人會是由衷地喜歡我而且想要…」鳴門努力想出正確的用語:「想要以我的利益為重。我不能拒絕然後讓老師被陌生人那樣子對待。」

「不過。」紅在肯定鳴門說完後輕問:「妳這樣對妳的老師就沒關係嗎?去跟從命令色誘他然後懷上他的小孩?」

「不!我不是…我是指,這是不同的。」鳴門挫敗地把她的瀏海從眼前吹開。「我沒有說謊…試著說謊?老天呀。」鳴門說,惱怒地用手拍在臉上。「我是指,那會是我的孩子而我不會打算放棄,不過老師可以按他所希望的程度作關心而且至少我知道老師的孩子會被關心他的人照顧還有…」鳴門帶歉地道:「我不覺得我解釋得很好。」

「呀,妳說得很好。」紅的眼裡發出了微光,暗示鳴門剛透露了些重要的東西。

鳴門希望她可以知道自己那些沒有條理的說話裡到底透露了什麼,不過她沒有勇氣問她的新指導者。

紅清了一下嗓子。「我肯定在妳接下來的日子會變得比較能夠表達妳的想法,我知道綱手大人有跟妳說過對於事情的發展妳要告訴我多少可以隨妳所想,不過依妳的情況,我覺得妳盡可能對我老實會是最好的方式,對此妳肯同意嗎?」

「嗯。」鳴門不帶猶豫地回應。

「好。那老實回答我,妳想要完成任務嗎?」

鳴門看起來很吃驚。「如果我辦得到?」

上忍皺眉:「這是什麼意思?」

「唔。」少女聳肩:「心理部門看來不是很肯定我能不能成功。他們覺得我最有可能完成這任務,不過他們不完全肯定卡卡西是否…呀,幫得上忙。或者說,妳知道,他是不是喜歡女生。」

紅笑了一下:「好吧,這讓事情變得有點麻煩,不過我們可以處理。妳還有吃避孕丸嗎?」

鳴門感到熱力湧向臉上。「不盡然。」

紅給少女平板的表情於是年輕人趕忙解釋。

「狐狸不是會讓我康復得很快嗎?嘛,一部份的原理就是清除所有我身體當成是外來物質的東西而且速度很快。那些東西也許會是敵人武器裡的毒,不過也可以單純是酒精呀,太高的血糖呀,又或者,唔,避孕丸裡面的任何東西。看,小櫻覺得這也許是個問題所以當去到要吃的時間她在我身上做了些實驗,發現那些藥只有一兩天有作用。」

鳴門頓了一頓來呼吸。「小櫻說這樣吃會很浪費,所以我沒有太常吃,畢竟妳也知道那些藥應該可以保持好幾個星期而不是一兩天,雖然我也試過幾次經痛於是得吃藥,」她解釋:「而如果我得做一些會有敵人出現的長期任務,我會被注射…她說是高濃度的避孕藥之類的,那東西可以保持一星期,然後我就得自己重新調整身體,而且這種感覺完全不有趣。不過,從我十五歲那年開始我也只要做兩次。」

紅給女孩好奇的表情。「這個也許有點私人,不過妳怎麼調整妳的經期時間避免任務受到影響?」

「我只要請九喇嘛弄停就行。」

幻術專家難以置信地望向她:「妳請九尾弄停。」

「嗯。」

「而且他願意?」

「嗯。」

紅若有所思:「那九尾能讓經期開始嗎?」

中忍唔了一下把玩她其中一條馬尾。「我不知道…這些日子裡只要他想要他就可以啟動或停止我大部份器官…如果妳想一下是滿可怕的,不過我相信他不會…他在最近心情很不錯。不過當他心情糟的時候我想比起停止用『暫停』比較準確。這有什麼關係嗎?」

紅搖頭。「也許沒有。只是一些得記住的東西。這代表了也許我們比較難預知妳最適合懷孕的日子,又或者九尾會幫妳早點搞定。」

鳴門尷尬地尖聲說:「其他人可以這樣做?我得做什麼?」

較年長的女性一臉逗樂:「大部份女生想要生孩子時就會這樣做,沒錯。」

鳴門咕噥:「好吧,那我會開始注意一下…時間。」

「很好,那麼現在來說說妳打算怎麼脫掉妳老師的褲子?」

「紅老師!」



鳴門雙手擠袋走在忍校,慶幸她真的有能力可以給紅老師她老師──卡卡西準確的日常行程。紅老師說過鳴門不能再於腦中把卡卡西想成老師了,他需要成為一個人而不是一個身份。鳴門不是完全明白不過在這整個任務裡她都一片空白的所以她此刻很願意去嘗試任何建議。她轉過了校忍的訓練場並進入建築物的行政部,前往火影辦公室。卡卡西這星期都在外面做任務,紅老師說這是一件好事。鳴門得用這一星期去準備──

「鳴門!」

她聽到自己的名字後轉身,注意到在任務分發處裡快樂地揮手的中忍。她笑著小步走向對方。「唷,伊魯卡老師!」

「妳好嗎?妳過來接任務的嗎?」傷疤男微笑而鳴門為他看到她的快樂作出回報。

「不,我其實得去找火影。」

伊魯卡的心情立即轉變。「妳做了什麼?」

「我什麼也沒做,真的!」少女呆看著他:「為什麼你總是覺得我做了些壞事才得去找她?」

伊魯卡的眼睛瞇起來了。「嘛,也許是因為妳上次見她時妳是在沒有監督下跑去測試一個實驗性的術然後斬斷了日向家成堆電線,又或者再上次妳想要看自己的嗅覺比犬塚家好多少於是挑戰牙去──」

鳴門用手按住中忍的嘴巴:「你答應了我那件事不告訴別人的!」

伊魯卡的眼睛危險地發光:「那麼,這次到底做了什麼?」

鳴門扁嘴:「這是秘密,而且我沒有惹麻煩,我真的在做些她要我做的事,我保證。」

伊魯卡翻白眼:「那我帶妳去找她吧。因為小春大人從中午開始就在她的辦公室裡埋伏她了,於是她正躲在休息室。」他從桌子後轉出來並用手臂夾住鳴門的腦袋,亂摸她的頭髮。

「住手!我不再是小寶寶了老師!我是你的小孩子已經是很久前的事了。」鳴門嗚咽從他的手臂鑽出,她長不高害大部份人都可以敲她頭實在太不公平了。

「嘿!我是妳的老師,鳴門…我的工作就是要在妳長高至可以碰到黑板之前好好看緊妳。」伊魯卡喋喋不休地說,送她穿過走廊,偶爾停下來向不同的行政助理登記。好在,因為伊魯卡的護送,沒人擋她去找火影。他向鳴門厚臉皮地使眼色:「妳永遠都是我其中一名孩子。」鳴門嘆氣:就是這樣我才擔心…

伊魯卡注意到她心情變得陰沉,於是輕拍她的肩膀。「無論妳搞爛了什麼也好好向火影道歉,如果妳擺出小狗眼說不定她只會讓你在角落罰站一個小時。」

鳴門板起了臉,向她老師離開的背影伸舌頭,惠比壽選擇在這個時候咬住一塊貝果路過,向她古怪的姿態提眉。這害她變得狼狽,於是立即躲進了休息室。

「奶奶!」

「收聲!」綱手於休息室的桌子後面嘶道,俯向一些文件。「我正躲著。」她說,蜜色的眼睛嚴肅地閃爍。

鳴門安心地歡笑,至少在戴過那頂美好帽子的人裡她不會是唯一顯得不成熟的。

鳴門拉出女性對面的椅子坐下來,而火影一邊吃黃瓜三文治一邊小心翼翼地望向她:「這次妳又炸飛了什麼?」

「呀?」鳴門呆住了:「我已經好久沒有做任何──」

「我知道。」綱手莊嚴地說:「妳太熱情了這讓我擔心。」

鳴門抱手板臉:「我今早與她討論了。」

綱手點頭:「看來結果不錯。」

較年輕的女性嘆氣並如切線木偶般整個倒在座位。「我感覺好了點。」她承認。

綱手耐心地等待中忍說重點。

「她認為我在這個星期裡要弄些計劃。」

「這大概是好主意。」綱手小心道,望向誘人地躺在桌上的最後一個黃瓜三文治,思考是否得在對方把這個搶到手前先把自己手裡的吃得快一點。

好在,這不是拉麵,於是在鳴門思考應該用什麼含糊得只有火影明白的用語來作出請求時,綱手便把三文治給搶走了。畢竟休息室裡沒有禁止盜聽的術,而且綱手喜歡用這些機會作為給鳴門的「測試」(所以妳真的思考改變,笨女孩)。「我需要些日程,一些有規則的…不能被忽視的,還有我看到了。」她望向被偷走的三文治:「──這樣做很粗魯。」

「我可是火影。」她向對方反駁,咽了一口想要改變話題。「我想請妳的老隊伍明年才參加上忍試。」

鳴門有一瞬間嚇了一跳不過在綱手繼續說話後便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三人都有能力接受今年的考試,不過我希望能保證你們都會合格,而考慮到櫻的日程與宇智波目前的限制…」就連鳴門也不用綱手說完就明白到她的理由。「一年不會花太多時間,而且妳也可以利用這機會加強一些比較專門的技巧。這當然比較像是自習之類的,不過反正你們三人都一起訓練…」綱手沒再說下去讓鳴門繼續這場對話。

「我們有些招式會相當危險,妳肯定妳想我跟佐助混蛋訓練那些東西?妳跟他說過沒有獲經授權的上忍在場監督的話,他就不能用任何A級以上的技巧吧。」

綱手若有所思地靠回椅子。「妳說得對,而且我不打算更改這點…我想我可以編排你們一週一天作有監督的訓練。」

「一星期只有一天?」鳴門刁難地說:「這樣我們根本就什麼也做不到。」

火影翻白眼。「好,你們可以有兩天。不過只有兩天,而且我不能保證你們總是會有同一名上忍。我會請旗木幫忙,畢竟我知道你們最習慣跟他訓練,不過如果他出任務的話你們就得忍受是凱,或者那奈良小子,我需要有個我知道可以阻止任何突發事件的人在。」

鳴門在她的座位蠢蠢欲動:「我很興奮。」

綱手皺眉。「別那麼興奮,妳要考試就得要有健康證明書,證明沒有任何病症…所以別敲斷任何櫻修不好的東西,否則妳的考試就得延期到妳的身體狀況適合為止。」

鳴門微笑並從椅子站起。「我明白,不過我二十歲那年一定會成為上忍,看好了!」

「我不懷疑。」較年長的女性慢慢道:「現在給我出去,別告訴別人妳看到我。」

鳴門笑了笑並愉快地走向出口。

她已經盡可能把卡卡西的時間預定去作定期「訓練」,於是在某段時間裡他就被迫作為觀眾。沒錯她得跟櫻與佐助分享時間,不過紅向她保證長遠來說這種事並不重要。這些訓練會作為紅計劃裡其中一個跳板…而鳴門還不完全知道那計劃有什麼內容。

雖然覺悟到要完成這個任務才可以參加上忍試讓她有點失望,不過她只需要忍一年…生孩子花九個月吧?她會及時把事情解決的,看好了。

靜音在主要出口那邊向她搭棚,看來一臉慌張。

「她在休息室。」鳴門揮手甜笑。

「謝謝。」五代目的助手吐出,帶著要將犯罪者都繩之以法的憤慨穿過了走廊。

綱手也許是火影,不過鳴門很清楚她真正需要待在哪個好位置。







待續

===========================
譯者的話:
嘛,下回開始就會進入重點,鳴門的悲劇人生(?)終於都要開始了…
雖然我們的男主角還要再過一會兒才出現XD而放心吧,卡卡西也不會好過的…
甚至出現了被很多人說成「老師好可憐」的狀態WWW
雖然下回再登場的某兩名好姐妹的首選欺負目標是佐助就是了…XD

是說來解釋一下上面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奇怪的東西吧,事實上對於亞洲社會也是一個值得知道的豆知識。
避孕丸比起避孕其實更偏向用來調整女性週期,雖然我沒有吃,不過當今社會(特別是西方國家)還是有不少人會這樣做的,而且因為有調整荷爾蒙的作用,於是到真的來的時候也不會痛得太過火。我這裡也聽說過有醫生建議某些經痛很厲害或者週期很不穩定的人定期吃避孕丸的…而且不開玩笑,傳言某些想要保持皮膚青春的男性也會吃…………(遠

另外,上面提到那個「邪惡魔王帶斑」,其實是在帶土的面具未被拆的時候英界對於帶土就是斑的假設作出的名字,並不是什麼奇怪的CP名哦(喂)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阿毛
豆知識是我加的啦WWW因為我知道所以才會加一加WWW這個真的不是太多人知道的XDDD
小九簡直就是神了= =
所以說你的重點都是老師麼WWWW不過下回受苦的還是我們的女主角就是XD
夢兒 URL 2014/05/01(Thu) 編集
無題
呀這作者寫得真細XDD不過我覺得這樣不錯~~看文還可以學到知識www以前初中有上過,所以看到時備感親切(???)不過實際上會去做的人真的蠻少的,基本上都是忍過去或是吃止痛藥,大部分人還是覺得避孕藥是用來避孕的~~話說小九你也太強^q^連生理都可以控制....你還有什麼不會的^qqq^
「邪惡魔王帶斑」XDDDD起初看還以為是什麼電動裡面大BOSS的名字XDDDDDD呀太可愛了拜託就繼續用下去吧!!!(欸??!
老師好可憐!!!!!!喔天啦超期待啦我的天!!!!!老師到底怎樣被欺負啦哈哈哈好想知道喔喔喔喔!!!!!!WWWWWW不過綱手還真是給了好機會啊WWWWW不錯不錯WWWWWW佐助的話他本來就該被欺負=3=(壞#
阿毛 2014/05/01(Thu) 編集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