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59] [158] [253] [98] [252] [97] [251] [96] [273] [157] [25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狐妻傳說


不得體的禮物
作者:ladywinterfic 譯者:夢兒
源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5862194/12/

拍手[1回]


+ + + + + + + + + +
注意:卡鳴卡,暗示了性,但也沒有什麼特別明顯的。
 
 
人們總是會給旗木卡卡西得體的禮物、通情達理的禮物、合理的禮物。
 
禮物像是苦無、特別的引爆符、武器的禮卷、狗食。合理、說得通、安全的禮物。因為旗木卡卡西是一名奇怪的忍者,說實,儘管擁有難以預測的幽默感而且看起來夠友善。不過。
 
他可是木葉其中一名精英上忍,在五大國之間非常有名而且令人為之恐懼。他可以殺掉他所遇上98.7%的人,還幾乎甚至在他們覺悟到自己死掉前就倒下去。大部份人都認為最聰明的做法還是在那人附近得去當心──包括向這不善交際的人送禮時或者是一般相處時。
 
所以當旗木卡卡西打開了來自漩渦鳴人的禮物,大家都看到當中是什麼的一刻,現場出現了集體大倒退。(鹿丸瞄了一眼,丟了一聲「好麻煩」然後就替身離開遺下一個蛋糕卷在原處。)
 
因為。
 
因為。
 
「…我很難做,你知嗎?所以我到處問,但大家都好鬼無聊,給你無聊屎的東西,而我已經給你ウッキー君跟黃書了…」
 
半個房間同時眨眼。首先,他的學生給旗木卡卡西黃書?其次,一個人?木葉不是禁止奴隸的嗎?是說誰是ウッキー君了?你聽說過他嗎?沒有?(我不知道那漩渦是那種變態。你傻的呀,他是自來也大人的學生。)如果旗木卡卡西有奴隸為何我們沒聽說?如果是綁在床上當然沒!
 
房間其餘的人要麼知道鳴人說什麼,要麼還在可怕地盯住了那顆在拷貝忍者手上的白球。(綱手翻白眼告辭了,順道前往酒吧,大部份酒精跟她一起告別。)
 
「…然後我聽說,你的寫輪眼是來自一個應該是你的朋友之類的人(而你最好真的別在那麼常待在慰靈碑了,這樣的話你可能就會有一次能夠準時呢卡卡老師!)於是我想,『對了我可以給他寫輪眼!』…」
 
而…這基本上是。一個大膠球塗上虹膜,紅色的標誌模仿了宇智波發動中的血繼限界,而這東西正躺在寫輪眼卡卡西的手中,而這隻手,抖了,一點。
 
房間後方的客人開始溜出門。(小櫻用手閉上了嘴並衝出去,把大和跟佐井一併拖離,說:「幫我準備好一張病床。」)
 
「…而且這是膠!他們說如果你有壓力什麼的話可以擠一下哦。試試吧,這好棒!來!三二一去!!」
 
而那顆球突然就被可以握住雷電粉碎石頭的拳頭擠住了,球體上面那紅與黑的虹膜立即變型然後凸出,內在的部份被推了出去而這看來好像是肉色的蟲狀腦袋──
 
一堆窒息聲同時傳出。
 
(凱感到徹底不青春而且胃部非常不適,他就此謝過。)
 
「帥吧?」
 
現場盡是龐大的壓力,而深切的恐懼氣味正於知道一千術的忍者旁邊開始蘊藏。
 
而這人把球擠了好幾次…
 
然後推起了護額。
 
全場暴走,人們瞬身向出口,或至少以一個高速跟幾乎是搖搖欲墜的走路樣子前進。還真可惜呢,那名金髮當火影可是當得挺不錯的…
 
鳴人單純站在原處,笑盈盈地看著卡卡西的眼開始旋轉,而球被擠得更多。要把這搞好真的超級麻煩,接下來得申請專利令到只有卡卡西可以拿到唯一一顆,然後還得作些小處理來達到他想要的效果。某些部份他還需要親自去幫忙,因為小小的膠人就算煩人也好都算是容易被複製,但把那些東西黏在一起的傢伙實在太~~無聊了!於是鳴人作了幾個分身去把所有小小的小小膠人的小小的小小部份以有趣的方式連接在一起,然後把這團東西交給工匠來擠進眼球裡。
 
總之,他對此相當滿意,因為如果你擠它時小心點看,這看來相當像是一個狂歡,注意得在行動上理解。
 
卡卡西咯一聲笑了出來,臉紅,迷住了,而鳴人奸笑。
 
喂喂,如果他可以同時為所有參加的派對的人裝扮,那就更妙了!
 
另一個擠壓,另一個咯笑,一個低而沙的咕噥:「呀,真可惜不能重製。」
 
「我有專利,所以我可以給你另一個擠擠球,卡卡西老師。」他從容回應。
 
一個心不在焉的哼氣,更多的擠壓。「我…不是指這樣。鳴人,告訴我,你一次能夠保持多少影分身?要是穩定的?」
 
「唔?但當我跟大和訓練時你也在──」擠擠球突然被擠進他的視線裡,刻意在他面前膊動了兩次:「…但我的控制比當時進步了,也許。唔,二十?說不定,如、如果我沒搞錯你盤算的是──」
 
「如果是起勁的話,我相當肯定我可以作四個不消失。」復職的暗部打岔:「十一如果你夠…溫柔。」
 
鳴人因為腦中冒出的圖像而稍微喘息。
 
那沉靜令卡卡西微笑。「嘛,我還沒有在我們的週年記念裡給你任何東西吧?」銀髮男子挨近,是高而瘦長的性感模糊身影。
 
「我也沒有?」鳴人咳了一聲,搖了一下。基本上兩人一直都──到現在還是──在搞地下情,所以他們沒有太講究約會的事。
 
「那就把這當成遲來的生日禮物。」卡卡西拋媚眼。
 
一個結印,一聲噗。
 
一群微笑的性感下屬,其中一半立即跪下來說:「呀,真是又大又空的房間呢,火影大人。我們應該對此做些什麼?」
 
鳴人張口,幾乎沒有自覺查克拉就釋放出來,分身從他身邊冒出然後,像他一樣,蹣跚走前或是倒下或是落在捉住他的手臂與身體裡。「我不認為我身上有足夠的潤滑油?」衣服,太多了;衣服,到處都是。
 
「鳴人,這兒有很多糖霜。」一個歡樂、嘶啞的聲音喃進了多量的耳朵。
 
幾個呻吟躍出作回應。
 
 
「他活著?」
 
「是。」
 
「隊長也?」
 
「是。」
 
「沒搞屁?」
 
「事實上,我認為他們昏了。」
 
「我們不需要通報醫院嗎?」
 
「…很大可能不會處理他們那一種類型的傷。」
 
「我靠,日向,總是得耍帥跟隱晦,快給我丟一個直接回答,喂!」
 
「…(理解不能)…」
 
「那是什麼?呀喂為何你關上了你的血繼限界?」
 
「他們沒事,已經醒來了。回答你之前的問題:我懷疑我們的醫務長是否會願意去治療他們的性損傷。」
 
「咦!?」「嘎?」「嘩呀!!」
 
「…我不知道原來女生也會噴鼻血。」
 
 
 
 
===========================
作者的話:(的確是作者的話XD)
這次的狐妻是他們的關係XD
蛋糕卷:也可以叫成木頭蛋糕,也就是替身逃跑後落下的木頭。
擠擠球:去谷狗一下shark horror ball就會知道那是什麼…
 
 
如果有什麼感想,可以直接到原文那邊回應,在文章最後有一個「Review this Story」的部份,作者說就算回中文也沒關係,你甚至可以向對方提頭緒。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