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00] [371] [109] [299] [370] [108] [298] [369] [297] [368] [19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言:
對我又開新的翻譯坑了(死)
而這篇又是一篇原文還正連載的文,所以繼續是填坑無保證…至少保證權不在我身上。
內容嘛…別問,看下去就知道。也許你會覺得有點老梗,但我喜歡(笑)
那就這樣W


融合
作者:Violet Garnets 翻譯: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一話:回歸



風柔和地擦拭他的臉頰,就像是來自愛著你的人所帶來的輕撫──提醒了他自己依舊活著。如果不理會男人那沉重的呼吸,這是一個安靜的畫面。灰塵緩緩於天空揚起,他可以看到遙遠星光所帶來最微弱的光芒。但他邊緣的視野是模糊的,所有東西就像是在瞳孔之中進出。很快。他思考著:很快他就會跟這些星星一起,等待來自天國的審判。

樹木傳來巨大的劈啪聲,就像是狂風吹過了森林。黑暗的身影落在空地,藏於黑暗之中的身體走向對方。令人吃驚的是,沒有警戒或是害怕的感覺,只有湧之不盡的安心。

從那高而結實的身軀看來,這黑色的身影是一名年輕人。作出了帶有隆聲的停止,男人很快就在他的旁邊,抓住了手臂。他可以看到這身影只穿著不會妨礙動作的便衣,眼框有黑影而男人的背傳來了一陣顫抖。然而,這人的臉還是藏起來的。男人跪下並開始大叫:「你這蠢材!發生了什麼事?可惡,你真笨!」不知為何,那些說話都好像對方自己跟自己在說,而不是向地上的人說。「我們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這樣我們就能──」

躺著的人緩緩地、審慎地搖頭,以一個乾渴的低語回應:「你知道沒人會幫我…」他嘶聲咳嗽,看到了血從嘴巴湧出,亦感到它流在下巴。「沒用的,我正在前進,成為未來的一部份──」

「收聲!快收聲!不會就是不會。」淚水從那影子臉上落下,下方的人吐出了一個嘆息,當中充滿了順從──與絕望。他向死亡中的男人臉頰伸出了乾燥、結繭的手,當中包括了極度折磨的細心,就像是想完全記住這感覺,二人都是。「你…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答應…我…就算我不是以我的身份出生…你也會找到我。」

再一次安靜。流著血的人緩緩失去意識。他能感覺到。「你…總是那麼沒新意呢…真煩…」要加強語氣跟把聲音與空氣吐出實在太難,花了很大的努力。但很快,就會做到,他幾乎期待著。對方那暗色的眼神令他的頭穿洞。「好,我答應你。加油,很快就完了。之後再見…」他的聲音跟視線一同失去,他聽到年輕人低語著什麼,但他實在模糊得抓不住對方所說的話。

他最後看到的是一對清晰、水晶似的眼。他最後感到的是如絲一樣的愛撫,還有微妙的和風。然後…他不再知道。


卡卡西帶著冷汗醒過來。支撐著坐起,以兩隻眼睛小心地觀察四週,是夢景所帶來的偏執性後遺症。花了好一段時間,拷貝忍者才在最後放鬆,嘆了一口大氣,他把自己捲起,利用手臂托著頭。

又來了,在夢中這可惡的聲音。

銀髮忍者望出窗子。從那淡白的微光來說,他知道已經差不多日出了。完美。

半小時後太陽升起,卡卡西不用說已經在慰靈碑,穿上了平日的打扮而且便當在手。一般而言,他會在這兒站著或坐著好幾小時跟朋友一同享受著寧靜,但今天他腦中有很多東西,而且讓知己留在黑暗之中什麼也不知道似是不公平。

「早安,帶土。」前暗部不舒服地移著身子,聲音是唯一滲透著冷靜的,但他繼續:「我最近有些怪夢。事實上,我第一次夢到時是在童年,在我的…在我變糟之前。但這些夢本來都只是偶爾出現而且很少,但現在變得更是頻繁。

「每個夢中有都那個人,每次情況都不同,但總是同一個人。但我不知道他是誰,我從來都沒看到他的臉,我聽到他的聲音與他的身體,但沒有什麼是認得出來的。也許除了,」卡卡西在此停下呼吸:「他的眼睛,真的…很特殊,我事實上不能指出是什麼顏色。」單一的目皺起,而他吃笑了一點並繼續:「是難以置信的清晰、純潔。而且看起來很熟悉…令人失去鎮定。」

黑目亮起,他記得一些重要的事,向慰靈碑鞠躬:「請原諒我很久沒來,突然就告訴你這些沒意義的東西。對不起…我最近沒有過來。火影最近都給我很多任務,我認為她害怕我突然昏倒,而她把我擠到最盡。」他再次微笑。

「綱手說過,鳴人很快就會回來。」卡卡西突然僵硬卦來,他甚至不自覺就步進了尷尬的領域,這並不是一些他打算想的──或是說的東西。低頭,再也不發一言。

在怠惰的平和之中,上忍倒進了時間的河流,並由得大流把他帶回去過。回到佐助背叛之前,第七班之前,失去最愛的人們之前,回到死去的大家還是在同一隊伍的時光。他拼命地抓住了眾人還活著的時間,可以感到如快樂及悲傷的情緒,並因為大家都在而可以分享自己的感覺。他再次看到了大家:凜跟她那喜歡太過擔憂的性格,水門老師跟他那溫柔的堅強,帶土的蠢笨以及令事情變得無法預料的能力。就算記憶去到帶土的死,他還是感到徹底的高興;他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再三體驗這些時光。

意識在過去之間流得太遠,令他回到現在的時候,只有半顆心回來。無論如何,這就是為何他總會似是有點心在不焉的理由。



「鳴人!等等!我們快到了。」

男孩咕噥著,他滿身都是葉片,乾泥在他衣服不同的部位凝固。藍眼是暗淡而且無神,他看起來似是隨時昏到。「但我好餓…」

大和因為逗趣而勾起唇,回憶之前的事:「我已經問過你想不想停下來吃午餐,但你說你太興奮要回家。」

「但我真的很久沒有回家。」他說,最後一個字帶著含意離開舌頭。「我想快點回去呀。」男孩抓著下巴的塵埃。

「只是兩年而已,跟你與自來也旅行的三年比起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鳴人惱怒地嘆氣:「你不懂。」

「我想是。」

「沒有拉麵的日子都是垃圾,我還是不相信你一次也不讓我吃…」然後他開始自言自語,緩緩地忘了另一人的存在。

其同行者只能搖頭,徹底茫然。拉麵不全然是忙碌時會吃的一餐,儘管他們經常吃。這又不是自己的錯,但他的確需要就佔用對方那麼多時間而向男孩(還不算是男人,大和想著:男孩比較適合他)作出一些獎勵。

「呀,鳴人,我們回到木葉搞定公事後,不如我請你到一樂吧?」

高聲的歡呼穿透了林子。大和嘆氣,這孩子沒救了,他自己也是,回想起他跟這青年所花的時間…大和向自己呻吟著。從離開暗部開始他就變得軟弱了,也許亦是時間要去進修。再一次望向鳴人,他只得微笑。

一個輕蔑的目光投向人柱力的方向,笑容還是掛著,這可是一些像大和這樣的人才可以作出的表情。「你要記住,在這之前要先去洗澡。」

「不行!天藏先生,我餓死了。先吃麵,再清潔。」鳴人說,就像是這就是全世界都默認的座右銘。

「唔,這提醒了我,當我們回到木葉──」

「我知道、我知道。」那名十七,幾乎十八歲的人向他的前輩揮手:「你是大和隊長,我不知道你的真名,懂了。哎,我還沒有那麼失神的…」

大和阻止了哼氣的衝動。「你還記得真的太好了。」他懶洋洋地說:「還有我們是安靜回去,不是大叫。」

「搞什麼?我才不是小鬼了!」

「事實上你每個部份都是,鳴人。」

男孩生氣並抱住了手。「又不像是我可以吵吵嚷嚷地回去,畢竟有著這種頭髮。」他提起了一隻手,拉住了頭頂上那煤黑色的刺狀髮:「得快點洗掉…」

大和蹙起了單眉,臉上藏起了微笑。「黑色的平常髮型又有什麼問題?」鳴人幻想像他從遠處聽到了凶兆。

「不,當然不是啦!黑髮不錯,相當不錯!」鳴人打嗝,現在只有他們兩人,而他亦懷疑在木葉有沒有人向發脾氣的大和伸一隻手指。「我只是…不想再說了。」於是他沒有說下去。

木循使搖頭,真正的笑容完全出現:「別在意,回到木葉就做你想做的事吧。無論如何,就某方面來說漩渦鳴人還是失蹤了兩年呢。」

「謝謝你,天藏先生。」男孩回覆:「但沒關係,我喜歡天野明就像是我喜歡漩渦鳴人。」那商標笑容再次出現,向天空伸展手臂:「看,是木葉的大門!」

鳴人突然在途中剎車,擺著頭發出咔啦聲,搖著手臂,並深深呼氣。閉上了眼,小聲地喃喃自語了一段時間,他張眼時眼睛變得有點柔和,並以不同的方式帶著自信。青年向他的同行者使眼色然後在演技之中消失。他以一把正經,勉強能聽見的聲音說:

「我叫天野明,請多多指教。」

大和只能再次搖頭,他可以跟這遊戲玩下去。讓守備識別他的護額讓兩人通過後,他就帶上了頭罩。二人走向火影大樓時,他帶著樂趣安靜地看著對方改頭換面的樣子吸引了一些年輕女生。因為目光盯向下,這男孩什麼也沒注意到,眼睛那完美的藍可以出賣這孩子的遊戲。但『明』所散發著那高深莫測的氣氛可以令到女生們都前來奉承,而且鳴人繼續了其父親那帥氣的樣子,所以這絕對是無可避免的事。

當他們通過明顯過度工作的靜音時,她因為腳步的聲音而抬頭,那煤黑的眼睛因為大和的存在而睜大。那目光向他作出疑問,想要知道鳴人所在。大和把頭擺向旁邊的黑髮男孩,靜音掉了下巴明顯想說什麼,但大和以歪曲的笑容並把手指放在唇前阻止了她。靜音花了一段時間去理解,之後才明白兩人的計劃,搖頭再次工作,一分鐘內就改變了態度。就在兩人步向火影辦公室時,靜音大叫:「綱手大人,這兒有兩名嘔心地髒的男人想見妳!」

被提到的兩人畏縮了。大和想著,這個迎接還真有點苛刻呢。

「靜音,妳在扯什麼?」綱手嘆氣,門口打開時她從窗子轉過來,看到兩名來者。眼前的一切令她非常茫然。「天藏?我以為你在這週更遲的時間才回來。鳴人呢?這人是誰?」她的目光轉向站在大和旁邊那看起膽怯的黑髮男人,目光沮喪。

「我叫天野明,請多多指教。」男孩的聲音很輕柔,綱手勉強才能聰得見。

發生什麼事了?綱手雙目瞇成一線,有些東不對勁:「鳴人呢?」

「我殺了他。」

「什麼?」

但當他抬頭,發亮的藍寶石頑皮地向火影閃爍時,她不肯定自己應該要做什麼。於是她選擇了作出了「掉下巴突眼完全難以置信的」表情。一直在旁邊站著的大和正享受這時光,看著他的五代目被戲弄到一片安靜。

青年向她露牙而笑,完全揭示了他的身份。「嗨,綱手奶奶。」現在的聲音又沉又自信,但當中還有著鳴人小時就自然擁有的輕快語調。於是他利用了綱手震撼的機會擁抱對方,而女性乏力地回抱,然後再次後退,檢查著眼前的人。

「鳴、鳴人?這是…真的嗎?」她的震撼強得他想念那經典的「收聲別這樣叫我。」鳴人竊笑。

「妳是指,這不是變身術?的確,我的查克拉控制沒有妳那麼好(雖然我已經好了很多、很多了!)但頭髮是染的,而且我在臉上加了點粉。」

綱手彎起了眉。「粉?是說化妝嗎?」

鳴人只是聳肩:「畢竟我不能讓我那些該死的鬍子印記成為我的致命傷。」

金髮女性嘆氣:「你們回來太好了,就這樣。現在,我需要聽取報──」

大聲的咆哮在辦公室回響,兩名成人轉向鳴人,後者只是尷尬地吃笑。

五代目勾起了唇,閉上了眼。「鳴人,餓了?」她挖苦地問:「去吃點東西吧。」

青年衝出了門。

「但別忘了洗身!」大和跟綱手從後呼喊。

「嘩可惡!」



當卡卡西終於都從沉思之中回來時,已經黃昏了。畢竟他今天沒有東西做(或更好的說法,沒有東西要指派他去做),那為何不跟知己得在一起呢?懶洋洋地打呵欠,站起,拍著塵並萬無目的地前進。但他有點餓了,便當現在也已經變成垃圾,也許向城市走也不錯。

不知為何雙腳把他帶到一樂,卡卡西不禁想知道自己是否有點被虐待心理或只是喜歡挑戰。想要避免一些東西總是會有點──去死,是很多──困難,特別是那地方正向你大叫:「給我好好記住!」但搞什麼,他餓壞了,而且這兒很便宜,也許亦能選擇外賣。無論如何他總是有著藉口。

在拷貝忍者進來時菖蒲的臉亮起,他含糊地覺悟到對方給自己的注意,但只要對方什麼也沒做,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需要做任何事。「旗木先生!真令人驚喜,我能為你做什麼?」

「麻煩一客味噌。」他機械式地道,甚至沒有停下來想:「我可以外賣嗎?」

「這太傻了!拉麵一定要熱著吃!」

卡卡西結凍,唯一的眼睛從那困乏的表情之中動搖。優雅、結實的手臂懸掛在他的肩上,令他轉向右邊。眼前的男生有著多塵的棕金髮色,但那清澈的海藍完全出賣了這人。在這世界上沒有其他人有這雙眼。好吧,沒有還活著的人。

想不到任何說話,卡卡西只能口吃:「鳴、鳴、鳴人?」

鳴人把頭歪向一邊並燦爛地笑起來,如燈炮一樣照亮整個氣氛。

「想我嗎,卡卡西老師?」




待續

=========================
譯者的話:
到底這利用什麼提材我覺得還是滿明顯的…
不懂的話可以繼續猜。
話說回來,「天野明」這名字可以吧?原文用的是Amano Akira,天野是改不了的啦,Akira有很多漢字寫法不過我偏向明,因為之後這個名字會再出現所以先說定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