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09] [117] [323] [379] [308] [116] [322] [378] [307] [115] [3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融合
作者:Violet Garnets 翻譯: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九話:無數回憶



流血,他在流血嗎?在他襯衣上湧出的都是血嗎?或是這東西希望變成一種憤怒,就如帶著尖銳的珠子般流出,一路滑入並就像是疾風似的手裏劍一樣撕開他嗎?

鳴人呻吟並抱住了身,劇痛突然就在身體上跑動。「團藏,你這畜生。」

他沒有從繃帶老頭那邊得到回應,除而代之,令人窒息的痛從體內冒出並撕開他每一個角落。在他旁邊的切口是可怕的怒火,成長並扭曲成巨型的東西直到成為了最偉大的魔物──九尾的形狀。尾巴攀上了黑暗之中作出雷似的咆哮,有一刻鳴人覺得它們看起來就像是燈火,但很快就覺悟到它們比任何東西都更像是怒人的尖峰,發放出的熱強烈得鳴人需要後退一步給自己位置站。九尾那起角的鼻子就在鳴人正前方,不比兩米遠。瞇裂的魔眼向下睨視著年輕的人柱力。

「漩渦鳴人。」

「瘋狂的老狐狸。」他咬著唇說。痛楚正在減少,但還是痛得要命。他低下頭看到最後殘流的魔物查克拉正離開他的身體並跟九尾合而為一。

「也許我是吧,那到底為何我需要歡迎你的大駕光臨呢,容器。」它的嘴幾乎沒有動,每一個字都是從緊閉的牙齒之間說出,牙齒就如最新打磨的刀刃一樣尖。

「決鬥。」鳴人回應,皺起他的深金眉:「我需要打倒你。」

怪物突然隆隆咆哮,尾巴輝動而光茫噴向每一處,青年花了一分鐘才知道魔物正在笑。「決鬥?一個小男孩對抗我,妖怪的主人?」

「這個小男孩在過去十七年都把你控制住。」他嘲弄回去:「而且只要我需要,我也可以從你身上得到足夠的魔物查克拉。」

九尾安靜了一段時間,然後重新回想:「對,你證明了你有著你父親的速度,從妖怪之中抽出查克拉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鳴人阻止了伸舌表示勝利的衝動,部份是因為自尊但主要是他害怕得這樣做的話就會咬斷舌頭。

「只是我不明白,你已經獲得勝利的報酬了。」九尾保持它狡猾的表情,但鳴人肯定這魔物正由衷地好奇。

「我需要打飛你,這樣我就可以讓那些混蛋收聲!」

尾巴於黑暗之中移動。

「之後,呃,你知道…這樣我就能當火影!」

九尾眨了一次眼,銳利的目光還是集中在金髮年輕人上。

「呀,還有…保護我重要的人們!像是小櫻,還有我愛羅,還有綱手奶奶,還有卡卡西──」

「呀。」魔物終於都沉聲道,鳴人暗自嘆息,這生物的安靜教他越來越緊張。「闇黒の狼の茂,我不知道神會把他再世成這個樣子。」

「再世?搞什麼?」鳴人咆哮,然後抽氣。身體旁邊那些本來已經衰退了的劇痛重新回來,烤焦了他兩旁,就像是有人拿著爆炸粉從他的肋骨去到臀部畫了一條線並點火。他畏縮並把用力咬牙,實在受不了。

「到時間你就會知道。但如果他是茂…那麼你…」九尾輕輕吼道:「你一定是永遠の明。」

金髮青年聲嘶力竭地叫喊著,也許這名字是觸發器,也許不是,但痛苦開始完全消滅他,他尖叫著。

尖叫,直到他認為咽喉因為拉緊而流血。他感到有些東西(不是東西,是人)從他體內出現,包裹了他全身。身體鞠向後,而他想要因為壓力而倒下,但一股力量令他保持站著。

他站在一群人的最前線,臉上都是泥並作出了奸笑。「隊長,我們都準備好了。」所有人同聲大叫。

「二十月…」他自言自語,從那人傳給他開始,從他決定去尋求復仇開始,已經二十月了。現在是幾乎了,他今晚會毀滅那些人。(註:原文用的是Twenty moons,應該是指舊曆的月數)

他感到腎上腺素帶著驕傲的感覺與徹底的無懼湧上身體。「去把,同志們,我們要大開殺戒了。」他在眾人面前提起了武器──是弓,不是劍──並作出了喉音──戰鬥的吶喊。緊接的喊叫刺穿了天空,有最微小的一刻,他認為就算天國也會因為這聲音而粉碎。

就算如此,鳴人還能聽到九尾吃笑道:「呀,你是,也許我需要選擇了。我會服從於你…」

然後就是這樣,它溶進黑暗之中。一開始是頭,然後是身體,一條接一條的尾巴自動熄滅。他可以感到查克拉回到自己的身體,一路強制回去,就在第九條亦是最後一條消失時,鳴人膝倒下來,手臂是唯一支撐自己的。痛苦的淚水從眼中湧現,他感到筋疲力盡,身體每一條骨頭與肌肉都在發疼發抖。但至少,之前的痛,已經消失了。

「你希望在倒地上的情況下開始嗎,漩渦君?」團藏的聲音從上方隆隆作響:「你應該沒有那麼笨。」

「我…沒有。」青年咆哮:「你知道,之前十分鐘我都不方便。」他最後終於都召來了體力抬頭並望向團藏的眼,當中包含了丁點的困惑。

「我才剛作出了幻術。」老人說:「我結印之後,你已經在地上了。」

鳴人幾乎嗆倒。真的嗎?那些全都只發生了幾秒?他發誓絕對是更長時間。

團藏作聲吸引了人柱力的注意:「那開始吧。」

下忍緩緩地爬起,他作了四次堅實的呼吸並閉上眼:「嗯,開始吧。」

黑暗轉移,化為旋渦,變成了木葉比較熟悉的大街。店舖的招牌進入了視野之中,是一些他看過無數次的名字。鳴人幾乎感到安慰,就算他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綱手大約告訴了他可以從這類幻術之中預料到什麼,還有如何成功。

他嘆氣並皺起了眉:「我來了。」然後開始衝向東門的閘口。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時間才真的開始,此刻,他要組織自己的查克拉水平,移動過去讓它們集中到四肢上。直到他去到需要魔物查克拉時,他感到查克拉比之前都還要容易過來,是幻術的效果嗎?但這說不通,他應該是要向木葉老人們證明他可以完全控制九尾的力量。那這是什麼一回事?無論如何,他之後再管。

一如所料,他在閘門處看到十五歲版本的自己。從他看到外風衣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事實上,從他會穿任何類型的風衣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然而,看到年輕版本的自己那表情時,他很快就重新集中注意。狂亂的淚水從臉上流下來,藍眼很快就變得尖銳並轉成了致命的紅。

「去死!都去死!」幻術鳴人尖叫著,巨型的查克拉尾從他身上出現。「我不能相信你會對你自己的家這樣做!」尾巴湧進了空氣之中,天空轉成了地獄的黑。

「除非在正確的人手上,這兒不會是家。」一把不兆的聲音說,圓滑並寒冷入心。

鳴人停在閘口,就在他看到說話的人時狂怒抓住了他,已經可以感到自己的憤怒跟較年輕的自己連接。高瘦的身體,男人身上的黑袍子有著深紅色的雲,臉上是橙色的面具。鳴人咬緊牙關,用力抽氣…曉的鳶──或應該說,宇智波斑。



卡卡西於他的親熱戰術之下皺眉,一連串的思考分裂成幾個方向。當團藏作出幻術時鳴人盤腿而坐,男孩作出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坐直姿態,雙目閉緊而眼眉深深結合在一起。微裂的唇是平坦而且微微彎向下,有些時候鳴人會不自覺地張開嘴巴揭露出咬緊的牙,就如在痛苦之中。

上忍之前那夜無法入睡,沒錯沒有任何奇怪的夢絕對是一件好事,而且他之前在各式各樣的任務之中已經試過連續好幾天不睡所謂一晚不會特別影響他的身體。然而,來自瑣碎事的壓力,比方說,一個吻,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花了七個小時來思考鳴人幾乎把他的腦袋撕碎。想著金髮青年拉下面罩時那閃爍的藍眼,在卡卡西保證他不會為任何人或任何事放棄年輕人時那雙眼睛如何閃著純粹的幸福,想著他的聲音體現了一些聽起來有點像是九品的力量還有她內在的能力,但更大更暖(四代目的妻子說話時,總是有著一些冷酷令她身邊的人放鬆而不是興奮),想著鳴人緊張時雙腳轉向左邊,想著那雙柔軟的唇帶著如此恐懼去親吻他、以最驚人的方式來觸碰他自己的。

但他最主要是集中在恐懼的部份,他基本上把一切都搞混了。說起來那怎可能會是好想法呢?他們「需要接觸」?同情甚至也無法作掩蓋,他已經跳過很多界線…現在變成了一個網在他面前。突然面罩感覺就像是提醒了他別的東西,令他窒息。

鳴人當時在軟弱的情況之中而卡卡西就利用這情況去佔便宜來配合他自己病態的欲望,這樣想令他咽喉冒起了攪動的憤怒。那青年可是一名敏感的、渴望著好感的人,所以一個貞節的吻絕對就像是自然反應。無數事的情況都告訴卡卡西鳴人永遠都不會對於這種關係有興趣,好在鳴人單純聳開,大概是因為震驚吧,可惡。只是說,這解釋不了為何鳴人離開時又再一次吻他。這樣的話…鳴人對他有感覺嗎?靠,完全都說不通,現在他應該做什麼才對?

感謝熟悉的查克拉突然從他身後的灌木之中出現,打斷了他的思考。他沒有作出明顯的動作,只是後退一步更接近葉子。卡卡西盯向天藏,對方點頭再把注意力回到人柱力上。

「卡卡西老師,情況如何?」小櫻低語。

「直到現在也沒問題。」他保持目光集中,亦注意到好運地附近沒人有查克拉改變,也就是說,他們還沒有注意到她。「妳知道妳不應該來。」他慢吞吞地說:「其他人跟你一起嗎?」

她甚至懶得回應,完全清楚他不能察覺到其他人的存在:「那幻術有什麼用?只是…讓他再體驗一個回憶?」

「基本上是,但團藏亦操作了記憶,所以一切都會被加強。鳴人需要表現出他可以跨過他天生的憤怒並打倒他的那一部份。」

「不過…這個記憶不是,之前的入侵嗎?」

「對。」

「不過,那可是六尾!他幾乎死了!卡卡西老師,他怎可能可以控制更多──」

「他會沒事的,小櫻。妳理解他的能力,相信他。」

冗長的安靜。最後卡卡西聽到她輕笑,他因為這聲音而發紅。就像是這種小小的時刻令卡卡西相信他不會是一名太過糟糕的教師。在第七班之中他跟小櫻總是有著最輕鬆的關係,佐助跟卡卡西實在有太多相似之處所以情況總是會加劇,猶如是火上加油一樣。至於鳴人,他們有太多不同之處令他們永遠都不知道如何作出適合的連接。但卡卡西跟小櫻的話,永遠都只有一件事:老師跟學生。不是破碎孩子對破碎孩子,不是變態老頭對天真男孩。

「謝謝,老師,但答應我一件事可以嗎?」

「唔?」

「答應我…你會保護他。如果發生任何事,你都會幫他。」

「這是我的工作,我不會失敗。」

「我知道,只是…算了。謝謝你。」灌木沙了一聲,但亦是算準風吹過的時間。他感到對方的查克拉移開,大概是回去醫院的工作吧。他暗自微笑,她集中在工作之中實在是太好了。他肯定自己之後會去探望並讓她知道發生什麼事,至於這個時候,他有更重要的事得處理。

就在這時,天藏作出了吃驚的叫喊:「卡卡西!鳴人,他──」

卡卡西轉移了注意。男孩還在繃緊了的冥想狀態裡,但閃爍的魔物查克拉開始在他身邊旋轉。

「我們應該怎麼辦?」暗部隊長說,皺紋。在場其他忍者已經作出了防禦架勢、抽出武器或是準備結印。

「封印如何?」他問,如果情況變得不受控制而九尾出現的話,有著這種數目的忍者也許足夠,但這也取決於尾巴能去多少。

「呀,沒問題,但查克拉水平正提升──」

卡卡西搖頭:「不,我相信他。目前…看著就好。」

就在這時男孩的雙目睜開,猶如藍色閃電。儘管幻術很明顯已經完成,捲毛似的查克拉還在日光之下燃燒,而上忍不能肯定這會是好結局還是壞結局。



鳴人想去呼喊,大叫:「喂!看這邊!停下來,畜生!」但他不能,這不是那種看老天份上的系統能做到的事。於是他只能看,在一個野蠻的一分鐘裡,看著自己變成了他那樣的怪物──或是他所容納的怪物?很難說,特別是他看著自己變成這種可笑的抽象畫。

他做不到,於是把注意力轉向斑。這男人單純消失,已經完成了他的工作。鳴人暗自咒罵,他怎可能掉進這種白痴的簡單陷阱裡?但他肯定,之後也一樣會再發生。

「喂!死蠢!望過來!」他最後尖叫,因為終於都能說出這些話而感到放心。只是這很快就取代成焦慮,應該需要被罵的恐懼來面對自己──或是說,自己當中的怪物。

那生物閃出了另外的尾巴,然後又一道,直到六條大尾巴玷污了天空。它向鳴人咆哮,令他裂縫似的眼睛更是尖銳並緊緊皺起了臉。鳴人因為眼中的顏色而作出一小點的安慰,那是緋紅而不是他自己的藍,跟一名魔化的他戰鬥總比跟自己戰鬥簡單很多,把那破壞者看成是別人而不是自己…

他呼出了儲存起來的魔物查克拉,感到它們很快、很簡單就充滿了手跟腳,就像是他過去四年完全沒有在這問題上苦惱過。就在這時六尾鳴人以難以置信的速度衝向他,而他勉強躲開了擊向他的拳頭。他驚訝於自己的速度,很明顯,他剛剛居然躲開了一個來自超人類的攻擊,搞什麼?

算了,之後可以再想,跟比他聰明的人們討論一下。現在…「我需要粉碎一名白痴小鬼!」

於是他轉身,把手放在一起作出了適當的手印──虎、蛇、羊──並大叫:「風遁.横颪(註:よこ おろし,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雙手作出了纏繞的旋風,包住了另一名人柱力。它在嘶叫,企圖去加強自己的力量。就在此刻,鳴人完全找不到他自己跟對方到底有什麼相似,那可是根本就認不出來的怪物。

令鳴人非常滿意的是,他自己加入了魔物的查克拉抓住了六尾鳴人的,把它鎖在它所站的位置。平穩地灌入他自己的查克拉,兩種相反的力量就如磁力一樣互相連接,此刻就像是在比較誰在更高的情況,但鳴人認為魔物查克拉會希望合併為一,無法誰才是原來指揮的人。如果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去抑壓並控制,那麼另外的鳴人就會被抓住,而他就會勝利,現在也是時候結束了。

利用自由的手他很快就作出了微微發光的分身,漩渦似的查克拉球開始螺旋。不如以往的螺旋丸,它發著紫白色的光,看著都覺得是痛苦的。這顏色含糊令他想起了海洋的日出,是太陽與海水相遇的細線,強大力量之中的最大連接。他解放了風遁並衝進了那消散中的風,一路上,暴風所餘下的能力黏上了螺旋丸並變大、變大、變大。

「螺旋丸…地獄から!」(注:從地獄來的螺旋丸)

日出洗遍他全身,不如這世界出現的尖叫化為平靜。

「我需要承認,鳴人,你的成長是最…令人難忘。」團藏的聲音於真空之中共嗚,語氣於絕大部份來說是平穩的,儘管鳴人思考如此團藏的聲音不是有點威脅,那最起碼就是有點筋疲力盡。鳴人不用等待幻術被破解就看到團藏因為痛苦而像初生嬰兒一樣捲起身子。

「這個當然!」他嘲諷回去,對於那老頭在這如愉快的環境下存在而相當不高興,他可不是經常可以體驗陽光浴。「那當你解開幻術時會發生什麼事?你能不管我了嗎?」

沒有回應,光明化為碎片的時候鳴人倒向前,再一次發現自己在黑暗之中。張開了模糊的眼,他看到團藏倒下並聽到一群忍者抽氣,但世界開始旋轉。

在這天第三次昏倒之前他掉進了結實的懷抱之中,最後的思考事實上相當簡單:

這狗屎表演終於都完了。



待續

===============================
譯者的話:
我個人滿喜歡這邊的小櫻XD
放心吧她之後也會有相當戲份,作者也覺得她是很強大的女生W
至於六尾的情況我可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應該不會原作場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