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9] [63] [269] [268] [8] [140] [62] [139] [138] [137] [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Violet Garnets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亮灰的天空下,冬天的陽光儘其所能穿越厚厚的雲層,但卻完全沒用,只能從雲層最薄處滲進地面上。
在那下面一個大型的山路裡,兩個身影舉步為艱,在咆哮的暴風雪中支撐自己。
「你記得上一次我們前往如此這遙遠北方嗎,卡卡西?」鳴人大叫,他的聲音掙扎不讓自己迷失在冰風裡。
卡卡西舉起了一隻手,阻止風雪抽打他的眼睛。「什麼?聽不見!」
金髮少年嘰笑,幾乎因為吹進他嘴巴裡的雪而嗆倒。說不定天上有誰為了懲罰他而給了他那麼大的嘴巴,儘管這不一定是他的錯…



「奶奶!求求妳吧!一個小任務就行了!D級任務也可以…」
就算那少年已經十七歲了,綱手從來沒有想像過漩渦鳴人會甚至向她乞求D級任務。這孩子實在太矛盾了,所以絕對沒希望。
「鳴人,你知道現役暗部的人數嗎?」
「比四年前低了百分之六十。」鳴人自動地回答。
綱手繼續道:「而你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再一次,金髮少年立即給了回應:「曉不再搞小動作,為了達到最終目的,他們的行動越來越明顯。」
無論他直到現在做了什麼,那名火影單純無法接受鳴人需要的時候會作出怎樣官方的說詞,就他本來那淘氣的說話方式來說這是非常美好的轉變,但只用談生意的態度是勝不了綱手的。「我認為你已經回答了你自己的請求,小子。」
他扁嘴發怒,從交涉者變回一名小孩子,綱手再次微笑。
「但奶奶,我真的真的很想去!再加上我去的話不也會更安全嗎?對吧?我在那兒可以避開曉的那群混蛋…一星期就可以了,求求妳!」他那亮藍的眼睛因帶著懇求而顯得水汪汪。
五代目擺出了臭臉,她想著這孩子(她無法接受自己叫他作男人)到底如何懂得只要他能正確使用那雙藍寶石的眼睛,他就可以有效地控制所有人。她把目光移離了他,望出去眺望村子。其實他也說得有道理…「注意安全,不要讓曉發現到你,帶一個人跟你去,讓你事實上真的有機會能活著回來。」當然那少年非常有能力去照顧自己,但綱手就是喜歡玩弄他的自尊。
就算沒有看到,綱手都可以完美描繪出他的表情:又大又快樂的眼睛配合著那同樣大的笑容,她自己亦不禁笑了,她需要承認這少年是一名有著可怕說服力的人,然而也可以預料到鳴人接下來會茫然地問:「誰會跟我一起去?」



所以這就是鳴人怎樣說服得到前往雪之國那遼闊山脈的旅程──並跟卡卡西一起。他曾經考慮過小櫻,但她正醫院忙著,而且先去問的話她絕對會先向他尖叫,因為她討厭寒冷,對此鳴人只能歸咎於她的名字。大和的情況一樣,而佐井的話…好吧,他看起來對於在雪地中長途跋涉不特別感興趣,其他人都有任務或是計劃…鳴人思考他是否需要因為卡卡西閒著而感到高興。
突然,海洋藍的眼睛仰視,發現沒有疼痛、冰冷的霜塊鞭打自己。有時鳴人思考的時候雪會停下來,現在空氣中只餘下清新的冷,吸氣時這種清新填滿了他的肺。鳴人滿足地嘆息,現在他要做的就只有等待而已。轉身發現卡卡西正以他那看得見的眼睛作出了微笑。「老師,有什麼問題嗎?」
黑目眨了幾次,而表情則化為不好意思。「嘛、嘛,這寒意一定搞得我想睡了,年紀大害我不夠敏銳,對吧?」
「不。」鳴人很快回應:「卡卡西老師與從前一樣年輕。」他知道他的聲音很認真。暗目跟藍目有一般時間遇上。
卡卡西微微哆嗦,然後笑了出來。他沒有讓這話題繼續下去,反而轉變了方向:「我們快到了嗎?我可不想在這兒冷死。」
「應該在附近了…」鳴人看起來似是伸出了指頭指向隨意的地方:「這邊!」不出所料就是他指的地方。少年安心地嘆了一口氣,好在他沒有害兩人一起迷路。「看,老師?我並不是那麼──喂!!」
模糊的銀色向房子呼嘯而過──落下一名年輕人觸自站在嚴寒之中。
鳴人奔向小房子並冒煙了。他摸索著門把,但發現被鎖上。
「卡卡西老師!!」
「誰在那兒?」一把低沉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來。
「不要再耍我了!如果你不讓我進去,我會燒了這房子!」
接下來是由衷的笑聲:「那就沒有來這兒的理由了,對嗎?」
少年的臉變暗,白痴老師…「卡卡西!!打開這該死的門!!」
門被打開,鳴人向後退了一步,他非常吃驚。因為某些原因,卡卡西的表情亦都一樣。
「你叫我什麼?」
「唔?你說什麼?」
那吃驚而且幾乎欣喜的表情消失了,卡卡西閉上了眼嘆氣:「快點進來吧,否則這兒也會變冷。」
鳴人還是不太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把卡卡西帶來似乎突然變得不是一個好提議;然而當溫暖洗擦全身的時候,有關這件事的想法完全消失掉。他不自覺地丟下行李,火焰誘人地在角落燃燒。鳴人跳上沙發,脫下了濕透了的外套並丟到一邊去。溫熱直接滲進了他的黑色毛衣內,鳴人快樂地呼氣:「這地方真是太捧了,難怪自來也有時會跑上來寫作。」
「我還是不懂得為何他要在雪之國的山上建一所小屋,更不用說那是在最高的山上。」較年長的人一邊說,一邊關上了門,並把鳴人的行李撿起放在一旁。
「好色仙人說有時獨自一個人待著也很不錯呢。」
卡卡西一同坐在沙發上,亦丟開了他的斗蓬,然後他把面罩拉下。
有一段時間,鳴人因為期待而昂首,但很快就因為記得這名白痴男人不會那麼隨意就展露他的樣子而洩氣。不出所料,在那之下還有另一塊面罩。
「這真有趣。」上忍輕喃:「你常來的嗎?」
金髮少年舉起雙手,疲倦地打了一聲呵欠才回應:「沒,只有一次而已,自來也老師在這兒忘了些東西所以我們得來取回,但他說如果我們在其他時間來的話…在正確的時間,那我就可以看到些驚人的東西…」
「為何你不找自來也跟你來?」卡卡西拿出一支撥火棒並稍為靠向了火團,火焰正在翩翩起舞,充滿生氣。
「他很忙。」鳴人聳肩:「說要寫另一本的黃書。」
「那些不是黃,」卡卡西頑固地說:「這些書都是美好文學──」
藍眼變尖而且充滿嘲諷:「美好文學屁。」
「──但我很高興你帶我來看這『驚人』的東西,不管是什麼。但無論如何,那是什麼?」黑目直視著鳴人,但同時充滿熱情。
少年的臉變得溫暖,而且不是因為火堆,他讓自己從卡卡西的凝視中移離。「我、我不知道…自來也只是叫我們等到晚上然後出去,他說我們需要在每年的這個時候來到…」
「哦?好吧,這樣的話,我上床去睡了。」
少年把他的注意力從地板回到同行者身上:「什麼?太陽也還未下山耶。」
卡卡西把他的手套脫下來,然後撥乾他的頭髮:「如果我們要熬夜等待的話,我現在就去睡了,如果你也想的話就弄熄那些火。」說完,他消失在房間內。
深藍色的眼睛單純跟著那背影,顯得非常困惑:「老師真是怪人。」他自言自語,(相當不情願地)從沙發上站起,跟從卡卡西對他的囑咐。
──「…但我很高興你帶我來…」
「這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鳴人喃道,眉頭皺在一起:「我只是想看一些很酷的東西,跟某人──」他停下來,然後加了一個形容詞在最後:「媽的,我要去睡了。」搜尋著行李並抓出需要的東西,他快速地換了些舒適的衣物,抓了一張被子並爬上了沙發。少年板著臉入睡,還在思考其老師的話。



一尾魚…游動著…看著他…「喂!」這尾魚大叫:「醒來!」
鳴人整個人彈起,同時亦因此撞倒了些什麼東西。他嘶聲抱怨,溫柔地撫拭他的額頭。當他不再看到星星在轉,他發現卡卡西正跟他做著同樣的事。「呀…抱歉。」
銀髮男人只是看著他,聳肩似是在說「發生了就發生了。」然後他把頭轉向窗戶:「現在外面很黑,你想現在就出去嗎?」卡卡西伸出了手,鳴人感激地握住了它。
這接觸似是觸了電。
鳴人叫喊了一聲,然後幾乎不受控制地急語,看起來有點像一頭瘋狂的狐狸:「你的手裡有什麼?」他的聲音幾乎是尖叫。
另一人單純看著他(還是伸出)的手,憂鬱地沉思著。「呃?」
「這…這個…」突然鳴人覺悟他繼續下去的話到底會有多可笑,他怎可以說有什麼東西在兩人的手之間擦出火花?「別在意,我會自己起來。」
那隻手猶豫地放了下來,鳴人站起並作了伸展,彷如之前什麼也沒發生。「要出去嗎?」他沒有理會爬在臉上的紅暈。
拷貝忍者只是在面罩下輕輕嘻笑,然後向門作手勢。鳴人幾乎要跑出小屋,以防自己繼續尷尬。當他踏上了小門廊,嚴寒的冬天空氣撫慰其發燒的皮膚。他緩緩地、小心地嘆氣。「我在搞什麼?」低語,然後閉上雙目。
他想要在充滿壓力的忍者生活裡獲得一個小休,他想看看自來也說會改變其生命的東西,但這旅程讓他得到比處理S級任務更大的壓力。怎說也好,愚蠢的童年迷戀應該不再對他有所影響,他已經是成人了,他在很久前已經不再喜歡他的老師了,現在這樣真的很可笑。
預料之外,一把聲音從他的右邊彈出:「嘩…自來也說得對,鳴人,這真是令人驚訝…張開眼,小笨蛋,你都錯過了啦。」
「我不是笨蛋。」鳴人嗚辭,但還是張開他的眼。
他明顯對眼前的東西沒有心理準備。
雪很漂亮,對,它們輕輕地停留在常綠植物之上,就如粉細的白糖;大地被無限的白、迷人,與及純潔所覆蓋,保存著兩名忍者留下的印記。然而那天空…
在半夜的背景下,藍、綠的光幕前後迴行,閃爍並舞動著。小小的紅幕若隱若現,就如無數宏偉的巨龍在天空起舞。
鳴人完全被迷住了,眼前一切…可不能只用令人驚歎來形容。「這是什麼?」
「我想這些應該是叫作極光,我不太肯定,老實說我之前從來也沒有看到這東西。根據些教科書,這只會出現在北面,好像跟什麼磁能有關。」
「這就是為何自來也會叫我山長水遠跑來這兒看的原因…」他輕輕低語:「真的很厲害。」
「華麗。」卡卡西補充:「這兒的每一件事物都是。」
最後的聲音很輕柔,那種難以置信的安靜讓鳴人只能僅僅聽得到。他好奇地望向卡卡西,心底希望可以刺激卡卡西再說些什麼,任何也行。結果他得到了另一個驚喜。
「你、你、你沒有戴上面罩?」
卡卡西伸出了手按著他那沒有掩蓋的臉,接下來是吃驚的表情:「呀,你看到?我的臉有點暖,所以我就脫下來…」他咳了幾次:「我以為對你來說這兒太黑了,看來你有很好的視力呢。」他咯笑,望向鳴人,然後再次吃驚:「鳴人,為何你笑成這樣?這有點可怕。」
「我看到旗木卡卡西的臉~」他以唱歌的聲音顫著,聽起來很像充滿孩子氣的笨蛋:「卡卡西的臉、卡卡西的臉、極光、極光!呀,今天真是好日子!」
卡卡西擦著鳴人的頭來作回應,當手梳過額頭時,鳴人感覺到冰似的寒冷,同時有另一次的觸電。鳴人本能地在那手離開他的頭部前抓住了它,拉下來放在眼前,仔細地觀察:「你的手很冷。」
「只是你很熱。」
「我才不!」少年阻止自己臉紅,這情況看來今天已經發生了過百次。一般來說,任何人說他很熱(譯註:性感)的話會得到金星,但對著卡卡西…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對。
「你說得對。」
「喂!你應該要鼓勵我才對!當我踩自己的時候,你就應該要帶著正面的評語來插話。」他暗付著:最起碼小櫻是這樣說的──這可不是他正把自己跟女生作比較還是什麼。
「我有鼓勵哦,你並不熱,我認為你相當可愛。」卡卡西的聲音輕柔並隨和。
鳴人噘嘴:「這不是我的意思。」
卡卡西有一刻別過頭,仰視極光閃爍。「唔…」
「『唔』啥?」
在鳴人發現之前,一隻大手從他的腦後按在一雙唇上,幾乎就在開始時結束。卡卡西很快便分開並後退了一點,笑著。
鳴人輕輕觸碰他的唇,完全征呆了。他整個身子都在刺痛,就如卡卡西那放在他頭上的手烤炸他的腦袋及神經。「你…我…我們…什麼…為何?」
「極光叫我這樣做。」卡卡西再次咯咯地笑,聲音似是有了精神病:「我應該再做一次嗎?」
「什麼?我睡著的時候你喝了酒吧?」
「不,我很認真。」他的聲音變得相當低沉,讓鳴人相信他。
少年只想從那熱烈的凝視中尋求庇護,這…這太瘋狂了。「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
鳴人抬頭仰視,光芒正在天空中緩緩地沉澱漂流,看來正準備褪色。不知為何,這讓鳴人冷靜下來。當他回望卡卡西,這男人跟自己只有半步之距,使他猛抽一口氣。
「因為你什麼也沒說…我應該再做一次嗎?」卡卡西愉快地低語。
鳴人判定卡卡西瘋了,寒意一定是滲入他的腦袋並凍結了所有理智的部份,又或是因為卡卡西說過什麼磁引力之類的東西,一切都搞亂了男人的腦子。但…如果卡卡西變瘋了的話…好吧,鳴人亦應該不會絲毫無損。
「不。」鳴人喃道,俯身向前,捕捉了其同行者的唇。
沒錯,一定是磁能讓他們都失常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