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3] [269] [268] [8] [140] [62] [139] [138] [137] [7] [6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0回]


+ + + + + + + + + +
鳴人打了一聲呵欠並坐在床上伸懶腰,已經是早上得起床的時候了。少年看著手臂上的繃帶而嘆氣,他知道的的手臂正在康復。坐起並抓抓頭,穿上了橙色的褲子及黑色上衣便走向他的小廚房準備食物。當他關上冰箱的時候他注意到銀髮男人拿著一個袋子正走近他。鳴人盯住眼前的人一會兒並讓他的眼去抽。

「卡卡西老師…我們認識了多久?」鳴人平靜地問。
「嗯?」卡卡西眨眼並微笑:「差不多五年了吧?」
「而在這五年裡,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你可以沒有我的允許就跳進我的住所嗎?」鳴人抓了前方的袋子。
「呀…事實上,我想你總是大喊要我叩門並使用大門。」卡卡西笑得更高興。
「所以你打算忽視我的願望嗎?」少年走到桌旁,把袋子放在桌子上。
「唔哼?」卡卡西的眼睛彎起來:「嘛…只有一半,我這次有用大門的哦!」
「卡卡西老師…那你來這兒只是想留下早餐還是跟我一起吃?」
「呀,我打算跟你吃,但你只有一張椅子。」卡卡西指向桌子。
「那你可以站著。」鳴人向卡卡西那受傷的表情作了一個壞笑:「哎,我有另外的椅子。」
「真好!」卡卡西恢復過來並走到桌旁,把食物從袋子中拿出來。

鳴人離開了廚房並抓起了大門旁櫥櫃裡的小凳子,回到桌旁然後坐下。卡卡西掃視著一些櫃子及拿出了一些不對稱的盤,他看著另外的碟子發現幾乎沒有對稱而蹙起了眉。拿著那些盤子思考去問鳴人關於這些盤子的事,拉椅,卻發現上面有一個凹痕看起鳴人曾經把它按在大門的鎖下。

「這不是它的樣子…」鳴人的聲音讓卡卡西從僵硬中回神。
「那是什麼?」
「我之前弄壞了大門的鎖,便用把椅子套在鎖下。糟糕的是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找到新鎖。」鳴人羞怯地解釋。
「那這些不對稱的碟子呢?」卡卡西向鳴人伸出了其中一個盤子。
「呀,我只是喜歡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鳴人拿了那盤子:「我有時會去找我喜歡的盤子,如果我發現有喜歡杯子或是碗的話我也會買一個回來。」
「真的很奇怪。」卡卡西喃道,坐在鳴人從櫥櫃拿來的椅子上。
「嗯?」鳴人看著那銀髮男人。
「沒什麼,吃吧!」卡卡西笑著抓起了菠蘿瓶的蓋子。
「那是什麼?」鳴人向瓶子說。
「這?菠蘿。」卡卡西給了鳴人一個吃驚的表情:「你沒有吃過嗎,鳴人?」
「呃…沒有。」
「來。」上忍拿出了一片給鳴人:「試一試。」

金髮少年只是盯住伸給他的黃色水果,鳴人腦中遊過了幾個想法而他看似還未決定:他應該直接從老師的手上吃而看他的反應?還是他應該從老師處拿起來自己吃?卡卡西弄了一個無耐性的聲音然後鳴人露出一個洶氣的奸笑,卡卡西發現那笑容已經太遲了,少年的口在指頭及水果之上。鳴人坐回去並亮起了臉,這東西很好吃!

銀髮上忍在那為何總是戴上面罩的列表上再加上一點原因,他沉默地看著之前拿著水果的手指,這些手指剛才被他的學生的唇碰到了。卡卡西突然覺得這房間太暖而且太小,他望向那個伸長耳朵聆聽他的少年,那雙藍眼然後轉向那瓶菠蘿。

「我可以再要一點嗎,卡卡西老師?」
「呃?」卡卡西眨眼並望向瓶子,他含糊地感到自己點頭並向鳴人伸出了瓶。「當然。」
「謝謝!」鳴人拿出了幾片才還回瓶子。

兩人沒有其他意外而安靜地吃早餐,卡卡西強迫自己從菠蘿發生什麼事的思考中回過神,然而,他已經把鳴人喜歡這黃色水果的資訊好好存檔。二人完成早餐後就開始聊天,卡卡西抓了那些盤子並放在洗手盆,打開了水龍頭開始清洗。雖然鳴人向卡卡西說不用在意它們,然而銀髮上忍只是在笑。

「就當這是我沒經你批准就跑進你房子的道歉吧。」卡卡西洗完了盤並抹乾了手:「來,去醫院讓小櫻檢查一下你的手臂。」
「嗯。」鳴人站起,二人步出這小小的房子。

二人走在木葉的大街上,卡卡西快樂地聆聽鳴人說一些關於溫泉的意外。這是他在水之都中向自來也開的玩笑,整個村子可以把這故事一代傳一代而不會回到自來也耳裡;然而,他們相當歡迎鳴人再次出現,用他的淘氣方式來帶給眾人歡樂。就在他們轉向醫院的時候一名棕髮男人進入他們的線視內。

大和從他跟小櫻的對話中移開並走近二人,這讓卡卡西幾乎要咆哮。看到二人鳴人的臉發亮而且變成了小步跑,小櫻走在上忍旁邊安靜地吃笑。大和因為鳴人所說的東西而笑,並以比正常更多的溺愛掃著鳴人的頭,少年的眼因為這觸碰而閃亮,讓卡卡輕輕板起臉。這本應該是當拷貝忍者向少年這樣做的時候他一直都常看到的表情。

大和另一個行動更是大膽,他伸手圍住了鳴人的肩並引領少年進醫院。卡卡西走向小櫻旁邊向她微笑──儘管這是相當牽強的笑容。小櫻走在上忍旁吃笑,卡卡西好奇地看著這名故意地向他笑的少女,這不是他喜歡從粉髮女忍者看到的表情,一般都代表了她正計劃或是想告訴他到底她知道了多少不應該知道的東西。

「卡卡西老師…」來了,卡卡西忍住了把手放在嘴上求她別說的衝動:「…我不認為一個早餐可以把鳴人勝過去,大和還是在領前。」
「如平日一樣觀察入眉呢,小櫻。」卡卡西只是順從地吃笑。
「大和叫我提醒你還有八天就是月尾。」小櫻天真地笑著,跟鳴人步進一個房間。

大門被關上,大和跟卡卡西都被留在走廊之上。大和看到卡卡西那悲痛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而他那銀髮同僚反過來只是發牢騷及踏步坐在長椅上。大和坐在卡卡西的旁邊,這時才注意到自己今天那麼早就開始有著虐待狂心理。二人都沒有說話,然而他們之間的氣氛已經足夠讓好奇的路人知難而退。最後,門被打開而看起來非常高興的小櫻步出來。

「大和隊長,鳴人想私底下跟你聊。」
「咦?」大和站起來,完全困惑:「好的,謝謝妳,小櫻。」
大和走進房間而小櫻關上了門。卡卡西的HP在聽到鎖門的聲音後降至負數以下。小櫻注意到其老師的痛楚只能向他丟一個同情的樣子,看著手上的圖表再望向那傷心的上忍,小櫻嘆了一口氣。
「鳴人的手臂非常好,卡卡西老師。」小櫻說然後轉身:「我要去交報告了。」

卡卡西向小櫻的背說了一個寧靜的謝,他因為鳴人請大和私下討論而悲傷,大和可以吸引到少年的喜愛真的不公平。大和走向鳴人,這少年只是好奇地望向窗外。上忍站在年輕人旁邊一同看著那棵樹,他們盯了幾分鐘,然後樹上的每一塊樹葉都同時從中間砍開。大和只能睜大了眼望向那正在微笑的少年。

「你怎會…」大和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當我發現風遁.螺旋手裏劍太過危險的時候,」鳴人得意洋洋地道:「我讓術的其中一次爆炸所以我的幾個分身可以跑進森林,他們練習了你剛才看到的東西,我現在還可以好好控制了呢。」
「而且你還不需要分身來做。」大和敬畏地說:「真讓我難忘…而且還是這種短時間…」
「我不會用我的術式來耍樂。」鳴人的目光移離窗外:「我想給你先看因為你在修練的最後階段幫得我更多,在我用這招式之前我也不希望其他人知道,這太危險了…而且我也不想卡卡西老師拷貝它。」
「為何你不想讓卡卡西前輩拷貝?」
鳴人以堅定的表情向大和笑道:「因為我希望有一天能用這招來救助他。」
「原來如此,這是個好原因呢,鳴人。」大和亦一同微笑,無視了那請鳴人亦用這術來救助自己的願望。
「我會用這個而不是螺旋手裏劍…我會有能力保護卡卡西老師、小櫻、佐井還有你,大和隊長。」

聽到自己是少年所說的一部份,大和感到稍微放鬆了一點。鳴人打開了房門,帶著非常大的笑容步向走廊,大和亦一樣笑著,但目標只為了嘲弄卡卡西。銀髮上忍心煩意亂地看著兩人向他微笑,鳴人以滿足的笑容向卡卡西表現他那剛痊癒的右臂。

「那麼,如果你還打算嘗試的話,卡卡西老師,」鳴人自豪地道:「我可以處理所有你丟給我的東西,就這樣。」

大和跟卡卡西困惑地盯住了少年,他們不能肯定少年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當大和準備問的時候,鳴人聽他的名字被呼喚,轉身卻見鹿丸在大堂另一邊。少年奔向他的朋友,興奮地展示他已經完全康復了。卡卡西跟大和交換了困擾的神色,他們希望從另一人那邊得到答案。

「你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大和問道。
「我本希望你知道。」卡卡西發怒。



待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