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3] [32] [31] [30] [29] [28] [27] [26] [25] [24] [13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本文なし

拍手[1回]


+ + + + + + + + + +
「不,不要!求你!呀…呀…你在做什麼?嗚,不要!」一名半裸躺在床上的金髮少年尖叫,努力地把身子往後退,拳頭擊向一名正跨在他身上的銀髮男人。
「呼呼呼呼…你應該知道反抗是沒用的。來吧,乖,小鳴…(心)」男人咯笑,嘗試扯下少年的褲子。
鳴人又踢又打又尖叫,然而還是完全沒有用,那個白痴變態實在太強了。
「乖乖當一個好妻子吧,鳴人,我會對你很好的…」這是鳴人最後聽到的聲音…
「呀呀呀呀呀呀──!」
一名金髮少年從床上彈起,他的狐狸花紋睡衣全都是汗,狐耳睡帽亦掉落在同樣濕透的枕頭上。心跳快得就如隨時就要跳出來一樣,耳朵正鳴而眼前一片空白。
幾分鐘後少年才能從精神創傷之中漸漸回復過來,向天空大叫:
「這只是一場夢!感謝上蒼!!」
看著床頭上超人迪加的鬧鐘,現在已經早上五時,是要決定早點上學還是倒回去睡的困難時間。結果鳴人還是乖乖從床上爬起,準備在新學期設定一個早到新記錄,同時亦咀咒及抱怨著某個人。「如果他以為我會當什麼乖巧的妻子,那就準備買棺材吧!那變態稻草人!」

於某所行政公寓裡,一名銀髮男人從床上彈起,打了個噴嚏,接下來再將自己捲回被窩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戀
第四步:旗木卡卡西這個名字怎樣俘虜眾人的心
作者:Vicadin-Tea 譯者:夢兒

「噢~鳴人,為什麼看起來那麼不高興?這只是第一學期的開始而已。你這個死魚樣應該出現在學期中及考試時…唉…看著你的臉教我也開始想念赤丸了…」
「鳴人,你沒事嗎?你要不要一些薯片?我讓你從串烤魚貝味及BBQ味之中選一種吧。」
「…」
「早點到學校,而這居然是我第一樣看到的東西?真麻煩…」
四把聲音(其實是三把,但只要是出席者都算)從鳴人後面跳出。少年在坐他的桌子上,表情看起來就像所有拉麵從地球消失及所有味噌都被燒毀並被遺忘。
因為睡眠被打擾,鳴人咬牙,轉過頭面向他的朋友。
「…別管我!」
「嘩…今天小鳴心情不太好呢?難不成…是每月的那一天嗎?哈,真高興今天我早點來到學校,可以看到你這悲慘的臉。」超級犬控犬塚牙,在這五人組合中是第二吵的人。傻笑並抓抓鳴人的頭髮,牙他超懷念這個動作。
青筋從鳴人的額頭爆出。
「牙,這在生理上並不可能。怎說也好,鳴人是名男生。」油女志乃雙手插袋,他是在鳴人的朋友中是最具邏輯性、最有謎團及最安靜的人。
習慣了志乃那客觀審視的能力,眾人間沉默了一分鐘,然後繼續。
善良、(自辯為)骨架大及永遠不會飽的秋道丁次關心地觀察了一下鳴人,然後從書包中翻出了兩包薯片,擠到鳴人的面前。他自己的口水亦慢慢掉落。
這五人組中的最後一人輕嘆了一口氣,整個人坐倒在金髮少年面前。
「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吧,否則牙之後會搞出更多麻煩來。」奈良鹿丸(被牙狠狠盯住並得到一句「你說誰人麻煩!」)大聲地打呵欠,把目光放在窗外。今天的天氣看來不錯但應該沒雲…切,這樣就不能翹課去看雲了。
「…你們真的很想知道嗎?」金髮少年問,他那雙藍色的眼睛因為朋友們那意外般的關心(?)而張大。
「是。」
「你們真的、真的想知道?」蔚藍的眼眸顯得更大。
「是。」
「真的、真的、真的想知道?」藍眼閃閃發光。
「是!」
「嗯…但我不太想說…怎麼辦…」鳴人低喃了一句然後別過頭,沒注意到那殺人般的視線與氣氛。
「…」
「我想殺了這人,大家同意吧?」牙怒吼著,指關節及肩膀傳來了咯咯聲;志乃托了一下墨鏡,令它們充滿威脅地閃閃發光;丁次「啪」一聲扯開了他的BBQ味薯片袋,眼中滿是火花;鹿丸擦了一下鼻翼然後哼聲。
「呀…停手、停手!我會說…好吧你們看來真的很想知道…」鳴人偷瞄了一下四人,發現殺氣更重。「我會說!」
深呼吸,鳴人以悲慘的表情(小輕地,因為有其他的學生進了來)宣佈:「我要結婚了。」
「不!」牙從口中發射出(意大利口音)的否定句,瘋狂地急搖他的腦袋。如果繼續保持這種動作,幾分鐘之後脖子絕對會斷掉。
志乃亦非常震驚,但沒有丟出平日的「…」,墨鏡從鼻樑上滑了下來露出眼睛,而他的高衣領則如枯萎了的花一樣反開。
一包可憐的薯片被丁次的右手被狠狠捏爆,薯片就如櫻花般飄揚散落在少年的運動鞋旁,一塊咀嚼了一半的薯片從他的嘴…嘛,或是說,就跟從犀牛的背後掉出來似的一樣,令鳴人露出嘔心的表情。
唯一不像其他人般吃驚的是鹿丸。他盯了一下鳴人,然後搞動那頭金髮,便拖著其餘三人回到他們的坐位。
「差不多是時候上班導課了。我們等一下才審問這小鬼。」
「不!」
「牙!別再用意大利語說不啦!吵死了!」
「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你們在這學校已經是最大的了!恭喜你們!」班導海野伊魯卡興奮地開始了他平日慣用的演說。
一隻手舉起。「伊魯卡老師,我們不是最大的,老師們才是。」
「…志乃,真高興還能再見到你。好吧,你們在這學校已經是年紀最大的學生,所以我期望你們能成為低年級學生的好榜樣,明白了嗎?」
有幾個人點頭。
伊魯卡老師對此感到滿意,於是繼續。「好,那麼…真好全班都在…等等,宇智波在哪?他還未到學校嗎?」
半班的手被舉起,某些人還搖得很瘋狂。
「宇智波大人正在操場為高中的比賽作準備!」
「佐助君萬歲!」
「佐助君!嘩啦!」
突然,教室的滑門被敞開,發出非常大的「碰」聲;一名高瘦、長著尖刺烏髮的男生進入教室。之前的吵鬧立即被沉重的安靜所取代,待那名男生走到他的座位,教室終於在不同分貝的嘈吵聲中失控。
這就是葉王私立高校三年七班的新學期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再向那邊移多一點。OK,好,保持。」
「接下來給我一個饑餓、渴求的樣子。」
「像這樣?」
「不不…嗯,想像我就是那個你等了好幾年的人,沒關係吧?」
「沒問題。」
「現在,我是全裸,等著你撲向我。」
「哈哈…好吧,像這樣?」
「對!好,保持。」
一名非常帥氣的銀髮男人擺好姿勢,然後攝影師按下了快門。
「好,我們可以休息了,做得好,奈央先生(1)。」攝影師向其模特兒伸出了毛巾。
「謝謝你,旗木先生。能跟像你般有名氣的攝影師工作是我的榮幸。」
「你說什麼呢奈央先生,應該是相反,我從沒想過我居然能跟你這樣的頂級模特兒合作呢。」
「哈哈,謝謝你。但我真的很欣賞旗木先生你的作品。你知道嗎?我成為模特兒的部份原因是因為你,總是幻想終有一天能跟像你一樣專業的攝影師工作。但我可真的不知道你會對此工作有興趣呢,聽聞旗木先生你非常冷酷而且對女生非常正經。」
「…你在說些陳年往事呢,奈央先生。嘛,我猜我過去的確有點嚴格,但都視乎情況與工作類型。而且,我多少也已經退出了攝影行列。如果自來也爺爺不請我來,我也不會在這兒。」比較高的男人抓抓他的背頸,把弄手上的徠卡(2)。
奈央看著他的同事,輕輕皺眉。「原來傳言是真的呀,我本還認為你只是想暫停休息一下。為什麼要引退?你太出色了,在其他國家也開始展露名氣呢…」
「嘛…也有各式各樣的原因啦。但我目前只想集中於美術上,並成為這一科的教師。接下來我打算完全從這個範疇中引退了。」
「呃?」奈央先生掉了毛巾。「你打算完全引退?但為何?」
卡卡西單純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五人剛到達無人的天台,牙就大叫:「快說!」
他們全都翹了體育課。因為那四人(事實上是兩人,因為志乃除了一開始的刺激外便不顯得特別在意,而鹿丸只覺得整件事都非常麻煩)再也無法等待,而鳴人也被(那些致死目光及殺氣)驚嚇而覺得無法平心出席他最喜愛的課。
「哼哼哼,當然我會說,但在這之前…牙,坐好!」鳴人自豪地指示,背靠著欄杆。
「好吧。」牙笑著順從指令…然後突然發現當中的暗示並尖叫:「噢!我坐在這兒是因為我想坐,而不是因為你叫我坐!不要把我當成狗!」
鳴人哼著鼻:「當然我會把你當成狗。難道你想我把你當成貓?好,來呀~吉蒂~想跟這些寵物瓶玩嗎?」
「你這…」
鹿丸敲了這兩人的頭。「夠了,鳴人,不要再逗他;牙,不要再被逗。現在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
藍眼少年的「死魚」樣再次回歸,深深嘆氣,然後開始他的故事。
「那麼…整件事就要從好色爺爺生病開始講起。一名叫作旗木卡卡西的變態、可疑男人突然從中冒出,然後…」
五分鐘的故事內,四位少年徹底見證了該名叫旗木卡卡西的男人到底有多變態、無創造力、膽小、邪惡、煩吵及無幽默感。不必多說,在故事的最後(鳴人作出了「因此我的下半生就要跟一個邪惡的無用的愛騙人的小氣鬼一起過了!我再也沒有未來了!嗚──!!」的總結),這四人理解到他們必須為這名最好朋友幹點事,來防止一頭怪物碰到他們的吉祥物!

在攝影棚的某一角,一名男人小心地放下他珍愛的照相機,向後退了幾步,雙手掩住了他(在面罩下)的鼻與口,然後…
「乞嚏!」
「你沒事嗎?旗木老師?」
「嗯,呀,我想我沒事…請問我能離開一會嗎?需要換一下面罩。」
「嗯,當然可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宇智波佐助有一個秘密。
他並不像其他人想的一樣沒有性取向,事實上,他只有一個取向,那就是鳴人性戀。從第一年,正當他吃著咖哩味拉麵時意外地跟那男孩接吻開始,他的世界就被戀愛所包圍了。回想起來,整件事就如他那超、超級遠房親戚所說的命運一樣發生。

(回憶開始)
「今天我們班多了一名插班生,他的名字叫作宇智波佐助。宇智波同學,能請你自我介紹一下嗎?」海野老師開心地笑著,禮貌地指示那如沉思般的黑髮少年面向全班。
「…我叫宇智波,多多指教。」
這冷酷卻又清晰的音調實在令人發涼,就像是有人在教室中堆滿了冰塊、冰雹與雪。
但對那兒的女生來說這就是完全不同的感覺,她們都認為春天來了。
面對班上學生們的臉,佐助心底只得苦笑。突然,那黑曜石的眼睛跟一雙閃爍的藍眼對上,這雙蔚藍因為插班生的態度而暗淡下來。
把這當成了挑戰,佐助向少年瞪回去。即使身後的海野老師叫他的名字並安排坐位,他亦不願轉頭脫離這場互瞪賽。當佐助快感到自己的眼睛要掉淚時,金髮少年瞇住了眼向他伸出舌頭,然後整個上午都無視了他。
我羸了。宇智波心底再一次微笑,忽然一團紙球打中了他的頭,白紙上寫上了難以置信般醜陋的字體:哼!我就知道你會羸!但我只是對你放水而已,混蛋。如果你想要一場真正的挑戰,放學後在操場等我──漩渦大人。
放學後,佐助以他那出名的等級二瞪視嚇跑了不少女生。但其中兩人卻非常頑固,佐助必須開口叫她們離開,兩人才肯動一步。她們叫什麼來著…?好像是跟花及豬有關,這兩人對於未來的佐助來說絕對是一個麻煩。事實上,佐助本以為他的預感一向都不太準,但令他吃驚的是,接下來的事實都讓他發現他這次的預感非常準確。在第一學年所餘下的日子及整個第二學年裡,這兩人的麻煩指數直指向危險水平,甚至可以令到那些狗仔隊感到羞愧。
金髮少年出現於操場後便立即大嚷:「你以為你很厲害吧?那就來一場吃拉麵比賽吧!」
佐助眨眼:「什麼?抱歉,你是否打算恐嚇我?」
「吃、拉、麵、比、賽!你這不愛作聲的啞巴!還有你搞什麼鬼!我這不是恐嚇,這是一個挑戰!如果你輸了,你最好改善一下你在班上的態度!」金髮少年抱著手,露出優越的笑容。
佐助瞇了眼,然後轉身準備回家。「浪費時間。」
「哈!我就知道你害怕對著我這名偉大的漩渦大人…」
「誰怕誰呀?」
「這比賽是你要求的,立即到一樂解決吧!」
結果眼前那數目驚人的拉麵讓佐助退縮了,當中有一半還是他所討厭的辣味。
為什麼這兒沒有番茄拉麵?更重要是,為啥我會在這兒?跟這個白痴一起害我也瘋了。
佐助不滿地望向他的恐嚇者,金髮少年雙目閃爍,而周圍亦有不少閃爍的眼神包圍住他。
唉!我最好快點解決這件事吧。
「準備,開始!」一樂的老闆大叫,並降低了旗子(這是鳴人建議由筷子及面紙巾做成的環保道具),於是兩張臉就這樣沉於拉麵裡。
佐助打從出生開始算都沒有吃下如今天那麼多的拉麵。只要回想這場比賽,說不定這天還是他人生中最後一次吃拉麵。
「好!我只要吃下這碗就勝利了!」他的恐嚇者大叫,抓向最後一碗咖哩味拉麵。
「不會讓給你!」佐助嚷著,同時亦把手伸向那碗麵。
一切都變成了慢鏡。因為幾微米之距,金髮少年失去了他的拉麵同時尖叫。佐助緊緊地抓住了那碗麵並將其移向自己。在眨眼的時間內便舉起了他的筷子,夾起了一團麵然後於金髮少年能做什麼反應前給啜下去。
這時金髮少年卻因為被濺出的咖哩滑倒而移近了佐助,整張臉剛好躺在佐助的臉上。
微秒轉回秒,圍觀者的下巴都掉了下來。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從金髮少年的嘴中吐出,大步奔離現場。
被恐嚇者所落下的少年,輕輕舉起他的手指捉碰他的唇。但突然因為吃太多拉麵而從座位上摔了下來,帶著青白的臉及吸滿了汗的衣服走回家。
第二天,宇智波佐助及漩渦鳴人都沒有來上學。
(回憶完結)

從那時開始,佐助的思想──甚至夢境──都被那有時白痴永遠幼稚的金髮少年所佔據。他的思念亦因為那少年在「意外」後無視或躲避他而翻倍。當他看到那少年臉紅時,情況再惡化為三倍。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宇智波一邊想,一邊在洗手間洗手:我已經等了兩年,我不能再等下去。這已經是最後一年了,我一定要快點踏出第一步!
「於是…我們應該怎樣對付那頭禽獸?」
「嗯,我們不能讓他碰到鳴人,這是肯定的。」
咦?這些聲音是?他們不是鳴人的狗友們嗎?
佐助如忍者般躲進了其中一個廁格。
「但我們可以做什麼?我們可不能阻止這場婚姻吧?」
「說不定我們可以呢,鹿丸,你說對嗎?」
黑曜黑的眼睛變大:他們說結婚!?
「嘛…我之後會想辦法。但在定下什麼計劃之前,我想我們應該親自去看一下那個叫旗木卡卡西的到底是什麼人。這名字感覺好像有點熟…」
「的確,鳴人總喜歡誇大事實。旗木…我也好像見看過這名字。但我不記得從哪兒看到。」
「好吧,如果我們不能做什麼,我就直接叫赤丸過去咬他的小弟,哈哈哈…」
「牙!」三把聲音一同作出警告,談天聲因為四人離場而漸漸退色。
佐助緩緩地離開了洗手間,「禽獸」、「結婚」跟「旗木卡卡西」這些字詞在他的腦中轉來轉去,再慢慢連上關係。「鳴人準備跟一頭叫作旗木卡卡西的禽獸結婚?我得去幫他!」
鳥髮少年咆哮,抓緊了拳頭,向廁格的門口狠狠地叩下去。

這天是第三次,被誤解了的稻草人用力打了一個噴嚏。
唉…難道這些都是我昨天所戴的新面罩嗎?記得之後要再好好清洗它們,用多點洗滌劑與及…滴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原文是叫作Nao-san,我不認為火影中存在這樣的一名角色,翻了一下只知道日本有AV女優是這個名字…這事實上亦是一個女生名。
(2)Leica,德國有名氣的照相機品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