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0] [29] [28] [27] [26] [25] [24] [136] [135] [134] [13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本文なし

拍手[1回]


+ + + + + + + + + +
「不要!好色爺爺…爺爺!求你不要死!不要留下我一個,我已經沒了父母,我不想連你也失去…求求你…」
「鳴人…我…我…」
「不!不、不!請不要離開我!…爺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戀
第一步:春天是展現戀愛的季節
作者:Vicadin-Tea 譯者:夢兒


年輕的金髮孩子一邊抽泣,一邊用被子包裹一名住院的老人。這孩子叫作漩渦鳴人,是活力都市木葉中非常有名氣、涉及多個文學範疇(雖然一開始的幾乎都是些奇怪的東西 ,然後向成人文學發展)的小說家──自來也的養孫。
平和的春天裡,鳴人跟自來也本來只為了放鬆身心而一起去了泡溫泉,卻發生了這件事──
自來也昏倒了。
而且,這件事是發生在他藏在其中一棵可以清楚看到女湯的高樹的時候。自來也從樹上摔下來受傷並昏倒,結果昏迷的他與抽泣的鳴人一起被送到木葉醫務中心,搶救老人的則是他所信賴的青梅竹馬──綱手。
然而,他的傷勢亦曾經因為不小心摸了一下綱手的臉頰然後被女醫生向他的腦袋報復了一拳而變差,而拳頭所落的地方恰巧亦是自來也跌昏的地方,令到自來也的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怎說也好,這都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
自來也握住鳴人那發抖的手,輕撫著少年。「鳴人…鳴人,聽我說…我已經又老又弱,我想這次意外我可能不會從鬼門關回來了(去天國去地獄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你一定…要變得更堅強。」
鳴人只是搖頭,哭得更響。
「聽著…!你已經是大人了…十八歲了…我像你這麼大時已經是出名的少女殺手,還有很多小弟跟隨我…嗚─咳咳咳!」白髮男人用力地咳嗽,心臟監察器的ECL等級正以高速下降。
「爺、爺爺!等等!我很快回來!」眼前所發生的教鳴人心知不妙,想著這可能是自來也所咽下的最後一口氣,立即瘋狂地奔出房間找尋這城市中最好的醫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婆婆!不好了!爺爺他…爺爺他…他要死了!」淚水從美麗藍眼的一角滑落,可憐的男孩只能抽泣:「求求妳…嗚…快點…嗚…救他…」
「什麼?」性感的女性喊叫,然後低聲地喃喃自語:「那個好色老頭在這關頭又搞什麼飛機…?」
「哎…喂!卡卡西!幫我在這兒好好看管這個小鬼,我去看看那老頭搞什麼鬼。」煩躁地撥動那金黃的長髮,綱手轉身走向某個房間,讓某個男人佔用她思考中的一角。被她留下的,只有一名長著尖角銀髮的年輕男子及一名金髮少年。
「嗚…我應該怎麼辦…爺爺…」鳴人雙手抱著臂哭泣,他的內心突然充滿了害怕跟寂寞。
這個情景就如十三年前,一個孩子在手術室前方等待他的父母與死亡鬥爭。


(回憶開始)
「這.就.是.為──什麼我完全無法理解你們男人。為何你要安排這樣的活動還叫整個家庭一起跟你陪瘋?真是超麻煩!我需要掘出我們家的傳統和服,還得裝成大和撫子跟那些人扯東聊西…哼,單純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嘛…至少我可以用可愛的和服來為小鳴打裝漂亮,你說對嗎?小鳴~」他的母親一邊微笑,一邊轉身抱起坐於後座的金髮小孩。
「嗯!」五歲的孩子點頭,事實上因為他手中把玩著忍者玩具而沒有仔細留意四周。她的母親輕揉著孩子的柔軟臉,低吻著那溫暖的金髮,然後再次面向她的丈夫。
「嘛…這不完全是我的錯吧?我也不想參加這種活動,但作為家族的領導就是這樣…呀,但妳剛才有沒有看到旗木家的孩子?他長成一個不錯的男生了呢,我相信他再長大點將會成為一名與他的父親一樣可靠的男人,旗木先生對那孩子相當驕傲。吶,妳認為小鳴…」
「對!我決定了!我會讓小鳴跟那個旗木家的孩子結婚!他們兩個在一起看起來相當可愛…」
「嗄?那個…這不是我想說的話…」然而當男孩的父親看到其妻子的眉頭緩緩地皺起來時,立即冒冷汗改口:「嗯,我是指,嗯!我覺得這提議相當不錯,讓小鳴跟卡…」
「親愛的!小心!」
「咦?呀──!」
「鳴人!」兩名父母一同轉身抱緊了孩子。小孩唯一記得的只有雙頰上突如其來的刺痛,兩個溫暖的身體難以置信地掩住了他,然後白色的大毛毯蓋住了一切線視。


他們回家途中被捲入了一宗嚴重的交通意外。一輛貨車從越過對面行車線並撞向他們的車子,他的父母掉落在路中…最起碼這是那些黑帽黑制服的人在孩子醒過來後對他用簡單的話語所說的對白。孩子奇蹟地只是受了點輕傷──兩邊臉頰分別有三道如鬍子一樣的傷痕,手上亦有些,腦部還有輕微碰撞。然而,他的父母親則沒有那麼好運。
當孩子發現他的父母「正在治療中但可能無法回到他身邊」,害怕跟無助徹底包圍住他。醫院白色的牆及化學品的氣味無助平復這孩子的緊張;但…那兒有著一個人一直待在孩子身邊,並在他耳邊吐出安慰的說話。當孩子於病床上哭泣的時候,溫暖的手握住了他那震抖著的小手…
(回憶完結)


「喂…你…沒事吧?」一個輕柔,卻略為笨拙的嗓音問道,打斷了鳴人的思考。
「…」
「…他會沒事的…」
「…嗚…」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到底在這兒搞什麼?白痴頑固老頭。」綱手發火了。她打開了門只發現自來也單純張大了口,臉色青白地坐在他的床上。他的其中一隻手正伸向遙控器而另一隻則撥弄一本橙色書本──封面上寫上了很大的紅色題目,還有很多心心。
「呃…綱手醬!我…呃…」
「你以為你在做什麼?讓鳴人哭喊得像小女生一樣…那可憐的孩子擔心得要命而你則是在這兒耍白痴!我要去告訴他真相!」
「不要──!」自來也尖叫,把臉移近綱手並抓住了她的雙臂:「別,別這樣做!這是完成鳴人父親的遺願的一個好機會!」
「什麼遺願?」
「…」
「喂!」
「嗯…感覺不錯…」
「喂!放開我!你…別把你的臉貼在我的胸前!你以為你在摸哪兒!…放、開、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某房間中傳來幾拳,接下來的絕對安靜包圍了醫院另一邊的兩名年輕人。不久後,自來也的房間中站了四個人。
「呀…卡卡西,你來了。」
半張臉被掩住了的銀髮男人步向床邊,帶著敬意向自來也鞠躬。「是的,自來也爺爺,很抱歉我那麼遲才到。這是我一點心意,希望這些能令您的情況好轉。」他提起了一個很大的水果籃,與及將一些封面寫上「工口」、「限量版」、「性感!」及「夜間木葉小姐」的雜誌安放在床邊的桌子上。
自來也的眼神閃了一瞬,然後再次變得無神,向著年輕人點頭。
「鳴人…」自來也虛弱地說:「我…有些東西要告訴你…」
「是,爺爺…?」少年亦步向前。
「你知道你過世的父親跟我情如父子…在他去世前,他把我付託給你並叫我好好照顧你…」
「嗯…」鳴人想忍住不哭,但他的淚水早就滑落。
「看起來我快不能這樣做了…」
「…嗚…」豆大的淚珠已經從長有鬍子傷疤的臉頰滑下…
「旁邊這個男人是旗木卡卡西,他是你父親左右手的兒子,亦是一名可靠的人…在你的父親去世前…他對我說希望看到你能跟你的另一半過著幸福的人生…」
「…咦?」
「鳴人…你的父親特意吩咐我,如果我有什麼事的話,就把你交託給卡卡西…他說過他會因為『親愛的小鳴嫁給最好朋友的兒子』而高興…鳴人,這年你已經到達合法結婚的年齡了。」
「但我…」
「你們兩個,我有一個請求。請滿足漩渦家第四代頭領的遺願──結婚吧。卡卡西,我把鳴人交給你了…請你幫我好好照顧他。」
「什-什-什麼!!」兩把尖叫聲形成了完美的和音。
呀,春天來了。


待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