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7] [26] [25] [24] [136] [135] [134] [133] [6] [5] [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習慣
作者:Vicadin-Tea 譯者:夢兒

拍手[0回]


+ + + + + + + + + +
就在二百五十天前,我們分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說鳴人…」
「嗯?」
「你知道我們本來約定的時間嗎?」
「唔…我想應該是…」
在我說完之前,一個拳擊向我那沒被保護的臉頰。
我從不知道被抽打是那麼痛。
事實上,這還是我第一次經歷(而且是來自拳頭…)。
「三小時!」小櫻尖叫,她的前額因為中午的陽光而閃亮:「整整三個小時!!」
「包…包欠…」我噎著,撫摸那腫起的臉頰。
「這次又有什麼理由?呀?」櫻大人咆哮。
「呃…嗯…我…作人蔘的落上迷落了?」(翻譯:呃…嗯…我…在人生的路上迷路了?)
一個龐大的青筋出現在她的額前,咬著牙,彎起她的手臂握緊拳頭。
我知道這代表了她那終極KO招式,我以身為忍者的條件反射伸手防禦著那推土機似的拳頭。
「…?」
什麼也沒有,我好不容易才微微張開其中一隻眼。
「你知道嗎…」她的手在其身邊搖來搖去:「你最近的行為真的超像他,切!你本來應該很準時的呀。」
他──想起那個人,我的胸口再次痛起來。
「鳴人?」
「哈哈哈,妳在說什麼?」我抓抓頭,向他露出可以說是帶有罪惡感的微笑:「我遲到只是因為那老婆婆再次教訓我,我又不是常常遲到…」
「是,只遲到了之前六十四次的約定而已。」她咬牙切齒,給我一個恐怖的眼神。
「嘩!妳在數嗎?呀對了,大和隊長跟佐井呢?」
「喂!你,別轉換話題!」
「不用擔心嘛,小櫻,這又不會成為習慣…」
我今天第二次嘗到了抽打的滋味。
「這早已經變成你的習慣了,漩渦鳴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刀先生,麻煩再來一碗。」
「好!」
另一碗冒著煙的同款拉麵放在我面前,我分開另一對的木筷然後攪拌湯底。
我本來討厭拉麵,但某些原因,這東西現在變得相當美味。
「咦?卡卡西老師?」
我匆忙地拉起了面罩,轉頭看著聲音來源。
「呀,伊魯卡老師,很久不見了。」
那黑皮膚的教師點頭,愉快地坐在我身旁的位置。
「對,已經有段時間了!你最近怎麼了?呀,鳴人今天沒跟你在一起嗎?」
我向他擺出平日的笑容然後聳肩。
那個名字…只要想起那人,我的胸口就開始發痛。
「嘩!你已經吃了六碗了嗎,卡卡西老師?」
手刀先生因伊魯卡的表情而爆出笑聲,向我們搭話。
「沒錯!而且全都是味噌拉麵!大哥,從上月開始這位已經成為我另一名貴客了!」
伊魯卡老師的眼睛現在看起來很像帕克所喜歡的網球。我想在我吞下眼前的第七碗後,這雙眼會張得更大。
然後他開始大笑,我猜想他是否撞到了頭還是什麼。
「哈哈哈哈,卡卡西老師,我想你太花時間跟鳴人在一起了,你現在的行為真的很像他!」
唔,那他沒有瘋掉。對,回想起來,我最近的確多吃了拉麵。不只是一樂,我還會吃杯裝拉麵。為何會這樣呢?
「卡卡西老師?」
「呀,嘛,」我再次微笑:「只是改變了口味。」
「咦,是這樣嗎?但吃太多還是對身體不好。咦…?呀!對、對不起,手刀先生!我…我不是那種意思…」伊魯卡老師向那發怒的老人鞠躬,然後趁著手刀先生沒看過來時,海豚向我低聲道:
「吶,卡卡西老師,我知道拉麵很好吃但千萬不要習慣吃太多。」
「呀,不要讓手刀先生聽到這些唷,伊魯卡老師。」
「!」
在每次任務後吃拉麵,應該也不算是壞習慣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又是拉麵?」
他停下半吞嚥的動作然後板起臉。
「吃拉麵有什麼問題?」
我把碗推開,拿出我的書。
「這又多油又多鹽…而且我們每次任務之後也吃這個…已經生厭了。」
「但這是我唯一的奢侈品…而且,不是每一次!我們上次才吃了飯團跟燒肉。」
「無論如何,我已經生厭了。如果你下次再要吃拉麵,那就自己一個人來吧。」
「…我知道了。」
如果我當時有立即把目光從書上移開,我可能會看到那美麗藍眸中的沮喪。
為何我之前那麼自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又遲到了!」
他抓抓頭然後給我羞怯的笑容。
「抱歉,我只是在人生的道路迷路了,還有…」
「不要給我這種解釋!」我大叫,他那黑耀石的單目因為吃驚而張大,然後眼神變得尖銳。
「喂,這又不是我想的,有些事突發事情發生了所以我不能早點來,但…」
「緊急關頭總是有什麼東西出現!」我在他說完之前插話:「你知道我們最近已經很少時間見面…為何你不能有一次可以準時呢?」
他生氣地抓住了頭髮。
「那是大問題嗎?」
他說那是大問題嗎?之前任務所堆積的鼓譟及煩憂立即湧上來,與等他兩個小時的擔憂及生氣一起如雪球般滾大。
在我能理解之前,我們又開始了。
「那是大問題嗎!你剛這樣說了嗎?真的不能相信!任務總是分開我們而這是各自執行下一個任務之前唯一可以相見的時間!你不懂嗎?」
「你也一樣不懂。『如果我們彼此相愛,這些全都沒關係』…當我告訴你我們可能會分開不同隊伍時,你不就對我說了這些話嗎?不要再把全都怪在我身上!我也已經努力趕過來了!」
「你努力趕過來?那我呢?」我大喊:「我推掉了隊長的職位所以我們可以有多點時間在一起,我每次任務都那麼拼命所以我可以快點回家…但到最後,你總是要我等的那個!就算是現在,我們終於都有時間見面,你…」
「…這又怎樣,你不是唯一一個要作出犧牲的。」
最後導火線引爆了。
「好!這樣的話,那分手好了!」
「…你說真的嗎?不要再這樣了,你…」
「不要再把我當成小孩!我們完了!」
「…好。」
他安靜地說,再轉頭離開。
然後我終於都發現了。
他的左腳一瘸一拐,褲管上還有黑色的污跡,他在他之前的任務中受了傷。
為何我當時沒有阻止他離開?明明只要喊他的名字跟對他說聲抱歉那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為何我那麼孩子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鳴人,你已經檢查信箱好一段時間了,你在等誰的來信還是什麼?」佐井問道,在一大堆的書中拿起了另一本標題為「不懂風趣的人的調情指南」的書。
我不禁為其冒汗。
「類似吧…但更重要是,你在這兒到底在搞啥,居然如此走進別人的房子?」
「咦?我已經如應該做的般按了門鈴,也如應該做的般說了聲『抱歉打擾了』,而我亦是由正門進來的,我做錯了什麼?」
「混帳!沒人在的話你也不能進來吧!」
「但大門是打開的嘛。」
「還是不能!」我繼續跟他爭吵,確認這次大門上有好好關上。
檢查郵箱已經成為了一個習慣。當卡卡西出任務的時候,他總是每週一定會寄一封信給我。
只要想起現在那空蕩蕩的郵箱,那一股如被鈍物擊中的痛回到了我的心。
那混蛋!他是否真的忘了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佐井,看來你最近跟鳴人很要好呢。」
那白皮膚的少年微笑:「沒錯,鳴人跟我成為了死黨。」
「哦,是這樣呀。」那令人煩躁的笑臉…我希望我可以從他的臉上扯下來:「你昨天到了他的家吧?」
而且你竟敢留在那兒,混帳!
他的黑眼微微張大:「咦?你怎會知道的,卡卡西老師?」
「呀…嘛,我只是經過,你知道,在那區附近有一所書店。」
「咦…但我記得你住所附近有一所比較大的書店…」
這聰明的小鬼!
「呀,我想要的書不在我家書店內所以我需要到處走。」
「呃…」他以看起來像是想要讚美的樣子看著我,然後微笑點頭:「我也明白那種感覺,如果是我,我也會像你一樣從村子的一面走到另一面去買那本書。」
「呃,對。」
事實上,這是一個習慣。當我完成任務回來後,我每天都會都繞路去他所住的地方看看他是否回來了。我很想念他,所以就算要我從地球另一邊走過來也沒關係,但現在…
那小鬼!他認真想要跟我分手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吵了很多次架。
我也很多次跟他說「我們完了」。
這是最糟的,那習慣性的話居然成真了。
但…為何你不回來?你真的想這樣就分手嗎?
即使是現在,我還在等你,混蛋稻草人!
即使是現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應該怎麼辦?
就算他說「我們完了」我也覺得沒問題,我已經習慣了;我本以為他會像之前每次一樣收回這番話。
但他的表情看來真的非常堅決。
我需要道歉嗎?這會解決一切問題嗎?我應該生氣並跟他說我努力工作是為了可以跟他一起居住?
…不,就算我做什麼也應該無濟於事。
那樣的分手事件只會在我面前多上映一次罷了。
已經變成一個病態的習慣。
我們已經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還是沒有信,他已經放棄我們的關係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切!為何我又要像之前一樣繞到他的公寓附近?
我已經不是跟自己說「我們已經完了」嗎?於是我身體的記憶比我的思想更強?
「呀。」
那聲音!
我望上去,發現自己凝視著那雙天藍色的眼。
可惡!被發現了!我之前應該看過他在檢查信箱。
等等,我沒有寄他任何的信那他為何…!他是否在等別人的信?呀,這種想法讓我希望能跑到其他地方去哭。
「喂!不要走!」他在我離開前大叫:「你想我再次看到你背對著我嗎,混蛋?」
「好,那你離開吧。」
「這不是我的意思!白痴!」他望下來,用比較輕柔的聲音繼續道:「這不是我的意思。你…你…在這兒做什麼?」
「…我不能在這兒嗎?」
他匆匆搖頭,然後走近我:「不是這樣!我只是…我…我以為再也無法看到你了。」
「這樣你會高興嗎?」
「咦?」
「如果你不再看到我,這會讓你高興嗎?」
「不!!如…如果我不能再看到你,我想…我會…」
「…」
廢物!我讓他哭了,我無法忍受他的眼淚。嗚…我該怎麼辦?
「吶,鳴人,你知道嗎,我真的快要死了。」
我…我在說什麼?
「什麼?」眼淚停了下來,他震驚地抬起頭來望著我。
(最起碼他沒再哭了)就這樣吧。
「對,我快要死了。」我繼續道:「我的思想在沉沒在漩渦裡,我還有了奇怪的新習慣,我開始瘋狂地吃拉麵讓其他人說我不像我自己。這樣下去,往昔的『旗木卡卡西』就要死了。」
那可怕的表情溶化,他望住我的眼睛。
「…那我該怎樣做?我應該做什麼來將那個煩厭、經常遲到、愛著親熱系列的笨蛋要回來?那惱人的稻草人,每星期都寄信過來,而且愛以高人一等的語調說話的傢伙…我怎樣才能讓他回來?」
這小鬼總是牽住我的心,向我吵著關於拉麵跟特訓的事…我已經習慣看著他的臉及聽著他的聲音,沒有這些的話,我將會是什麼?
「只要待在我身邊,鳴人。」
我的臉頰上有什麼濕熱的東西,但這不會是我所認為的東西,是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總是以為我只是唯一為了我們兩人而犧牲的人,但當看到你所愛的人為你而落淚,那其他什麼也沒關係了。
「吻我,卡卡西。」
而他做了,就如我們每次吵架之後一樣。
到最後,我對他這習慣還是沒有抗拒力。
但也沒關係,因為我深深愛著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吻了他,我希望從這個吻之中讓他知道我有多愛他。
我深深愛著他。到最後,我想我們都習慣了彼此愛著對方。
這是我絕對不會失去的習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