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36] [135] [134] [133] [6] [5] [4] [132] [282] [281] [28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給初次接觸這篇文的大大的警告:
這一篇為男性生子文,而且儘管是卡鳴,但懷孕的是卡卡西。(我可以給你100%肯定我沒有搞錯攻受)
惡搞向,部份角色(嚴重)崩壞。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二個月──當情緒影響你!
作者:FieldOfEternalSnow 譯者:夢兒



木葉今天是平和亮麗的一天,儘管已經是深冬了但這天還是相當溫暖亦有陽光。人們在市場上來回走動,孩子們在遊玩或是步向忍者學校,整個村子亦漸漸顯得生氣勃勃。這是何等美好、和平…「什什什麼麼麼麼!!」一把響亮的尖叫如雷貫穿整個村子,有一瞬間所有東西都結凍了,男人、女人及小孩都把頭轉向火影大樓,動物四散而幾乎所有在村子的上忍都在發抖。『難不成是…』看來就是大家的共同想法。

當中一名上忍比其他的抖得更厲害,但不如他的同伴忍者,這人正站在綱手那佈滿了文件的桌子中間,伸出了斥責的手指瞪向她,指頭以難以置信、震驚及憤怒的方式搖著。他非常不高興!首先醒過來花了整個早上朝拜馬桶而現在居然是這樣!

「我是說,」綱手冷靜地道:「從今天開始你禁止參於任何任務而我嚴格規管你要放鬆並肯定你完全沒有壓力!你不懂得什麼叫作沒有壓力嗎?滾離我的桌子並給我去休息!」

伸出的手指僵固了直到他感到褲管下方有人在猶豫地拉住他。

「親愛的,」鳴人支吾地道:「冷靜點,從奶奶的桌子下來可以嗎?只有八個月而已,這都是為了孩子們哦,你不希望小嬰兒們發生什麼事對吧?」

卡卡西放鬆了一點,終於都從桌子上落下:「當然不是,小鳴。」

「而且,」鳴人補充:「要為孩子作好一切準備將會很忙碌的哦,我們之中至少一人在家中處理不是方便很多嗎?當然如果沒有任務的話我也會盡我所能幫忙,我可以扮演一名好爸爸哦!佈置嬰兒房或是作一個嬰兒床之類呢卡卡西?」不如某些人所想,鳴人事實上並沒有那麼遲鈍,他只是強於利用那看起來過於熱情但事實上完全做不到的方式讓別人幹些大家都不想幹或是鳴人不想幹的事,這次是他們兩個人都不想幹而且計劃非常可行,因為鳴人說完之後卡卡西就開始想像一間被拉麵圖片佈置的嬰兒房,而嬰兒床如果有需要的話絕對可以變成致命陷阱。

「不,小鳴,你說得對,我應該開始放鬆,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為孩子作好準備。」『因為我絕對不可能讓你來處理這件事,天呀我現在就能看到了!在被拉麵裝潢的房間中,迷你味噌拉麵與牛肉拉麵含住拉麵味奶嘴躺在他們的致命陷阱裡!』卡卡西發抖並在心底記住以下的話:記得要再三檢查鳴人那些關係到嬰兒們的所有決定。

「好,就這樣決定了。」綱手說:「卡卡西你從今天開始休假,鳴人我有一個任務要給你,明天開始執行。」

鳴人呻吟而卡卡西看似是準備抗議。

「呀呀,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護送任務最多只花一週而已,我們還是很缺乏忍者但我遲點會儘量讓鳴人只負責村子內的任務。在最後幾個月不會有任務了,現在如果你們沒有什麼重要的問題那快走吧我還有工作要做。」

「呀有一件事要問。」卡卡西說:「早上總是混帳地作嘔作悶,妳有辦法處理一下嗎?」

「沒有。」綱手知道大約一打術是可以消除那些晨吐但因為卡卡西之前把她的文件搞得一團糟,這破壞了她那喝酒及小睡的日常預定,她沒心情跟人分享什麼。

「試點鹹餅吧,很多女性都說這幫得上忙。」



『呃鳴人…』

鳴人因為鳥叫聲而醒過來。

因為還不想打開眼睛離開棉被,忽略九尾的聲音更是蜷伏於被子下面。然而在他的腦袋後有種嘮叨的感覺在告訴他有點東西不太對勁,而且這不是來自九尾。

『鳴人我認為你會想現在就醒過來…』

鳴人那昏睡的腦袋開始緩緩地清醒,給他一個「那聲音好像多得可怕的鳥」的想法。

『我說現在…就是要立即!』

突然鳴人想到了:『現在明明是深冬,應該沒有鳥兒而且還那麼多。』他坐起並看到卡卡西站在他面前,千鳥啁啾而寫輪眼正高速旋轉,那雙眼睛唯一所描述的就是「我正準備閹割你、殺死你、從地獄深處把你的靈魂要回來只為了復活你、折磨你然後重覆以上動作。」

「吶鳴人~」鳴人可怕地發抖,那聲音比天使之聲還要甜。

「你吃了最後的鹹餅乾嗎?」

鳴人開始狂滴汗,他昨夜從護送任務回家已經很晚了,又累又餓的他不認為自己可以忍過三分鐘等杯裝拉麵於是就吃了櫃子裡餘下的那包鹹餅。「因為我發誓當我昨晚上床時還有半包而你.知.道這是唯一可以幫我舒緩晨吐的東西。」卡卡西的聲音不再甜美,比較起來的話那發狂中的守鶴我愛羅之聲完全是搖籃曲。

鳴人沒有回應,他甚至沒有思考只是單純儘快地跳出床,抓起錢包並拼死老命跑到雜貨店,身上還穿著四角褲跟戴著睡帽,買下了所有他找得到的鹹餅乾。

回到家,鳴人躡手躡腳地步進公寓。『好,我還未死,說不定他已經冷靜了點。』他慢慢地走進廚房瞄進去。『這兒沒有卡卡西。』他把那些鹹餅乾放櫃子裡、調理桌上還有在每一個他所找到可以放東西的位置,以自己的查克拉找尋其戀人所在。『好,他在睡房裡。』

鳴人拿了點餅乾並沿著大廳步進他們的小房間,眼前所見讓他感到相當苦惱,還害在地球上最不可能不小心地浪費或拋棄食物的那個鳴人居然在此刻掉了餅乾。坐在二人床上的是卡卡西──一名成年人、他的前導師、全木葉其中一名最出色的上忍、有名的拷貝忍者──正抓住枕頭哭得像灑狗血。

「親愛的發生了什…嘩!」在他說完之前卡卡西就把他撲倒在地上。

「鳴人人人人,」他哀號:「為何你要向我發瘋?你不再愛我了嗎?不要再離開我我們需要你!」

『…』九尾想。

『這啥鬼!!』鳴人想。

「親愛的,噓,沒事的哦。為何你要問我這些問題呢?我當然不會離開你,我愛你,而且我沒有發瘋。」『老實說我想我會變得瘋狂但絕對不是生氣那種發瘋。』

「真、真的?」

「嗯,我答應你,現在來告訴我為何你會這樣想?」

「你、你不像平常那樣給我早安吻,而且你離開時也沒有說再見。」

『你在向我開什麼屁玩笑嗎!!』鳴人想:『我在你幾乎要把我謀殺的情況下醒過來,而你不高興是因為我沒有給你一個吻!』

其他人以為是鳴人那種有話直說的人,但他事實上有足夠的常識去知道什麼可以說跟什麼不能說,特別要說的話是要向村子中最危險而目前明顯非常不正常的男人說。

「對不起呢親愛的,我為了緩解你的晨吐一心一意幫你買多點鹹餅乾(更不用說我當時正疲於奔命),所以我忘了。」

「你幫我買餅乾。」卡卡西閃著笑容:「你總是對我很好,我實在是不值得你為我這樣。」卡卡西緊緊擠住鳴人。「我愛你哦小鳴。」

「卡─卡西…不能…呼吸…背脊…斷了…」

卡卡西放開了鳴人,衝刺到廚房去拿些餅乾,留下有點暈及非常困惑的鳴人躺在地上。

『只要再多八個月、只要再多八個月』鳴人腦中重覆又重覆地吟唱。

『完美,』九尾想:『我不只要跟這傢伙一同因為那荷爾蒙病者而受罪,我還需要因為這傢伙的心靈崩潰而受罪…但這還是一場有趣的表演。』

鳴人好不容易總算回復過來,他發現卡卡西正穿上四角褲及面罩坐在椅子上閱讀他的親熱天堂,就如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那面牆終於開始被修理,畢竟卡卡西並不是那種會拋棄舊習慣的人,而且當溫度還真的太低時他終於都願意去管那面牆了…有時他會把鳴人當成熱力來源,但事實上真的有限制說他可以拿到多少「熱」,然後鳴人就會開始喃一些關於鄰居的話。

「親愛的,我要出去一會,你要些什麼嗎?」

「嗯?不沒什麼,你沒事嗎?臉色有點蒼白。」

鳴人心底正推著頭髮大喊:『我沒事嗎是什麼意思!?畜生,卡卡西失常了,還是跳過拉麵直接去找綱手!』



卡卡西正在前往火影大樓的半路上,他終於都開始有種暗暗的疑慮說有些東西似乎不太對勁。剛洗完澡就發現自己哪兒都找不到鳴人。回想起來,他驚慌失措飛奔出去找鳴人說不定是有點過度反應呢?畢竟穿過村子中時,人們那些盯視、尖叫、昏倒或是做其他奇怪行為,都可以推斷出自己之前說不定真是有點緊張了。但他現在已經很冷靜,所以他不太明白為何穿過大家時人們還是要做這些事。

去到綱手的辦公室他遇到了靜音,當她望到他,手上那一整疊的文件都掉了下來,卡卡西在她面前揮著手,她亦只能單純僵硬地站在那兒。

「大家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同一時間在綱手的辦公室內~

「妳需要幫他,他明顯失常了!」

「誰?」綱手本來正在快樂地小睡,鳴人爆了進來並開始發牢騷。

「卡卡西,他要瘋了!」

「唔…鳴人。」

「我今早醒來他正打算殺了我…」

「鳴人…」

「然後他像某些精神病人那樣大哭還喃什麼我要離開他…」

「鳴…」

「接下來他突然樂翻了天…」

「鳴人!」

「跟住他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而我才是奇怪的那個人!他明顯要變瘋了而且…而且…他正站在我的後面對吧?」

鳴人終於都能理解綱手的瞪視及那種「割我喉嚨」的手臂動作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卡卡西。」綱手道:「把那裝飾放下然後坐好…快!!鳴人你也是。」就在他們聽從命令後,她望向兩人,一些東西讓她感到震驚於是以非常奇怪的目光瞪住了卡卡西,這讓鳴人終於不再四處張望而看著他的戀人。

「卡卡西!為何你沒有戴面罩?」

卡卡西終於都理解為何人們都表現得那麼奇怪:「幹,我離開浴室時太分心所以忘記了。」於是把面罩拉回去。

「我認為我還是需要向你們解釋一些東西。」綱手終於都從跟卡卡西那鼻子瞪視的比賽中回過神來。

「因為你們都是男生,你們看起來完全不知道懷孕期間會發生什麼事,長話短說(因為我真的想回去睡…還要因為你們給我的頭痛而喝好多酒),鳴人剛才在這兒抱怨的叫作情緒波動,這很普通的,因為卡卡西的身體正進行一大堆荷爾蒙調整。卡卡西接下來說不定也會變得有點分神,而且會有段時間不能把東西連接起來,這也是他絕對不能接受任何任務的原因。」

「你說不定也會出現一些叫作築巢本能的情況,基本上是指你會開始清潔或是整理你的房子之類的東西,你之後絕對會渴望想吃更多但你只想吃一些特別的食物…那些一般都會有點奇怪所以得準備好。當小櫻從任務回來後我會讓她幫忙處理你們的日常,在那之前我建議你們讀些懷孕方面的書或作類似的東西。」



待續
=======================
譯者的話:
我自己也得去查一查孕婦網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喂)
沒有面對過孕婦,眼前太多奇奇怪怪的名詞了(淚)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