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4] [136] [135] [134] [133] [6] [5] [4] [132] [282] [28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給初次接觸這篇文的大大的警告:
這一篇為男性生子文,而且儘管是卡鳴,但懷孕的是卡卡西。(我可以給你100%肯定我沒有搞錯攻受)
惡搞向,部份角色(嚴重)崩壞注意。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三個月──讓渴食症開始!
作者:FieldOfEternalSnow 譯者:夢兒


卡卡西很想哭,他完全搞不懂身體的荷爾蒙到底怎樣運作,每天早上七時醒來並以在廁所嘔到五顏六色開始新的一天,誰會不想哭?這明明是錯的呀!在早上九時之前新一天本來就不應該開始,而且接下來的行程本應該是去慰靈碑或折磨他的隊友的呀。

卡卡西打趣地想著可以教伊比喜正確的懷孕術,但想深一層,儘管這個叫作懷孕的東西絕對可以讓最可怕的忍者徹底崩潰但卡卡西不太希望事情會變成這樣…而且他不太肯定木葉是否需要那麼多名迷你伊比喜在街上跑來跑去。但他肯定自己對女性有了全新的尊重,特別是對母親。

鳴人因為那非常甜美的拉麵氣味而醒來,這只代表了兩種情況:卡卡西正為他準備早餐或是鳴人終於都由健康的拉麵控跨越界線成為一名「只要腦子有拉麵就可以無時無刻都嗅得到味道『現在一定要吃一點』的病態」類型。當然大部份人認為他好多年前已經跨越了那道界線,特別是卡卡西,在二人開始同居不久他就無限咒罵著拉麵,而同時表現出可怕大的興趣來採購日用品及煮東西,儘管鳴人有點擔心為何卡卡西總是忘了買拉麵…說不定是因為卡卡西的頭被叩了很多次之類吧。

於是鳴人確信卡卡西正在他其中一個快樂波動中(鳴人暗自為那些情緒波動都取了名字,由傷心波動、一般波動直至到「不想死就立即逃命」波動都有)還為他弄早餐,走向廚房的路上他開始覺得困惑。

『其他味道是什麼?這明顯是拉麵但感覺好像有其他東西混在一起。』

當他終於都到達廚房後,整個人僵化了。『這就是我所想的東西?』有整整一分鐘他只能站在那兒表情空白一片因為他的腦袋不能決定他應該去哭、因為害怕而拼死大喊、昏倒、跪在地上尖叫「你對拉麵做了啥鬼!!」又或是直接徹底讓腦子關機就好了。當他的腦袋終於都下結論說讓他的生存本能處理眼前一切是最好方式,他望向卡卡西並猶豫地發問。

「你在煮什麼?」

「呀只是早餐。」卡卡西亮笑道:「拉麵還有其他一點東西,夠我們兩人吃的了,在今天的任務前你需要好好吃飽。」

「太好了!拉麵唔唔唔唔…呃?其他?」鳴人幾乎忘記他一開始進入廚房時看到什麼,他的腦袋非常懂得去抑制他的記憶直至現在這一刻,然後他恐懼地看著卡卡西以燦爛笑容所遞給他的那件東西。鳴人覺得他想要去嘔,沒錯那的確就是草莓冰淇淋緩緩地在湯汁上面融化,最起碼他能完全肯定眼前的就是如此物質。但他可能會犯錯,因為那些芥末遍佈整碗讓這看來有點不同,鳴人甚至不想知道那些觸手狀的物體到底是蝦米。

「有什麼問題?你不喜歡嗎?」令鳴人覺得恐怖的是卡卡西正快樂地吃著他自己那一碗,正因為他在這個時候已經發現當卡卡西缺乏愛情籠罩並做出「任何」可以讓鳴人高興的事時,說不定用非常、非常短的導火線就可以引發一些可怕的情緒波動,讓他的伴侶成為其中一名最能致命的忍者。

他強迫自己用他最漂亮的笑容望向卡卡西並道:

「不是這樣,這只是看起來太讚了所以我只是想…呃…看久一點。」

九尾說:『等等小鬼你不是認真的想去…』

就在這句之中鳴人暫時扼殺他的味蕾並把整碗東西吞了下去。



小櫻相當肯定這會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好吧是其中一天因為她跟佐助在愛情勝地所過的一個月完全是美好的日子,她只是對於這需要完結有一點點傷心。但這也是美好的一天,她剛回家綱手大人就私下給了她照顧卡卡西的任務,她幾乎因為這想法而尖叫,裏小櫻甚至還兀奮得比平日更是瘋狂。在探訪卡卡西的路上她注意到那看起來相當忐忑的鳴人,於是她就決定自己不只要照顧懷孕中的卡卡西而且還需要照顧鳴人;怎說也好,他在這幾些日子肯定也感到有點透不過氣吧,然後她跑向了他。

「鳴人,早安!你最近怎樣?」

鳴人望向她而她終於都發現眼前的人到底有多蒼白。

「你沒事嗎?你今天吃過東西了嗎?來吧我們去拉麵店,你可以告訴我什麼東西讓你困擾。」

就在聽到拉麵店這三字時鳴人發抖而且看似快要哭起來。

『沒錯一定發生了相當嚴重的問題,只要提起拉麵鳴人看起來幾乎就要崩潰…他現在就像是我告訴他這宇宙中再也沒有任何拉麵一樣!』

「好吧,我們直接去找綱手大人吧。」

小櫻抓住了鳴人的手臂並把他拖到火影處。

當綱手看到鳴人時,她非常肯定有些可怕的事情發生在這人身上;加上他沒有進行任何危險任務,她可以下結論說問題根源只有一個。

「他今次又做了什麼?」

鳴人終於都嘶道:「這…這很可怕…他…他…」

「他什麼?」

「他弄了早餐。」

「這為何會糟糕?」

「他弄了拉麵!」

「那還…」

「混了草莓冰淇淋…」

「呀…」

「還有芥末…」

「唔──」

「還有沙丁魚…」

「好了已經夠…」

「還有…」

「我說已經夠了!!」

綱手跟小櫻看起來都像準備要吐。

「看看這是我之前跟你說的渴食情況,如果你太介意的話就嘗試去忽略他吧,他在懷孕期間基本上都會很喜歡吃這種東西。」

鳴人看起來更是戰慄。

「天!你還真是沒用呢鳴人。」小櫻吼道:「我知道這很噁心但你不需要如此崩潰,你只是看著他吃而已!」

「並不只是如此。」鳴人哆嗦。

「還有什麼?」綱手問。

「他還要我吃。」



就在綱手命令小櫻把鳴人帶到伊魯卡的房子接受一些心理治療後,她親自前往卡卡西的家檢查。她把整個照料任務都丟給小櫻是因為她已經對於鳴人及卡卡西總是打擾她的小休感到煩厭,但她發現自己可以接受這種上門服務,畢竟前往公寓的路上有一所不錯的居酒屋同時亦沒有靜音在場阻止她。

綱手上來時,卡卡西只是剛剛修完了牆壁的洞。

「我看到那個工匠是不是剛從房子中哭奔出來?」

「唔?對真是怪人…我想最近還真的很難找到好幫手。」

「的確,對於那人未完成他的工作就離開有什麼頭緒嗎?」

「沒有,我只是想為他翻熱些今早剩下的拉麵他就奔出門口了。」

「原來如此,事實上這就是為何我會在這兒的原因。」

「妳想要我今早煮的拉麵嗎?」

在綱手吐出「打死我也不要」之前她在心底裡摑了自己一下,這六個字目前正非常危險地掛在她的舌尖。

「咦,不了謝謝,卡卡西我知道你應該看不出你今早弄的的食物有什麼問題但我只打算直截了當地說我當了那麼多年醫忍,我從來沒有,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任何如此嘔心的東西。所以下次你突然想吃什麼的話能否請你不要嘗試毒害鳴人呢?」

「所以我猜今晚的晚餐只能給我吃吧。」

「要看是什麼。」

「魚。」

「還有?」

「草莓。」

「我知道了,還有什麼嗎?」

「納豆醬…」

「好吧這還是留給你可以了…」說完之後綱手跑到回火影大樓路上那小小的居酒屋並嘗試不去思考任何關於食物的事。




待續
====================
譯者的話:
那句納豆醬本來其實是蒜醬,但其實魚+蒜醬還是相當好吃的只要草莓不存在的話…(喂)
文化差異吧,所以我改了一下(笑)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砂糖
是呀www小鳴超可憐www不過為了家裡的愛他也得受(?)
夢兒 2013/11/03(Sun) 編集
無題
有这种渴食症的老师太喜感了XD!
还有在小樱面前一边抖一边倾诉的小鸣!23333小鸣你的角色套入了大和队长嘛!

孕夫?真的很辛苦呢。。
老师你加油,小鸣更要加油!o(*≧▽≦)ツ
satou 2013/11/03(Sun) 編集
無題
崩坏但是没有雷,很有趣
to 2013/06/04(Tue)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