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41] [640] [639] [638] [637] [636] [635] [634] [633] [632] [63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28 自殘
 
 
CP:鳴卡
注意:無意義純H,離題,角色微崩,束縛PLAY注意

拍手[2回]


+ + + + + + + + + +
一個短促的呼吸聲叫鳴人亦同樣抽氣,說實在他不知道這樣子有沒有做錯不過卡卡西看起來也好像沒有太過掙扎的樣子。不,說是沒有掙扎倒不如說這名男人根本就是在享受,特別是鳴人最後把繩索拉緊的一刻,那不知道碰到哪兒引發出的呻吟都叫金髮青年的喉嚨突然變乾。
 
卡卡西只是保持那略為紅臉的笑容,雙手束在背後,雙腿以扳開的方式跪在床上,讓那明顯已經半立的鳥兒再也沒有任何遮掩。在這棒子旁邊是兩支從下穿過睪丸的繩索,而鳴人還能想起剛才他為男人捆綁的時候這兩根繩子如何在股溝間凹陷,並在尾骨的盡頭綁緊那白裡透粉的肌膚,使本來的雙臀比平日更粉跟圓。本來按參考書物所說胸脯應該是位於兩根繩子間的位置,但因為卡卡西不是女生,銀髮男人便說這會很沒趣,並要求鳴人把繩索直接按在那此刻看來是若隱若現的乳暈上。
 
而男人的喘氣聲叫青年還什麼也沒做便在冒汗。
 
說實,就算清楚知道你的戀人是親熱系列的支持者,鳴人也是沒有想過卡卡西居然會敢做得那麼…色氣。他把手放在男人那白滑只有少數傷痕的腹上遊走,指尖掃過肌肉間經過捆綁後變得更加突顯的波紋,並於滑過一道看起來算是滿新的小傷疤時感覺到對方身體的震抖。「抱歉。」青年立即半愕然地向上忍道歉,卡卡西單純輕輕吃笑,笑聲卻比以往少了一分溫柔,多了一分…
 
寵嬌。
 
「嘛,鳴人你的手很舒服呢。」銀髮男人表情充滿期待地道,半掩的眼睛下是輕舔的唇。看到如此色氣的卡卡西總讓年少精壯的青年有種鼻血幾乎要湧出的感覺,但好在,鳴人到最後還是成功用力忍住。
 
無論如何,未來的火影可不能因為跟戀人玩這種束縛遊戲就這樣失血過多至死呀!
 
但卡卡西你就偏要把你那發亮的身體投向澄黃的燈光下是不是?
 
金髮青年真的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什麼,他完全沒有讀過好色仙人這種小說,所以當卡卡西居然會主動提議玩束縛的時候,年輕人的腦袋也其實只堆滿一片由馬實克做成的問號。現在狐臉男性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讓手繼續在繩索之間的位置上下遊走,眼睛都小心翼翼地觀察卡卡西的表情,希望自己不會做錯什麼事。
 
並因為手指撫過另一道敏感點的時候聆聽對方滿佈快意的低吟。
 
「嘛嘛,鳴人,不用太在乎我,做你想要做的事吧。」卡卡西的喘聲越來越大,而想到自己光是摸了對方丁點就讓上忍的棒子由按在床上變成升至半空,也令鳴人有種自豪的感覺。他用力咽了一口氣然後莊嚴地點頭,以雙手杯住對方的臉龐再把男人拖進了一個吻裡。
 
對方熱烈的回應才是鳴人想要的感覺,這種兩人熟悉叫少年開始找回自信,於是他便更加使力地吻下去,把舌頭壓進對方的嘴裡勾出狂亂。直到分開,銀絲落在對方的肩膀,而那似是無助的、歸順的表情都叫青年下身更加覺醒。
 
於是他探頭把那片銀線舔回去。
 
老天老天老天平時兩人做的時候卡卡西的確是很多點子,但看到對方像現在般完全對他千依百順,鳴人的記憶中實在翻不出類似的歷史。好歹銀髮上忍平日也滿喜歡保留「老師」的角色,也不是說鳴人對此設定有什麼不滿啦只是…頂頂大名的拷貝忍者會像此刻根本就是把自己當成是玩具整個人獻給青年的樣子真的叫人柱力感到相當緊張的同時卻又異常興奮,而且叫他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話…
 
青年試驗性地拉了一下束縛住乳頭的繩索,輕彈,卻引來對方另一聲的低吼跟無力的哆嗦。
 
「卡卡西?」
 
「嗯~?」上忍那挑戰似的笑容讓鳴人抽氣,他思考了一會兒,認為卡卡西既然不在乎的話,那麼鳴人不去好好享受男人給他的優待,那就反而更像是不尊重對方了。於是他便苦笑並用繩子再彈了數次對方的乳尖,因為卡卡西由衷的哼聲而高興,於是獎對方嘴上的一個啄吻。
 
呀呀,能夠當王讓對方依賴自己的感覺有時也真不錯呢。
 
鳴人其實相當好奇為何銀髮上忍會突然有心情想要搞這種玩意,又或者男人為何不介意成為被綁的一個。回想起來剛才他聽到卡卡西說要讓他綁的時候那臉紅耳赤叫他別囉嗦的樣子也很好玩呢,說不定那個時候上忍已經也想要被綁,但去到真的要說出來還是會覺得很害羞吧。
 
不過現在他們都已經狀態全開了,較年長的男人甚至比青年人更快進入模式,所以鳴人才能再次享受卡卡西在床上特有的色氣。
 
於是青年繼續把手向下伸,輕輕拉動吊在上忍腹前的繩子,那在棒子兩旁變得更要紅脹的小丸子看起來實在是相當可愛。銀髮男人開始咬住唇似是想要阻止這種嬌嗲的聲音從嘴裡冒出,鳴人不知道這到底是遊戲的一種還是上忍終究果然是有點害羞於是才會這樣做,但他還是按照本能再拉得更高,叫銀髮男人立即翻過頭,低沉但好聲的吟叫於嘴裡傳出來。
 
是說這樣子綁起來會否讓對方就這樣射?鳴人開始思考是否得拿出之前他們偶爾也會使用的陽具環,好讓兩人的夜晚不會完得太快。
 
不過他也不太想強迫卡卡西呢,光是繩子好像已經很累人,於是想想看還是這樣就算了。「吶,卡卡西,你知道你這樣子真的好美嗎?」鳴人情不自禁地道,把銀髮男人那完全在冒汗的身體按在他的肩膀上,並把手伸過去,穿過緊緊束在身後的雙手,並以尾指拉了一下束緊了股溝的麻繩。
 
「唔唔唔…」他可以感到懷中上忍繼續無力地哆嗦,天才烤貝忍者因他而變得虛弱叫鳴人那本來其實相當薄弱的支配慾出現了難以說明的快感。但作為這類床上遊戲的新手他實在不知道什麼叫作踏上邊界,於是年輕人伸舌舔向上忍的耳殼同時柔聲地道:「吶,卡卡西…老師,如果我太過火的話記得跟我說哦。」
 
同時引來銀髮男人小小的呻吟:「呀…沒關係,這很棒,鳴人,這真的很棒。」
 
說不定卡卡西是那種喜歡一點痛的人,事實上這點年輕人之前也有試驗過,只要啃咬上忍那白滑而又結實的皮膚,對方就會給他不算小的快感回應,扯住他的頭髮就像是想要同時把他的頭拉開與及壓下去。於是現在鳴人把連接於臀間的線索再次向上多拉幾次,讓他感到上忍的身體崩緊放鬆的節奏。
 
老天,在微弱的澄黃燈光下,上忍那白裡透紅的身體看起來相當軟弱,柔滑得就像是想要吸引別人去憐惜、去疼愛、去寵幸。而且看清楚一點那些被繩子束緊的地方好像印出了比較深的紅痕,鳴人輕擦了一下在脖子上的麻繩,並以舌頭輕輕愛撫銀髮男人那些若隱若現的印記。
 
並同時用一隻手掌狠狠扯了一下在身後的繩索。
 
「呀!!鳴人!」對方的大喊叫青年的身體感覺到電流,他再望下去發現上忍的肉棒已經化成怒紫,而且在盡頭亦有些透明的水氣漏出,代表對方看起來快要接近邊緣。「卡卡西,想要嗎?」他在對方耳邊低喃,但年輕人已經有種就算對方說不他也阻止不了自己的感覺,他想要得到卡卡西,他想要扯開那些擋路的繩索,他想要直接就把他的小小鳴埋進對方的灼熱裡。
 
老天這種束縛PLAY到底是不是單純反過來想要去虐他的呀!
 
喘氣的聲音下幾乎沒有答案,於是鳴人讓對方半趴在床上,因為繩子的束縛方式而那正在冒汗的臀部是翹上去的。雖然說是在進行這種SM之類的遊戲但年輕人心底並不打算傷到他的戀人,於是他稍微扯開了對方股間的麻繩,用舌頭為那看起來比平日更要腫紅的入口塗了幾下,接下來便去翻找他們的潤滑油,而上忍在這段時間除了喘氣跟呻吟外幾乎什麼話也沒有說。
 
說不定真的是害羞呢。鳴人如此思考並輕輕把手指勾進去。這次他擁有繩子施加壓力的方式來讓上忍能夠向突如其來的異物分神,說起來拷貝忍者對於在袋囊下方施加壓力的反應很大,可是鳴人真的不想要對方那麼快射…呃?話說回來:「吶,卡卡西,其實這樣綁住蛋蛋的話會不會射得出來的?」金髮青年由衷地問,同時把另一隻不在男人裡面的手伸向前,彈撥上忍那藏在繩索下的乳頭。
 
卡卡西喘得更大聲,最後只能說出一個字:「快。」鳴人不知道這到底是叫他快什麼,於是第三隻,第四隻手指都進去,喘氣下的叫喊感覺似是表達出男人對於金髮青年的依賴到底有多深。
 
還有卡卡西到底有多享受這個變態的遊戲。
 
直到感覺男人已經準備好,青年便把手指都伸回去。他觀察上忍那已經沾滿了汗的臉,忍下直接進入那小穴的衝動,再次小聲問道:「卡卡西,真的沒事嗎?」這次銀髮忍者多喘了兩下便把單一的黑目轉過來,緩緩地,上忍那耐人尋味的笑容使得天使與惡魔的形容根本就只差一線。
 
「鳴人…」銀髮男人的聲音很弱,不過卡卡西向他放鬆身體的動作叫金髮少年亦不自覺地感到異常高興。「來…盡情地…」
 
而最後一句就完全是來自魔鬼的交易:「欺負我吧。」
 
難以想像從旗木卡卡西嘴裡吐出來的音節成為金髮上忍失去理智的引擎,沒有多想,一擊直接衝進上忍的灼熱讓兩人都立即於房間裡吼出野獸似的嚎叫。老實說鳴人有一瞬間真的很想要等到所愛的人可以靜止下來才繼續,不過戀人這種束縛的美麗身體、這種想要徹底控制對方的情感,那種鳴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存在的欺負慾望讓他受不了控制開始用力操進去。上忍翻起頭再次尖叫,而金髮青年這時終於都出現罪惡感,並把速度降慢了一點。
 
呀呀,雖然卡卡西叫他去盡請欺負人家,不過鳴人還是不想要看到戀人太過辛苦的樣子呢。「吶,卡卡西,我不如解開繩子吧?」是說作為上忍的話應該是懂得如何掙脫這種捆綁,不過看上忍那種閉上眼睛完全投入了被操的樣子看來也應該不會介意鳴人再做什麼了。於是他一邊保持刺進一邊解開卡卡西手上的束縛,很快就連滿身的繩子亦輕鬆滑落,能清楚看到這次的遊戲於那光反的白皮膚上留下了深紅色的印記。
 
鳴人握住了上忍已經倒在床單上的雙手俯身靠前,跟隨背部的紅痕一路舔過去,收集皮膚上的鹹味直到用力啜吮上忍的脖子。「呀…鳴人…唔…這…」銀髮忍者看來好像想要說什麼,於是年輕人再次用盡全力克制自己減慢速度。「…嘎…卡、卡西?」青年由衷不想要做卡卡西不喜歡的事不過…
 
不久後他便注意到上忍向他擺出了滿足的微笑,
 
接下來便主動移臀,迎合青年每下的插入節奏。
 
這下鳴人真的失控了反正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冷靜的忍者,那瘋狂的速度叫本來趴跪於床墊的上忍立即整個身體撲倒在床上,而鳴人亦立即從裡面移開,乾脆將對方反轉從床上,舉起男人其中一隻腳然後繼續插入那受虐的小穴。老天呀就算是鳴人,他也肯定自己平日才不會那麼快把理智斷掉並跟對方一起進入無秩序的狂亂,他只能繼續插,繼續吼,繼續任由本能控制自己身體的一切。
 
並於最高點的時候發射,然後跟戀人一起倒在舒服的大床墊,無助地喘氣。
 
話說回來那些依舊圍在上忍身上的繩子感覺好麻痛。
 
 
於是,不知道是否有第一次經驗後卡卡西第二次就比之前更大膽了,至少不再害羞而反過來露出平日遲到說謊時那種厚臉皮笑容,問他這次能不能再加上「蠟燭與鞭子」。
 
看到青年那如無臉幽靈的表情叫銀髮上忍皺起了一道銀眉,苦惱地道:「嘛嘛,也不用那麼害怕吧,又不是說我對你用…只是我自己想試試。」但老實說這才是問題所在吧卡卡西!就算大家都很清楚你是那種可以為了村子而不理會自己身體的人,但說實在誰會想到你私底下原來也是那麼喜歡自殘的說!
 
「不過,呃,你看!小卡我我我我我並不是很熟這種東西哦!萬一我傷到你的話…」老天鳴人他只是為戀人著想罷了,為什麼他那明明比他要年長的男朋友會在這個骨節眼裡那麼可愛地扁嘴了啦!「嘛,小鳴,我根本就不介意哦,說不定這種反而會更加…興奮?」呀呀,天,雖然說旗木卡卡西本來就不是一名可以用正常方式理解的忍者,不過鳴人也從來沒有想到在兩人交往之後,他居然能夠挖出這名平日不容易被人看穿心底的男性,那麼多的可愛之處。
 
而結局他為了讓上忍高興還是是點了頭,儘管鳴人本身亦實在不知道自己在心靈上到底是S那個還是M那個才對。
 
但青年不能否認他事實上也很享受。
 
 
 
 
 
 
=========================
作者的話:
…其實我完全搞不懂自己都在寫什麼^A^
這篇出來單純是想要寫被綁的卡卡西罷了畢竟之前我好像已經綁了鳴人兩次^A^
結果我心裡的老師果真是變態的說OTL
還是說我自己本身就是變態呢OTL
算了OTL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