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647] [646] [645] [644] [643] [642] [641] [640] [639] [638] [63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34 貧民窟
 
 
CP:卡鳴卡
注意:098 乞丐相關,疾風傳鳴人,清水,依舊是離題大作

拍手[1回]


+ + + + + + + + + +
再次跟三名部下來到木葉外面某座城市裡比較貧窮的一角,卡卡西有點無奈地站在一旁觀察小櫻把那名說女孩「外表真是相當適合穿上乞丐裝」的佐井一把毆到牆上害那建築物幾乎穿了好幾個「佐井形洞口」的畫面,並在鳴人抓住他的手臂誇張地發抖的同時小心翼翼地苦笑,希望不會得罪那名拳頭不認人的女生。
 
嘛,畢竟是因為小櫻有過經驗才派那女孩做這任務,而因為佐井本身亦是隱藏專家,於是讓這孩子暗中保護小櫻,至少銀髮男人認為是最好的選擇。儘管他能相信就算出了什麼問題小櫻也可以保護自己,可是當忍者最重要還是保留多點後路,而且如果是讓佐井跟小櫻作同一種間諜行動的話,只會害這兩人忍者的身分更早被發現。
 
老實說,卡卡西此刻真的可以想像黑髮男性在套取情報期間微笑說什麼「本以為丐幫幫主會很帥氣但原來只是一名滿臉鬍鬚的蒼蠅」然後小櫻一邊尖叫一邊把滿臉笑容的「問題」少年拖離憤乞丐們怒暴走的畫面,所以只是讓這孩子藏起來的話,說不定會是比較好的決定。
 
前提是佐井能夠在這拳頭攻擊下活著回來呢…呀,說到曹操曹操就從那些佐井形黑洞之間回來了,話說這孩子還滿結實的,居然還能夠帶住滿臉血的笑容不受影響般從那種洞裡走出來。
 
「…總之這次的情報套取也拜託了。」銀髮男人輕吐,看到佐井能夠拍拍塵土然後再次擺出那種像是天線寶寶的太陽在發光的笑容,叫他肯定鳴人之前實在是說得對──這孩子應該沒問題能夠跟小櫻活下去的。
 
卡卡西班裡的一點紅則是用吐氣的方式來平復心情,然後便望向鳴人害那名還是對於女孩拳頭心有餘悸的少年再次縮在上忍的身後。好在女性並沒有對此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將那碧綠的目光落在這次任務的領隊頭上。「吶,卡卡西老師,你會跟鳴人做什麼?」
 
這叫拷貝忍者在面罩下微笑,至少他以往的粉髮學生已經不像三年前般抱怨為什麼自己就非得要裝成乞丐但鳴人不需要。金髮少年見危機已去亦立即從上忍身後冒出並興奮地喊道:「對、對,老師我們的任務是什麼?」至於佐井依舊在旁邊保持沉默,表現得就像是只要得到上級指示就會去做的聽話忍者。
 
「呀,我會跟鳴人到另外一邊的貧民窟收集情報,因為櫻妳有經驗,我相信妳獨自一人也能做得到。而鳴人你應該知道你並不是那種太過適合偵查與及間諜裡任務的忍者,但要注意,這也不代表你接下來會做得比櫻更少哦。」卡卡西輕聲解釋,小櫻似是滿意地點頭而鳴人立即伸拳大喊:「哈哈!反正有什麼東西都交給我漩渦鳴人大爺就行了!」不像以往般那麼多反對的聲音讓卡卡西再次肯定這兩名孩子已經長大,於是他便不再多言,大喊一聲:「好,解散!」然後粉髮女孩跟這次的保鑣便消失在穿洞的大樓前。
 
只餘下他跟鳴人在原地。
 
卡卡西把目光睨向金髮少年,這名十五歲的男孩已經長得比以往更成熟自信,而不再鬧牌氣大呼大喊自己為何沒有更出色的任務。「走吧。」銀髮上忍說完便向兩名部下消失的相反方向緩緩地舉起腳步,少年似是從發呆的狀態醒過來並追上,一路上,都以耐人尋味的目光在旁邊望向卡卡西那四分一張臉。
 
於是拷貝忍者情不自禁地感到有點不安。「那個…鳴人,有問題的話你可以問哦。」
 
少年吃笑了一下並跑到上忍前方用倒後走的方式步行,雙手枕頭而且笑容滿臉。卡卡西有點想要把書拿出來逃避這孩子心中冒出可能正在醞釀的惡作劇,可惜他才把手放到腰包裡,年輕人便跑前抓住了他的手臂,並用雙手用力勾住。
 
現在的畫面不知道搞到他們像是熱戀的情人還是將鳴人變成了愛黏爸爸的孩子。
 
嘛,好吧,事實上他跟鳴人的確是在交往而直到目前為止亦幾乎沒人知道兩人的關係,不過上忍不認為在任務裡擺出這種親密的舉動是合適的選擇。就在他打算要求年輕人快放手的時候,少年便向他擺出勝利的笑容,並問了一道就連卡卡西亦沒有料想到的問題:「吶,卡卡西老師,我跟小櫻還有佐井作為忍者到底有什麼區別?」
 
銀髮男人的腳步真的停了,而狐臉少年則是放開了男人,並跑到上忍前方,表情就像是等待老師回答問題的好學生。呀呀真的服了這孩子呢,回想起上次來這兒作任務的時候,他也得向鳴人解釋三名學生的不同之處,儘管當時是因為這孩子正在朝他鬧牌氣。
 
無論如何,拷貝忍者還是按照要求思考了一下,很快便伸出手指作出了回應:「嘛,問我區別的話,倒不如說你們三人分別有什麼特徵吧。」
 
年輕人繼續以堅定的眼神盯住他,讓上忍理解到年輕人的認真,於是男人便點頭,用平實的語調作解釋:「小櫻的怪力與及對查克拉的控制我想大家都有目共睹,作為綱手大人的弟子,那女孩會成長至這個地步亦是我的預期內,甚至說比我所想的速度更快更好。儘管我認為她在武器使用與及整體的體術方面還是有進步的空間,對於這點,鳴人你跟佐井事實上都比她做得出色。」
 
少年沒有對此感到高興或者不滿,只是繼續以同一目光望向銀髮前導師,叫卡卡西亦回以同一樣的認真:「至於佐井,儘管大多數情況訓練他的是大和我亦不能說太多,可是從幾次跟他做任務的經歷裡,我看得出他在武器使用方面比你們都出色。不過更重要的是,佐井對於某些比較高級的忍者工作範圍亦是瞭若指掌,例如偵查、潛入、暗殺。這些都是暗部成員應有的水準,而我亦能肯定鳴人你在這方面完全是弱項。」銀髮忍者以平實的語調分析,他本以為少年會立即鬧牌氣或者大喊一定要做得比佐井好之類,但結果沒有,只是皺起了金眉,有點不高興地問他:「可是佐井也有弱點吧,像是他對人的態度之類…」
 
說不定鳴人也在漸漸改善那種容易暴走的牌氣呢,上忍觀察了這孩子一段時間,然後開始舉起腳步繼續前進,畢竟他們的任務內容並不單純是聊聊班裡成員的實力。「呀,這種缺乏圓滑的交際方式讓他變得不適合作間諜,所以我才把他安排作為櫻的後援,而不是一起扮成乞丐。」拷貝忍者輕拍少年的背於是年輕人便跟在他旁邊,這次正如他所想,鳴人下一步便立即指向自己的臉興奮地問:「那我呢那我呢!卡卡西老師你說過我變強了吧!!」
 
對此,上忍立即擺出彎月似的笑容:「你真的變強了。」同時把手搭在年輕人的肩上,卻發現少年因此而臉紅,於是銀髮忍早情不自禁並把被面罩隔開的唇印在少年的額頭,並得到男孩一聲羞怯的吃笑。
 
「嘿嘿~不過我認真的呀,卡卡西老師,我到底在你眼中變得有多出色了?」人柱力的問題叫拷貝忍者暗自勾起了唇,遠望前方,然後便繼續輕吐:「你在體術跟武器使用方面比小櫻出色,在掌握了風遁後,忍術亦算是比較入流了吧…嘛,至少不總是影分身跟螺旋丸。」鳴人那張明顯寫上「你管我!」的苦臉真的叫卡卡西咯笑了出來,他再次擠握少年的肩,並繼續分析。
 
「但你還是擁有衝動的弱點哦,只要興奮起來就完全忘了四周的環境結果總要我們掩護你,而且亦喜歡惹火敵人…哎,教訓了很多次你也記不住亦是一個麻煩呢…」較年長的忍者擺出了苦惱的臉並向旁邊嘆氣,他能發現少年的表情終於都變得緊張,而這叫上忍覺得自己也許有時還是有點S的意味──並在少年打算反駁前接下去:「不過鳴人,我之前說過你會超越四代火影的話是認真的,你還有一項只是你擁有其他人沒有的東西,而這東西會讓你能夠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事。」
 
他沒有理會年輕人那疑惑的表情,停在一座老舊的教堂前並低喃:「已經到了。」然後便從旁觀察年輕人的那張臉。鳴人先是皺眉,但很快便因為理解而抽氣。「呀!是這兒!感覺還好像變不同了呢!」少年用力地大喊並興奮地轉向卡卡西:「所以我們又再來這邊取情報嗎?綱手奶奶這些年裡還是有照顧他們吧!」於是上忍點頭,迎來男孩一張感動的情節:「奶奶太棒了!奶奶萬歲!」
 
他放開了年輕人並讓對方先跑進校教堂裡,這老舊的地方在去年經過有心人幫忙出錢修繕後已經變得更能居住,感謝那名長期賭友的五代火影結識(或被靜音強迫認識)了一名修女,而那名女性亦願意作幫忙。事實上卡卡西本以為年輕人已經忘掉這兒或至少過一段時間才會想起來,可是鳴人立即就推門大喊:「我漩渦鳴人再過來了!大家好嗎!」真的叫上忍不禁搖頭苦笑。他跟在下忍後方並觀察少年如何認得當初那些跟少年一起玩的小筆點,儘管大家都似乎已經互相不記得名字,不過很快便連新人一起再次混熟。
 
回想起之前三年裡卡卡西進行任務過來時,大家都總是問「那時那個橙橙的男生沒有跟來嗎?」就知道這兒大家有多信任鳴人當初為這些貧困的孩子們許下的約定。
 
呀,的確。「我當然會再來呀!因為說到做到可是我漩渦鳴人大爺的忍道!」而且卡卡西知道這事實直到現在也沒有改變。
 
他看得出男孩還是那麼努力地去訓練想要拯救佐助,這孩子的目光還是放在火影岩上甚至已經去得更加遙遠。但年輕人只要作出了承諾那就不會有失敗的選擇,一次不成功就下一次,再不成功就再下一次…而且這一切的約定全都是出於鳴人想要去守護最愛的人與物與地的理想。
 
類似的希望別的人說不定也擁有,可是只有鳴人的眼睛能夠永不停止地在他面前發光發亮。
 
比其他人看得更高更遠,同時卻能包容所有人,就是這孩子獨有的特質。
 
不過老實說,因為看到大家都穿得破破爛爛於是說把家裡所有衣服都送別人什麼的也好像太過誇張了吧,什麼叫作「反正少年漫畫總會保持角色們都好多同樣的衣服而且還要在戰鬥中毆不破」呀這叫他到底應該從哪個次元去吐嘈才對?就在這時一名女性走到他旁邊而在婦人的腳邊是三歲大的孩子,抱住媽媽大腿的小男孩有點害羞地望向金髮少年大吹大擂說自己會是歷代最強火影,於是卡卡西便蹲來去,向小孩微笑:「來吧,過去跟鳴人哥哥打招呼吧。」而那被鼓勵的男孩立即笑起來,並小步跑過去鳴人那邊。
 
餘下婦人向上忍微笑:「那孩子終於都旅行回來了呀。」
 
「是的,而且他的確變得更強了,比三年前我帶他過來時更可靠。」銀髮上忍將柔和的目光投向少年,看到鳴人如何把婦人三歲的兒子一把抱在懷裡,並努力地說明火影到底能有多偉大──然後好不容易才將目光從少年身上撕開,轉向那名亦在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年輕下忍的婦人,情不自禁地,以比較輕鬆的心情指出:「嘛、嘛,妳應該知道我們來這兒不只是為了聚舊,我們有事需要請教妳…」
 
在交換了需要的情報後兩人便再次望向那群孩子,現在就連旁邊某些無家可歸並似是對未來沒有希望的成年人亦舉手大喊:「哈哈哈這樣的話我們也來成為火影吧!」引來金髮少年高興反駁:「你有能力的話就來挑戰我,本大爺可求之不得!」那不動搖的目光為年輕人帶來了歡呼與掌聲,卡卡西從遠處觀察,而且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勾起了嘴。
 
「那孩子總是會吸引追隨他的人呢。」婦人在他旁邊輕吐於是卡卡西停哼了一聲同意,過了一段時間他才發現這名女性已經把柔和的目光轉向他,叫上忍立即羞澀地臉紅:「那個…太太?」
 
「我亦看得出在當中你會是最相信他、最接近他的人,你正以他為傲,並在這孩子因為壓力而塌下的時候從後接住他、守護他…而且我相信他很慶幸身邊能夠有你。」女性的話語叫拷貝忍者的臉更紅並只能害羞地抓頭,他從來都沒有想到會被人這樣說,但不好意思的同時卻有點高興。
 
因為他清楚這名婦女看人的目光有多準,而卡卡西亦不後悔他選擇永遠追隨那孩子的腳步。
 
畢竟男人從很早前便已經對這孩子死心塌地。
 
「呀,我想也是。」
 
 
不過老實說,為什麼本來應該是由小櫻裝成乞丐套情報的,現在會變成滿臉紅腫的佐井向他們擺出那張見鬼的微笑並握缽子乞食了呢?不過只要你看到憤怒的小櫻站在旁邊,那發生了什麼事大概情況亦至少能夠猜想出來。
 
反正絕對是佐井在某些場合裡又說了一些氣氛不對的話氣倒了女性,結果就算得到需要的情報,男孩也得繼續在這兒玩扮乞丐遊戲吧。不過老實說,明明佐井的頭髮看起來也不算太多,那個像是非洲爆炸頭的玩兒到底又是如何搞出來的?
 
「卡…卡…西…老…師…」呀,罪魁禍首的語氣真是很有迫力呢。「如果以後需要我跟佐井一起做任務的話至少先找個方式封了這傢伙的嘴,否則我下次不保證你們看到他時他能不能保持一塊走出來…」小櫻的說話立即讓鳴人發抖然後躲在卡卡西身後,但上忍還未能對此說什麼,那名永遠都不會學乖的黑髮男性便微笑地指出:「我變成兩塊的話代表我已經被小櫻殺死了,那麼我如何能夠走出來?」
 
這種黑色冷笑話不只是不能製冷,還單純為女性的脾氣火加上油。銀髮上忍只能跟金髮下忍慌張地互相擁抱,親眼看著佐井如何在他們面前幾乎被分屍的血腥畫面。
 
話說回來這兒不是木葉,也不是什麼特別有錢的區域,所以別再破壞別人的地方了…
 
嘛,看來在部下們能夠獨當一面前,卡卡西還是要守護這群小兔子好一段時間。
 
 
 
 
 
========================
作者的話:
明明一開始還很好,打到一半我的腦袋又開始不知道飄到哪兒,結果又搞出一篇古怪的東西了囧
嘛,主要是想要寫像長一篇那種卡老師對於三人戰力的分析,只是說因為鳴人已經變得比較成熟而且大家的實力亦已經比一部更加突出,所以才沒有上一篇那樣子能夠太過表達出互相補足。
話說回來佐井到底如何在小櫻的拳頭下活到現在的?這永遠都是一個謎呢…^A^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