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21] [720] [719] [718] [717] [716] [715] [714] [713] [712] [7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299 落花
 
 
CP:鳴卡鳴、其他
注意:架空,某程度上的流水帳
 
與小灰半接龍式寫文,漩渦友人帳系列的第二十三部結局。
 
第一部為059 翼
第二部為小灰的《》:
第三部為083 獨角獸
第四部為小灰的《歸去之所
第五部為090 傾瀉的生命
第六部為小灰的《無法看見
第七部為102 流沙
第八部為小灰的《映照之物
第九部為115 符咒
第十部為小灰的《瓶之彼端
第十一部為124 午夜的鬼遊行
第十二部為小灰的《妖怪之名
第十三部為135 虹
第十四部為小灰的《不變的容顏
第十五部為152 豐收的季節
第十六部為小灰的《三日印
第十七部為173 薰衣草田
第十八部為小灰的《漩渦學習帳
第十九部為193 冰翅膀
第二十部為小灰的《逆時雨
第二十一部為225 銀幣
第二十二部為小灰的《蒼空之色
 
 

拍手[1回]


+ + + + + + + + + +
 
 
人類這種生物呢,一般都是無法看到妖怪的。
 
至於「看得見」到底是祝福還是咀咒,對於漩渦鳴人整個人生來說,也許兩者皆是。
 
但他現在可以肯定祝福多一點…不對,是更多、更多。
 
 
「恭喜!!」地達拉突然大喊,教金髮少年有點征住,他頭上的小毛球隨即用力擺身,銀刺伸出把落在身上的花瓣晃到地面。
 
這到底突如其來是搞什麼?老實說,鳴人並不知道。無論如何他也是在家裡,還要是剛踏進家門的一刻!伊魯卡大哥應該還在學校未回來不過…前提是為什麼地達拉會大搖大擺地在他的房子裡不停地撒花!「恭喜!恭喜!!」
 
「喂!別在我家亂堆垃圾!」少年立即跑上前抓住那頭腦中應該只有藝術就是爆發的黏土妖物,地達拉倒是好像剛發現原來那人是鳴人似的,只是向他眨眼,然後擺出了相當自傲的笑容:「嗯,是兒子君呀,我現在來告訴你,藝術就是剎那間的光陰!嗯。」
 
你一直都是這樣說好不好?於是這到底都是在搞什麼了!突然跑到人家的家胡亂撒些難以清理的花兒還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鳴人再次跑上前想要阻止對方,於是他頭上的小毛球向後翻身然後變回人型輕輕落在地上,有點苦惱,也有點逗樂地望向少年如何抓住金髮妖怪頭頂上的奇怪馬尾想要阻止對方繼續撒。「嘛,請問這是什麼一回事?」銀髮妖物已經準備好看戲,問旁邊顯得比較沈默的紅髮傀儡妖怪。
 
「那群呆子們剛偷看了人類所謂『結婚』的儀式。」蠍無感情地指出,剛好聽到這句話的鳴人立即吃驚地停來下,什麼…那「群」…?
 
於是少年望向那名還在繼續撒花的妖怪…不對是在伊魯卡的家搗亂的妖怪們,因為他發現除了地達拉以外這兒外,還有飛段正在他們家的地版好像畫些什麼不是很對勁的陣式,紅豆坐在廚房快樂地吃團子而蛤蟆們在旁邊用舌頭!是舌頭!來翻找他們家的冰箱,不知為何還好像看到李在他們的天花版做掌上壓──如果還不算某名白眼妖怪在房子外面偷望進來。
 
於是這群妖怪在他的家幹什麼了主人也不在難道能隨便說來就來的嗎!等等喂──「漩渦鳴人在嗎?」這熟悉得不可思議的聲音到底是什麼意思!!
 
放開地達拉頭頂上的馬尾,鳴人恐怖地發現我愛羅跟隨行妖怪手鞠還有勘九郎都站在沒有關上的大門前。喂喂為什麼就連這三位麻煩大使都跑過來了!小櫻不是那麼狠心告訴這群傢伙他的住址吧?「那個,我愛羅,你們來這兒做什麼?呀!請不要消除這群傢伙他們都是好妖怪…」喂!後面那群目中無人的白痴!我已經很努力阻止你們被陰陽師急急如律令了你們這群傢伙就別繼續在這兒撒花!
 
「我是來送結婚禮物的。」…耶?「聽手鞠說你跟那名銀髮妖怪已經奉子成婚了。」嘎!?「雖然作為陰陽師我實在不建議人類跟妖怪結合生出下一代,但如果真的做了的話…我認為這是小小心意。」
 
頭上頂住了愛字的紅髮陰陽師此時翻開了手上的盒子,話說回來那些嬰兒肚兜裝是什麼一回事!那個紅髮大面癱居然會臉紅地笑起來了!你知道你這樣表情很恐怖嗎喂!「請你再創造出安培晴明的傳說。」等一下,傳說中安培晴明就是人類跟九尾狐狸合作所生的歷代最強陰陽師…我不是跟九尾妖狐那啥了好不好!我才不會跟九喇嘛那啥了好不好!話說回來,妖怪會生孩子的嗎?
 
更不用說他,堂堂漩渦鳴人,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男性!而且雖然大家都主張妖怪無性別,但在經過了他再三觀察跟親身肯定後,他的卡卡西老師在人類解剖學的定義上也一樣是男生!
 
話說回來妖怪們怎可以把這種事給到處傳?
 
「嘛、嘛…雖然不是很搞得懂到底發生什麼事,但總覺得好像很不好意思呢。」翅膀妖物臉紅羞怯地抓頭,穿有純白浴衣的身體輕輕靠在鳴人的背,叫金髮少年此刻完全不知道他的保鑣兼戀人到底是真呆還是裝傻。但這時地達拉又跑過來向他們撒小花大喊恭喜,淡香的花瓣落在少年的鼻頭害他忍不住打噴嚏,只是他沒有想到卡卡西會從後輕輕掩住了他的鼻,就像是沉默地為他安慰那發癢的地方。
 
對此金髮少年只得尷尬地漲紅了臉,然後,突如其來的衝動叫他忍不住,在男妖的手裡吃笑起來。
 
這群傢伙…包括我愛羅那面癱陰陽師,是否真的理解結婚是什麼的呀?
 
但鳴人就是討厭不下這小小的婚禮。
 
特別是連其他妖怪也加入向他們喊恭喜的時候,鳴人可以感到卡卡西把臉埋在他的頭頂,而他自己則要用歡笑來忍住某種在心底裡越來越灼熱甚至快要爆發的感覺。
 
就算他在年齡上還只是孩子,也才沒有男生會在婚禮上哭出來吧。
 
漸漸地,他感到卡卡西更用力抱緊了他。
 
哈哈,不知道這名銀髮妖怪正在花瓣雪下想什麼呢?
 
++
 
人類這種生物呢,一般是無法看到妖怪的。
 
所以就算你現在可以看見,之後也不一定再能夠目睹了。
 
因為人類跟妖怪是來自兩個世界。
 
只是鳴人不打算去相信。
 
 
又有些栗子之類的小果實突然出現在鳴人的園子裡。
 
有些時候金髮男人真的很好奇為什麼那些傢伙總是那麼鍥而不捨地想要送些奇怪的禮物給他,儘管看到小小的銀球把鼻頭湊過去時還是不敢覺得這畫面很可愛。
 
但男性卻沒有看到送他禮物的妖怪們的身影。
 
就在鳴人十九歲時,收養了他的伊魯卡大哥終於都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跟學校一名叫作靜音的女教師結婚去了。本來鳴人就希望給那兩人二人世界,而也是差不多的時間金髮青年便發現自己的妖力已經開始無法支撐他繼續去「看」了,鳴人實在不能否認當時受到的打擊相當大,於是便忍不住利用打工的錢獨自租房子搬出去。
 
直到現在某些刻意實體化了的妖物也許還能見到,但某些弱小的妖怪,用一般方式卻已經再也無法看見。
 
「真的謝謝你,不過我們人類一般都不太吃這些的呢,木葉丸。」鳴人向園子的方向道,放下了酒碟,直到一個感覺永不改變的身影出現在佐井替他畫出來的畫陣上。年輕時還沒有對於妖怪年紀似是不會改變這種抱有太大的想法,只是現在每每看到那名戴有奇怪面具的小傢伙,金髮男人就不自覺思考歲月不饒人。那個畫陣事實上是用來歸還已經為數不多的名字,儘管已經看不見,但他自問還有能力做這種事。
 
他想要把媽媽收集回來的名字…想要母親的友人們,不要忘記漩渦九品這短小的生命那曾經的存在。
 
根據卡卡西所說,如果他真的做到友人帳再沒有任何剩下的頁數,那大概會害他的靈力提早減弱到連畫陣裡的妖怪亦再也看不到。呀,是的他的靈力也漸漸地消去,所以希望餘下的妖怪們可以快點回來向他取名字,因為只要再過一段時間靈力自然地完全消失的話,他就再也做不到了。
 
「可是鳴人老大!你只要跟我們一起…你只要變成妖怪的話你就可以吃了!」小男孩的聲音從畫陣喊過來,哈哈也不是說變成妖怪就吃不吃那些小果實的問題不過…金髮男人將目光放在旁邊眼珠子顏色不對勁的小刺蝟上,對方只是向他回望,卻沒有回話。過了一段時間那小伙子見鳴人沒有回應,便脹起臉來,自動從畫陣跑開。但金髮男性清楚知道木葉丸不會放棄,因為那孩子的個性跟他一樣很倔強。
 
再次為碟子倒進燒酒,鳴人打趣地望向小刺蝟如何跑回來,把那小小的腦袋擠向清澄的液體裡。「如果你喝醉了的話我今晚就不把你帶去小櫻的婚禮了哦,卡卡西老師。」事實上早已經有點醉意的三十五歲男性吃笑,而那銀色的小腦袋立即抬起,然後,沈實的聲音不高興地響起:「鳴人,我應該已經跟你說過不要再喊我老師了。」
 
金髮男性單純繼續向小銀鼠傻笑,卻沒有回話。
 
鳴人知道他的戀人保鑣不喜歡他把那害羞的情感給揭穿。
 
++
 
人類這種生物呢,一般是無法看到妖怪的。
 
所以妖怪跟人類之間都不會保持太大的交雜,各有各的生活才是最佳的選擇。
 
至少,最後活著那方不會有所懷念。
 
 
五十歲的鳴人不是第一次出席葬禮,不過在伊魯卡大哥病死了後,鳴人真的以為自己人生不再會有機會哭得那麼悲傷。
 
至少不是在他這種應該哭不出來了的年紀。
 
聆聽和尚以那些平淡無感情的聲音頌經,鳴人不認為佐井單純會因為那些就連貓妖也趕不跑的經文前往理想的西方極樂。他跟小櫻好不容易才說服了主持把這頭志村家的「寵物貓」給留在葬禮會場,而看到大和…看到那頭棕色的動物一動不動地蹲在照片的正前方,鳴人便不禁把手放在大衣的某個口袋裡,那藏有小刺蝟的地方。
 
他們的友人是為了救人而死的,是很老套的小孩衝出了馬路幾乎被車撞而剛好被路過的佐井看到的情節。
 
好一段時間大和總是抱怨自己為何不在那兒為何那天沒有陪伴在佐井身邊跟為何自己會那麼沒用…雖然也好像有不少算是熟悉的妖怪淡然地指出人類生命本來就又短暫又脆弱,向那些短暫的生命投入感情什麼真是超傻,但貓兒直到現在保持沉默的樣子,真的叫金髮男性感到非常擔心。
 
而整個儀式上,小櫻偶爾會在那名入贅了大富豪春野家而鳴人不是很熟的丈夫懷裡抽泣,這畫面總是喊自己要堅強的金髮男性情不自禁地,渴望自己也能夠擁有同樣的依靠。
 
於放有刺蝟的口袋突然變扁,而身後冷氣沒有再吹向自己的時候,他知道他擁有。
 
只不過…淚水此刻緩緩地滑落:那擁抱已經不再實在。
 
他甚至無法親身感受卡卡西是否跟他一樣在心酸。
 
而在葬禮完結經過數天後,人們發現佐井那簡單的墓前不再站有忠誠的棕貓,卻長出了四季不倒的山楂。
 
++
 
人類,是無法跟妖怪永遠在一起的。
 
至少鳴人再也找不到我愛羅那會遊走的漢字。
 
他不知道是否單純是因為他無法看見。
 
 
「婆婆…妳知道嗎?我呢,作為人類的這段日子以來,真的很高興哦。」聲音已經不再擁有活力,甚至還有點喘息,不過鳴人還是情不自禁地在那皺起的臉容上擠出笑容,向那名外表甚至比他年輕的「婆婆」投以愉快的情感。「哈哈,我變老後其實也是有想過的哦,為什麼我會不想放棄人類的身份,為什麼我想要跟作為人類的伙伴們一起過餘下的人生,為什麼我小時候總會那麼希望…想要交到人類的朋友。」
 
淺金髮的女福神坐在鳴人旁邊,小小的刺蝟無害地躺在那再也沒有長出肉的手掌上,在他們面前是一望無際的薰衣草田,陽光照出了人海般的浪潮。
 
「但就是因為生命是有限的,我們才會懂得什麼是愛情,什麼是關心別人的感情,什麼是害怕死亡的心情…什麼叫作鼓起勇氣跟重要的人們說再見。」老年人帶笑地指出,好像在這些話語裡頭找到些什麼有趣的東西:「但事實上,就算是妖怪,所面對的一切其實也一樣的呢。」
 
和風輕輕吹過,卻沒能力把那些短小的白髮吹動,鳴人忍不住好奇為什麼他年輕時會那麼喜歡把髮型搞得亂七八糟,不過如果他有能力再長的話,果然還是比較喜歡那一頭可以讓卡卡西當窩的髮型呢。
 
性感的女福神單純感受草田的味道,然後,抬頭望天,塗了口紅的唇角是一個小小的微笑:「呀,畢竟大部份妖怪跟你手裡那小筆點一樣都是那麼單純。」
 
「綱手大人…」小毛團苦惱地插話,於是鳴人忍不住高興地笑了幾聲。話說回來這兒的風真的很溫暖不睡一下感覺還真是相當浪費,而且,最近他光是坐一段時候就已經覺得很累,家務之類的甚至需要卡卡西幫他做──回想起來,就算對於愛人真實姿態的記憶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但鳴人偶爾還是會想像他人生伴侶化為人型後張開翅膀為家裡打掃的模樣。
 
一定是很美。
 
呀,這想法絕對不能告訴卡卡西哦,除非是說很帥氣。
 
「鳴人,想睡了?」女福神輕聲指出,鳴人才發現自己已經靠在對方的肩膀,而且綱手輕輕地伸手,把他年老的身體從肩膀包圍。「再一點…再給我一點時間。」老人發現自己睏倦地回應,沒錯他真的是想要睡,不過作為人類,漩渦鳴人還是很希望可以把幸福跟快樂擠到最後一的分一秒。
 
「這樣就好了嗎?鳴人,你知道我就算變成人類的姿態,我也有能力可以被你看見,就像是綱手大人所做一樣。」彷彿知道白髮老人的時間已經進入倒數,小刺蝟在他的掌心緩緩地問。
 
的確以鳴人的年紀來說,現在也已經是最後的最後了。雖然老年人的確很渴望可以再次親眼見到卡卡西的身姿在他面前如紫色的花田般盛放,只是鳴人終究還是乏力地微笑搖頭,他清楚知道人類跟妖怪結果還是不同的存在。
 
更何況:「…我愛你哦。」
 
儘管他還是沒有聽到來自掌中妖物的回話,儘管熟知卡卡西的個性,鳴人已經可以料到接下來他就會聽到很多很多次。
 
就在他成為妖怪的時候。
 
呀,風好舒服。
 
++
 
──算了吧,我的公主,妳也知道有些東西人類是永遠都不想要放棄,他們有時就算認為自己找不到卻永遠都想要保留…儘管成為妖怪後可以重新學習,不過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學懂呢?「愛」這種東西。
 
還記得某次,當綱手大人提議可以讓鳴人成為妖怪的時候,自來也大人單純在旁邊淡淡解釋。
 
然而,卡卡西知道,就是因為這種他從本來不認識去到相當熟悉的愛,他所珍視的人類才會在最後選擇向女福神點頭。
 
 
「呵~欠,今天還是很清閒呢,果然還是找幾名人類作弄一下吧!」金髮,化身為人類男孩的小狐狸於樹上逗樂地揮腳吃笑。於年輕的妖怪下方剛好走過數名剛放學的人類小孩,特意挑了些有點爛的柿子,穿上了橘色浴衣的狐妖準備向那些事實上也在大聲討論如何向大人們惡作劇的小鬼們作出淘氣的攻擊。
 
可是柿子還未成功丟出,卡卡西便有氣無力地從午睡的過程掙開眼睛,暗自嘆氣並抓住金髮狐妖那略為幼細的手臂,將對方拉回被他們當成床的樹幹邊後,便利用這孩子的手來大口地吃柿子。「呀!卡卡西你幹什麼!這樣我就不能作弄那些笨人類了!」身型比較細小的妖怪瞇起了眼睛,跟髮色一樣的狐狸耳朵高高地豎立起來。
 
「不要做些讓人類困擾的事。」銀髮妖物先是警告,看到長得比較幼小的狐狸向他不高興地扁嘴,卡卡西不自禁地因為想起往昔回憶暗自吃笑。「真傷心,鳴人你還說喜歡我呢,但我肚子餓了卻不給我吃柿子。」收起了翅膀的雷系妖怪隨即誇張地嘆氣,他分出了黑目觀察鳴人如何以懷疑的目光盯住他,接下來男孩便開始頑皮地勾起唇角,然後飛撲過來將身材較大的妖物推落在粗大的樹技上。
 
從下而上地望向狐狸如何向他罷出淘氣的笑容,銀髮妖怪單純從身後接穩幾乎墮落地上的柿子,然後再放在嘴巴咬了一口。
 
這行為立即讓小妖怪漲起了臉,然後卡卡西便聽到跨坐在他身上的狐狸不高興地喊道:「可惡!我真的是喜歡卡卡西啦!特別是卡卡西你帶我飛上天空看夕陽的時候!而且你明明也在吃我的柿子!我明明是想要──」說到一半的話卻因為銀髮妖物將吃了一半的柿子擠進男孩的嘴裡而止住,已成為妖怪的鳴人開始不高興地嘴嚼,卡卡西則淡淡地,向鳴人微笑:「我愛你哦,鳴人。」
 
「唔唔,我知道。」小狐狸很快就把柿子咽進胃裡,用力拍拍胸口,便理所當然地向他露齒而笑:「因為卡卡西你已經說了很多次。」
 
是的,說了很多次了,直到鳴人重新學懂這句話的意義前,卡卡西亦肯定他會不停地向所愛的對象重覆。
 
到時他會再次成為鳴人的獨一無二。
 
++
 
已經再也沒有任何人的房子裡,躺有一本再也沒有名字的帳本──不對,綱手輕輕翻開了書,卻看到只有一頁。
 
而且那頁內容還要是最新加上的,寫有某名銀髮白痴妖怪的名字。
 
「九品,難道妳已經料到會變成這種情況了嗎?」女福神望向了無一物的角落,她似是看到當年紅髮的姑娘朝她調皮地拉眼皮伸舌,接下來轉身,跑進某個捉不到的金色光芒中。
 
明明作為理解輪迴的三運神,綱手卻發現自己因為那不可能發生的幻覺睜大眼睛,然後搖頭大笑起來。
 
真是的,總愛給人麻煩呢…但放心吧,九品,妳所珍視的小鬼們──
 
網手按住單薄的帳本,向自己許下決定:就由我來好好保護吧。
 
 
 
 
 
友人帳系列.全篇完
 
==============================
註:山楂──薔薇科,帶刺,可作籬笆,花語為守護。
 
夢兒的話:
終於都打完了QAQ
雖然說是結局但字數卻沒有之前那麼爆…說不定這是因為故事已經進入結論了吧。
夏目也有有悲傷有治癒的情節,於是我便略為選了一個不是太高興的平淡結局。
雖然小灰叫我交代牙跟志乃的故事然而…在我看到她說的「隱藏」結局後,我發現我做不到就是。
佐助的事找不到位置擠進去於是算了(喂
話說回來還真感謝小灰喜歡這個友人帳系列,一開始我打第一篇的翼時,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去接設定,並把這故事變成那麼一個系列的XD
然後我們就世界觀越變越大,本來只是想當清水的文好像越混越濃,有些時候甚至去到爆字的階段也好像交代不完…就連角色也變得相當多呢W
雖然有想過如果需要現實式平淡的話,那就得讓佐井跟鳴人都需要先正常結婚生孩子…
只是這篇果然還是同人呀,於是我就放棄那想法了030
雖然我的確是狠狠地殺了佐井就是…QAQ
總之感謝看文的大家,小灰也辛苦了\O/
 
 
小灰的話(咳):
辛苦夢夢了,雖然是早就決定好的結局,不過看到真正展現在眼前了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和難過QAQ
就這麼結束了
能夠看到妖怪的人類少年和因為他而學會愛為何物的銀髮妖怪的故事,就這樣畫下了休止符…或者該說是省略號?
那之後的一切,就由愛著他們並希望他們幸福的我們在心底繼續編織吧,畢竟就像我們一直以來堅持的希冀的那樣——有些東西永不消滅,有些輪轉永無終結
然後,必須要說的是,感謝夢夢,是你給了我和你一起構築這個世界延續這個故事的機會,這個拖延星人給你添了不少麻煩,看在總算是有驚無險步到了終點的份上,原諒我啦w
和夢夢一起積攢關於友人帳的點點滴滴的日子,真的很開心w
我好囉嗦,呐,那麼,最後一句w
我愛著你,愛著你們,愛著你們所在的那個世界和能夠這樣愛著你們的這個世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