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41] [87] [240] [86] [239] [85] [238] [84] [83] [237] [23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狐妻傳說──而我會走五百里系列



而我會走五百里
作者:ladywinterfic 譯者:夢兒
原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6737109/1/

拍手[1回]


+ + + + + + + + + +
 
注意:卡鳴、鳴卡,時間性甚至意義性也會有點亂。
 
 
「他不會。」
 
「他會。」
 
「我正告訴你這沒可能,機率只有一億份之一。」
 
「這是一場賭博嗎?」
 
「如果你輸了就不會再煩我了吧?」
 
「只要妳會在我勝出時給我永恆。」
 
「…成交。」
 
 
卡卡西發現鳴人很熟悉,因為其父親與及回憶讓他作痛。
 
他並不全然是錯。
 
 
他們第二次相遇的時候,年老的銀髮助產士望著手中的藍眼嬰兒嚎啕大哭並立即得心臟病,她甚至在昏倒前永遠都不知道為何。
 
這女孩成長時總是因為某程度上的遲到而被生氣,而且亦她因為身邊的所有人都對時間很認真而煩惱。
 
 
鳴人討厭他在那第一天被遺留了下來,並綁在木栓上。我是指,沒錯,他理論上是有能力可以逃離這種繩結,畢竟忍者學校擁有考試之類的東西,但他錯過了大部份的課只因為老師們喜歡嘗試在練習時切掉他的血液循環而他的成績都只是低空掠過罷了。
 
他並非真的思考為何他對其他隊友的憤怒多於老師,腦中的某部份還不知怎的相當期待從那人身上得到這情況,儘管之前從來沒有遇見他。
 
 
她想著:她需要穿過大海。她靠出了露台,檢查下面的街道,並盯住了碼頭。她聽說過那兒的大陸,野生而且美麗而且富裕而且…而且那兒有些東西要去看,沒錯就在那兒。
 
她的父親總是為她著急,而且嘆息其美麗的金髮女兒玲瓏得不能去旅行並把她鎖在房間裡。感謝天他從不知道她會爬樹。
 
她在夜裡溜走了,身上是女僕的裙子。
 
穿越大海。她的心在歌唱:穿越大海。
 
而她八年後最後終於都知道為何,皮膚燒黑、傷痕累累、雙手起繭,她的船上亦掛上了黑旗。他跟她一樣的黑,但很自然,並且被綁在她手下們的包圍下,儘管如此他那單目的眼神看起來是如此懶惰、輕蔑、有點生氣跟危險跟完美。
 
他在一週半後死掉,咳嗽發抖跟少了忽視她一點但還是不正經跟侮慢跟依舊很美麗,但居然因為該死的感冒而去世,她覺得一定有人在取笑她。
 
 
在卡卡西有點明白為何鳴人會在他們趕向我愛羅時像平日一樣匆促的的同時,他不明白為何鳴人對於每件事都如此匆忙。他認為,事情總會在合適的時候發生,而且沒有準備好就趕到一個地方會害你喪命。
 
他認為,死亡就是駭人的悲劇。
 
 
太陽非常美麗,但相當熱。
 
蝸牛疲倦地因為沮喪而垂下眼柄,但好在旁邊有著一片大大的平葉,非常接近地面,為下方作了一個涼快的隱匿處。當夜幕低垂,蝸牛冒險走出去並確認這似是長得很快活的蒲公英。
 
第二天早上蝸牛回到蒲公英處因為這兒非常親切,儘管不知道為何,但那個地點跟捲在那邊都令牠感到非常安全與熟悉。而牠之前從來都沒有喜歡過蒲公英。
 
但其後的那個早晨地面上有一個洞。
 
而且不應該只是一個洞。
 
 
鳴人看了一眼他需要練習其風屬性查克拉的瀑布並認為他絕對需要把衣服脫下。
 
(他快行了。卡卡西嘶聲。)
 
跟自來也的旅行讓他學了一兩件東西,在這當中包括了他赤著身會很性感而全濕的話就會更性感。而他從卡卡西那兒學習如何利用其術來同時做多件事情。
 
而他正一次過向術跟卡卡西一心多用,跟他那幾十個濕透、沒穿衣服的分身一起。
 
每個小時左右他都會偷瞄下去,其老師還是在同一個位置,帶著最微小的瞠目結舌懶散地在書下。書本還是翻在同一頁上,而就算卡卡西的姿勢大叫「我沒有在看」,鳴人亦不相信他。
 
他笑了,並更努力地切瀑布。如果他花光力氣,呀,也許銀髮男人會再次於他開始失去意識時捉住他。他只記得當中的一瞬間,但這時他會去取得他所能得到的東西。而對此他很有耐性因為他知道某程度上這會是一個預料中的結局。
 
但就算有著這計劃他還是相當吃驚地發現自己正在倒下,因為他完全以為自己最起碼能再訓練多一兩個小時。
 
他感到自己在落到地面前被捉住了。
 
他讓自己帶著微笑落入黑暗中。
 
 
獵人不知道為何他那混帳狗會那麼奇怪。
 
他們終於都追蹤到那總是襲擊他的雞的狐狸,而這豈有此理的東西就像是肉排被偷走一樣在家中垂頭來回行走。他甚至要把留下來作戰利品狐狸尾巴扔棄,因為這傻狗總是想要搶奪那東西。牠還甚至總盯著他並讓他滿是罪惡感。
 
靠。
 
 
「知了奶奶,包在我身上!」金髮小鬼敬禮並跳出了房間。
 
綱手擦著她的前額:「當然當然。」
 
靜音憐愛地微笑而綱手猜想她正思考鳴人為金髮醫忍所取的小名,那樣的話靜音可是錯的。
 
綱手事實上所指的是,如果他們剛好在他其中一輩子遇上的話,鳴人怎能總是、總是會在某程度上認出她,亦不管她把自己稱作什麼。她之前有過很多的名字:七福神、弁才天、毘沙門天、大黑天、福祿壽…幸運女神。但他總是認得出她,而且無休止地教她吃驚。也許這是因為他有多清楚她怎樣嘗試去不慷慨,跟她對此如何失敗。她不會喜歡很多人,她很善變,而且她可以很簡單就不喜歡某些愛過的人或地,但只要她有負出,那自己就總是會不好運。
 
這亦是為何她會,總是,被看成是命運,就如不能給予選擇。她看到了無可避免的未來但還是隨水而流。她回想起跟孫子於幾千年前的打賭,而當時孫子因為他戀上的凡人到底怎麼回到靈魂的大流之中而憤怒。
 
這就是為何我們並不鼓勵這種愛。她悲傷地說:凡人只能跟凡人相愛,而我們每次都只給我們自己一個機會來學更好。
 
那把我變成靈魂。他要求道:我會再次找到他們。
 
靈魂太多了。她回應:你自己作為靈魂,你根本就記不起他亦永遠都找不到他。而就算你有機會找到他,他很大可能亦不會再一次戀上你,這沒用的,只會帶來悲劇,沒可能他會記得你。
 
他會。她的孫子堅持。
 
他不會。她回應。然後她接受了他在最後作出的打賭,已經看到他命運那編織出的樣式與及他接下來的痛心。
 
但是。
 
有一天她被召喚了。他們都召喚了她,她張開了眼,喊出她的震怒並望向親父母的臉,二人正朝她微笑。
 
而她的父親說。「我嬴了。」她的母親閉上了眼向她吃笑。
 
她記得答應了他、他們,永恆,只要他們能以靈魂再次找到另一人,並只要他們能夠長時間一起得可以被稱為「幸運」。他們都是忍者並帶著小孩,這事實上就是好運。
 
於是編織者沒有不遵守她的約定。
 
儘管當她發現她的孫子接下來重生成誰的時候,好吧,這就是她開始喝酒的一年。
 
她大喊:「進來。」然後卡卡西進來,她亦已經知道要為酒櫃解鎖。她揮手示意靜音離開房間把鳴人帶過來。
 
「我希望轉到另一個隊伍。」拷貝忍者道。
 
「不。」她說,臉頰在拳頭上,她已經等著這場對話。
 
「我真的認為這是最好的了。」
 
「你知這不是一個正確理由。」她回應:「回答還是不。」
 
「我不認為我跟他們會做得好。」
 
她向對方不信任地哼氣:「再次告訴我你已經連續搞出多少名S級叛忍了?」
 
「我不認為,」是最輕的一聲,然後其聲音揚起並堅定:「我應該被允許留在我的下忍學生旁。」
 
「他們已經不是下忍了。」她說,決定就去見鬼並抓了酒:「好吧,鳴人理論上是,但這只因為其他村子拒絕在他們的考試中測試他,而且如果是我們舉行的話只要他在亦沒人願意去參加。」而令到鳴人非常憤怒,直到她強迫他去看其中一隊充滿經驗但平凡得很的下忍隊伍練習時,他啼笑皆非地走出來,並再也沒有要求另一個考試。她繼續道:「而小櫻已經是上忍,但我不認為我們正討論小櫻吧?」
 
「妳有沒有,」卡卡西輕輕停下:「縱容到?」
 
她觀察著他,然後露齒而笑:「老實說,我很驚訝你會等到那麼久。」
 
「嘎?」
 
「冷靜下來。」她說,但不是真的很由衷:「我已經買了結婚禮物啦。」
 
「結婚?」
 
她從來也沒有聽過寫輪眼卡卡西會如此大聲,她在心中高聲地笑。當然在這一刻鳴人的頭從門口彈出來。
 
「結婚?」金髮少年學舌了問題。
 
卡卡西右眼下露出的小點臉頰變成了亮紅。
 
「你們都應該發現了才對。」她說,卡卡西作了一聲咳。
 
「妳要結婚了?」鳴人大叫。
 
在紡織者跟修剪者離世開始她從來也沒有如此逗樂,她的兄弟們在感覺她被召喚的時候出於好奇跟她進入了凡人的世界。但老實說,她從來沒有期待紡織者會待那麼久,他知道如何讓東西開始,但不知道怎樣維持(在床上,或是床外);而修剪者真的不太懂得怎樣成為凡人,並認為破壞自動就會創造出成長,說實作為一個影子一樣偷偷隱藏在農具之中讓他更高興。跟他們一起待在同一個下忍小隊依舊是很有趣的經驗,而她不會在他們讓自己死掉之前覺得無聊。
 
但,就在她看到辦公室裡的文字爆發,她現在可不無聊。
 
突然,幫她的孫兒在餘下的時間裡落在他那唯一真正的配偶身邊的前景看起來沒有那麼糟。
 
就算其中一人結果變成錯誤的種族也好。她在心底畏縮,然後滿滿一口地喝下酒。
 
 
 
 
 
====================================
譯者的話:
看不懂吧?沒關係!我也只是半懂而已(屁)
好了,還是盡我所能解釋一下吧…雖然我不知道能不能解釋得好或解釋得對(喂喂)
當然,你居然看懂的話就可以跳過(死)
 
 
 
重生:沒錯,這篇就是轉世的文,忍者世界只是他們其中一(或兩?)輩子而已。
 
第二生:這個應該不難懂…嗯。
 
千金變海盜:這個也應該不難懂吧,沒錯說的是那輩子的鳴人成了海盜捉住了卡卡西,然後就…讓對方病死了(炸)
 
蝸牛跟蒲公英:個人而言卡卡西應該是蝸牛,鳴人則是蒲公英。
 
狗與狐狸:更不難懂了XD
 
綱手的父母:因為綱手接下來有說「只要他們的靈魂找到另一人,而夠長時間在一起就被稱為幸運」,上面那堆明顯不是夠長時間,但那輩子成功了,所以父親才道「我嬴了」。
 
卡卡西跟鳴人:於是綱手把結婚禮物買來了(炸)
 
綱手以前的名字:她把自己叫作七福神,日本七福神包括了惠比壽、大黑天、毘沙門天、吉祥天、福祿壽、弁才天、布袋,事實上也代表了她就是命運。
 
編織者、紡織者跟修剪者:分別代表了希臘命運三女神。紡織者克洛托(紡生命之線)、編織者拉刻西斯(把命運分配)、修剪者阿特羅波斯(將生命之線剪斷),這兒事實上分別是代表了三忍。
 
餘下的時間:就是永恆。
 
 
 
 
對了,這名作者喜歡用「她/他」的主語風格,我個人寫文不喜歡這樣,中文寫作亦很少這樣,但作者這樣子是有意的,所以只要沒有搞混的話我保留了。
作者原頭緒:「重力與永恆,中間有連接嗎?」
如果有什麼感想,可以直接到原文那邊回應,在文章最後有一個「Review this Story」的部份,作者說就算回中文也沒關係,你甚至可以向對方提頭緒。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