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71] [270] [242] [88] [241] [87] [240] [86] [239] [85] [23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狐妻傳說──而我會走五百里


成為走個一千的人
作者:ladywinterfic 譯者:夢兒
原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6737109/3/

拍手[1回]


+ + + + + + + + + +
注意:
鳴卡、卡鳴、女卡卡西、亂七八糟、超級奇怪、我的天佐助XD
請先去讀之前兩篇,否則你會真的完全不知道這篇在扯什麼。
 
 
佐助愛她的母親,並認為她是非常棒的人,就算她有時會令他感到難堪,比方說明明他已經十五歲了但她還是不斷地說他可愛,而且還總是讀她那些垃圾小說,還有他的名字。姓是O'Harris的話有哪個傢伙居然還會為他們的孩子取一個日本的名字?理由很明顯,就是因為二人在日本度蜜月時得了他跟小櫻。他還是覺得這相當無趣而且相信這全都是父親的主意。有一半原因是他拒絕把Hjálmtýsson擠進兒子們的名字中於是就拿了妻子的姓,所以佐助甚至不能躲在那些用他的姓氏說壞話的人後面,而只能在人們說「但你看起來不像日本人」時盯住對方。
 
「這可因為我不是。」他總是咬牙切齒地說道,他認為,有朝一日這習慣會再也甩不掉。
 
但他的父親又煩又有點笨而且很明顯不值娶到這位妻子(佐助拒絕承認他本應該已經不能再說這句話)的同時,他還是會令到她快樂。所以佐助花了很多時間來思考最完美的週年禮物。如果你想要傳統的話第十五年應該是水晶,或是如果你想時髦就送錶。但他的母親討厭手錶而他的父親總會搞壞他戴在身上的所有東西,所以還是水晶好了。小櫻給了他們一棵看起來像櫻花樹的水晶,但他覺得那實在是有點自負,自己則要了其中一種狼包裝。
 
但在一個大宴會裡看著禮物被打開時他感到很困惑,因為就算大約三分一都是水晶跟手錶,亦有相當的大堆完全是隨意的,但也有大部份是瓷器跟白金。
 
「我以為瓷器跟白金是二十週年的。」他問同母異父的哥哥艾恩。
 
「傻弟弟。」艾恩輕彈了弟弟的前額,停下,然後目光變得尖銳:「十五跟二十之間沒有任何說定的禮物,很大可能他們在週年紀念表裡看錯行。」
 
一名身穿漆黑西裝的巨男坐在他的兄長的身邊,吼笑同時用力拍桌。「這是我幹的!」而且笑得好像鯊魚。其他的黑衣男們則坐在各自的桌子上吃笑跟點頭,大家都只是微笑或者忽略去自己說自己的話。
 
佐助的目光變尖了。那些大笑或者微笑的全都也是帶來白金禮物。事實上,回想起來,他們總是在週年禮物之中搞錯些什麼。只要之前三年有什麼代表的話,這些傢伙──他繃緊,用力回想──總是快了五年。五年,然後腦袋敲響起來,他記得艾恩就是比他自己年長五年。
 
大家從來也沒有討論過他半血緣兄長的父親是誰,佐助總是假定那名離開了母親的傢伙絕對是人渣。佐助的父親在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就經常看照艾恩,所以那人幾乎亦算是把哥哥養大的人。這就是為何他的父母會互相認識彼此,或是如此據說的。
 
你跟你的半血緣兄長看起來真的很像!人們總是這樣說。
 
他們都很像母親,他的父親總是吃笑並擦拭自己的頭,就像是他會在羞怯或緊張時做的一樣。
 
只要艾恩笑的時候,他有父親的笑容。
 
「我們是兄弟。」他說,這是一個揭示。
 
「當然是。」艾恩小聲道,把他挖出了座位,手勢就如拋光了的鋼一樣溫柔:「來,我們需要送上給他們的祝福。」
 
跟他們同桌的人幾乎都沒有理睬二人,有一兩個人舉起了杯子並請他倆為他們傳達問候。佐助看來無法脫離艾恩的手。
 
「爸爸。」在二人來到時艾恩說,以最細小的笑容微笑。佐助好奇對方是否從小就被如此培養,令到二人的相似度變得最小。
 
「艾恩!佐助!」兩人的父親站起來給他們溫暖的笑容跟大大的擁抱,而母親則從桌旁望過來,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而且看起來非常無聊。如果她得出席一些她會是焦點的大場合時,大家都總會藏起她的書,她亦從來都沒有在乎任何禮節之類的事,她甚至會在外交官面前閱讀。就算是現在其實亦不是說她的小皮包裡沒有一本,但她會把大家努力藏起書本的行為當成眾人是已經認真起來的徵兆。
 
「祝你們的結婚紀念日快樂,爸爸、媽媽。」艾恩鞠躬並把禮物交給二人。
 
父親緩緩地接過了禮物並望向佐助,母親從她那懶洋洋的姿勢稍微坐直了一點。「謝謝你,艾恩,你希望我們在桌子上打開嗎?」
 
艾恩點頭。
 
佐助之前從來都沒有看過兄長給兩人禮物,並以為對方並不在乎是否要去送。二人的父母亦似是不期待從艾恩的手上收到任何東西,佐助將這歸咎於艾恩不存在的父親。所以他沒有覺悟到也許艾恩事實上只是在他看不見的地方送禮物,父母們都比較吃驚佐助會在這兒而不是剛收到的東西。
 
二人的父親把它交給了銀髮妻子然後把椅子拉近,這年他被禁止打開禮物因為,好吧,水晶跟他的熱情可八字不合。就此而論的話,瓷器亦然──佐助麻木地思考,同時看著母親拿出了一塊盤子,上面是二人的父母互相捲起並在場地中打瞌睡的可愛肖像畫,這是艾恩在野餐時偷拍的照片。
 
「呀。」兩人的母親說,以指頭撫擦盤子的邊緣,然後清了一下喉嚨:「這非常棒,謝謝你。」然後她的目光閃到佐助身上,他的父親跟著她的一瞥,眼神稍微尖銳起來。
 
「艾恩!這禮物太棒了!」他作了一個誇張的手勢,母親把丈夫的手臂打向一邊阻止杯子因為伸展動作被打翻。「但我們現在不能離開,有太多人丟禮物跟垃圾過來了,在我打破任何東西之前你能不能跟佐助把其中一些拖到衣帽間去嗎?」
 
「可以。」
 
「太好了!如果你們不能全都拿過去的話我會派人處理剩下的。」
 
佐助的腦子正不經意地算數,事實上他在離開桌子時就已經在做數,但他總是因為數字而窒住而思考遊到「否認」的範圍裡。如果佐助的父親是艾恩的父親,那麼在父親十四歲時──於是他腦中放有法律跟義務的部份正大喊出法定強姦罪,而他無法將這個與母親連上關係。還有他。他發現自己的懷中堆滿了禮物,大部份都是瓷器或是白金,而他發現自己被拖到一道走廊去。
 
衣帽間沒有人而只有滿滿的衣服,還有準備禮物的箱子,二人把他們懷中的東西放在箱子中,然後佐助被無情地帶到一個沒人的洗手間處。艾恩檢查窗子,接下來鎖了門。
 
「他是你的爸爸。」佐助說。
 
艾恩點頭同意,但因為他們總是叫佐助的父親作爸爸,所以這不代表什麼。
 
「我是指,你的親生父親。」
 
艾恩再次點頭,佐助之前總是因為兄長對於生父一點也不好奇或憤怒而感到驚訝,他認為這就是為何。
 
「為何你們不告訴我?」佐助咆哮並向想鏡子伸拳,卻發現他的手被抓住並纏在身後。
 
「這有什麼關係呢,傻弟弟?」艾恩冷靜地道:「你會否不說去?」
 
佐助想張口同意,但然後他腦中那從五歲開始就學習成為警察的一部份,他那分清楚事非黑白的一部份,正在尖叫這件事並不合理,他的母親一定要坐牢。然後他因為自己的想法而哽塞,並思考他到底在搞什麼會希望自己的母親去坐牢。然後他想到──
 
「但我們是警察的朋友。」他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人。
 
「我們是。」
 
「但你是警察。」
 
艾恩移身:「我是嗎?」
 
「我以為你被訓練成一名…」佐助思考所有艾恩跟他一起上的武器訓練課,還有在體育館跟道場的時光,但他接下來就記得艾恩從來都沒有像自己一樣翻開書本與及協議手冊。
 
艾恩放開了他,而佐助轉身盯住了對方的眼神,那是堅定不移的。
 
「我會做任何事來保護我的家庭。」艾恩說:「我們的父親亦然。」
 
被鎖上的門拍答打開,佐助繃緊了。
 
「唷,是我。」男人打開了錢包,將開鎖工具收了進去。
 
「鰭。」艾恩無表情地道,巨人笑得更燦爛,轉身再次鎖上門。
 
「來看看你們是否需要後援,而且我們設了一個周邊巡邏,以防萬一事情搞得太過響亮。」
 
「我們?」佐助吐出。
 
二人都望著他,而從衣料移動方式來看,佐助覺悟到男人身上有槍。
 
「艾恩,這到底在搞什麼?」
 
「佐助,我們是家族。」艾恩說,當中帶有奇怪的強調。
 
「對,我知道,但鰭在做什麼──」
 
「我們是家族。」鼬插嘴,而佐助這次聽到了暗示。
 
當佐助還小的時候他總會因為抱不平而生氣甚至離家出手,而他的父親總是可以安心地把他追回去,有一次他甚至還成功跑了三個州份。他的父親只是笑著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說自己有多自豪於佐助所做的事以及如何利用母親的天才頭腦。他說這句話的同時二人乘坐一顆黑色的車子,身邊還有一身黑衣的男人們跟他一起大笑或者吃笑。其中一名長有魚眼的給他的父親伸了一個拇指並祝賀佐助擁有那充滿青春的決心,而另外有著更奇怪眼睛跟長髮平瀏海的男人則關掉了膝上電腦,從別人處收集GPS跟耳機。每一次佐助離家時這也不是陌生的情景。
 
後知後覺地,他覺悟到這些是什麼人。
 
門再次被拍答打開,他們的父母走了進來,父親把一些東西塞進口袋。
 
佐助等到他們閉上跟重新鎖上門那一刻立即爆發:「你們是黑手黨?你們怎可能會是黑手黨?你可是,」他胡亂地擺動身子:「可是…你真的是一名會計師嗎?我以為媽媽是一名專責人權工作的律師,難道不是嗎?還有為何妳會在男廁?」最後一句是給她的。
 
「這有什麼問題?」她完全不以為然。
 
「佐助。」父親把手放在他的肩上:「我當時十五歲,我的父母開始注意到並吵著什麼最低合法性交年齡的問題。沒有一個後備的計劃,我不想他們有機會反對得把警察找過來,我為了保護家人便找了一些懂得迴避法律的人,我不會讓你的母親坐牢,我亦不會讓艾恩被帶走跟讓陌生人養大。」
 
「但我的確是律師。」他的母親輕道:「我最少可以──」
 
「也許妳在法庭上很出色,」他的父親插話:「但我不想這件事要搞到那地方去,妳也一樣不想。但我願意鬼鬼祟祟,我不打算完全不能看到你,或者不能跟妳一起睡,或者養大艾恩。」
 
佐助因為父母上床的想法而反射性地因為恐怖的畏縮而窒悶。噁。
 
然後他的眼神尖銳起來。「你說你是十五歲。」他盤問:「但你們在拿結婚二十週年的禮物,而你現在三十四。」
 
「對,他十四歲時令我懷孕,亦在同年向我求婚。」他的母親從容地道:「在艾恩冒出來的一個月前他終於都說服了我,然後我們就在坎昆那邊在大群朋友面前結了。他的父母花了一段時間才追得上來。」
 
「我還是戴著我合法前留著的那鏈環。」父親一邊笑一邊把它從襯衣拿出,上面吊有佐助在他以為是十一週年時分別做給二人的鋼製手工狗牌。他相當肯定二人都戴著對方的而不是自己的。
 
「嘛,在之後還是需要再戴一年。」他的母親悲哀地糾正:「綱娜堅持我們要『約會』一段時間才可以正式結婚。」
 
綱娜姨姨也有份。佐助想:這到底在搞什麼。
 
「我可喜歡我們的約會。」他的父親扁嘴。
 
「我們可以在吃拉麵比賽以外的地方親熱。」
 
「但妳才不在乎──」
 
「夠了。」佐助嘗試將父親盯到屈服,金髮男人只是稍微膽怯,對於佐助的口味來說這並不夠。
 
鎖匙拍答。
 
「這次又怎麼了!」佐助向門口大叫。
 
「哎,別那麼大聲。」小櫻喃道,再次把東西關起來鎖上。
 
「妳也懂?」他咬牙切齒地道,是否除了他之外的每.個.人都懂得怎樣撬鎖呀?
 
「呀,沒錯,我在你離家出走三週那次發現的,而且他們承認了。坦白說我不會怪他們不告訴你,因為你總是喜歡你的正義跟去閱讀法律而且跟學校每個人的話題就只有這堆。」她深深吸氣:「你總是在覺得自己『被歧視』跟『被誤解』時離家出走,而且從來都沒有跟我去討論一下。感謝天老爸的黑手黨朋友教了我拳擊,還有家族,不是感謝你。」
 
而拳頭就像而事實上亦擊中了他的心。
 
「為何妳不告訴我?」他抽氣道,感覺被背叛。
 
「你沒聽懂什麼叫你以往從來都不跟你的雙胞胎討論嗎?」她敲響了自己的關節:「天,我已經有好幾年想這樣做了。說實,你怎能在離家出走時不把你的雙胞胎妹妹帶走呢?」
 
「我當然不可以,妳太弱了,也許妳會──」
 
「『弱』,你這沒有見過世面的小白臉!」她步向前似是想把他扼死,艾恩正把他拖到後面同時鰭正嘗試把他踢前,突然他們的母親在就眾人之間,沒有任何位置可以動,他們的父親則舉起了手示意安靜,並用另一隻手按著耳朵:「靠,你肯定?」
 
除了佐助以外的所有人都變得鴉雀無聲,他把肩膀從艾恩手上猛拉出去並鬆開他在鰭腿上的腳。
 
「大家,我們得撤了,烏志華工司找了人來踩場。」
 
「那所食品公司?請了人?」佐助嘲笑道,他的母親已經從窗旁瞄到街上,他的父親跟在旁邊,還是小聲地說話,把手放在耳邊。
 
「別侮辱他們,他們很激烈的。」鰭從某個地方抽出了一把大得可怕的彎刀,並瞄落它的邊緣。艾恩安靜地繞過上面的刺。
 
小櫻點頭同意:「力量跟著錢而來,他們是很大的公司。但為何他們會過來?」
 
「我接了一些去對付他們的義務民事訴訟,當中包括健康標籤成份的誤導,還有各式各樣會令人上癮的不合規格甜味劑。」他們的母親雙目垂得幾乎閉上:「我不知道他們會那麼生氣。」
 
「利潤損失了。」他們的父親抓頭聳肩:「呀哈,我也許應該要向他們的資金下點手腳。」
 
「『也許』。」她臉無表情地道:「對於你準備一個人冒險,我有說過什麼吧?」
 
他們的父親咳了,把手伸到後面抽出了手槍:「別幹?而這跟家族有關?」
 
「你是我的伙伴,你不能把隊伍留在後頭。」她拍了他的頭然後向他的褲子伸手,佐助幾乎要換氣過度因為她,又一次,在半公開場所裡面摸索他的父親,但她只抽出了另一支手槍。所以結果,他因為自己的口水而窒住了。
 
他看著他那冷靜的銀髮母親帶著自信與及訓練有素的氣氛檢查保險跟彈夾,看著她那紅髮妹妹做從小皮夾拿出槍做同一件事只是少了一點奇怪。
 
「如果妳沒有帶書的話,妳也可以這樣做。」他的父親抱怨,向小櫻的小皮夾點頭。
 
「但我喜歡把我的槍插進你的褲子裡。」他的母親快活地道,他的父親臉紅地咳起來。
 
佐助不想去懂。
 
「我以為妳想成為醫生。」他向他的妹妹自暴自棄地道,同時從腳踝裡抓起自己的手槍開始檢查。
 
「我還是,但家族不能只有一名醫生可以隨傳隨到,因為有時綱娜姨姨也會陷入困境。」她非常嚴厲:「你不在就是大部份的困境。」
 
「我才沒有那麼經常離家出走。」佐助自辯,這時眾人從窗口溜到庭園處。
 
「你有沒有把夏令營跟冬日節當成離家出走?你那半年去歐洲的交流又如何?」
 
「哼。」他從來也不知道他的妹妹會對此如此苦澀:「妳可以自己去。」
 
「這不是重點。」
 
「孩子們,安靜。」
 
「是的,媽媽。」「是,媽。」「是,親愛的。」
 
「我不是跟你說。」她一臉不快地盯住他們的父親。
 
「但我喜歡說『是,親愛的。』」他笑著睨住她,然後雙目完全張開:「他們看來離開了宴會場並特別以妳或者我作為目標。他們把我們的車子搞糟了,寧尼正在跟他們的網絡監測員拔河。北與南是打開的,但那兒很少遮掩。」
 
「你想打穿他們的核心吧?」
 
「這可以鈍兵挫銳並跟他們的領導送訊息。而且,我認為我可以向他們的大老闆通個電話,我把圖表全都搞定了!」
 
「圖表?」佐助問他的兄妹們,同時他們以自己的防禦方式敏捷地溜到南門去,因為跟鰭一起會那太過明顯所以他自己一個人出發。小櫻聳肩並以口形道:「會計還有成本/收益表。」
 
「事實上這就是他為何能夠升職成為部門老大的原因。」艾恩小聲道:「他把他們整個收入都重新調整到科技盜竊技術並以賣淫跟勒索方案解散了那小組。」
 
「老大?」佐助嘶聲,思考,然後問:「等等,那樣有用?」
 
「收益上升,成本下降。」小櫻聳肩:「老爸嘗試打擊那些更可疑的大公司。」
 
「哼。」佐助咕噥:「這事實上…」
 
「讓你感覺好點?」小櫻以眼角睨向他:「你還是因為年齡什麼的嚇呆了嗎?或是合法什麼的?」
 
「我…」佐助喜歡合理的東西,他喜歡知道誰對誰錯,無論你是哪一邊這技術上來說還是法定強姦罪。
 
艾恩非常小心地不看著他。
 
「這…」佐助喜歡他可以把東西清楚理解的感覺,很清楚黑手黨可是集團犯罪,還擁有犯人。
 
小櫻盯住了地平線並用手指搞弄頭髮。
 
「你…」佐助討厭被騙,然後他感到自己被推開,然後他的父親傾到他身上還流血而佐助感到這就像是直接打進肺裡的拳頭。
 
艾恩的行動看起來像一頭狩獵鳥類,他們的攻擊者掉在地上並在可以眨眼前死去,更遠處還有更多的射擊。小櫻已經把子彈從嘶叫著的父親肩上取出,他們的母親正把父親的衣服撕成片。而佐助。
 
而佐助只能。
 
「爸。」佐助哽咽地說。他的父親歪著頭望住他,笑容如陽光一樣遍佈在臉上。
 
小聲地。「你之前從來都沒有這樣叫我。」
 
我從來沒──我還是沒──好吧,所有。他嘗試去傳達。
 
不用著急。他的爸爸的眼神回應。
 
「對不起。」他非常小聲地低語,感到他的兄妹在身邊,而他的話語令二人某程度上靠得更近。
 
「沒關係。」他的父親說,他的母親撫掃他的頭髮。
 
我答應我不會再離開了。
 
我相信你們。
 
 
 
 
 
=====================================
譯者的話:
…還是看不懂,還是覺得不知所云,對吧XDDDDDD
這次的狐妻是佐助的家庭,某程度上,佐助。
好吧,又是我的解釋時間了XD
 
Hjálmtýsson:冰島有一名歌手有這個姓,但我不覺得有什麼關係,就是夠特別而已?XD
艾恩:當中突然冒出了鼬這名字,作者是有意的。
鰭、魚眼男、寧尼(長髮平瀏海)、綱娜:鬼鮫、李、寧次、綱手。我想還是看得出來吧?
烏志華工司: Uchiwa Inc.,漢字為團扇公司,暗示宇智波(Uchiha)。
會計的部份:我從來也沒學過會計,有些詞語我甚至找不到意思,所以…看不懂別打我(死)
雙胞胎:事實上作者從來也沒有說小櫻跟佐助誰比較大,但姐妹什麼的好奇怪,所以我就抽了一個妹妹。
卡卡西的髮色:上回用的是棕髮,這回變成銀髮的原因是因為…嘛,上回的鳴人才說她已經三十末快四十,再加二十年就是你自己會算…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好解釋的…有了前兩回,需要的也應該會懂了…
是說我喜歡這兒的小櫻,就算是雙胞胎也一樣黏死佐助,角色完全沒崩的架空大好!
 
如果有什麼感想,可以直接到原文那邊回應,在文章最後有一個「Review this Story」的部份,作者說就算回中文也沒關係,你甚至可以向對方提頭緒。
那就這樣。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