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12] [120] [326] [382] [311] [119] [325] [381] [310] [278] [1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融合
作者:Violet Garnets 翻譯: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十二話:阻礙



綱手還是讓他們進入檔案室,儘管卡卡西還是沒有讓他知道實情。「這跟上次是同一回事。」卡卡西的話得到了她那尖刻的表情。但也沒太大關係,畢竟他們已經可以步向檔案室。

卡卡西不肯定他是否需要就小櫻跟他們一起去找文獻而高興,他跟鳴人一路上都笨拙地向她解釋當中的情況,而其中一人(鳴人不肯去承認,那小鬼)亦在某程度上就他們有過不太尋常的時光這件事而說溜嘴,小櫻立即就不受控制地爆笑起來而且幾乎從她一直都坐著的桌子旁邊掉了下來。

卡卡西跟鳴人都不舒服地支吾著,小櫻則在同一時間享受腦中的幻想。兩人互相尖刻地盯住對方然後臉蛋都完全熟透,接下來分開至圖書館的兩個盡頭來開始調查。儘管說實在,上忍已經難以集中於捲軸跟書背的題目,更不用說真的去調查。他讓自己蜷在走廊的地上,等著臉頰上的紅暈退去,以及小櫻的笑聲退成打嗝。

無論如何,痛苦的思考都在腦中攪拌著。鳴人又吻了他…鳴人承認他是雙性戀…那麼接下來應該很簡單,不是嗎?更不用說那個轉世的情況。

假設這是真的,卡卡西跟鳴人上輩子真的在一起或是其他同樣的荒唐東西,而他對於過去的鳴人有很強烈的感覺…這可完全沒有解決任何事。沒有東西證明鳴人的過去對於他有同樣的感覺,甚至可能只是無報酬的。如果不是這樣,如果他們真的…互相有著那種關心,那麼…也許卡卡西其實沒有愛鳴人。也許這只是殘留的感覺,幾個人生之中剩下的。他因為這個尋求而呻吟,這代表了他從來都沒有任何真的的理由去愛「現在的」鳴人,這全都是…預先注定的。這令他的皮膚感到刺痛。他討厭命運,但感覺上最近的日子都是像是呼喚他們。這令他的人生…更不像人生。

他聽到自己靠著的書櫃傳來叩打的聲音,抬頭看到了綠寶石的眼睛溫柔地向他閃爍:「有麻煩嗎,老師?不會是尷尬了吧?」

人生第一次,卡卡西有衝動想要向小櫻,或是任何人,伸舌。再加上他那高貴的自尊,他亦考慮到如果自己戴著面罩伸舌看起來到底有多尷尬,就像是一些可怕的蟲子在他嘴上的布下爬來爬去什麼的。於是,他從書櫃移開了目光,就像是完全被《木葉隱之村利用農具作為武器的歷史,第三回》所吸引一樣。「小櫻,妳有說過什麼嗎?」

她彎向他的水平並微笑:「你們倆也真的很呆,村子的所有人都知道鳴人喜歡你,為何你就不去做些什麼呢?」

「提醒一下我,所有人是誰?」

「呀,跟我們同屆的,差不多了,也大概有其他人。」

他把目光轉向小櫻,給女性一個不是太冷,但也不熱的表情:「你們就不能有一刻不去思考我是否喜歡他了嗎?」

小櫻嘲笑了一聲,舒服地坐下來,然後隨意拿出一本書,茫然地翻頁:「如果你沒有對他有那種感覺,不會發生的就不會發生。你不知道我有多懂你,老師。」

「這比妳所想的要複雜。」他低喃。

二人從檔案室的另一邊聽到了吠叫聲,緊接的是不同東西掉下來的砰砰聲。小櫻竊笑而他們兩人都搖頭。

「他要清理應該快好一段時間。」女忍者微笑道:「也代表我有時間問你一些問題。」

「是什麼…?」

「你相信前世今生嗎?」她的目光變得更暗,房間中來自晚上的光芒已經與之前有不同的角度。

卡卡西不禁覺得有點吃驚,與及有點厭煩,這可是他想問的問題,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去回答。望向天花版(這是不值得注意的,但比起望向左邊那鐵一般的表情好不少),他嘆氣:「嘛,有什麼可以讓人相信的?我看過死亡,沒錯,接下來會有餘年,最後也一定是完結。就算在死亡之中,無論你回頭看了多少,你也不能收回你走過的路,時間的河流永遠都只會把你推向前。」

小櫻用腳輕推著他的腿:「來世會發生什麼事?如果河流有分支呢?」

「這兩個問題完全是矛盾的。」他用食指指向小櫻。

她擺出了臭臉:「我只是說說罷了,變通一點又不會殺了你。」小櫻站起並伸展手臂,穿過鼻頭望向她的導師。他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解釋小櫻向他作出的表情,於是他望向了書櫃,重新對於木葉隱之村利用農具作為武器的歷史投入興趣。小櫻嗤了一聲──大聲點的話這可是哼鼻,然後走開,小聲呼喚鳴人。就在她離開後,卡卡西站起並繼續走向歷史的部份。他掃視著不同的捲軸直到他找到了之前自己拿到的。快速掃視筆跡,他認出了他需要的東西。

「唔,卡卡西…老師?」上忍沒有錯過後來才加上敬語的情況。他轉頭看到鳴人靠在一個書架上,金髮捉到了光芒。有一段相當短暫的時間,他幻想自己把鳴人拉開並把他推在旁邊的桌上,想像自己的舌頭如何撥動每一道的鬍子印記。

他咳了一聲並轉回捲軸:「是的,鳴人…君?」

「你,呃,找到什麼了嗎?」拖著腳,不小心踢到書架上。

卡卡西掃著文字,比他希望更快找到了他需要的名字:「聽起來是熟悉的名字…是…」

「你害怕你會再來,不是嗎?」

他崩緊了肩膀,然後崩緊了眼眉,因為肩膀會崩緊而生氣。「我不知道你說什麼,鳴人。」去死,要保持那個「君」實在太難了。

「我在這兒,說出來吧。小櫻就在旁邊。而且…我們需要找出發生什麼事。反正又不是大問題…那些人因為書本而發狂的時候,不都是跑去殺掉故事中的人嗎?你所做的就單純只是摸我,不是大問題!」

鳴人說完後,卡卡西不肯定接下來的吃笑是否幻聽。他眨眼,雖然清楚理解這句話到底有多可笑,但還是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

「靠,說些東西啦,卡卡西!」

書櫃的敲打聲打破了兩人的緊張氣氛,二人都望過去發現小櫻正盯過來,臉上是亂七八糟的情感,當中主要的是逗趣。卡卡西漂白了。

「吶,」她的聲音很輕,而且臉上有著心知肚明的壞笑:「為何你什麼也不說呢,老師?」

他嚥了一口,讓眼睛再次掃向那些名字:「那,維新の子供の龍二是開始,他看起來就是宇智波家族的祖先。」

「這代表了他是佐助的曾曾曾曾曾曾曾超級曾祖父?」鳴人坐在桌旁說,蹺腳。

小櫻點頭,束起了馬尾並望向架子:「還有什麼?」

「當時有一個戰爭,是維新──宇智波家──跟兩組人的戰鬥,他們名為闇黒の狼跟永遠の節。」

「闇黒…」金髮青年把手放在下巴,不同的想法在腦中飛來飛去。「等等,你之前說過!當你很奇怪的時候!黑暗的狼!」

小櫻拉下了一份捲軸,閱讀外面的題目,然後搖頭把捲軸放回去。「於是他們全都是在國家出現前的年代所擁有的宗族,我們對此有太少歷史了。火之國也許是最強的,但我們不如其他國家般老。」

「但這宗族的戰爭有關,引領至國家的出現。」上忍指出:「我們應該有些東西。」

女忍者抱著手嘆氣:「我不知道,那些文件應該都只會給我們戰爭開始的大約理由,土地爭吵之類的。我們需要知道更多人們的事。」

鳴人舉手,卡卡西因為這個孩子氣的動作而幾乎笑出來。這真的很…鳴人。就算在十七歲的帥氣年齡,他還是那麼單純、那麼清晰地請求發言。

「鳴人,你可以單純張開嘴並運用你的聲帶。」小櫻嘲笑道。

他聳肩:「我是指,我在醫院的時候跟砂姐弟有聊過,他們說永遠の明聽起來很熟,我愛羅說他們會去做些搜查之類,如果找到什麼就會傳過來。」

小櫻唔了一聲。「砂對於木葉的歷史會有什麼?不過這可是國家出現前的時間,也有可能。我們能夠單純等他們的消息,不過…」她的目光閃了起來,就像是森林中的陽光,然後可怕的表情佔領了她的臉。對於這個得意洋洋,幾乎是頓悟的表情,卡卡西感到非常明確的不舒服。他望向了年輕人,鳴人向他一直所靠的桌子後退了一步。

「小櫻?妳在想什麼?」

她吃笑了:「現在也很遲了,我得走啦,之後再繼續吧。」她轉身開始離開,突然得另外兩人都吃驚地抽了一口氣,那份震驚讓他們企圖想說什麼讓她留下來。小櫻為二人停下,轉身:「在這期間,你們可以去思考出最有效的方式去得到那些資料,不是嗎?」她向兩人微笑,含糊而且相當成熟(女忍者去死。卡卡西暗自思考),然後步開。

卡卡西沒有錯過她的暗示,他只是超級希望鳴人也是。不出所料,當他望過去時,鳴人臉上有一個完全困惑的表情,儘管這不全然是無知的類似──比較像,他不肯定要做什麼。

於安靜可以滲透整個氣氛之前,卡卡西決定自行解決問題。「吶,她說得對,現在很晚了,你跟我也應該要回家了。因為你已經自由了,我想他們之後大概會把你分到一個隊友吧,我們可以繼續訓練到那個時間。那明早再見吧,鳴人君。」

他開始離開。

「你在逃跑,不是嗎?」這比較像是陳述,而非問題或指控。

他聳肩:「沒有逃,而我不是在跑。」

「為何?」聲音是輕柔,脆弱的,就像是遠官時代的羊皮紙。他感到指頭徘徊在自己的袖上,就像是希望碰到自己的。他不能伸手,不應該。

「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單純在黑暗之中走來走去。」

「那至少不能一起走嗎?這不是比一個人更聰明嗎?對,我知道我聽起來真的絕望爆了,就像是女生什麼的,但有時女生所懂的可會更多,而且你不應該只跟我玩,可惡!」

「我知道。」他停下來,深深感受現在的情況。他不需要轉身就知道那雙藍眼有多困惑,就如怒海一般狂暴。「我不想把任何事情當成遊戲,這就是為何我會這樣做,鳴人。由它吧。」

他重新開始踏步。這次他發現自己被推到一個書櫃並因此而感到昏浪,前後擺動著。只是他感覺到溫暖的手按在他的胸前,抓住了他的襯衣,而他也知道鳴人的鼻子跟自己的只有一絲之遠,他能看到的就只是藍色的眼,這雙暴風雨的藍眼,帶著在水的顏色、天空的顏色之中不應該會存在的火焰望向他。但火真的存在,灼熱而且憤怒,還有天呀,為何他會有衝動單純跳進這個狂暴與及熱烈的暴風雨之中?

鳴人咬著牙,金眉緊接在一起,並以可以稱得上是咆哮的聲音低語:「我才不會聽你說的。」

然後他就離開了。卡卡西感到苦澀的喘息離開了自己,然後他才覺悟到鳴人已經先下手為強。現在卡卡西不能逃了,鳴人已經追過了他,而且完全有著回來的打算。



宏亮的聲音下大樹塌下來,任何在附近的動物都奔走了,除了一頭不幸的公羊,頭身分開並倒了下來。

香燐皺眉:「這有必要嗎,水月?」

白髮男人翻白眼並盯向她:「我現在不需要,香燐。」同時提起了匕首並拋向倒下來的樹上。它命中了中標並一路埋進,直到刀把並深入。「為何我們就要浪費那麼多時間?」

「我們都是在假設兩年前轉移,但有機會其實只有幾個月。」她回應,推起了眼鏡,目光飛馳捉到他們的領導一瞥。「我們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其他人也不能說太多,他們也一樣利用這種時間來追蹤著比。他也有一些比他們水平要高的東西,令他們都發狂。」

「那我們做什麼?」水月問,用腳扯推著公羊的頭,就像是他很想去踩上去踐成碎,但在他面前那暗黑的存在令他的衝動無從發洩。「我們要去幹掉那個王八蛋嗎?」

「不。」佐助的聲音令水月立即把腳移離那已經嚴重摧殘的頭。香燐跟重吾都崩緊了,目光立即轉向前者,那人的聲音似是把葉子的沙聲給肅靜起來:「浪費時間,其他會對付他了,我們不能讓他們找到這新的。」

一直都保持安靜的重吾終於都說話,語氣之中有著顫抖:「不過…我們要去對付新的嗎?」

宇智波點頭,儘管很難去察覺到。他站起並開始步向月光升上來的方向。

「不過──」重吾衝口而出:「我們如何找新容器?」

「你們想要的話就告訴他。」他就這樣跳下去,沒有向任何人回以一眼。

香燐望了一眼水月,後者搖頭並開始跟從佐助。重吾把手輕放在女忍者的肩上,雙目在搜尋著。

「重吾,我不想讓你選擇你自己跟你對於君麻呂的記憶。所以…跟過來就行了,反正不久的日子後你就會理解。」

她開始前進,就在他們前向東邊時她咬著唇。假設他們沿海而行並穿過幾個不重要的城市,那麼去雷之國只需要一週。香燐從來都不會向任何東西禱告,但有些時間她希望著…這一次,她希望他們永遠都找不到他們找尋的東西。

因為他們正找尋一名嬰兒,而且她完全不知道佐助在找到之後會做什麼。

雄鹿的大眼於她穿過的時候盯住了她,月光於那黑暗的目光之中閃爍。她別開了頭並把目光放在佐助的背上,而對方從來也沒有回頭,一次也沒。




待續

==========================
譯者的話:
希望有人看得懂這話說什麼…感覺這作者所寫的東西我是看懂,但翻出來就是怪怪的…
總之,佐助的部份下回會有點解說,主線情節上也會有點前進。
另外,比(八尾大叔)的名字讓我想吐…我有衝動想叫他嗶──(喂喂)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