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341] [122] [340] [395] [339] [128] [338] [394] [127] [337] [39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男色誘惑
作者:Shidoari  譯者:夢兒

拍手[0回]


+ + + + + + + + + +
第五話 手足之情




「呀,這不是我的青春對手卡卡西嗎!」

那又大又響的呼喊立即令到銀髮上忍停下腳步,他閉上了單目並朝緊咬的牙間呼氣,不知道應該立即逃跑還是選擇面對。不過,他太遲作出決定,那充滿朝氣的聲音主人已經步向他,二人距離變短的同時綠色的人造纖維手臂已經向他伸出。卡卡西沒有選擇只能留在原地,盯住那有著邁特凱這名字的身影接近他。

「在聽到某個傳言之後我就到處找尋你了,我親愛的對手!」

大街上的村民與及忍者都急速退散。

「但不會,木葉的綠色野獸才不會相信這種東西!」

卡卡西磨牙,沒有理會人們恐怖的目光掠過被凱侵占的地點,凱繼續其平日的咆哮與向他拍肩令他有點希望自己可以加入逃跑這個合理選擇。畢竟現在就要面對凱實在是太早了…只是早上十時而已,他真的需要去思考為何他會在鳴人還在寓所中筋疲力盡,把肌肉酸痛跟心理的疲勞都睡走的時候決定前往慰靈碑之後就散步。

眨眼,旗木把他那吵耳「對手」的手給聳開並揉擦鼻樑,頭痛正在加劇。凱滔滔不絕地把他們過往比賽的「戰積」丟向卡卡西耳邊,更令他的太陽穴冒出劇痛。老實說,在幾個小時前鳴人那超級搞笑卻同時令人吃驚的表白後卡卡西覺得自己已經受夠了,雖然卡卡西平復了那名在感情上很遲鈍的青年,告訴鳴人他不是生病而只是經歷一些感覺同時帶來的副作用──男人依舊是休息不足。鳴人似是對於那個答案感到滿意,去了睡覺跟思考那些「感覺」會是什麼,儘管卡卡西已經有一種想法。

那想法令他感到可怕卻同時教他興奮。

鳴人的症狀事實上可以被描述為一些強烈的迷戀心理,而覺悟到青年對他,旗木卡卡西,有著愛慕令到時間停止,全世界都凍結與及──

「我青春的對手,為何你那麼安靜地站著?有事發生了嗎?」

「不,什麼也沒。」卡卡西喃道,嘗試忽視凱熱情地提起姆指的嘔心場景:「不過,如果你聽到的傳言是說我有了一名房客那這是真的而──」

因為一個令人厭惡的擁抱而僵硬,卡卡西無法把他沉聲的解釋說完。他本以為告訴這名深髮男人真相可以令對方跳開,宣告他會去跑五百個圈或是其他類似的白痴事,但沒有,凱突然就把卡卡西推進一個擁抱,害他的肋骨幾乎因為壓力粉碎直到對方放開他。

「太捧了!」綠色野獸高呼:「這可是青春的勝利呀,卡卡西!」

「嗯,那麼──」

「亦因為你沒有帶著你青春的下忍遊逛,我能安全假設你今天有空吧?」

卡卡西嘆氣:「他不算是一名下忍,但沒錯,我的行程是自由的但…等等。」

「那你就加入我們吧!」

「我們?請等──」凱突然環住了卡卡西的肩膀,把他拖向前:「──一等?」

「太久了我的永恆對手!實在太久了!」

從活力男人的手中側步而出,卡卡西只好跟其中一名罕有地可以被歸納成朋友的人前進。他完全不知道凱到底裝模作樣想做什麼(反正他永遠都不會知)但無論如何他也不需要為這名綠衣人付出任何東西那也沒所謂了。不是說卡卡西討厭凱,但他只能夠對這名親切、吵鬧的男人作有限度交流,無論如何,他都只能夠向大部份他歸類為朋友的人作有限度交流。

也罷,卡卡西發現自己被帶領到忍術學院然後才被引領到一個他勉強認得出的房間,他之前也只是到過那邊一次──是上忍導師的休息室。他可以回想自己會來到這個地方是為了跟帶土與及凜找尋水門老師。房間在座落於學院中,有著一大堆破舊的座位、矮桌子與及基本的泡咖啡跟泡茶裝置。就算有多單調的而且不常被使用,這附近的景色並不是太糟,也能給予房間足夠的光線。

不過這次,這所少人用的房間某程度上坐滿了人。一堆熟悉的臉孔佔用了窗旁的位置,甚至在凱走過去用青春說話來打招呼時也沒有人注意到卡卡西的存在。阿斯瑪單純向綠色野獸點頭,太過集中於在紅身邊快樂地抽煙,而天藏不用懷疑就是被耍樂的對象。就連不是老師的紅豆也在,咯咯聲地高笑並啜飲一小杯的…

「這是酒嗎?」卡卡西有點吃驚地盯看:「連中午也未到這些傢伙就在喝酒?」

「──而且我把我們非常懷念跟超級青春的友人帶來了,有請我們的卡卡西!」

卡卡西因為凱的介紹而畏縮,很快,在旗木可以眨眼之前,所有頭都轉向他而且紅豆已經在他旁邊。他暗自因為居然會落入這種困局而作出了自我厭惡的呻吟,但很快就發現自己被那大胸女生牽著走。上忍嘗試忽視那名團子控女性的調情目光並坐在阿斯瑪跟紅對面,固意利用天藏來作保護罩隔開紅豆而同時凱正在走來走去。

「很久不見了,卡卡西,不是嗎?」紅微笑道。

阿斯瑪點頭,制止不了哼鼻:「畢竟他忙於把自己埋在任務裡。」

「但他已經再也不能用這個藉口了。」天藏插話,刻意逃開了銀髮上忍尖銳的目光:「卡卡西前輩已經有他自己的學生了!」

「哈,我知道,我聽說過。」阿斯瑪吃笑,抽出了煙:「老實說,似乎整條村都在談。」他繼續道,黑色的目光充滿了逗趣:「好像是說著名的旗木跟一名戴上了祭典面具的金髮小孩玩肩車?」

卡卡西努力阻止把自己捲成一團等待死亡的衝動,同時凱以好奇的語調插話:「你們正討論的青春本質到底是誰?」

「對,來告訴我們關於那小鬼的事吧。」紅豆點頭,為她的陶瓷杯倒酒:「火影把上頭那些的哭鼻子小孩擠給你?」

「或是其中一個家族的宗家?這樣的話就可以理解。」紅接過紅豆給她的酒:「我認為卡卡西的自尊才不會接受那些單純想玩忍者遊戲的小平民。」

「前輩事實上得了一名暗部…或是前暗部,我不知道。」天藏把話說進他那半空的杯子。

卡卡西因為各個問題的猛攻與及那些令他本人仿似完全就不存在的閒聊而眨眼,只能向拳頭咳嗽,吐出一個突然困擾他的問題…「請問一下你們全都會在大清早喝酒嗎?」

「別逃避問題,卡卡西。」阿斯瑪咕噥,把酒杯提起來像是想要加強效果。「但我們可不是酒鬼,我們每過兩週就會來聚一次,這樣的話就可以從任務跟那些愛抱怨的下忍處得一個假期…但我們會跟我們的學生說這是『自學論說』,別稱是給我『自習去』!」

「而且天藏真的、真的需要從那三件麻煩鬼那邊得到這個假期。」紅豆得意地補充,完全不受棕髮男人那困擾的目光影響:「他幾乎逃不出那佐助小鬼的五指山。」

「別再這樣說了,我的隊伍可不是那麼糟。」天藏說,終於都覺悟到光是盯著沒有作用:「他們很努力而且──」

「繞著你轉來轉去。」紅不禁插話:「佐助想要更多訓練,你就給他;小櫻想要更多時間跟佐助一起,你就把他們在自家任務中組在一起;真司嗚咽著什麼太少『帥氣的』武器接下來你就為他購置了新的爆炸符跟手裏劍。」

「哈哈,這就是青春了!」凱辯論,雙手搭在天藏的肩上,而後者看起來很不情願:「而且,我肯定我的對手正跟他的新職責經歷一樣的考驗跟挑戰──對吧?」

「也許吧…」銀髮男人緩緩地道,單一的目光懶洋洋地掠過他的同僚,而卡卡西由衷地想知道這堆人之中會否有任何一名下忍向他們有著狂熱的迷戀。沒錯,李非常欣賞凱不過…不過這完全不像是鳴人跟他的情況。就算卡卡西聽過小櫻或井野低聲說過他很厲害之類也單純是一些天真的、青年氣的評語,沒有任何真正的意義。

『越坐就越覺得這些酒很吸引。』卡卡西沉思,盯住了桌上的杯子作出虛弱的微笑。就在他想要伸手試著啜一口溫暖的米酒時阿斯瑪向他吹了一口煙,令他用力打噴嚏並覺悟到所有目光都已經落在他身上,等待著。

「搞什麼?」

「告訴我們關於你那暗部的事。」紅和善地道:「他有行動代號嗎?還是你知道他的真名?」

於是,卡卡西就向這堆好奇的人說出他們想要聽的東西。他跳過一大堆關於自己的事不過告訴他們鳴人的真正身份與及暗部名字,還有一堆資訊關於那小壞蛋缺乏個人界限而且忽視基本的社會道德概念。一開始,紅問為何漩渦鳴人這名字聽起來那麼熟悉,直到凱提醒了她是那怪物容器跟水門老師的遺產。卡卡西完全沒有想過鳴人也許已經被木葉的人忘掉,但很明顯那男孩離開公眾目光太久,令到大家都錯誤假設那名漩渦怪物小子已經在好多年前死掉或是消失。

然而,就算有時討論會微微偏題,大家都似是覺得逗趣,特別是卡卡西告訴他們鳴人劫走了他珍愛的親熱天堂那部份。當中尤其凱總是對所有東西都會激動,無論是溜嘴指出鳴人喜愛拉麵或是回想起男孩的戰鬥風格。

「他懂得體術訓練與及也被教導了一大堆戰鬥方式,但在對打的時候全都被他拋開。」卡卡西解釋,發現向人分享鳴人的事情是一個奇怪地令人愉快的經歷。「他突然就變成一件殺人武器…」

凱儘管熱情,但在這討論裡也變得柔和。就算是在思考跟說話的時間,那些令人眩目的大笑臉都陷落成一個皺眉,說話時食指與姆指都架在下巴前。「這聽起來特別令人擔憂,卡卡西,更不用說是危險…你應該把孩子帶來我這兒去再評估他的技術。」

「謝謝你,凱。」卡卡西由衷道謝,無論如何,這也提醒了他為何在無數的年頭後這名綠衣人也還是他的朋友。

「呀,前輩。」天藏說話時亦皺眉頭:「我懷疑你們是否真的可以改變鳴人的戰鬥的方式,特別是在戰場上。」

「嗯?」這句激起了卡卡西的興趣:「這是什麼意思?」

「呀,你知道…跟班魔不只是行動代號,那孩子完美地適合這名字。」天藏緩緩地道,就像是一名小孩故意拖著他解釋:「很多被安排跟那孩子同隊作偵察任務的人都常說他們看不見或感覺不了鳴人接近,這就是為何他會是個人偵察任務的完美人選…也難怪他很快就被指派到一些暗殺任務裡。」

「沒錯就是這件事搞到我家老頭大發雷霆了。」阿斯瑪低喃,向外套伸手找煙:「我還記得有天我去到他的辦公室時剛好他發現一名暗部的上級指派了那孩子去那些任務。靠,害我以為我只有十歲聽著他向我哥呱呱叫。」

「火影真的那麼糟?」紅說,難以相信那名平日冷靜的男人也會表現得過份激烈。

「他是瘋的。」鬍子男悲傷地笑道:「他將那名指派鳴人去那些任務的混蛋直接送到伊比喜處…不是說我能怪他,在老人發現之前,這只有九歲的小子已經幫中忍等級以下的敵人割喉割了好兩個月啦。」

「對,他會發現就是因為其中一個暗殺任務出了問題,三人的暗部隊伍回來時就只有一人活著。」天藏指出,他平日那愉快或是空白的表情歪了起來:「我想你們也想到那存活者就是鳴人,但那孩子事實上也快見閻王了。重點是,前輩,這就是為何他的戰鬥方式會像殺人武器,他準備好在任何敵人可以再來攻擊他的隊友前就解決對方。」

卡卡西因為這個故事而感到有點害怕,心中已經盤算要回家只為了看著那(不用懷疑)還在睡的暗部。沒錯,這已經是鳴人好幾年前的事,卡卡西也知道步進寓所直接就用:「呀,我剛聽說你在一個完全失敗了的刺殺任務中幾乎沒命,不介意告訴我更多吧?」來開始對話並不明智,因為,卡卡西的經驗讓他學懂過去的事最好留在過去。於是淺髮上忍向他的後輩莊嚴地點頭,因為天藏告訴他這件事令他理解鳴人更多而感到高興。

但另一方面紅豆不喜歡認真的討論並讓上半身穿過天藏的大腿,她邪惡地笑著,一隻手落在卡卡西的膝蓋上。

「無論如何,那小鬼,」她低唱,眉頭帶著暗示擺動:「長得像他嗎?」

「紅豆,」紅輕輕責備,完全清楚另一名女性所指的是鳴人已過世的父親,水門,是卡卡西最致命的傷心處。

「什麼嘛?」蛇召喚者毛躁地哼鼻然後把目光轉向天藏那不舒服的表情,男人並不享受自己的大腿被她佔用,但紅豆一點也不在乎並向棕髮男人笑道:「你看過那名暗部小鬼,對吧?那你一定知道…」

「不,不盡然。」天藏回應,把紅豆的上半身從自己的大腿移開,想要把大胸女推回她的座位而不再虐待他跟他的前輩。「我從來沒有看過他的臉,但他的確是金髮碧眼。」

紅豆因為這回答而搖頭,明顯不滿意。於是她讓目光穿過天藏並盯住了卡卡西,沉默地等待一個答案。不過,死魚眼上忍沒有給她任何表情,完全沒有就已故導師被人重提而狼狽,完美地帶上了冷靜跟偶爾會厚臉皮的面具。然而,卡卡西會以緊張的吃笑來回答紫髮女性的問題都令大家吃驚。

「我也沒有看過鳴人的臉,紅豆。」

「這是搞啥。」阿斯瑪抱怨,完全難以置信:「你們住在一起那久你也沒有看過他的臉?他睡覺時呢?」

「那總是在他的臉上。」卡卡西回應,提到鳴人那移不開的面具時所用的聲音實在自然得令他吃驚:「如果他不會為火影而脫,那他也不會在我面前脫。」

「那我可以幫你找出來。」紅豆以誘惑的語氣提議,舔唇:「如果他有任何一部份像他爸爸我真的很想看到他的臉。」

「他只有十三。」銀髮男人嘶道,因為知道紅豆的企圖而暗自惱火。

提到年紀令凱拋出了快樂的「青春」吶喊同時阿斯瑪聳肩,吐出一個評論令卡卡西立即感到震驚。

「這又不像是非法。」(1)

『但也一樣不對勁。』卡卡西的思想插話,他的手自動向明顯印滿了他名字的多餘酒杯伸手。

鳴人也許是在公認的年齡但也不代表紅豆可以擺弄那笨拙的小鬼去作某種活動。而且,卡卡西對於任何一人跟鳴人有性交流並不完全感到舒服。這名男孩可是說是那種不應該被浪費或是使用的,他可是…他可是卡卡西的。或,至少,上忍的思考就是如此向他呱呱叫。說鳴人是卡卡西的,要承認這個想法令他感到羞愧,特別是男孩的身心都因為迷戀行為的徵兆而亂成一團。然而,就在卡卡西內心要為那緩緩解開的謎團主人鳴人展開爭論的時候,他不禁仔細檢查他本身對於那年輕人到底有什麼感覺…

每次思考有關漩渦的事他都有著相當強烈的欣賞,那孩子所擁有的動力、力量與及才能都可以令卡卡西(如果他是那種會自吹自擂的人)洋洋得意地對其他上忍幸災樂禍。另外當中想要保護對方的感覺總是逗留在他心底,特別是他第一天看到對方時他第一件注意到的就是鳴人那些傷痕。卡卡西不想那孩子受傷…或是看到男孩在痛苦,就像是今晨,看著鳴人因為過份使喚肌肉而痛苦地掙扎都使他的心弦以卡卡西很久沒有經歷過的方式拉動。接下來,還有那種感覺…鍾愛與及喜歡──他不能說是愛,這實在是太早了,所以不會是。

會嗎?

只是說,卡卡西可以回想起其父親跟他說過對他母親一見鍾情的事,類似是什麼外表的吸引加上互相有著興趣。但就算這種可笑的東西真的有可能,就算這種古怪的東西真的有可能,整個情況也難以置信了令卡卡西在童年時代就直接將這童話故事聳開。

不過…當想著鳴人的時候,有些東西的確因為年輕人而存在,是一些不能解釋但同時令人感到舒服的東西。當然,也少部份關係到色慾的根本問題,但這沒有控制卡卡西的思考,真正吸引他的是鳴人的性格還有對方整體的存在。這樣的話,也許(只是也許)這就是那曖昧的三代目在闖入卡卡西的隱私時都找到的東西。這真的能解釋那句:「不要給那男孩任何不必要的痛苦,向他老實還有別愚弄他」是什麼。

「無論如何,他真的迷戀上我。」卡卡西道,因為腦中那些急流的思考而意外吐出。這些說話躍過他面罩下的唇,令他因為思考VS聲帶的背叛而完全麻木跟震驚。

但他歸類為朋友的人什麼也沒做單純在笑,他們哼鼻、吃笑、高笑…他們覺得這很搞笑,就是這樣而已。

想像把著名的拷貝忍者放在相架之中而四周有著代表了迷戀的朵朵玫瑰真的很有趣,特別是他還跟那孩子一起住,而且需要處理對方的日常。無論如何,這名旗木後裔的缺點實在是多得除了欣賞男人的外表之外其他人都會逃跑。很多女性(或是偶爾場合下,男性)會因為卡卡西的外表而心醉不過很快就因為男人那些可怕的行為或是變態的閱讀材料而別過頭。基本上,除了卡卡西那張標緻的臉外就沒有人會尋求其他東西,就算是紅豆,有著那麼多的調情與及性提議,也只是想要跟他上床而沒有更多。

而這令他整個人的存在有點孤單。

雖然如此,銀髮男人因為朋友們的快樂而微笑,注意到沒有任何笑聲可以跟鳴人那美麗的鳴音作比較。他暗自斥責自己的腦袋為何會冒出這種想法與及會不停地提醒他回家,只好向朋友們搖頭。他放下了之前拿了起來的酒杯,沒有想要喝酒的衝動同時他終於都注意到紅已經不再笑,赤眸穿過了凱的肩膀盯向窗外的什麼。

從來都不會錯過女朋友任何一個小動作的阿斯瑪(儘管卡卡西總是聽到兩人說他們沒在交往)輕戳女性的手臂,這動作微微吸引了紅的注意,直到她從座位移身,一手示意凱向左邊移一步,令她更能看清楚什麼。阿斯瑪嘗試跟上,暗色的目光瞇起來並向女性靠得更近,嘗試去看她到底望到什麼。

要錯過一名戴住暗部面具穿著霓虹橙衣的身影真的很難,那名小個子青年正一手吊在樹枝上,作出一個令人驚異的動作令阿斯瑪回憶起了父親那些年輕的猴子通靈獸。影子下微暗的藍眼與及陽光似的頭髮幫猿飛分析出這孩子會是誰,於是他立即向卡卡西擺出了笑容。上忍臉上那平日呆滯、懶惰的表情化為了皺眉,並在望出後方窗外的時候那掩藏的唇為了壓制一個笑容而抽搐──令阿斯瑪不禁再次大笑。

「嘿,你沒有告訴我們他還會跟蹤你呢,卡卡西!」

「嘛…」



鳴人醒來的時候感到清爽而且整個人舒服多了,臉部埋在擁有卡卡西味道的枕頭,他還能嗅到那能放鬆肌肉的調合物的氣味正徘徊。這了不起的液體不只是加熱了他的皮膚而且味道令他想睡,尤其是他終於都知道了自己不是生病。卡卡西單純說無論他有什麼感覺都是正常的,沒再談下去只讓鳴人再次在床上放鬆繼續之前的按摩。但男人還在偷笑,就算是十五分鐘之後──鳴人則因為這舒服的隆音而睡著了。

結果在這無人的寓所醒來之後,唯一指出卡卡西所在的就是黏在冰箱上由草書寫成的黃色簡易便條,令鳴人噘嘴。這便條有著最簡單的訊息:慰靈碑,接下來散步。他不知道慰靈碑在哪裡而含糊的一個「散步」可幫不上忙,男孩只能假設卡卡西沒有走太遠。事實上也不是大問題,反正他可以把上忍找回來。

刷牙洗臉之後鳴人就戴上了暗部面具,穿上他最愛的上衣並跳進了熟悉的粗糙暗部制服長褲。接下來青年就從窗子躍出並利用屋頂前進,藍眼掃過陽光下的街道然後才跳過了建築物並擺上了路燈。他不完全肯定時間過了多久直到他降落在一座學院建築附近,捕捉到一小點卡卡西的查克拉。卡卡西所在的位置似乎比地面還高,於是鳴人爬上了一棵樹,尖銳的目光注意到大堆學生正在草地上(做著什麼)然後才直視樹的對面,輕易就發現他的銀髮目標。

年輕暗部可以利用大窗子看到卡卡西那狂亂淺髮的背面,還有一堆人擠在附近的座位聊天。鳴人選擇耐心等候,滿足於看到卡卡西的身影而沒有理會胃中那些飢餓的咆哮。他以在樹枝下前後擺動來娛樂自己,直到他覺悟到一雙奇怪、深紅的目光睨視過來,其他顏色的目光很快亦穿過窗子瞄向他。然而卡卡西是最後轉頭的,單一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令鳴人笑盈盈並幼稚地擺手。

卡卡西向他作了一個兩隻手指的回禮然後一名紫髮女性就打開了窗子,招手友善地大喊鳴人過來。於是,鳴人(謹慎地)從樹上落下,走近建築物並跑上了牆壁直到站在窗邊。他肯定跟陌生人們保持距離,暗自評估每個人跟他們的行動同時向自己保證這只是一個上忍的聚會而卡卡西的存在令他們是安全的。不過,鳴人就像是在抓住大海中唯一的救生圈般捉緊他微小的警戒心,堅定不會放開他那些救助了他無數次的本能。然而,看到天藏之後他就放鬆了姿態,給棕髮男人一個厚臉皮的招呼直到那吵鬧、穿上防水雨衣的女性走得太近,她的臉離他的面具臉只有幾寸。

「你就是迷戀上那變態的小鬼吧?」

鳴人眨眼,反思這名奇怪的女性到底說什麼。他不知道什麼是「迷戀」更不用說她到底把誰稱為變態。但好在,鳴人不需要想壞腦因為虎前輩向女性搖頭,嘆息。

「別喊卡卡西前輩作變態,紅豆。」

第一名望到鳴人的赤瞳女性搖頭,頭髮就如漆黑的浪花般擺動。「還有別向鳴人施加壓力。」她說,令金髮男孩因為得到陌生人的幫忙而吃驚:「妳甚至還未自我介紹。」

「切,是是。」女性(鳴人想起好像叫紅豆)吐出,向他奸笑,令他在暗部面具下皺眉。然後紅豆指向陌生人,一一為他們介紹:「我叫紅豆,那是阿斯瑪、紅、天藏還有──」

「請讓我來作自我介紹!」紅豆指著的綠衣男性作出了一個震耳欲聾的吶喊。那奇特的碗蓋頭男生步得更近,眨眼間長腿就已經來到他跟前並誇張地揮出了手:「我是木葉的綠色野獸,卡卡西的永恆對手,邁特凱!」

躲開這名打扮奇怪的男人其中一隻手臂,鳴人閃過凱給他的任何擁抱。他不打算去傷害這人畢竟對方是卡卡西的朋友(儘管說過什麼是卡卡老師的對手之類)但他因為反射才會躲開這些投向他的綠色修長肌肉手臂。然而,在這名自稱綠色野獸向他作出第二次攻擊後,鳴人後退,因為忘了自己站在窗邊而右腳踏空。不過他沒有滑倒或是掉下去──男孩發現自己被推前並一把撞在凱的胸膛,男人給他一個熊抱令他身體只能保持僵硬。

「天呀、天呀,你剛才所發放的不是青春的本質嗎!」凱吶喊,跟他的俘虜一起在原地轉圈:「你有著如此悲哀的故事但你的才能還是繼續令你發光發亮!」

兩旁都被手臂架住,鳴人咬緊牙關並擠緊了拳頭,藍眼因為驚恐而變得有點凶猛。他把脖子伸向後,利用周邊視野來觀察其他上忍而不是那按著他整個身子的綠色胸膛。青年從不同的人身上瞄到不同的表情,當中從逗趣直到尷尬地畏縮都有。就連卡卡西亦只是坐著,沒有就眼前的一切而慌張並給鳴人一個他估計是無奈地同情的樣子。於是,鳴人保持不動,腦袋旋轉同時覺悟到凱不是在傷害他,事實上,男孩發現這行為令他想起了擁抱,但他不明白為何。他只是剛認識這名奇怪的男人對方就捉住了他轉來轉去,吐出了一大堆他需要去譯解的句子但下一句就吸引他的注意。

「噢,還有你向我對手卡卡西那真誠的慕戀──不,你的愛──真的是你那璀璨青春的美好例子!」

鳴人聽到卡卡西因為這評語而嗆倒而如果他不是集中在凱的說話裡他也許會強制從這個令人窒息的懷中抽出並檢查男人有沒有事。不過沒有,他只是張口,重覆吐出了一個像是紙飛機般降落至他腦中的字──愛。呀,他之前可聽過這個字,在書中或是傳說裡。他甚至用過這些字來表示一些東西,就像是他有多愛橙色或是多愛拉麵…但他不明白這個字如何用來連接他跟卡卡西。於是鳴人回想一些包括了愛這個字的事情,他某程度上知道「愛」是什麼意思,但就是不懂得如何形容人們。

「迷戀。」凱的音調變得更柔軟而且更認真,鳴人繼續皺眉,把迷戀跟愛連結成同一個解釋同時凱把他放回地面。「你對於卡卡西的鍾愛比友情更深。」綠衣男性補充,無助地擺手:「類似是浪漫的吸引力。」

「對。」紅豆突然在金髮青年身後出現,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同時向男孩的耳中咪叫:「你知道,這些呆呆的小感覺會影響你的身體亦令你想去觸摸你的──」

一支苦無被投進空氣幾乎擦過了控蛇女的脖子,成功令接下來的說話全數收聲。武器埋在她後方的牆,令她盯住了那名向她丟出這種尖銳物體的淺髮男人。她吼叫,對著卡卡西脹起臉並朝男人丟出一大堆的侮辱直到對方終於都說話,聲音帶著虛假的快樂而單一的目光閃爍著受控制的憤怒。

「別跟他說這些。」卡卡西道,把眼睛擠起令人看不見他堅硬的目光:「他並不懂──」

「就像是雪女!」鳴人突然鳴道,立即吸引了整個房間的注意。(2)

男孩不禁把拳頭放開,因為內心的結論而高興,幸福得完全沒有覺悟到自己把結論大聲說了出來。他沒有注意到他得到那些睜大的目光,單純在暗部面具下笑逐顏開,終於都發現他之前以為是生病但事實上是(如紅豆所言)「這些呆呆的小感覺會影響你的身體」,而且還完全吻合他那發熱的臉、流汗的掌心、胸痛、腹部飄動與及撩痛。他染上的原來是「迷戀」,就像是凱早前指出對於旗木那些無法形容的鍾愛與及吸引。在覺悟到這些之後,鳴人就把包含了一個他在很小時閱讀過某個傳說的回憶渣滓都挖出──雪女。

這是一個又短又簡單的故事,就像是大部份的民族傳說,但當中的確有提到愛還有叫已之吉的男人如何被一名美麗的女性迷住。男人經歷了一個偉大的愛,就像是鳴人對於橙色、拉麵跟卡卡西的感覺。只有卡卡西是不同的,他不是一件衣服或是可口的食物,他對於青年來說是更多…

笑聲突然把鳴人從覺悟的餘暉所得到的平和但興奮的感覺中抽出,男孩因為這些刺耳的聲音而嚇一跳並看到大部份的成年人向前傾或是整個人捲起,抱住了腹部或是──像紅跟阿斯瑪──抓住了坐在旁邊的人。紅豆甚至擦拭鳴人的頭髮,在吃笑中說了些什麼而他只能解讀出類似是:「靠,你真的很遲緩呀小子。」

不過卡卡西沒有笑,男人看起來筋疲力盡、洩氣而且看起來正在沙發墊中沉得更深。鳴人張嘴,想要呼叫那一副悲哀相的男人時阿斯瑪卻利用一個大聲的哼叫打斷他:「雪女卡卡西!」

這評語只得到更多的笑聲,儘管聽起來有點刺耳,但還是笑聲。然而,鳴人因為這評語而皺眉,暗自假設阿斯瑪不知道這個傳說並不全然是喜劇收場。不過,鳴人不認為他想要糾正那笑瘋了的男人,假定他錯過了一個笑話或是給卡卡西的圈套之類並選擇聳開。

「我會跟鳴人討論,告訴他類似的東西,前輩。」天藏柔和的聲音緩和了卡卡西受辱的表情並令他望向對方,房間其他人(包括鳴人)在這猛烈的笑聲中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對話。「你說他不懂,那說不定我可以跟他解釋…」

對這提議表示信任與感激,旗木利用不停提醒自己他的後輩完全沒有一個地方像紅豆來壓制了他對天藏可能會向其房客的腦中灌輸一些白痴話的懷疑。取而代之,卡卡西舔拭其發乾的唇,單一的目光專注在鳴人那睜大的藍眼,這孩子很明顯對於他那些瘋掉了的朋友們表示莫名其妙。

「你何以見得我不能告訴他?」卡卡西出於好奇地問。

但天藏沒有立即回應,令卡卡西把目光從鳴人扯開,嘗試忽視在房間內迴響的笑聲,向望旁邊的棕髮男人。較年輕的男子單純微笑,完美地把自命不凡跟羞怯混合起來,最後回應:

「因為,前輩,從你臉上最微小份量的皮膚中我能看得出,你在臉紅。」



離卡卡西從他那些虐待狂朋友身上得到雪女這可怕地令人煩惱的別稱已經過了好幾次,唯一沒有利用鳴人的說話方式來向卡卡西開玩笑的就只有天藏──但這不代表棕髮男人沒有跟著一起笑。淺髮上忍只能埋首於訓練他的金髮房客,盡所能令鳴人整天都忙碌直到卡卡西把他拖回家休息。就算在那時,於寓所裡面,卡卡西也把自己埋首於閱讀,嘗試忽視鳴人那些情竇初開的藍色目光。

他有點希望自己沒有發現鳴人的愛慕,因為這只破壞旗木的腦袋,總是令他回想起阿斯瑪隨口提出關於合法年齡的話與及他的朋友似乎對於他跟鳴人一起感到滿足。大家都因為他的生命裡出現了一名遲鈍、社交笨拙、可愛但爽快的人而替他快樂。

於是卡卡西就坐在桌邊享受著晚餐的味噌湯,他嘗試把所有關於鳴人對他迷戀的負面想法都驅走,沉默選擇他可以做得到。他可以做大部份人在這些情況下會做的事──他可以順其自然。

但鳴人從跟天藏「討論」回來之後一切都變成了地獄,金髮男孩從窗外躍進了廚房時卡卡西嘗試集中喝湯。然而這可是漩渦鳴人,是那名就算不是真的在眼前也會吸引卡卡西注意的男生…上忍整個人都要枯了。

「你知道我被你吸引了嗎?」就是青年那被掩住了的唇所吐出的第一句說話。「這就是為何我會有這感覺…荷爾蒙跟外表的吸引,而且我相當喜歡你。」

卡卡西不禁因為鳴人說得那麼隨意而嗆倒──然後繼續咳──在那美味的湯水上,但鳴人沒被影響,令上忍只能睜大眼睛望著對方倒在對面的椅子,藍眼閃著一些不能被辨別出來的情緒而當中混入一些愉快的刺激。然而,男孩繼續滔滔不絕地說話,告訴卡卡西一些男人已經知道關於荷爾蒙、春夢、不想要的勃起與及任何天藏在那遲來的性講座裡說過的東西。青年甚至在解釋女性生殖系統時抖了一下然後才轉成一個興奮的敬畏,提到一些類似是「我之前對於人體唯一所知的就是戰鬥之中攻擊哪兒是最好的」。

接下來鳴人爬上桌子,向卡卡西的方向伸出身體跟雙手同時青年列出他喜歡男人外表上的什麼,令上忍都只覺得狼狽與及戰戰兢兢。但卡卡西努力保持著撲克臉,阻止了逃到椅後為他跟前方的小壞蛋作出更多距離的衝動。然而同時,淺髮男人也想要靠前,笑著,聆聽跟享受…特別是鳴人開始列出他有多喜歡(鳴人所謂)卡卡西「有趣的地方」。

這令卡卡西微笑放鬆,無論如何,之前從來都沒人就他的性格與及壞習慣作出讚美。這是一個令人舒適的改變,畢竟好感的源頭是來自他有趣的地方而不單純是他良好的體格、突出的高度與及謎一般帥氣的外表。不過,這些有趣的讚賞已經說完了而卡卡西發現自己正盯住那沒有感情的暗部面具與及無法穿透的藍色目光。

之前那些興奮的胡言亂語都過去,令他們都只能進入一個完全不能稱之為舒適的沉默,尤其卡卡西可以感覺到鳴人想要說什麼但明顯緊張得拖延…直到卡卡西受夠了。

「說出來吧。」卡卡西敦促,為了他的神智而無法再繼續這緊張的靜默。

「嗯,當我跟虎前輩討論時,」鳴人投降,認真的冰眼直視進卡卡西單一的灰黑。「我問了他一些他不能回答的問題,他說我需要問當時人。」

「我假設我就是當時人。」卡卡西沉聲道。

「唔,嗯。」金髮男孩沉聲道,伸手用力地抓頭,姿勢卻相當可愛:「你喜歡我,對吧?」

『呀。』卡卡西坐直,因為知道這對話接下來會跑到哪兒去令他腦袋與身體都閃著腎上腺素。然而,上忍保持冷酷,忽視胸前堆積的驚慌而平滑地點頭。看到那雙藍色的目光睜大並亮出了不尋常地大量的安心教他心痛,但令他的心抽得更多是他知道自己無法回答男孩真的想要問他的問題。

無論如何,也是很明顯。

「你有時會否感到──」鳴人支吾,然後作了一個聳肩:「──像我對你的那種不過,就像…你對我有沒有這些感覺?」

『我本以為是「你愛我嗎」的問題。』上忍在腦中喃道,眉頭因為感興趣而提起。鳴人問了一些類似但更容易避開的東西,也代表卡卡西不需要看到那雙可愛的藍眼因為男人的懦弱而沉起來。只是因為卡卡西冷淡、困惑跟嚇人地興奮──也不代表他需要就太早的示愛而自動回應一個不!來令那孩子傷心。

「你指被吸引?」卡卡西道,得到面具男孩一個熱情的點頭。他停下一刻,反覆思量自己的回答才繼續:「從我於你身上得知的就是你有著吸引力…你絕對可以得到某些人的興趣。」

「但我要你的興趣。」鳴人插話,聲音非常急:「你是喜歡我,對吧?」

「嗯,我是喜歡你…」銀髮男人誠實回應,希望青年不會打探「喜歡」這個詞以外更深的東西。

因為他真的不只一個原因而喜歡鳴人,而他對於承認這感覺比單純的友誼更強烈而有著罪惡感。每次他跟青年那些尷尬的交流不只對他而言是全新的體驗(說實,之前卡卡西從來都沒有試過被人在公眾場所黏住他的背)但對鳴人來說也絕對是全新的經歷。所以,對於他從男孩身上得到那些真誠的好感或是純粹的信任,卡卡西都覺得他正在佔便宜。無論如何,這名笨拙的小壞蛋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沒有從火影以外的任何人身上得到友善的對待。

因為這個覺悟,卡卡西嘗試迴避著那些環繞著他的話題並將其引導至別的方向。他也希望能肯定這孩子不是把東西搞錯成什麼或者…或者…哎,他不知道,他只是想要搞清楚鳴人腦中到底有著什麼,卡卡西假設這件工作對於任何人來說也是一個困難的任務,包括伊比喜。

「你覺得紅豆有吸引力嗎?」的問題從上忍嘴裡吐出,比他所希望的聽起來更不穩定跟更像在審問。

「不、不、不,」青年道,好在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語調。他利用肚皮靠上桌子來更接近卡卡西,金髮因為用力搖頭而擺動:「她總是在摸我的肩膀與手臂…」

「也就是不喜歡她愛碰人的個性?」卡卡西壞笑,因為這剖白而吃驚。「你不介意天藏拍你的背…」

「虎前輩又不同。」

卡卡西吐出了若有所思的聲音,接下來他抱住了手,再問:「你不覺得我任何一名朋友有吸引力嗎?」

「差不多。」鳴人聳肩,藍眼因為沉思而瞇起:「阿斯瑪的女性朋友有一對很漂亮的眼睛,但我對她不像對你那種喜歡…我沒有那些感覺。」

「呀…」

「我不喜歡阿斯瑪的鬍子,但我喜歡凱腳上的東西!」

「襪套。」卡卡西糾正,阻止不了自己在笑容之中露出一些牙齒:「當然,都是橙色的。」

「唔!」

可惡這孩子真的太那個了…卡卡西可以感到鳴人的笑容從暗部面具後增大。他也不禁微笑,無論如何──如果鳴人笑得像白痴那卡卡西也會不自禁就加入對方。

而且,這孩子正開始走上軌道,之前一刻他以為自己生病接下來就發現他自己的感覺是什麼然後就從天藏身上學會基本的生物跟一般社會對於「愛」的看法。看著年輕人能夠如此快適應不過卡卡西,比較年長的人,就像是小女生般緊張得要扯開頭髮,真的某程度上令他覺得羞愧。就這種羞恥的想法向自己哼鼻,卡卡西搖頭然後再給鳴人一個微笑跟玩笑。

「如果我長出好像阿斯瑪的鬍子呢?」

「那這就是卡卡西的鬍子,於是我會喜歡。」鳴人以事論事地道,當中的語氣令到卡卡西奇怪地有自信但同時相當有自覺。

「我喜歡你的一切。」年輕人補充,藍目看起來是絕對由衷。

卡卡西只能點頭,突然感到眩目而心跳激烈加快然後才注意到有些東西似乎不對勁。他從兩手的上方感到溫暖與濕黏,上面還有著他不知道是什麼的微小壓力。於是,他望向自己在桌子上的雙手,思考鳴人的小手何時落在他的手上。然而,儘管有著這種某程度上似是天真的接觸,令上忍更為驚訝的時他發現自己右手的姆指正擦在鳴人那沾滿汗水的結繭掌心下。

然而,就算注意到他那叛逆的思想跟身體正作出這小而有序同時吃驚地舒適的動作──卡卡西沒有停下來。除而代之,他繼續讓姆指前後擦拭著鳴人那感覺濕漉漉的手,發現這天真同時某程度上親密的姿態令他感到安心。



待續

==========================
作者的注:
(1)日本法律:性行為的合法年齡是十三…令我感到震撼的同時相當吃驚,或也許是因為我在十三歲時對於在溫暖的夏天把朋友踢進河裡或是在姨母的農場收穫比較有興趣…嘿。
(2)日本有很多民族傳說,當中兩個我所知道包括浪漫/愛(儘管靈異或是悲劇)就是《雪女》與及《金色髮夾》,《金》比較感傷而且深奧,而《雪》加入了恐怖元素比較適合年輕男孩,當中包括一名男人愛上了一名非人女子並跟她結婚生子而那女性事實上就是(在好多年前)殺掉他老師的兇手…諸如此類。

不過,我需要補充,我在《金》之中最喜歡的就是以下這段,從我十歲開始無論是誰敲我家大門時我總是重覆這一句話…──『如果不是狐狸或者獾,』他想:『一定是有些魔鬼跑來纏住我!』



譯注:老實說我很努力找過作者所說的金色髮夾,但我只找到FF系列那堆髮飾與及某部中國電影,有關這個傳說我只翻到一個英文的頁面有簡單提到而已,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這是啥鬼X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