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55] [272] [246] [92] [245] [154] [91] [244] [90] [243] [8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相處的時間
作者:fotoshop-cutout 譯者:夢兒
原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5720466/1/

拍手[0回]


+ + + + + + + + + +
前言:
架空,部份角色崩壞,但沒有什麼特別的警告。




(0)

鳴人每次都坐在餐廳的桌子,從早上開始直到晚上走廊的燈光出現,看著孤獨的白蛾在拍翼。這名金髮青年會吃任何別人給他的食物,跟任何走到他身邊搭訕的人說話──甚至會起來上洗手間,但除此以外他就不會離開桌子。
儘管他沒有別的虐待案件般糟,但醫生們都在擔心,因為他待在醫院的一年半都沒有表示出任何變好的徵兆。他的監護人甚至找到了最好的醫生並說服她去幫忙那名年輕人。她試了一整列的治療,但沒有一項是有用的。針炙、催眠、藥物治療、休克療法──全都失敗了。對於他能離開醫院並沒抱多少希望。

「我知道、我知道,但這就是我想要做的,父親。」一個斷章取義的回應從電話筒另一邊存來,讓卡卡西嘆氣。另一把吵耳的聲音,另一個斷章取義。卡卡西用枕頭掩住了頭,那來自電話筒兩邊的聲音都開始變大。卡卡西咆哮。電話被用力關上,腳步走向大門,門口砰然閉上──安靜。卡卡西嘆氣放好了枕頭,本想倒回去睡的同時眼睛落在電子鐘上。他立即從床上跳出來:遲到了!他盯住了其室友跟好友不久前走出的門口然後準備開始新的一天。

於面試時間來到時,綱手已經相當疲倦。從她於這醫院工作開始,下午二時總是來得很慢。最近幾天鳴人都總讓人感到挫折,同時她的一些其病染已經跨了一大步變得更好。她知道她把她所有的力量都用在鳴人身上而不知為何總變得更糟。如果過了這次還是不行的話,她就會承認自己失敗了,讓她其中一名朋友繼續跟上。她沉在自己的桌上,然後助手的頭冒進了門。
「綱手小姐,他來了,我應該讓他進來嗎?」
她疲勞地抬起頭,但還是點頭了。就在門口閉上的時候她坐直了身並整理好桌子,一名戴著單眼罩的男人被引領進來,於是她微笑。
「旗木卡卡西先生,很高興認識你。我叫綱手,請坐,讓我們開始吧。」


When everything is lonely I can be my own best friend,
當所有東西都是孤伶伶,我可以是自己的最好朋友。
Get a coffee and the paper, have my own conversations
拿一杯咖啡跟一張紙,然後開始跟它們說話──
With the sidewalk and the pigeons and my window reflection."
行人道、白鴿,還有我在窗子的反射。
Lua by Bright Eyes


(1)

就這樣過了一週,這七天有著幾個面試。綱手總是請求申請者們去探望或是跟她的病人們交往:無論她僱了誰,她需要肯定這人會照顧鳴人。但問題是看起來沒有人像是。她見了一人接一人但還是沒有比之前更好的想法,於是問她的助手。她臉紅並提到一名在之前幾天的中午來到的高瘦男人,旗木,於是她便把他叫過來。

鳴人起床,洗澡,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並坐在他的桌子上。他知道綱手一直都帶了很多的「朋友」過來見他還有其他的病人,但他對於任何一人都不太在乎。一名老頭真的讓他有夠尷尬──卡卡什麼,也許,或是大蛇什麼的…管他什麼名字,鳴人才不在乎。他望出了窗,舒適地面向前園,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不吃驚那穿著風雅藍色實習衣的老人會坐在他對面。
「早安,鳴人。」
這給少年一些時間懶洋洋地作出他的回答。這是早上,當然他會動得很慢:「你遲到了。」
老人看起來很吃驚──他的眉毛都挑起來了:「我不知道原來你那麼懂掌握我的行蹤。」
金髮少年今早有著不錯的幽默感:「有人需要。」
老人只是微笑。

在午餐時(這天看起來如箭飛過)綱手那好看、臉紅的助手接近並讓卡卡西知道他可以去午餐。然而卡卡西專心想要留下好印象:他留下跟鳴人一同吃午餐。但臉紅的助手總是無時無刻偷看二人。
「你知道嗎,她喜歡你。」鳴人咬著三明治道。
「嗯?」卡卡西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午餐上。
「嗯,你應該約她出去。」很明顯鳴人以為自己通人情世故,卡卡西望向他並吃笑。
「沒關係,人生總是複雜無常的。」
鳴人一段時間衡量著安靜:「沒錯,新工作,照顧新的『朋友』,向新老闆留下印象,我懂了。」
卡卡西不再微笑。

黃昏來到時他們已經回到平日的對話之中:卡卡西問鳴人喜歡什麼東西而鳴人問回去。語氣是成熟的,而二人都沒有理會那偷看的助手。
直到天色發黃的時間,菲力走近。鳴人望向另一名不安的男人並作了一個親切的笑容。菲力緊張地擺弄著手並轉頭望向後方聚在一起的其他病人。
「你好,呃,他們…呃…我們在想著你的眼睛有什麼事。」菲力指向卡卡西的眼罩,鳴人望向卡卡西,就像是自己亦等著一個答案。卡卡西作了一個親切的微笑。
「我年輕時的一個意外。」
菲力緊張地移著身。「原來如此。」一個長長的暫停:「什麼意外?」
卡卡西的笑容退色了點,鳴心皺眉並轉向菲力。
「也許你應──」
「車禍。」
鳴人的藍眼立即轉回老人(事實上他並不那麼老,只是銀髮還是有著暗示),菲力結巴道歉,很快離開去報告他的發現。卡卡西望出窗外,鳴人望向他。
「為何要說謊?」
這讓卡卡西花了一分鐘把目光轉回少年:「你臉上的傷疤是怎得來的?」
鳴人臉紅並落下了凝視:「原來如此。」
有一段時間相當安靜,在外面的燈光打開時,鳴人的藍眼開始找尋著飛蛾。最後,卡卡西說話了。
「你在找什麼?」一個誠實的問題,鳴人給了一個誠實的答案。
「飛蛾。」
卡卡西望著他,眼神帶著疑問:「為什麼?」
鳴人聳肩,二人安靜地坐了一段時間,然後青年嘆氣:「我想是因為牠給我希望。」
卡卡西皺眉了,在他能問之前,鳴人就給他答案。
「一些如此脆弱的東西能在這殘酷的世界之中生存著,牠給我也許我亦能如此的希望。」
卡卡西點頭表示明白。


Now I don't care
現在我不在乎了
I could go anywhere
我可以跟你
With you,
去到任何的地方,
And probably be
而且很大可能會
Happy
幸福
First Day Of My Life by Bright Eyes


(2)

幾天都是以類似的方式經過,他們的關係變好的同時說實還真是千鈞一髮。有些日子是滿滿的笑聲、快樂與玩笑,其他則是比較安靜。鳴人甚至問過為何卡卡西為何只單獨跟他待在一起。卡卡西聳肩說他看來要離開並給其他病人多點注意。而只要花幾分鐘,鳴人就渴望地看著他。
綱手有點不耐煩地想要看看鳴人的進展,在其助手讓她在門口看的時候她非常的驚喜。鳴人看起來就像是他想站起來並走過去那新護士的旁邊,綱手為自己倒了一杯酒作慶祝。就在這時她覺悟到她抽中了上上籤──她僱用這人只是因為其助手迷戀上對方而已,好在她沒有後悔自己的決定。她甚至通知自來也關於新護士跟鳴人之間的進展。

有一天卡卡西遲到了,鳴人沒有坐在桌子上,只是靠在窗邊,看著那名男人。卡卡西來到,但很快就離開。鳴人皺眉,坐在桌上,那天沒有吃東西。
第二天卡卡西早到了,當早上鳴人起來看看他的桌子時,卡卡西已經在那兒微笑揮手。鳴人不肯定自己對於昨天對方消失應該作什麼反應,他但更不肯定桌上跟地面那一大堆的遊戲。他小心地接近,一次問一件。
「你昨天沒來。」
卡卡西皺眉:「對,真的很抱歉。我室友的車子出了麻煩,所以我需要幫他。但我今天帶了點玩的。」
鳴人啜飲他的咖啡:「想用遊戲來安慰我嗎?」
卡卡西吃笑:「只要你願意。」
鳴人不禁微笑。
只有在中午跟晚餐時他們才沒有繼續玩,有一段時間兩人讓大家都加入了動作猜迷遊戲──鳴人一直都在笑。他之前有玩過遊戲,但從來都沒有如此有趣。
綱手跟她的助手瞥進去,小心看著鳴人離開了椅子向眾人表演著什麼。二人都有衝動想去加入,但不想破壞這平和,所以看著就能滿足了。

卡卡西正登記離開,看著一些未接來電跟訊息時有些東西在他旁邊出現。他抬頭望向年輕的助手並向她投以一個笑容。她臉紅並停下自己手上的事情,期待地望向對方。
「嗨,呃,妳知道鳴人有出去過嗎?」
她的臉容沈了一點,就像是期待對方說別的東西。他幾乎向自己掌嘴。沒錯了,鳴人說過什麼?她喜歡他,他應該請她去喝咖啡什麼的,不是討論鳴人。她回應道:
「呀,沒有,不盡然。他來到這兒後唯一出去的時間就是夢遊時。」
他對此沉思,然後聳開:「對了,妳想喝咖啡嗎?或是些甜點?」
她熱情地點頭並為自己抓了一些東西。結果二人在兩條街之外品味咖啡。


But I thought I'd let you know,
但我認為我會讓你知道
These things take forever
這些全都要求永遠
I especially am slow
我特別是慢的
But I realized how I need you
但我覺悟到我有多需要你
And I wondered if I could come home
而我好奇我能否回家
First Day Of My Life by Bright Eyes


(3)

四天之後卡卡西記得鳴人曾經夢遊出去,就在他們平日安靜的午餐之中,卡卡西就這件事作出了提問。
「我聽說你偶爾會夢遊。」
鳴人突然抬頭並用力嚥了一口。「事實上,只有一次。」他皺眉沉思,然後開始微笑:「你…你約她出去了,不是嗎?」
卡卡西聳肩:「只是咖啡跟甜點,讓她失望後這樣做會比較好。」
二人再次變得安靜,鳴人吃完他的三明治後道:「於是你們談論我。」
卡卡西聳肩,鳴人露出了笑容:「我是沒關係,但這很老梗。」
這讓卡卡西笑起來:「我們不只討論你。」
鳴人跟他一起笑:「哎,喂喂,你也知道我可是你們的話題中心呢。」
卡卡西接受了鳴人那滿滿的笑容並決定問:「我們明天中午出去野餐好嗎?」
鳴人俏皮的挑起了眉頭:「只有我們或是你的新女朋友也在?」
卡卡西吃笑並搖頭,鳴人認真地思考。
「好的。」
這讓卡卡西驚喜,他本以為需要收買鳴人才行。
「真的?」
鳴人斷言:「嗯,有一個條件。」
「那是什麼?」
鳴人咧嘴而笑:「十五子棋。」
卡卡西回以笑容。
餘下的時間很安靜,玩著遊戲聊著天,但沒有什麼真的特別的事,二人享受著對方的存在。
綱手再向自來也打了一次電話,助手則等著再一次被約出去──卻沒有發生。當晚卡卡西直接回家並為第二天的野餐作準備,迴避了室友的問題。

第二天黎明初始卡卡西把所有東西都放在車子中,當他到達時大部份的病人還在睡,但鳴人此時向他伸出咖啡。
「喝吧,我已經等了幾分鐘,所以應該沒有那麼熱。」
卡卡西不禁向金髮青年笑起來。此刻,他才不在乎鳴人是在醫院的那「無希望」痊癒的精神病房之中,對卡卡西來說他才不在乎鳴人頰上那些深深的傷疤,這青年對他很好。他很快就喝下了咖啡,問鳴人睡得怎樣。接下來,二人簽名離開(留下了驚訝的綱手跟非常沮喪的助手)並前往車子拿出了野餐用具。
二人徙步走到附近的公園並把毯子放在太陽下。秋天正接近他們,所以在二人走來走去收拾所有東西時葉子都在他們的腳下扎扎作響。兩人玩了十五子棋好幾個小時並同時聊天、開玩笑、大笑起來。
午餐是肉丸、肉湯與及沙拉跟接下來的團子。在二人注意到時間前,卡卡西的電話響起,表示出現在是下午三時而男人只能抬頭悲哀地微笑。
「看來午餐的時間過去了,我想是時候得回去了。」
鳴人皺眉:「我們就不能待久一點嗎?」
卡卡西想去反駁,但結果只是抱住了手:「好的,但別太遲。」
鳴人擺了個臭臉:「為何,你有約會?」
卡卡西翻白眼:「沒,鳴人,但我有上司。」
鳴人皺眉,作好下一盤棋。卡卡西亦彎起眉。
「是你叫我約她出去的,為何你要在意呢?」
鳴人悶悶不樂的聳肩,二人安靜地玩了一段時間,最後,少年回答:「我不知道,我想我只是在妒忌。」
「你喜歡她?」
鳴人聳肩,幾分鐘後話題就改變過來。


I know that it is freezing
我知道這很冰冷
But I think we have to walk;
但我想我們需要走上去
I keep waving to the taxis
我一直向計程車揮手
They keep turning their lights off
它們總是把燈關上
Lua by Bright Eyes


(4)

於二人步行回去並把所有東西放回卡卡西的車子時,天色已暗而且街燈亮起來。於卡卡西轉回鳴人的同時,他看到綱手從窗子望出。她溫柔地向他微笑──他因為遲到被原諒而安心。其目光掃向鳴人但再次停下來,望到助手皺著眉從大堂的窗子望向二人。卡卡西的笑容微微溶化,鳴人清了咽喉,站在門前,卡卡西跟上。
「你知道,我的房間有一個陽台,那扇門一般是鎖的,但我肯定你能拿到鎖匙。」鳴人沒有望向對方,卡卡西提起了眉,鳴人一定是察覺得到,因為他繼續:
「我想我們可以去看星,當然如果你有時間的話。」
笑容重回卡卡西的唇上:「當然,我試試看,不如我從廚房拿些餡餅,取了鎖匙後再來吧。」
鳴人點頭,還是沒有正視卡卡西。二人進入了建築物,鳴人直接走去房間,卡卡西則停在大堂,向助手作了一個微笑,但她沒有回以笑容。
「不知道我能否拿鳴人陽台的鎖匙呢?」
助手給他一個苦澀的臉:「我不認為這是好提議。」
卡卡西皺眉:「為何不行?」
她立即回應:「看他已經出去整天,他不需要再出去了,你應該回家。」
綱手的門被打開:「給他鎖匙吧,小櫻。」
兩名女生憂鬱地盯住了對方,結果年輕女士取來鎖匙,很明顯代表綱手勝出了。金髮女性轉頭向他微笑:
「今天過得不錯吧?」
卡卡西愉快地微笑:「完美,下了很多十五子棋。」
綱手只是笑得更燦爛:「不錯、不錯。」
過了一段時間後卡卡西清了咽喉:「呃,謝謝妳,綱手。」
她向對方微笑:「玩得開心點,卡卡西。」
他由衷地微笑並從年輕助手處取得了鎖匙。
卡卡西把鎖匙放在口袋後,他走到廚房並把大量餡餅放在兩個有著不對稱設計的盤子裡,長途跋涉的走向鳴人的門前並用鞋尖輕踢。鳴人打開了門,看起來相當期待。
「花了不少時間呢,叉子呢?」
卡卡西因為鳴人指出那明顯瑕疵而嘆氣:「抱歉,我放下來之後去──」鳴人笑著把手放在他的臂上阻止他繼續道:
「沒關係,反正誰要叉子呢?」
卡卡西吃笑:「鎖匙在我的右邊口袋。」
鳴人眼睛睜大了一段時間,但點頭。纖細的手滑進了卡卡西的口袋並抽出了鎖匙,在幾秒後打開了鎖。
二人聊了一段時間,主要是關於星星與星座,同時徙手吃著餡餅。這天的夜晚很溫暖,所以他們把門打開,聽著柔和的音樂。於對話之間的安靜裡,鳴人站在扶手旁邊,仰視著。卡卡西望著他一段時間,唇上是小小的笑容。他把目光轉向天空,鳴人動了一點,大概是坐回去吧。卡卡西的目光轉向那聲音──雙唇按在他的唇上。這很柔軟、堅定、自信、熱情、羞怯:全都在之內。卡卡西吃驚的發現自己回以感情。於二人分開時,鳴人低語:
「今天真的謝謝你。」


And I know you have a heavy heart
我知道你有顆沉重的心
I can feel it when we kiss
我可以在我們接吻時感受到
So many men stronger than me
太多的男人比我要強
Have thrown their backs out tryin' to lift it
卻只是逃開了並嘗試由它去
Lua by Bright Eyes


(5)

第二天相當安靜,但當鳴人在桌下把手滑進卡卡西的手中時,卡卡西不禁認為這是最好的日子。
綱手再次跟自來也通電話──也許鳴人很快就能回家了,然而她亦有警告對方要自己來過看看。
小櫻還在生悶氣,綱手猜想是因為鳴人比她還要吸引到更多卡卡西的注意。
當天卡卡西跟鳴人聊了不少,但接下來二人都安頓在鳴人的房間之中,玩著卡牌遊戲跟討論一些比較認真的事。
「那你到底是怎麼失去眼睛的?」
卡卡西有一刻保持沉恩,思索其回答:「你真的想知道嗎?」
鳴人望上來點頭,卡卡西嘆氣。
「當我的父親知道我想成為護士後他向我發脾氣,向我丟了一個相架,那邊緣刺穿了我的眼。醫生什麼也做不了,所以我現在只能戴眼罩。」卡卡西那鬱悶的表情讓鳴人知道對方這次是說實話。
「那為何你向他們說謊,卻對我說真話呢?」
卡卡西皺眉:「因為你吻了我,他們沒有。」
二人靜了一段時間,然後鳴人決定分享自己的秘密。
「我之前都在寄養家庭。在十五歲時我發現自己是同志,我的寄養父親決定讓我變醜因為我當時的男朋友認為我很漂亮。」鳴人聳肩:「但我新的監護人對我很好。」
「我很高興你會這樣想。」新的聲音讓二人都嚇一跳,自來也靠在門邊。卡卡西站起來,幾乎把面前所有卡牌都踢跌。
「教授。」
鳴人看著一人接一人,藍眼落在卡卡西上:「你認識他嗎?」
卡卡西回望著:「他是我在大學時的英語教授。」
鳴人的目光回到其監護人上。「哦。」
微笑在鳴人的唇上冒出:「我很高興你們互相認識對方,我作介紹超糟糕。」
自來也在門邊得意地笑著:「你們不介意我加入吧?我想我們可以跟進一下情況。」
卡卡西微笑而鳴人向自來也示意坐下,他們再洗牌,開始新的一局。
在自來也離開時他順便看了一下綱手,二人填寫了一些准予出院的文件,在交酒之間分享了一些笑聲與及幾滴眼淚。


Well it takes one to know one, kid
事實上彼此彼此,孩子。
I think you've got it bad
我想你早已經懂了
But what's so easy in the evening
但在夜裡很簡單的東西
by the morning's such a drag
於早晨就是如此的累贅
Lua by Bright Eyes


(6)

第二天早上鳴人去拿他平日的咖啡杯時找到了一朵花──簡單的雛菊。他皺眉,但插在耳朵後,為自己倒咖啡。當他來到自己平日的桌子時,他看到了皇后蕾絲,旁邊是一張便條。
「跟著花兒。」
鳴人雙目亮了起來,四周張望並看到了於門把上有著蒲公英的花圈。他笑起來並放下咖啡,把花圈放在頭上,花兒很頭髮相當合襯。他步進了大堂,立即看到了黑眼金光菊靠在登記離開的筆記板上。鳴人在上面簽名並走向大門,望出去,在門廊上是一朵小小的蘭花──他小心地摘起並望向停車場。
卡卡西正站在他的車子前,向他伸出了一支玫瑰。鳴人雙目湧出了淚而整張臉都喜形於色。他衝向前,抽著鼻來阻止眼淚。
「早安,美人。」
鳴人幾乎把自己拋向男人處,吻是熱情的,充滿了愛。當二人終於分開時,卡卡西拭去那落下的一滴淚並皺起眉:「出了什麼事嗎?」
鳴人搖頭,深呼吸了一口,然後回應:「沒有,我只是太高興了。」
卡卡西微笑:「我有一份禮物要給你,但我們需要乘車過去。」
鳴人熱烈地點頭並移進了乘客坐位,卡卡西爬進了司機位然後出發前往目的地。
要從醫院去到城郊要花十分鐘,他們再前進了五分鐘然後卡卡西把車子停在路旁。
「我這次也帶了野餐的東西。」
鳴人以笑容作回應並望向那美麗的草地,轉回卡卡西時藍眼完全亮起來。
「這真的很美。」
卡卡西回以微笑:「你喜歡真是太好了。」
日子過得從容、懶散。二人看著雲的形狀,為對方摘花,吃午餐跟單純一起聊。鳴人的頭靠在卡卡西的手臂上時他問:
「那在我回家後…我們還會繼續這樣做嗎?」
卡卡西眨眼,之前完全沒有想過,他幾乎忘記鳴人是名病人。但他作出微笑:
「當然,只要你想。」
鳴人悲哀地笑著:「你不是光說吧,是嗎?」
在卡卡西可以回應前,他繼續。
「因為我來的時候佐助說了同一句話,但接下來我就沒有看到他。」
卡卡西皺眉:「我不是佐助,是嗎?」
鳴人只能微笑。


Yours was the first face that I saw
你的臉是我第一張看到的臉
I think I was blind before I met you
我認為我碰到你之前都是盲的
Don't know where I am
不知道我在哪兒
Don't know where I've been
不知道我一直在哪兒
But I know where I want to go
但我知道我想前往何處
First Day Of My Life by Bright Eyes


(7)

幾天後綱手把二人都叫到一邊去,這事實上並不特別驚奇。
「我只是想讓你們知道自來也的申請被接納,鳴人今天晚一點就能回家。」
卡卡西以悲傷的眼神看著鳴人笑盈盈,他提醒自己鳴人比之前更好了,而且他能離開精神病房擁有真正的生活──這是好事。但這亦代表了自己不能再次整天、每一天都跟他待在一起了。
鳴人整理行李而卡卡西嘗試幫忙。他滔滔不絕的說出他期待的所有東西,但亦同時細說他會遺下的所有東西,用手擦著傷疤。
「大學會是個麻煩──我只能勉強從高中畢業,所以沒有想像過有任何大學會收我…」他不停地哭訴,一些部份讓卡卡西微笑。
「怎麼了,阿卡?」
新的小名讓卡卡西望向鳴人一瞬間:「沒有,什麼也沒。」
鳴人皺眉:「你看起來不像沒有。」
卡卡西聳肩。
當自來也前來接鳴人時他們下樓加入了一場派對。鳴人從來也沒有停止笑容,其他所有人亦然。卡卡西笑著附和,愉快地跟別人聊天。自來也邀請他去晚餐,當他反對時,自來也拍了他的背並說他已經是家人了。卡卡西不禁因此而笑。
派對完結後三人離開去到自來也的家,晚餐相當安靜,但在甜點時間自來也聊著不同的朋友跟舊相識。三人接下來坐著聊了一段時間,這讓鳴人緊張的問卡卡西能不能在自來也的家過夜。他想拒絕,但自來也看來亦相當熱心。
三人接下來進入了一個日常說鳴人早上會跟自來也一起而晚上去到卡卡西的家。自來也不是傻子,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不介意,因為鳴人不在看蛾了。


Besides, maybe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而且,也許這次已經不同了
I mean, I really think you like me
我是指,我真的認為你喜歡我
First Day Of My Life by Bright Eyes





==================================
譯者的話:
原文分八篇直接被我一篇過了(死)
歌詞…翻譯無能,我很不喜歡翻歌詞(再死)
我喜歡這篇因為這篇夠簡單W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