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56] [93] [155] [272] [246] [92] [245] [154] [91] [244] [9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狐妻傳說


對於「不失敗」的藝術冥想
作者:ladywinterfic 譯者:夢兒
源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5862194/7/

拍手[1回]


+ + + + + + + + + +
前言:
卡鳴、鳴卡。鳴人年齡不同,但二人的關係大約是在鳴人十六歲半時開始。
這是作者於外國某卡鳴交際網中的單句挑戰,但因為寫太多而失敗了(死)
總之當中的提詞為:陽光、遺憾、渴望、死亡、白色、路。每個都是單一世界觀不同的故事。
 
注意:
包含18禁成份。
 
 
(路)
 
「卡卡西。」
 
「喲。」他向阿斯瑪懶洋洋地揮手,沒有把目光移離訓練場。
 
「你不應該要,唔,訓練他們嗎?」
 
「那你的呢?」
 
「他們在搞D級園藝,我給他們留了一個影分身。」阿斯瑪明確地把頭歪向橋上那三重奏:「他們看來很無聊,是說,你不應該訓練他們嗎?」
 
卡卡西想嘆氣,但他單純更加消沉,喃道:「佐助已經幾乎是中忍級了,小櫻有中忍級的查克拉控制不過基本上不能從中得到優勢,最起碼還是要等到她決定不再渴求並覺悟到佐助不喜歡弱者。」
 
另一名上忍向他提起單眉:「那鳴人?」
 
「鳴人有一條非常短的路。」他承認,暗自退縮。但同時希望直接說出來可以幫上忙,或至少把阿斯瑪激怒至直接毆向他的頭,因為很明顯毆「自己」完全沒有作用。
 
「一條啥?」
 
「一條非常短、橙色的、未成年的路…前往地獄。」
 
「卡卡西,你不是在說──」
 
「唔,他不幸地,是你的菜。」凱以一個非常有活力的方式插了進來,他的表情相當成功地模仿了沉思者。「而當你的青春之火奮力燃燒時,他的是堅定而且仍然是教人不安地更加年輕。」
 
「我知道。」他不安地回道,但完全沒有抽動,只是不能阻止自己的指甲挖進掌心。
 
「你,」凱停下來,作了一個有點焦慮的苦臉:「不應該扼殺他的春天。」
 
「我.知.道。」他堅持。「你的下忍呢?」卡卡西概略地問,提起了單眉。
 
「跑圈。」凱微笑,擺動指頭:「別巴結或者改變話題,你知道李對我來說可像是兒子。」
 
他知道,但他不禁去試。卡卡西抑止了嘆氣及盯住那名靜得奇怪的阿斯瑪,此人正望向那金髮男孩。
 
「阿斯瑪?」
 
「…你知嗎,我之前從來都沒有仔細看過,但他真的從父母那兒遺傳了最佳部份不是嗎?」
 
「他的母親相當漂亮。」凱評價。
 
「而聽女人說的話,所以是他的父親,如果那是你的類型。」阿斯瑪補充,然後輕拍卡卡西另一邊肩:「振作,可憐蟲。等幾年看看會變成怎樣。」
 
「那現在呢?」卡卡西暴躁地道,他們看著鳴人向佐助大叫只為了不再臉紅,並跟小櫻說話只是得到忽視或痛擊,看著他的臉落下,然後再看著他的臉再次堅定起來並微笑。卡卡西不禁放出了小小的嘆息,而這聽起來是徹底又完全地笨。
 
就像他是一些女生。
 
有了意中人。
 
他可以禁慾但他正忙著因為自己居然會向可愛的小學生作變態想法這事實而向自己驚訝。
 
「現在,」凱緩緩地道:「我的對手,我認為你應該用你雙手交好朋友。」停下。砰!伸拇指!「不是嗎!永恆朋友們。」
 
阿斯瑪需要把笑意抑制成幾聲輕咳。
 
不想讓下忍(跟意中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這事實阻止了卡卡西把另外兩名上忍都推離樹上。
 
 
(遺憾)
 
「呃,雛田,關於妳說過,就像是,佩恩面前──」
 
「鳴、鳴人。」她開始道,然後深深呼一口氣,平穩地說,盡其所能地把下巴抬得又高又堅定:「我每一個字都很認真。」
 
「不過,不過為何?我是說,謝謝妳,妳也很棒,但是。」金髮少年看來有點迷失,有點困惑:「我可以吃攻擊,妳不需要,雛田。」
 
「如果我阻止不了你死掉的話,我會後悔的。」她輕道:「你向我展示怎樣才活得有勇氣,沒有遺憾。」
 
「我…向妳展示?怎樣活得沒有遺憾。」
 
「對。」雛田溫暖地笑了:「因此我愛你。」然後她發現自己因為鳴人有多恍惚、他把目光移離的方式、那緊張的表情、那如自我厭惡的嘆息而吃驚。這、這可是第一次,她真的感到鳴人並不高於他實際上的高度。她眨眼。
 
然後鳴人重新振作起來。「好!好!」他吸一口氣像是準備去大叫,胸腔因此擴大:「我需要去告訴…不過之後…很快。」然後他擺出了燦爛的笑容。「謝謝妳雛田,妳,呃,提醒了我,唔,但,抱歉?」金髮少年羞怯地抓頭:「我基本上,已經,呃,喜歡了別人抱歉。」
 
因為少年急語,雛田只能僅僅理解最後一部份,但這不完全教她吃驚。「呃,我,」她輕輕咬牙,然後放開,快速把濕意眨開:「祝你能跟小櫻快樂。」
 
「呀呵哈嘿哎。」那緊張的笑聲可怕地不一致與及因為鳴人的聲音在當中嘶裂而完全無法把情況改善。他咳了一聲:「呃,嗯,不是她,儘管我相當希望是。」而他有點像只是望著腳,但接下來目光被拖到林木線,前往特定的訓練場,前往特定的石碑。
 
前往…卡卡西先生?雛田再次眨眼。
 
她不禁想著:但這…有點…下流。
 
「我能看嗎?」她問。
 
 
(白色)
 
「卡卡西!!」伊魯卡咆哮。
 
那人發白了,臉如骨色,但保持穩定。「唔唔?」
 
「自己去解釋!」
 
「呀呀。」
 
「為了我的性命著想我絕不可能去讀你的報告!這無法接受!!」伊魯卡厭惡地在卡卡西臉前揮動文件,每一個字讓他的臉回復一點顏色。
 
鳴人嘗試不去哼氣,但插話。「嗨,伊魯卡!拉麵?」他以人們說他這樣很可愛的方式來跳躍,這事實雖然總是讓他皺眉,但喂喂還是有用的哦:「我請客!」
 
「呀,鳴人,當然可以,但我需要去把這個放回去。」伊魯卡轉向任務室:「等我一會。」
 
當只餘下二人時他盯住了卡卡西:「你知,我們應該告訴他。」
 
男人只是稍微冒汗,鬼鬼祟祟嘗試查找在場所有出口:「唔。」
 
「而我知道這又不像你因我而感到『害羞』,對吧?」鳴人也許因為他多清楚這不是真的而感到一點糟,畢竟卡卡西總是在人們的凝視下暗中摸索他,但這傢伙人生每一刻都總會在伊魯卡附近表現出焦躁,但他可不知道為何。因為在所有的大叫與及怒髮衝冠之外伊魯卡其實是…唔,好吧,還有比較常大叫跟嘮叨一點,但,哎,涉及太多了!說實,伊魯卡單純就是好人,也沒錯只是有點過度保護,但沒有東西需要害怕吧?嗯,就是這樣。
 
「鳴人,你知道我不是。」卡卡西把目光移向他的方式看起來就只有一丁點的掛慮,但他臉紅同時再次移開眼的方式完全出賣他有多投入,無論這名忍者感覺有多少他還是讓自己對那句話保持開放態度,無論如何也在做。
 
「真高興我們意見相同。」鳴人笑道,摸索對方的臀。
 
而當然伊魯卡完美地合時。「鳴人。」他嘶叫,腦袋變大,並把二人擠開。他向卡卡西伸出了非常尖刻的指頭:「你不知道這東西之前在哪。」
 
卡卡西唯一所做的就是嘗試把自己混合在風景中,但完全失敗,因為他可是寫輪眼卡卡西,所以人們都會自動望著他,而伊魯卡只是瞄準了鳴人同時以眼角望住那男人。
 
「對我完全知道。」他向伊魯卡瞪下去而伊魯卡做的就只是『安靜地問一個叫問題的東西』而鳴人努力去嘗試去把『可惡這是真的,我肯定』說回去。
 
於是伊魯卡瞇起了眼,但最後還是點頭,用手拍向他的肩:「好!那麼拉麵?」
 
「嗯!」於是他們走向一樂,但卡卡西就像不肯定自己是否受歡一樣在後面輕輕漂流,所以鳴人抓住其背心並把男人拖前。
 
「那麼卡卡西。」伊魯卡開始說,向灰髮忍者丟出一個嚇人的眼神:「我估計你意識到白色情人節快到了?」
 
「對,禮物已經準備好了。」卡卡西立即回應,站得非常直,就像是他正報告之類。
 
鳴人眨眼,然後推了一下伊魯卡:「喂!為何你們全都假定我是女孩子?」
 
伊魯卡只是回眨:「我錯了嗎?」
 
「呃…又不是百份百的時間!」
 
「但我想你在情人節那天給了卡卡西巧克力。」
 
「又不像他會給!」
 
伊魯卡只是微笑。
 
「收聲。」
 
 
(陽光)
 
「你在做什麼?」卡卡西說,在他喘完氣時偷看下去,中午的太陽穿過了樹梢,在影子跟光茫的躲貓貓中染上斑紋。
 
「品味陽光。」鳴人快樂地回應,舌頭投向拷貝忍者的胸前各處。
 
卡卡西吃笑:「你真不知足呢。」
 
「你又不介意。」鳴人哼氣。
 
「我想我沒。」他低聲呻吟作回應,帶著秋波閉上眼,一隻腿再次舒適地勾在金髮男子的臀上去。
 
(這中午好得不應該只在室內的床上花時間,草兒亦相當適合呢。)
 
 
(渴望)
 
「卡卡西~~來~吧~~~~」
 
「不。」扭身,移身。
 
「但這會很有趣!」
 
「鳴人,我不打算讓你在我赤裸的身體上吃熱騰騰的拉麵。」驚惶。
 
「但為何~~~?」扁著嘴。
 
「…我相當肯定我會被湯汁燙傷。」
 
「說謊,你要求熱蠟。」哄著。
 
「兩者溫度不同。」從語氣中可以聽得出羞愧。
 
「哼~喂小櫻,兩者溫度一樣嗎?」
 
她把臉從手上提起來並瞪住了他。「我從來也沒有試過像現.在.這.刻.那麼想毆向你的臉。」你可以聽到餐廳掉下針,所有人都望向他們的桌子。
 
好吧,當妳的隊友是火影,而妳本人在忍者世界裡因為可以在發火的時候把妳的火影成功毆飛而出名的話,大家會望也是理所當然。
 
但眾人現在完全是因為別的理由盯過來,而當她瞪向卡卡西老師,他的臉幾乎是紅得發紫,眼睛張大。
 
「又不像是妳要鎖著那名吊車尾。」佐助終於都厭惡地大聲道,並意味深長地把那被鎖上手銬的右手稍稍搖向她。
 
「你給我收聲。」小櫻哼氣:「保安理由,而你對此完全有負任。」
 
「但他們停不下來。」他咬牙切齒地道。
 
「停…什麼?」
 
「我完全清楚『熱蠟』是什麼意思。」
 
小櫻此刻暴走了。(大家都嘗試讓她付錢來清理血濺,她只是把帳單丟向鳴人的桌子。)
 
 
(死亡)
 
「你。」鳴人氣喘喘地道:「超嘔。」
 
「嘛,對此我控制不了,」卡卡西糾正:「還未能。」他加快了包住金髮男子肉棒的手:「但我記得如何讓你少於五分鐘就能射,不如就這樣吧。」
 
卡卡西看著那雙強壯的麥色大腿為了保持靜止而用力抖動,並以對方喜歡的方式來輕輕把玩鳴人老二的裂縫,現在已經變得更加簡單,因為他可以望穿自己的手。
 
「你知道嗎,」他輕聲向他的火影耳語,卡卡西無實體地把自己捲在金髮男子身上並穿過了對方的床:「只要訓練足夠我也許還可以幹你,這看來相當有趣呢,不是嗎?」
 
「唔!!」鳴人拱身,雙目變得野性,然後射精。
 
就算出現了那些悲傷地侵蝕那張臉的新線條,他的美麗依舊不減一分。卡卡西想。而且,他永遠都不需要去管清潔,這還真相當方便。
 
作為幽靈不會太大多的特權,但他會拿走所有他能得到的東西。
 
 
…完?
 
=================================
譯者的話:
我喜歡這個世界觀XD
特別是「死亡」這個,當你拿到這個題目第一個想的絕對是負面的東西,但這作者──XDDDD
哼~事實上這世界觀還有一話W
 
如果有什麼感想,可以直接到原文那邊回應,在文章最後有一個「Review this Story」的部份,作者說就算回中文也沒關係,你甚至可以向對方提頭緒。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