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49] [94] [248] [247] [156] [93] [155] [272] [246] [92] [24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狐妻傳說


對於「不說話」的藝術冥想
作者:ladywinterfic 譯者:夢兒
源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5862194/8/

拍手[1回]


+ + + + + + + + + +
前言:
卡鳴(卡)。鳴人年齡不同,但二人的關係大約是在鳴人十六歲半時開始。
這是作者於外國某卡鳴交際網之中的單句挑戰,跟之前那篇的世界觀一樣。
總之當中的提詞為:雨、家庭、驚喜、濕、面具。每個都是單一世界觀不同的故事。

注意:
包含超~級色情成份。時間跳來跳去,「驚喜」那部份相當…囧,有勇氣自己看。



(面具)

「你知嗎,我不認為他在開玩笑。」阿斯瑪喃道,再次望向任務版。

「哦?」鹿丸抬頭四周張望,聽見的聲音讓他估計鳴人從他那幾年長的旅程中回來了。於在遙遠的那方,沒錯他在,被其中一名三忍與及寫輪眼卡卡西夾在中間,後者的鼻子藏在新書後。

唔,基本上是,鼻子藏在新書後。當金髮少年沒有在看時,拷貝忍者總是偷偷瞄向那青年。這可以代表了十個可能性的其中之一,這些可能性大部份都被拋棄,畢竟有著當下的情況與及鹿丸相當肯定這人的隊伍是其中少有會讓那個惡名昭彰地隔離自己的旗木去注意的東西。最後的選擇顯示出某程度上的興趣,好吧,任何夠平凡的人要麼不是更明顯,也會起碼也會讓自己表現得更溫暖與操心。但,怎說也好,忍者不會知道什麼叫平凡,而卡卡西是一名精英忍者。

「真的?」鹿丸向他的上忍導師提起單眉。

阿斯瑪只得點頭翻白眼。

「切,多麻煩。」

「還好。」阿斯瑪向對方揮舞煙支:「你其實不需要在兩年半前把他拖到酒吧。」

「但鳴人反常的時候我準備會待在他旁邊。」

「這不會很糟,對吧?」

「他甚至沒有發現自己曾經迷戀過宇智波。」

「…靠。」

「超麻煩。」



(家庭)

鳴人哼氣,檢查爐子上的每一件東西,甚至聽到窗子關上也懶得轉身,因為他認得出那是卡卡西的腳步。在把飯舀到碗裡去的時候他能感到後方有著吸氣,只向身後笑了一下。

卡卡西吃了餌,把那戴著手套的手撫在那赤裸的背並把玩那彎下綁在其臀部的曲線上的圍裙繩子。

「我需要問為何你除了這個就什麼也沒穿嗎?」

「也~~許。」他笑了一聲,然後微微擺出臭臉:「看來你忘了我們的週年記念。」

一些東西輕敲著鳴人的前額,讓他眨眼。

「我不會忘記重要事。」卡卡西責備道,擺著一條項鍊讓上面的吊飾繼續搔著他。鳴人幾乎叉著眼嘗試去看而銀髮男人只是吃笑並把這掉到他的脖子上,他對此感到放鬆(他亦向自己默默承認卡卡西沒有忘記的證據)。

在打碎了初代火影的水晶後,那邊再次有著東西感覺很美好,儘管鳴人盡其一生也不能想到那吊飾是什麼,這看來有點像某種金屬。

「這是什麼?」他問。

「唔,當我把父親的劍拿去重鍛時他們需要拿走一少部分,讓連接變強。」

「哦。」他撥弄著項鍊,咽喉有點不適:「我剛…弄了晚餐。」

另一人只是緊緊環住了鳴人並把下巴靠在他的頭上:「你知道我的母親很早離世嗎?」

「不,但這個跟──」

「我的父親很忙,忙著戰爭。」

「這個又跟──」

戴著手套的手提起並蓋住他的口。「鳴人,謝謝你做晚餐。」接下來的話相當小聲他只能僅僅聽得到:「另外唯一會為我這樣做的是我的老師…你的父親。」

一個吻落在頭髮上,而且有著最微少的擺動。

「我回來了。」卡卡西就像是剛剛想起來般突然說,移離鳴人並走向桌子。

「歡迎回家。」鳴人哽咽,咳嗽,轉身去拿餘下的菜:「我、我希望這應該好吃,我只是嘗試跟著食譜。」

「一定會的。」卡卡西的眼彎成了笑容,拉下了面罩並脫下手套,向鳴人遞了一雙筷子。



(驚喜)

在二人跌進廚房時卡卡西幾乎把盤子都掉下去,鳴人在拿著骯髒器皿與杯子的同時向後以嘴攻擊他的脖子,他們都是忍者實在是太好了,否則一些東西絕對會打破而且有人會把他們的腳切開,那麼就會完全掃興。

在進餐時實在很難集中在食物之上,這並不是難吃(食物令人吃驚地是可食而且美味),但金髮青年除了圍裙就什麼也沒穿坐在他對面,卡卡西的眼跟手一直都在徘徊而且他差不多沒有不直接把鳴人丟到桌子上並就此如白痴般去操對方。

找天,也許會。

把盤子都放好後,卡卡西把金髮青年轉到調理臺上並讓他靠上去。

鳴人只是拋媚眼,雙手從兩邊作支撐,讓姿態變寬:「跳過油。」

「真急。」他喃道,但把手滑在圍裙的邊緣下,從內裡的緊密之中抽起了打趣的擺動並向青年的蛋蛋作了個善意的摸索,然後才用兩指追蹤回去並穩固地進入。

「唔~」鳴人呻吟,並靠進去:「多點。」

「真的?」

「是。」

他熱情的把第三指頭滑進去,因為青年那高興的嗚咽聲,暗自提起了單眉。就算金髮青年有著自癒因素,那麼快可不只是一點不適那麼簡單,從過去一年他們睡在一起開始已經開始帶著懷疑。「喜歡一點痛?」

「我不是女生。」鳴人反駁,臉紅。

「我不是說你是,而且這也不是我所問的。」他從容回應:「你知呢,這沒關係,忍者都偏向…有點與眾不同。」他看著年輕忍者後面的料理臺然後奸笑了,在把指頭伸出時沒理會鳴人那抗議的聲音並把青年的臀部拉前。呀!在二人的勃大相遇時他向鳴人的頭髮窒了一聲呻吟,有些東西隔開他們真的很「痛」所以他在鳴人的幫忙下把自己的褲子猛力拉開然後把圍裙推離讓肌膚磨擦。

捧極了。卡卡西想,在如此簡單的感知下幾乎閉上眼,依舊因為那麼長時間只能在單純白日夢將就之下他還被能准予這樣做而相當吃驚。麥色的手同時精巧地捲住了二人的肉捧,而卡卡西雙手都伸到後面的櫃台上準備他的小計劃。

「咦?你在做什麼?」鳴人想轉頭去看但卡卡西立即低下頭捕捉了對方的嘴跟注意力。

這讓青年哼氣並用雙手撬開他的臉,然後毛躁地嗚咽:「別嘗試轉移我的視線!」

「嘛,這可是驚喜。」他拋媚眼,用感覺完成最後一點的整形,然後,懶得去擦掉汁液,把自己的手帶到青年的臀上。卡卡西溫柔地愛撫著上面的曲線,給鳴人快樂的哼聲,接下來把那有點濕的指頭滑進了裂縫並把雙臀分開來。

鳴人嘶叫:「這是什──那很…辣。」

他只是哼一聲作回應,思考鳴人的臉並感受懷中鳴人的身體。金髮青年的表情有一個扭曲的鬼臉,但沒推開,反而更是推進指頭裡。

「你喜歡驚喜,對吧?」卡卡西打趣地問。

「這看情──嘩呀呀呀呀!」呻吟與尖叫與嚎叫下青年可以說是爬到拷貝忍身上,只因為他把去了皮跟修過型的薑塞了進去。「那是啥鬼?」

「薑。」他回應,於鳴人狂野地在他身上扭動時支撐起自己,橄欖色的手臂緊緊抓住了他的脖子,而卡卡西把手環在金髮青年的背後感覺肌肉跳著跳著跳著,汗珠已經從麥色的皮膚冒出並在廚房燈下發亮。

「去死,好辣。」鳴人幾乎嗚咽:「為啥你要這樣做?」

卡卡西嘗試不去笑得太離譜:「我注意到你還很硬,而且你已經弓在我身上好一段時間了。」

金髮青年想說的任何話都被強忍回去,身體每一處都因羞恥而繃緊。然後鳴人吐出了深深由衷的啜聲呻吟,擠進卡卡西的脖子。

「如果你還在擠,那只會變得更辣而已。」卡卡西幫忙道。

「收聲。」鳴人整個身體都在抖而且聽起來無法好好呼吸。

「你可以拿出來。」他提議,藍眼瞥過其凝視:「或請我幫你拿出來。」

青年張口。

然後閉上。

「果然。」於是卡卡西潛下去並把對方放到自己的口中懶洋洋地望上去直到年輕人領會並以抑制的喊叫操著他的嘴,這讓他睨成了笑容並提起了手去把玩,一掌撥弄著鳴人睪丸外皮而另一手的指頭則跟薑一起合作,擠著根料放出更多的辣汁,再把第三、然後第四根指頭塞進去,鳴人發出了破碎的聲音,完全喘不過氣,並在卡卡西的指頭下用力搏動,於射出時猛然擊向卡卡西的咽喉。

他吞下並把嘴與手與薑給移開,微笑,因為缺氧而有點昏但還是相當高興。鳴人向下塌下來,直接落在卡卡西的大腿間,像是剛完成了一場持久戰般喘氣。

把薑拋進了洗滌槽,卡卡西讓自己把手臂摺向金髮青年的背並懶懶地微微弓進年輕人的斜肌之中。

最後鳴人找回自己的聲音。「你還沒能射。」他小聲道,把手伸下。

卡卡西捉住了那隻手並吻著指節,把另一名忍者拖起來並剝下了圍裙。「我希望你沒打算讓我們的週年夜那麼快完結吧?」他用腰舉起那輝煌的麥色身體並將其摔在飯桌上。

「卡卡西?」那雙睜大的藍眼,向他盯住的,應該是什麼;然而,它們主要帶著欲望的暗。

「你不覺得很可恥嗎?」他聊著,把雙腿強制提起分開來:「我們過去一年居然忙得沒有正式折斷這桌子?」

鳴人只是哼氣並把雙臂舉過頭來抓住另一邊的邊緣。「如果我們真的弄斷這桌子,你來買新的。」於卡卡西的肉捧沒進來時弓了進去。我的天呀但他裡頭真的是燙熱,也許是因為裡面還是有些薑汁,對其老二來說真的爽快的痛意。

忍者都偏向有點與眾不同。卡卡西帶著自我調侃地想,然後把吃笑藏在鳴人的肌膚裡。



(雨)

焦炭還徘徊在木葉大街上,建築物還是帶著洞穴,人們還是從瓦礫之中拉著死亡。

暫停那任務感覺不對勁,人們為了他而聚集,儘管這是鳴人夢想的頂點,這感覺還是不對勁。

「他們需要聽到你說些話。」卡卡西道,可以說是懶散地望出人群。

「我不知道說什麼。」鳴人無助地回應,把手擠在頭髮上搞亂了小櫻那細緻的作品但,去死,反正她搞定了也沒什麼不同。「你也知道,我不懂說話!」

卡卡西只是閉上眼作出他的微笑方式而這總讓鳴人覺得自己很笨。

「什麼?」

拷貝忍者完成靠前,鳴人以為他要被吻而,說實,也許,他相當喜歡被保證,但那人只是躲過了唇並提起了其耳朵:「你比你所知的更好,讓眾人看到你,讓眾人看到他們的新火影。」

於喉結上落下在帶著面罩的最輕一吻後,卡卡西離開了。

鳴人吸了一口氣並步出了雨,因新的長袍感到尷尬,因慰靈碑上新的名字感到可怕,因為綱手的名字亦寫在那兒而感到作嘔。他肯定自己的樣子一定像頭死老鼠,但他注意到人群的目光都帶著希望看著自己。他嚥了一口,伸直了臂。

然後弄了一個影分身把袍子剝下拋到它身上去。

「大家!」他轉身向人群揮手:「謝謝過來還有謝謝你們相信我,我答應令到木葉驕傲而且保持強大,我們還是最好的村子。但現在我們有一大堆屎要幹。」於是他從台上跳下來。「第三與第六區可以用追蹤。」他滔滔不絕地道,把他們揮前而自己則輕快地向後跳:「那兒的人還未完全清除,我們可以找些犬塚或日向去做嗎?太好了,那就這樣,最高級的帶頭。」一些忍者離群。「第四區需要肌肉。」鳴人繼續:「誰有空可以──」

(卡卡西微笑看著人群不斷湧到鳴人身邊。這「演講」沒有一部份是像樣的,但每個部份都是需要的。多像鳴人呢。)



(濕)

「鳴人!」小櫻從他後面的頭頂上尖叫而他只能僅僅讓自己沒有從後翻倒過去:「這完全不能接受,我無法相信!」

「喂,這可是萬聖節!大家都應該要打扮才對!」天,但那緊身褡很不舒服,而且那系帶相當搔著他的乳頭,但人們臉上的表情可是最捧的了。

「但你可是火影,而且現在有外交人員在。」

「這可是派對!我也沒有看到他們投訴。你在投訴我愛羅──」

「不。」紅頭在句子幾乎要完成之前插話,他,就如其他來訪的影,無法把他們的目光從鳴人身上撕離,而且全看起來都只是勉強抑制住鼻血。嘿,世界滿是變態,鳴人亦完全知道自己如何能影響到他們。他就是知道,這些傢伙明天都無法集中在交涉上去了。

「看!」他笑得很亮,從不為意地伸出的手中擺開,如果尾巴被拉的話可不好受。

「哎,好吧,他們喜歡。但你真的認為扮成九尾是好提議嗎?」

他把尾巴捲過手臂並檢查著:「但我認為我做得很好!」

「鳴人,你做得相當好。」卡卡西飄了進來,終於都在門口那長長的僵硬時間之中解凍,並緩緩把手伸向鳴人那耳朵內的軟毛。較高的忍者從那種距離居然也可以向鳴人裸露的肩發射出熱力,而他只能因為暖意而哆嗦。

小櫻臉青了。「這不是重點。哎,我放棄了,我不知道為何自己要管。」然後猛攻向潘趣大碗處。完美,因為鳴人肯定自己有加強效果。他轉回銀髮忍上,後者只是以幾乎尊敬的表情盯住他。

「這幾乎就像《戰術》,第六章,第二百三十八頁。」對方低語,輕碰鳴人的花邊寬領帶。

鳴人笑著舞開,然後緩緩轉身,所以其伴侶可以完全得到來自那連著黑緊身褡,毛茸茸的黑色花邊短裙所影響。這帶著白邊四處捉碰,像身後的飾帶還有頂部那一束整齊的花邊帶為他的胸部帶來最輕微的曲線印象,而那沒有真的藏起其乳頭。如果他是女生的話這會完全地有傷風化,所以他沒有用色誘術,而結果只是讓他「大概」是猥褻。

卡卡西咽喉所發出的低鳴讓鳴人高興地抽動,亦使尾巴微微揮動了一下。卡卡西的眼變大了。「這不是黏在裙子裡面嗎?」帶著長長指頭的手試驗性地落在他的背基處。

「不。」他在聲母上打趣地噗了一聲,並用腳尖再次微微提身(這因為他已經穿著高跟鞋而很困難),讓卡卡西的手滑得更下。「只有我們時,一起來脫掉尾巴吧,這會很有趣。」

灰黑的單目絞閉,高高的身影為了努力阻止鼻血而抖了一點。卡卡西以低語窒出:「你把尾巴黏在肛門塞?」

「切!當然不是。」鳴人哼氣,銀髮男人對此平復了一點。「這太難了,我只拿了一條九尾鞭並在盡頭包了些毛。」

於是拷貝忍完全靜止了,然後,緩緩地低聲道:「鞭、鞭子,你把鞭子塞進──」

「我的屁股。」鳴人快樂地說。

「唔!」

躲開後他只能盯住,沒想到卡卡西的鼻血可以猛得直接把面罩射穿,去想想吧。




完…?


============================
譯者的話:
咳、咳咳,塞薑也可以叫作「figging」,你可以去查查英文維基,對此…嘛…我沒什麼可以說。
潘趣大碗是指裡頭放著潘趣酒的大杯子,在派對宴會等常有的酒。
是說我把作者喜歡用的「他」都放在角色視點上了,「驚喜」的「他」都是指卡卡西,加上「面具」外其他則都是鳴人…希望再次沒有漏網之魚吧。
沒什麼可以說了(死)


如果有什麼感想,可以直接到原文那邊回應,在文章最後有一個「Review this Story」的部份,作者說就算回中文也沒關係,你甚至可以向對方提頭緒。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