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86] [785] [784] [783] [782] [781] [780] [779] [778] [777] [77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站在另一角度,世界就顯得不同了
作者:barspoon 譯者:夢兒

CP:卡鳴
注:《獵人只要被捉住》的小番外,每一話都會以其他角色的視角補完整個故事。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十四冊:牙



牙腳步沉重地走在街上,感覺沒精打采失去平衡。這種事才不可能發生,絕對不會真的在開玩笑以外的真實情況下發生!他在一個小時前才跟天天與雛田一起回到木葉,因為任務比預定多花一天,於是三人得拼命跑回來以便趕上鳴人的生日會,不過這就是他們回來後得到的結果!?所有想要從鳴人身上毆出秘密的計劃都破滅了,因為那笨蛋居然──

牙猛力搖頭,不想要思考那些讓他雞皮疙瘩胃部翻騰還有就是耳朵充血冒煙的東西,因為這次可完全不是開玩笑!他感覺又煩又躁,腦袋都在疑惑與背叛之間打圈,反覆思考他曾經取笑鳴人或卡卡西,又或者跟他們作出身體接觸的情況。兩人都沒有擺出任何徵兆──作為犬塚家的一員代表牙相當擅長閱讀身體語言,還真感謝!──說明他們的行為有何不正常!嘛…需要承認,卡卡西給所有人的反應也可以說是中性的,不過那絕對可以歸進「不是同志」的範疇。

失意地嘆氣,他雙手插袋踢石頭。這兩人從一開始就藏著的嗎?把一切都收進櫃子裡並暗地裡利用每一個不會被注意到的小接觸來享受他們反常的慾望?滿身哆嗦,咽下把嘴裡那些害他反胃的苦澀味吐出來的衝動,他抓緊拳頭躬起肩膀一臉挑釁地步向前。

不,才不是真的。他不想要這種事是真的,因為他身體每一寸本能都在尖叫「大錯特錯」!鳴人又笨又開放得不得了所以根本就藏不起那種事,直到好幾年前青年對櫻的迷戀可是真心而且沒有動搖的。去死,牙甚至可以在每次鳴人接近那名女忍者時嗅到那種氣味,這樣單純害雛田的痴迷變得更麻煩還有更痛人;在另一方面,卡卡西的話就可以去──

牙抽住心,耳邊響起狂嘯,猛力踢路使沙塵在他眼前劃出巨弧。卡卡西不可以那麼做!他可是一名老師!老師才不會這麼做!赤丸重重地挨在他的腰上,小聲的嗚咽正在勸他冷靜下來,於是他只能失神地搔著赤丸的頸背。好吧,鳴人從一開始就是名瘋子,而且還天真得完全不知道出其不意也是有限制的。

不過卡卡西不是。卡卡西可是那種連試也不用試就可以把所有人都打飛的煩人天才。他是令人恐懼的,亦受人尊敬,是牙所知道的其中一名最強的忍者,可惡他還敬佩同為忍犬訓練員的那名男人,還信任對方,而且那人才不是一名天殺的混帳!他才不是其中一名偶爾會跑到溫泉,會在他想要取毛巾或者飲料時「意外地」撞過來的嘔心老變態!

並不是因為那名男人的存在伊魯卡才會給他們那可怕道德教育說明下忍與上忍之間的關係被禁止,而且只要有人在伊魯卡說話的時候別開了頭就會有手裏劍飛到他們的桌子上於是他保證每個人也是絕對專心地聽教。所以鳴人才完全不可能會──

牙哆嗦著,抓抓手臂那些令人不舒服的雞皮疙瘩,沒有理會赤丸迫切地用肩膀壓向他的身旁同時巨犬的嗚咽憤怒地落至小聲的低吼。鳴人是笨,但才不是那麼笨;他是好騙,但才不是那麼好騙;他執意要把所有自己重視的人都留在身邊,但不是那麼執意!這樣太過火了,而且卡卡西才絕對不可能會──

「──搞自己的學生!」

牙僵住了,整個身體變得僵直,一切思考都被清開。所有聲音都停下來,只餘下腳步不穩的醉漢從身後的門蹣跚地走出來時那含糊不清的說話聲,還有赤丸在他腰旁無聲的咆哮所帶來的振動。

「喂小子,你喝太多了,別再──」

「要你管…那種事到底有多吹帳!?」

牙感覺自己彷彿站在漆黑一片的走廊,寂靜在他的腦裡尖叫。兩名男人穿過街道,蹣跚的腳步迴響,其中一人真的吐出所有他一直都在忍著不說的話。忍著是因為這太嘔心了,忍著是因為這太令人厭惡了,忍著…

「博實!夠了,你不應該說──」

「不過那個鳴人可夠硬呢,我猜他絕對是很滋味──」

…是因為他是可鄙的!寂靜的尖叫變得更響,蓋過陌生人說出那些牙一直抽心去忍著的下流骯髒話。忍著、忍著、忍著因為那些都是他的朋友!他們會為他冒生命危險!他們曾經為他冒生命危險!一次又一次,他們總會直接跑出去為他犧牲自己!為所有人犧牲自己!!包括了那些如果不是鹿丸用那白痴術架住他的話他就會跑上前親手幹掉的醉蛋!!

「牙君,別這樣!」雛田的聲音打破在他腦中咆哮的寂靜,她擋在中間把牙推向後,使那些混蛋呼出的惡臭被她頭髮涼快柔軟的味道擋下。

「沒人…」牙低聲吼道,眨眼,周邊視野擴大得比那名他已經沒有嘗試去捏死,卻還是想要去捏死去到肌肉在鹿丸的影縛術與赤丸咬住他前臂的牙齒下抽搐咆哮的男人那瞪起的眼睛更大。

「牙!放開他退後!快!」鹿丸下令。

「除了本大爺之外沒人可以說我朋友的壞話!」牙咆哮著,腳在鹿丸的指令下反射性地縮向後,沒有把憤怒的目光從目標移開,繼續亮出利齒擺出殺人的笑容。

他有種獲得解放的感覺,單純說出一句這名醉漢大概不會記住的話,他就覺得自己已經打倒了全世界。放下雙臂,儘管指頭抽搐著想要重新捏住那名混蛋的喉嚨,他還是蹣跚地後退任得雛田與赤丸把他拖走去到可以把他釘在建築物外牆的地方。儘管想過怨他們某程度上粗魯的對待,不過這只是在腦袋裡的曇花一現,因為他手臂上的毛依舊豎著而他的神經還是充斥腎上腺素與殺意。他們都很懂他,他們都最懂他了。抬起下巴,他吸了一口氣然後奸笑。

「你遲到了呢,志乃。」他奚落,吠了一下他自己聽起來太野性還有太惡毒的笑聲。

「遲到的是你才對。」志乃沉著反駁,從屋頂跳下來雙手插袋。「這就是我們會前來找你的原因。」

「還真花時間。」牙哼鼻:「你身手退步了。」

「是我先到的。」志乃說,轉頭望向鹿丸與那兩名男性的討論。

牙發毛了,繃緊身體握緊拳頭頂向壓住他前腳的赤丸,雛田直到現在還抓住他的肩膀。他想要衝向那什麼也沒幹的面癱蟲使!任由他雙手幾乎染上平民的血!…幾乎…瞇起了眼,他把目光轉向那名被同伴拉著前進連站也站不穩的醉漢。那人的眼睛在恐懼下又大又集中,臉看起來很青,胡亂抓著自己身體,讓手臂靠在友人的肩膀上跛腳離開。

「你的蟲在吸…」牙沒說下去,給志乃一個不安的表情。

「酒精。」志乃指出:「這是因為我希望可以提升那個人能夠清楚記得今晚所發生的事情的可能性。浪費你教會他的一課實在太可惜了,儘管你這野蠻的方式實在是既冒險又過份暴力。」

「明明可以制止的還在說什麼。」鹿丸煩躁地緩緩道,走過來抱住手,厭煩地向牙投以不滿的目光,深深嘆了一口氣。「你真的想要讓我們當你褓姆嗎?」

「那混蛋說得出就料得到!」牙罵道,然後投降,別開頭不滿地嘆氣。「好,我知道了,知道了!不會再這樣了。」

「約定了。」雛田輕道,手指挖進牙的肩膀,手肘壓向鎖骨,同時用淚汪汪的目光堅定地望向他。

「好好,我約定。」牙立即回應,腦袋那麼簡單就把雛田的表情解讀成實際的要脅與及真切的懇求,這種離奇的畫面叫他打從心底畏縮。

她露出安心的微笑,重新垂下腳跟,放開他把雙手牽在身後,而牙忍住不去罵她那麼柔弱容易信人。不過要說服赤丸就不是那麼簡單了,他們走在街上時巨犬一直黏在他身旁,耳朵略為伸向後,肩膀起伏雙腿僵硬,一臉不滿地警惕。靠,如果老媽看到他們這樣子走進大門絕對會氣死,而就算她不知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也會把他罵死。

好在,他跟赤丸都可以利用前往一樂的時間冷靜下來。幾週前他們一群人已經計劃在那邊慶祝鳴人的生日,儘管在金髮青年回家的同時一切都告吹,大家還是同意聚在一起把鳴人除外。牙拉開特意為這個場合放在拉麵店外的椅子,翻轉再一屁股倒在座位上以便靠在椅背生悶氣。

幾乎所有人都在,而所有投向他的疑惑目光都得到含糊的聳肩作回應,儘管他還得逃避綱手刺人的眼神並用椅背作盾牌。鹿丸與雛田在他那沒其他人的桌子就座,他向兩人靠不住腳的藉手翻白眼抱怨自己不要褓姆,同時用指甲輕輕敲在菖蒲給他的熱茶杯邊。他沒有再多再抱怨,亦絕對不會承認有兩雙眼睛看管自己讓他感覺好了點。

儘管派對是由綱手提出向沒有出席的壽星乾杯作開始,不過讓一切變得非常尷尬並與陷入灼熱辯論的人卻是李。所有杯子都在火影的呼喚下舉起:

「向鳴人乾杯!那小鬼再次把村子上下翻轉,我猜他還對此非常自豪。在他重投工作後我可會把他榨乾,不過此刻我還是得祝他今天能夠幸福快樂…接下來的日子亦然。」

「噢,您說得絕對正確!」李精力旺盛地大喊,臉色有點紅,眼睛灼熱地冒火燃燒,站起來舉起杯把另外的拳頭按在胸前。「祝鳴人君可以與卡卡西老師一起找到幸福,讓青春之心燃燒成熱情的愛火!也祝他們未來幾年可以擁有很多華麗的孩子!」

所有人都僵住了,令人緊張的安靜在幾秒後被小小的金屬掉在地上的清脆聲打破。

「哦…原來真的可以聽到針掉在地上的聲音呢。」佐井若有所思地道。

剛好坐在白皮膚年輕人旁邊的井野立即轉身,在桌子下面踢他以報復少年偷了她其中一支髮針。天天也在幾乎同一時間回復過來,一拳敲在李的腦瓜上吐嘈他笨,而牙只能把杯子放下來蓋住耳朵假裝自己聽不到這場騷動。李為自己的立場辯護因為鳴人與卡卡西已經是一對公認的情侶,所以像祝福其他任何友人般祝福他們餘下的人生能夠得到幸福完全沒有錯。

天天失意地反駁那兩人永遠不可能會「有很多華麗的孩子」因為他們都是男生,結果只讓李再次站起來為這句話有多不公平憤慨,他們可以做任何他們想要做的事,而李斥責天天食古不化。到底佐井冷靜地介入這場辯論是故意想要添油加醋,或者佐井單純是名怪人,牙不知道也不在意。他唯一拼命集中想要做的就是弄聾自己,於是他就不用聽到佐井似是隨便指出鳴人是蛤蟆仙人所帶來的一大堆叫喊與疑惑。

…然後志乃「幫忙」解釋某幾種青蛙如果面對只有同一種性別的環境可以在雄性與雌性之間互相交換。安靜再次支配了一段時間直到井野在佐井可以偷去另一支髮針前拍開他的手,然後開始大喊鳴人發動仙人模式時才沒有變成青蛙!他可是一名人類男性!!當然,這道理完全沒有制止李,他繼續堅持那兩名男人擁有可以建立家庭的權力,就如其餘的人一樣。

牙咆哮著,開始把額頭撞向椅背,希望這場瘋癲能夠停下來。加重他這個希望的是鹿丸非常用力地嘆息,把手肘靠在桌上開始向櫻抱怨應該差不多介入以結束這個荒謬的話題,不過是鹿丸沒有把話說完的事實吸引了牙的注意。櫻臉上那個若有所思的計算表情讓他不明所以地渾身發抖,接下來她放下茶杯,擺出微笑,眼裡閃過古怪而尖銳的目光,然後站起來走向醫院的樣子害他只想要溜到桌子下面藏起來。

整個人倒向前,他終於都投降了。這全是鳴人的錯,更甚者那笨蛋還不在這兒。吃笑了一聲,很快他就開始對整個荒謬的情況大笑。雛田輕碰他的肩膀讓他抬頭,他向雛田那關心的目光搖頭聳肩,讓手臂摺在椅背,將下巴靠在前臂向雛田與鹿丸歡笑。

「我真心不能想像鳴人對這場…『討論』會有什麼反應。」他笑道,指一指那沒有停下來的辯論。

「絕對會很吵。」鹿丸緩緩指出,讓下巴挨進掌心。

「沒錯。」牙竊笑。

「李君的心意是對的。」雛田輕輕微笑,指頭扣在茶杯。「他只是在為一個誤會爭論,只要鳴人君與卡卡西老師願意建立的話,他們值得擁有幸福的人生與家庭。」

「妳完全不介意?」牙問,嘗試卻無法把聲音裡的緊張藏起來。

雛田停下來,望向自己的茶,微笑變淡然後深呼吸一口氣,挺起肩膀。

「我不會說我沒有因為自己不能成為鳴人君需要的存在失望。」她抬起下巴,回到臉上的笑容染有悲傷。「不過我已經花了好幾年去明白還有接受這件事。雖然還是很心痛,不過是好的那種心痛。我真心慶幸他們都可以找到快樂,雖然我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在彼此的身上找得到。」她緊張道,臉頰變粉然後移開了目光。「而且這樣不好嗎?我們能夠因為他們幸福在一起而高興,他們依舊是我們珍貴的朋友,這件事永遠都不會改變。」

牙勉強哼了一聲同意,不能信任自己的嘴巴能夠說一些算是合理的句子。

「你遲早也要跨過的,牙,接受就行了。」鹿丸挖苦道:「你明顯不是他的菜。」

牙坐直張嘴想要吐出一些絕等惡毒的反駁,然而他的腦袋卻在他打算說出的第一句時止住,叫他只能向鹿丸愉快的目光瞪大眼睛閉上嘴巴。他抓住椅背惱怒地咆哮,而思考終於都從他腦中第一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所帶來的困擾爬出去。

「行!」牙哼氣,抓起茶好讓自己分心,來自雛田的小聲竊笑叫他瞪過去。

「嘛,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鹿丸吃笑,舉起自己的杯子:「只要鳴人成為火影,他那惡夢的執政方式永遠都不會使人無聊。」

「如果他當得上火影。」牙暴躁地道,一同舉起杯子。

「隨你怎說。」鹿丸笑著聳肩。

「放屁!爺會趕在他之前就當火影!」

「乾杯!」雛田笑道,舉起自己的杯子敲出清脆的叮噹聲。




===========================
譯者的話:
其實作者也有點ALL鳴向的…她自己也有在個人資料裡提到特別喜歡牙鳴,不過按照作者的「不論長短篇,故事的世界觀都會是同一個」習慣,加上她已經指明自己還有一大堆有關這故事的後續短篇想寫,我想她短期內應該不會打算開新世界觀XD
話說李實在太有趣了WWW其實我想他是指能去領養吧,不過大家的解讀…WWW
就算鳴人不在大家都還是可以圍繞那傢伙自得其樂呢XD

修改於2014年5月21日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阿毛
牙的心情的確很……我們要同情一下他的(摸牙牙頭)我也喜歡牙與鳴人是好兄弟的感覺WWW
鹿丸已經是神的存在了,我們能在他頭上看到光環(拜)
雛田…還是喜歡不了原作的她…但不代表同人也要跟著變爛就是了030
討厭啦,作者還是把「家庭」這種事收得很密啦>///<
夢兒 URL 2014/01/29(Wed) 編集
無題
總覺得牙的心情很複雜XDDDDD這種複雜的心情...呀~~是能夠理解wwww我想若牙再坦率點&脾氣溫和一點點,他和鳴人應該是天生一對www兄弟中的兄弟XDDDD不過不太適合當情侶啦我這麼覺得...
不過最強還是鹿丸XDDDD鹿丸你...到底還藏了...還知道了....多少祕密....你這情報王XDDDDD
這位大大的雛田讓我有...看到曙光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呢這雛田讓人想摸摸她的頭告訴她世界上還有其他好草等著你的~~~(閃亮亮牙齒)真是可愛又善解人意啊~~~~~~
小李XDDD小李真的很可愛很單純XDDDDDDDD真的太熱血了他XDDDDDD不過孩子www呀小李XDDDDD
不過要是我說我大概也會說出希望他們有一大堆的孩子吧XDDDD因為很幸福啊www所以希望他們更幸福wwww

要幸福喔!!!!每一個人wwwww
阿毛 2014/01/28(Tue) 編集
RE砂糖
笑吧WWW我自己也笑到吐血了(喂
牙的個性某程度上其實跟鳴人還是滿像的WWWWW帕克你別那麼狠WWWW
這作者的雛田還是不錯,把雛田搞黑的只有AB本人- -
於是說這作者還沒有說孩子的事怎麼辦XD
夢兒 URL 2014/01/28(Tue) 編集
無題
哈哈哈哈哈哈 我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笑得抖来抖去!!
我脑海中已经浮现出牙在大马路上跟个神经病一样做各种颜艺跟动作 不过赤丸这孩子很单纯美好 要是帕克绝对会犀利地吐槽或是把牙一个人丢在大马路上的!!

原来如此 我看正篇的时候还在想 小鸣跟老师两个人跑去love love 其他人呢?
然后!!XDDDDDDDDDD!!!!
最后这个作者笔下的雏田妹子我很喜欢啊 而且就跟我昨天说的那样 雏田对于鸣人的就是崇拜和向往 对于这样放得下的雏田才觉得有种“回归”了的感觉

然后想到了颜文字太太的双子呀 所以说孩子是领养的??
Satou 2014/01/28(Tue) 編集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