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91] [790] [789] [788] [787] [786] [785] [784] [783] [782] [78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所謂耐性

CP:鳴卡
注意:↑其實前戲比較像互攻。PWP,單純的PWP,也就是說純肉,完全無意義的純肉,極短小白文。
烤餅(史考兵)3月3日的生日文,由於她什麼要求也不說,我也根本就什麼也想不到,於是我只好打成她最愛的肉了(聳肩)



拍手[1回]


+ + + + + + + + + +



女兒節一般都是忍者需要進行任務的日子,尤其是大名或者有錢人家總愛借女兒No.1至No.10的名義給貴族欣賞自己的女兒節娃娃裝飾,藉此突顯自己的身份,因而木葉會接到很多C級或者B級的保護要人任務。因此,作為木葉其中兩位最知名的忍者,鳴人與卡卡西可以待在同居的房子裡享受假期是非常難得的幸運。

只是兩名忍者也不能因為假期就處於放鬆狀態,因為木葉的信鳥很有可能隨時於窗邊出現把他們一人或者兩人都喊到火影大樓裡獲取任務。然而在這難得假期裡的每分每秒不好好利用的話那就實在太浪費了,這就是為何兩名已經成年的大男人會站在小廚房前方的走廊,手臂把彼此的身體拉得更為接近,嘴唇在舌頭互相交戰的期間都沒有讓路打算的主因。

來自喉嚨的低呻此起彼落,唾液從兩人的嘴角流下卻似是沒有被注意到,修長白晢的指頭扯住了金髮與橘色的背心,而銀髮男人帶有無數小傷疤的背亦被雙掌不停上下其手。

他們沒有準備休止,沒有打算停止,雖然不知道是誰開始的,只是卡卡西不如平日那般充滿耐性,而鳴人則是一如以往地把耐性什麼的都丟到九宵雲外。他們互相貪求彼此的唇,想要感受對方更多的存在,甚至開始擺臀,似是希望能夠在互相摩擦期間溶進對方的身體裡。

來自銀髮上忍的手已經從背上滑落並以整個掌心包住年輕人其中一邊的臀肉,金髮青年舒服地勾起唇角呻吟了一聲,卻在這個時候改變了重心,用力把卡卡西撞在牆上並迅速壓上,以右腿撐開對方的雙腿,完全沒有注意到戀人那似是因為背後的痛楚而歪起來的臉。可是銀髮男人並沒有作出任何投訴,甚至還主動抬起雙腿,利用牆壁還有鳴人的手作為兩人的支點,讓大腿直接包住年輕人的臀下並繼續摩擦的動作。

呼吸比之前更要慌亂,呻吟的聲音亦與下身的壓力同時加大,然而卡卡西只跟隨被青年上下擺動的節奏繼續按揉對方充滿甜美肌肉的半圓,而鳴人的手對於兩人互相緊貼的情況下應該如何將銀髮男人的便褲與內褲同時扯下來感到苦惱,因為它們的主人並不願意讓兩個身體有一寸地方移離。

在這混亂的野火裡,金髮青年的手終於都決定不再理會腦袋發出的指令,乾脆強硬地將銀髮上忍的褲子都扯開。自前方的撕痛讓卡卡西往鳴人的唇裡叫喊,而鳴人也被陷進臀部的指甲爪痛了一點。可是這種不可能比「害怕失去」更傷的痛楚都沒有分開兩名男人的熱吻,從剛才開始就如沒有受過禮教的野獸般互相吞噬,毫不理會兩人的下巴都已經濕透了,又或者呼吸已經跟不上讓腦袋保持正常思考的需要。

卡卡西的此刻褲子被扯落至大腿中間,較年長的上忍緊緊抱住鳴人的姿態使長褲已經不能再脫下去,只是兩人都不介意因為灼熱的肉棒已經被狠狠壓在銀毛與及鳴人四角褲之間,兩根棒子之間現在只隔一片又濕又薄的布。「呀…鳴人!」腫大的軟唇突然離開了卡卡西的嘴,轉而衝向上忍脖間叫銀髮忍者高喊了一聲,一手手繼續扯住鳴人的頭毛,另一隻不停地於年輕人臀部摸索希望找到更好的地方握住,最後本能地留在兩臀之間的摺縫。

於是鳴人再次吼叫,牙齒於上忍的肩上留下了深紅色的印記,因為銀髮男人的中指陷入多年間已經被蹂躪無數次的穴口,而卡卡西本人也許並沒有發現,或是有發現卻不打算移開,對此一切金髮年輕人依舊表現不在乎。享受那隻手指於入口附近無助地擺動,青年舔過幾乎被咬出血的位置,一直往下移到胸肌之間的線條,然後抬頭把舌頭滑至上忍有意無意地交給他的喉結,頭頂上是兩人唾液的混合物。

卡卡西滿身都有節奏地抽搐發抖,而鳴人的手終於都開始在銀髮男人的臀裡做出與自己相類似的動作,只是比起被掛在牆上的上忍,較年輕的忍者可以更方便地將指頭往熟悉得孔裡埋得更入更深。他們繼續於對方的皮膚咆哮,繼續享受彼此的手指在自己體內神奇地歡愉卻絕對不足夠的感覺,繼續互相渴求需要更多,似是想要彌補每次獨自,甚至是一起前往艱險任務所引發的強烈喪失感覺。

兩人都沒有理會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與及在幾分鐘之前在做的事,他們之間只有彼此,甚至完全忘了忍者的身份而選擇作為漩渦鳴人與旗木卡卡西活在這一瞬間裡。「已經…呀!不行了…」卡卡西停下了擺臀的動作賣力抓住鳴人叫指頭挖得更深,可天才的腦袋卻沒有分析到這亦是自己後孔幾乎被鳴人以差不多力度的三隻手指撕開的主因。

互相抓住對方的惡性循環被鳴人突然將卡卡西拋高打破,臉帶六道紋的青年以滿身的重量將銀髮男人夾在牆上,來不及可惜身後被抓痛的地方失去銀髮戀人的存在,便已經從被扯下一半的四角褲裡急不及待地將腫大的熱棒抽出,用另外一隻手將銀髮男人其中一邊大腿拉高,直接將棒子刺進經歷了多年的闖入不再需要潤滑油的入口裡。灼熱的腸壁與火燙的肉棒叫兩人一同高聲呻吟哆嗦,只是這姿態已經使他們無法保持平衡,鳴人立即在卡卡西從牆上滑下來前伸手抓住對方。

兩人任得自己掉落在地面,臉都被色慾充紅,不過卡卡西還有多年來依舊去不掉的一絲害羞,與及鳴人也有因為能夠獲得從小開始就敬愛的男人而顯露出的難以置信,不過更多的,是兩人都在感激彼此的存在。在倒地的瞬間他們便同時不管環境的改變而開始擺臀,雖然在地上做會使被操的那方事後腰痛,可是兩人現在也沒有對於這種事抱有任何想法。

反正鳴人被扭耳朵或者卡卡西被指住鼻尖罵也已經不是第一次的事,順帶一提無論是哪方也會有很大機會吸引某名女忍者幫他們在頭上種腫包。

快感的衝擊可為兩名被獸慾蓋昏腦袋的情侶忘記因果報應,他們只擁有現在,他們只擁有彼此,就算此刻真的有來自火影大樓的信鳥兩人也絕對不會注意到,畢竟來自小廚房能稱得上是危險的氣味已經被兩名男人徹底無視。他們重新於在每一個插撞之間熱吻,唇角勝利的笑容代表快意已經接近前往無止境的邊緣。

銀髮男人的手不自覺地滑進兩人的腹間開始上下撫擦自己的肉棒,鳴人雖然注意到只是光是思考卡卡西以手指用力壓在基底的兩球再緩緩泵上去的自慰影像就叫青年忍不住呻吟。「卡卡西…老師…我這樣…唔…做得好…嗎?」於舌舞之間年輕人賣力地問,就如小時想要得到上忍導師的讚美,而銀髮男人的回應則永遠都是摸頭微笑告訴鳴人做得很好,只欠這種時間上忍的說話都會帶著迫切的慾望與需要。

「…再來…唔哈…鳴人…繼續…」鼓勵的笑容被羞澀裝飾,雖然總是看黃書,可是每每去到這種關節,卡卡西的心底裡的純情便成為了年輕人心跳加速的催化劑。走廊的熱度跟隨兩人的節奏加劇,肌肉與肌肉啪啪作響的聲音下藏起了吱吱的液體淫蕩聲,耳邊都被呻吟與及彼此的名字所掩蓋,而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廚房某個爐子的升溫速度並不亞於走廊的二人。

所以,在卡卡西躬身收緊了肉壁,於高潮裡無心地把年輕忍者的每一滴都擠進身體,身體於忍不住的哆嗦裡上下彈跳,上映在眼裡的宇宙大爆發居然擁有來自小廚房烤箱轟隆隆的效果音。

這叫兩名剛於極樂裡發洩的男性在喘氣聲下面面相覷,眨眼,直到本來還在走廊的甜氣完全被烤焦的氣味所取代。

「糟糕!烤餅爆炸了!」鳴人突然大喊,從銀髮男人體內抽出,沒有理會還在地面的上忍便跨步幾乎摔倒似地奔向廚房,翻開了烤箱然後被裡頭湧出的煙氣燻得咳了好幾聲。「咳咳…這下小櫻會打死我們的!」

兩名知名忍者在女兒節這天擁有假期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的知心密友春野櫻知道兩人都因為任務已經有快要兩個月沒有見面,於是特意把烤制女兒節點心的「重任」交給他們,讓兩人可以有藉口擠多點時間在家裡談情說愛。雖然說當初搬家時為了節省於是沒有買下當年在木葉已經是最新式的定時烤箱是他們的錯…不過烤箱被炸爛就是被炸爛,連帶裡頭的餅乾也無法逃離一劫。

卡卡西賣力從地面爬起,無視了腰部的不適,考慮兩秒後乾脆踢開褲子走進被炸黑了的廚房角落,剛被射進自己體內的液體開始從入口緩緩滑落至大腿。「嘛…我也說要看火了不過鳴人你又不聽。」銀髮男人柔聲道,彎身檢查箱子時才發現黑色的上忍衣服黏上自己的精液,叫男人忍不住臉紅。

「畢竟都已經一個多月了嘛…而且卡卡西你根本就什麼也沒說過!明明就超級想要!」金髮青年立即漲起臉指責,贏得了卡卡西一個半羞澀半無助的苦笑。

「我想櫻應該不會殺了我們的…最多就是讓我們明天也需要在床上休息…」較年長的忍者喃道,雖然語氣是平和的不過暗地裡也帶有不想要躺在病床的願望。

鳴人似乎也理解銀髮男人的想法,於是便一把將卡卡西拉進懷裡,不管男人裝模作樣的掙扎直接把人公主抱,走到他們的雙人床,將銀髮上忍輕輕放上去。「…鳴人,不先洗澡嗎?」身體陷進柔軟的床墊叫卡卡西有點頭昏,更是擠緊了括約肌希望裡頭的東西不會再流到床單上。

「反正之後也得清理廚房…還是先去買餅乾吧,反正重做也來不及了…卡卡西你要在這裡看你的書好好休息哦!」青年親了一下男人的額頭,然後才走出走廊抓抓頭開始抱怨:「呀吼!為什麼她們女兒節就要把我們都捉過來開什麼看娃娃的慶祝會…我們又不是女生!」

卡卡西先是失神了一段時間,直到年輕人咆哮連走廊也要清洗時就忍不住吃笑。唱歌似地哼了兩聲,然後男人轉頭,向站在旁邊自以為沒有被看到的影分身臉紅地笑著提議:「吶,反正也髒了…要不然我們再來一回合?」

「…真的被小櫻打死可別怪我。」影分身好不容易從被發現的驚訝回神,然後挑釁似地爬上床。就在這時候,從廚房傳來了鳴人一聲巨型的噴嚏。






=========================
作者的話:
其實整篇東西我最想打的只有「烤餅爆炸了」這句(被殺
誰叫烤餅什麼也不說呢,我之前在群裡說過:「你再不告訴我想要什麼我就讓他們烤餅烤爆炸啦。」於是我就言出必行了-v-
雖然說炸飛了生日的人好像…噗噗噗(喂
至於女兒節…反正也是3月3日不如扯來作個背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這篇文是單純PWP的事實…
嘛,其實我也超級久沒有寫肉文了…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夠用比較認真的內容來寫生日賀,然而就是想不到烤餅爆炸以外應該寫什麼(死
而且類似這種POV不清晰的文風我也很久沒碰了呢,反正就是PWP嘛,PWP就是不需要情節嘛,所以心理活動什麼的也讓我一起無視吧…
無論如何,烤餅生日快樂\O/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砂糖
果然爆炸的是你呀2333
下次來個糖果爆炸了(不對
老師也沒怎麼拒嘛其實^3^我喜歡強攻強受其實(咳

鳴人畢竟是個粗心怪,老師不會怪他的啦2333
老師本來就是個M-3-
於是影分身消失的話老師會哭的(咦)去買餅乾的鳴人也會哭的(咦咦)
夢兒 URL 2014/03/05(Wed) 編集
無題
实际上我在卡鸣跟鸣卡里比较偏鸣卡(´-ω-`)
然后梦梦这篇这的看得我超级激动!!因为!因为很劲爆!!!
鸣人很man很想要的样子以及老师欲拒还迎的样子。。。我。。。噗。。(擦鼻血。。噗——。。。(倒地

然后。。就在我激动不已的时候
看到了『烤饼爆炸』
(´-ω-`) 怎么说呢。。感觉很微妙。。
总之面部在抽搐。。

为啥突然就变成搞笑了的!!
老师被x完还得自己爬起来真是辛苦了。。鸣人你多照顾照顾老师好吗!!!
所以总觉得梦梦的鸣卡肉 老师会给人M的感觉
超级赞呢
我是说真的。。
「再多给我一点点痛。」←这样的感觉。。然后就更加性感和色气wwwww

最后的影分身!!!!
快来吧= =我想看做一半因为太激烈结果影分身被打成烟雾消失了的状况。。好像会很有趣。。

Satou 2014/03/05(Wed) 編集
RE阿毛
餅是不會留言的啦放心WWW
總覺得我發生日文都沒什麼人會來搶沙發什麼的-3-
別人的眉毛會讓那個別人哭的哦WWW女兒節我也是打文時才想到的,五月五日是日本的端午節(也被看成是兒童節或者男兒節)
就是爆炸呀WWWW多驚喜的禮物WWWW

你饑渴就找東西吃!!(咦
好柔好柔是怎樣呀WWWW老師明明也是大色魔(被雷切

……嘰嘰嘰嘰嘰嘰嘰(喂
夢兒 URL 2014/03/04(Tue) 編集
無題
照例在別人的生賀搶沙發(毆打
......對不起...搶了沙發呢(滾#
三三這天我想的是別人的眉毛(?)以及餅大的生日^q^女兒節則是看了夢兒你的文才驚覺:「啊、女兒節...」至於讓餅大爆炸這件事,其實我一直很困惑XDDD原來真的只是單純的...爆炸XDDD謝謝夢兒、我豁然開朗了!(是你太笨#

好飢渴!!真的好飢渴!!!這兩人怎麼這麼飢渴!!!但我也很飢渴!!!(沒人問你#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老師好柔好柔的感覺///就是...講話的感覺、因為什麼而臉紅的感覺///老師好易羞喔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閉嘴#

......呼呼呼呼呼呼^//q//^(說話#
阿毛 2014/03/04(Tue) 編集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