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49] [71] [70] [69] [68] [148] [147] [13] [67] [12] [14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Violet Garnets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你臉上的是什麼?」卡卡西問,看著其學生進入了房間。
鳴人盯著他的老師:「哪裡?」
卡卡西在他臉罩下比畫出自己的唇,看起來完全被逗樂。鳴人的藍眼凸出,狂然地擦去其嘴上的紅色口紅。
「媽的!」他不停地咒罵著:「我忘了!小櫻還有井野強迫我在任務前作什麼『練習』!」
「任務?練習?」他蹙起了一道精細的銀眉:「什麼任務要求一名年輕的忍者塗口紅?」
「我說話得罪了綱手,於是她現在要我在祭典保護公主的任務中裝成女生。」金髮少年暴躁地咆哮。
卡卡西想搖頭,但中途停了下來。鳴人可以看到男人頭上的齒輪在轉,儘然他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鳴人?」卡卡西的語氣沒有暴露任何明顯感情:「裝成女生的話,你也會穿上浴衣嗎?」
鳴人厭惡地點頭。
暗色的眼睛亮起來:「哦,這樣的話,玩得開心點!」卡卡西的聲音幾乎是唱著歌,然後就在一縷煙之中消失了。少年搖頭,再次徒然地抹去他的口紅。



幾晚之後,鳴人站在火之國的首都裡,儘管被祭典活動所包圍,他──又或是她,卻顯得非常毛躁。
在色誘術及小櫻跟井野的化妝技巧下,鳴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名普通的女孩:金色頭髮束成了高雅的髮髻,臉上的鬍紋被好好消除了。在他同意會好好合作之後小櫻跟井野都收回她們之前的威脅,只給他「微少」的幫忙並讓他自己選擇浴衣。
令他驚訝的是他找到了喜歡的一件(並不是指他能完全接受):清爽的淺灰色,在棉花纖維之中有著小小的海藍花兒飄動,猶如被風吹飄。井野對他的選擇感到吃驚,以為他會抓那一件亮橙色而上面有如火花兒的浴衣。但小櫻…她只是在作調皮的笑臉,還問為何鳴人會選那一件──那一件「灰」色的。他發現自己因為當中的暗示而臉紅,並離開以作準備。
就算他對他的前導師有小小好感又如何?這跟改變衣著口味根本沒關係,對吧?好啦,反正也影響不了,卡卡西已經回到木葉,而鳴人有一件工作需要完成。

所以他現在就於祭典之中,在一段距離後看著那些女生。井野及小櫻已經是成人了,終於都和好並不再表現出其幼稚的鬥爭心理,她們只是跟著對方與及年輕的遙姬到處遊逛。三名女生加入了即席舞蹈中,笑著並轉來轉去,頭髮上下擺動。鳴人留在背景之中已覺滿足,在束緊的浴衣下走來走去已經有夠困難了,再跳舞的話實在太花氣力。
一聲帶著挑逗的哨聲吸引了他的注意,鳴人整理其浴衣上的腰帶才走向那男人說:「先生,有什麼問題嗎?」鳴人幾乎因為其充滿女性、「風騷」的語氣而作噁,多於兩分鐘作為女生使他要窒息,而且他從來沒有想到胸部會有多少重擔…
「首先,我認為你的衣裝看起來有點不舒服,說不定你應該脫了它。」那男人說,擺動他的雙眉。雖然不是醜樣,他明顯還是沒受教育而且顯得粗野──說不定比鳴人本人更糟。那人的手臂已經圍住了鳴人的纖腰。
變裝的忍者此刻很想笑,他完全肯定如果男人知道整個情況的話絕對不會這樣做,但正因如此…鳴人選擇只向男人的腹部叩下一擊,看著那人喘氣而冒出了女孩式的吃笑。
「為何,妳這小──」爬在地上的男人站起想攻擊鳴人,然而立即就被另一個身影給打回去。
鳴人因為被干擾而覺得有點被侮辱,他還準備送那男人一個眼冒金星呢…就在打算張開口想說些髒話時,他發現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誰。沒錯,那人穿著藍色的浴衣而上面還有些黃色的蝴蝶作裝飾,沒有面罩在他的臉上;但其他特徵都只是一人獨有的:銀髮散落在同一方向,黑色的眼罩蓋住了他的左目,薄薄的傷疤從眼罩下隱約顯現,這不可能搞錯。
「你知道嗎,向女仕出手是相當不禮貌的哦。」卡卡西說。鳴人沒有覺悟其男子氣被痛擊,他只專心一意地思考為何卡卡西沒有戴他的面罩…看著帥氣的臉搭上那聲音實在很奇怪。「如果你還想繼續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躺在那邊好了。小姐,你沒事嗎?」
鳴人花了一段時間才覺悟到最後一句的對象是他,只能讓自己口吃地吐出一句:「謝、謝謝。」他現在應該做什麼?卡卡西知道跟他說話的人其實就是其學生嗎?鳴人的確有向這男人說過會來這祭典…但為何卡卡西會在這兒?這種工作不需要後援。最後他還是決定丟出一句比較安全的問題:「你在這兒做什麼?」
「就如你一樣,我只是來享受這次的祭典,大名可不是每天都過七十歲生日。」
鳴人嘖著鼻,忘記了其女性演出:「我本以為那老頭應該死了呢,看他的妻子就知道。」
卡卡西笑了,鳴人因為那聲音有…多自然而吃了一驚。「這也說得不錯,小姐,你知道大名妻子的性格嗎?」
好,真是有夠奇怪了。卡卡西會否只是一直在演戲而已?他看起來好像真的相信他的聊天對象是一名來自街上的陌生人。但回想起來,卡卡西的確沒有真正看過鳴人的色誘術…這變態看到女鳴人的裸體絕對會不醒人事…但卡卡西的演技也相當出色,太令人困惑了!於是鳴人決定演下去。
「我事實上是大名的姪女──遙姬的侍從。」纖細的手示意舞池那圍圈的人群,卡卡西點頭,而他的銀髮於和風之下擺舞,鳴人突然覺得有點頭暈。
這人真的很帥,臉部輪廓分明,而且就算有淺淺的傷口在其臉上縱橫交錯亦一樣討人喜愛。看著那沒有面罩的臉讓鳴人──天,他需要在荷爾蒙跑上來之前盡快解除其女性偽裝──或是,認真想想,他可以利用這情況佔佔便宜,現在他有機會去做之前不敢做的事…「我是…小光。真的謝謝你幫了我。」鳴人喃道。
「沒關係,我只做了我應該為女性做的事。」他回應,如以往一樣圓滑討好。
鳴人──或是小光──微笑:「那我有什麼可以報答你嗎?你餓了嗎?」
「不,我不可以讓女生付錢,如果你是男生的話那就說不定。但今晚餘下來的時間我還真想找一個伴,不知道公主會否介意我將你偷走呢?」
「請給我一點時間…呃…你的名字是?」
「牡丹。去吧,我在這兒等你。」
鳴人幾乎飄到小櫻所在,作勢吸引她的注意,並叫她走過來。
「鳴人,發生什麼事嗎?」她低語,一時接不住氣。她的臉頰如頭髮一樣是健康的粉紅色,鳴人輕輕讚嘆她的美麗,然後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她。那綠色的眼睛非常興奮,而且儘其所能謹慎地偷望他們的前教師:「不可能!我不能相信他在這兒!而且…嘩…他真的很…酷。也難怪你會喜歡他。」
鳴人的頰因為她的評論而燒起來:「收聲啦!」他陰沉地道:「無論如何,妳認為他為何在這兒?我們又不需要後援。」
她只是吃吃笑:「當然是跟你調情啦!你在等什麼?遙姬跟我們一起很安全,去吧!如果有什麼收穫,記得告訴我!」小櫻把他推開,並在鳴人可以說什麼之前回到人群之中。
他怒吼了一聲,阻止自己把手埋在頭髮裡。說不定他應該要偷偷消失並回到木葉去…但如果一名年輕女子想從卡卡西身邊逃跑的話這男人一定會注意到的。他應該跟他去,並裝成女生嗎?呀,這到底搞啥!掙扎所有可能性也只是在浪費時間,無論如何,他從來都不懂什麼叫作優柔寡斷。決定了,還是繼續裝成女生,然後好好享受跟其熱烈地暗戀著的男人第一次亦很大可能是唯一一次的約會吧。於是,他投入了小光的角色。
「小光」大步走向「牡丹」所等候的位置,帶著笑說:「謝謝你等我,先生。」
他回以笑容,而金髮少年只覺得心底非常慌張。「沒關係,出發吧?」卡卡西伸出了手臂,鳴人臉紅並輕輕地握住了它。
他們走過小徑,聊著個人生活以外的所有事:那些花兒有多漂亮、首都的情況、大名的健康等等。明顯二人對於日常瑣碎事都非常投契,鳴人不記得木葉內有沒有過這種時光,讓他們的對話永遠都不會回到修練或任務。他們站在各式各樣的小店之前,試吃火之國每個地方的地道小吃,欣賞著每件向他們展示的商品。
「先生,打擾一下。」一名老人步向牡丹面前,小鬍子下是一張厚臉皮笑容:「你打算為你那美麗的伴侶買些什麼嗎?」
「你們都賣什麼?」
老人移開並讓兩人能看清楚他的商品:「珠寶,全都是人手製造的哦。」
心底裡鳴人正在猶豫,幾乎害怕卡卡西打算送小光什麼東西。這不是穩固了卡卡西對於另一人的感覺嗎?但與此同時…鳴人希望可以從這名銀髮男人身上得到任何愛情的表示又或是喜歡他的可能性…就算這只是誤導性手段也好。
「不要動。」
金髮少年順從了,一隻手撫弄他的頰讓他呼吸停止,擺弄了一段時間後,男人後退並觀察著。
那商人出現在卡卡西旁邊,皺眉:「抱歉我可能會太無禮,但…這項鍊對於嬌美的女士來說,會否有點男子氣呢?」
「是嗎?」他回應,嘻嘻作笑:「小光小姐,妳怎想?」
鳴人提起了圍在脖上那幼小的銀製項鍊,仔細地檢查著上面的吊飾──重疊的螺旋化為銀色的水滴,中間躺著一顆藍寶石。不知為何,這讓他感覺有點…懷念。
「好吧。」老人讓步了:「那藍寶石的確能配搭她的眼睛,而且現在重新看來還是滿女性化的。你打算買下嗎?」於是卡卡西立即拿出了錢。
「不,你真的不需要買這個給我。」鳴人柔輕說──如果你知道你事實上買給誰的話,你會改變主意的。「請再考慮。」
「抱歉,已經太遲了。」卡卡西笑道,並把再幾個硬幣丟進商人的手裡。
鳴人只能安靜地發怒,二人走在小河邊,小孩點了蠟燭並把它們放在小船上,等待煙火會開始。
卡卡西微微吃笑:「我總以為女生都喜歡收到首飾,小光小姐,你不同嗎?」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送禮的對象是誰。」金髮少年喃道,心不在焉地撫弄那吊飾。
「此話當真?」卡卡西再次笑了:「嘛,如果我會錯意的話請告訴我,好嗎?」
鳴人什麼都沒說。
「我可以能說你頭上的都是自然金髮,因為沒有任何深色的髮根;你很少會出席祭典或是穿上浴衣,因為我看到你的時候你看起來非常不安;你可以作自我保護,從你處理那男人的方式就可以判斷出來。到目前為止有什麼問題嗎?」
鳴人遲緩地搖著他的頭,繼續把玩他的項鍊。
「你喜歡笑,你會關心及體貼別人,你會盡自己的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無論那是什麼。」
「現在你只是說出了概括的話而已,這些全都可以套用在任何一人身上,只是門面功夫罷了。」鳴人嘲笑了一聲,但另一人的回應讓年輕人窒息了。
「那這樣吧:你在心裡所受的痛苦比任何同年的人、任何村子裡的人還要多,你的夢想是要保護你珍愛的人們,還有…你的初吻可真的不算數。」
儘管兩人都沒有動,但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突然變短。鳴人半恐懼半焦慮地望上來,藍寶石眼睛變得寬大,手中的項鍊掉下,落在他的胸口前。「牡、牡、牡丹?」
帶著微微認真的笑容,男人低語:「是你的卡卡西哦…鳴人。」
鳴人的吃驚轉變成啞然失色的憤怒:「你、你知道我是誰卻讓我整夜裝成女生?」他嘗試脅迫地指向卡卡西,儘管那小心地塗了油及修飾過的指甲某程度上破壞了整個效果。
「你這個樣子突然表現得像自己的話不就很糟嗎?而且你跟我也很懂得如何裝成別人。」
「但你也不需要假裝──」
「如果我告訴了你我是誰,你就立即不會裝下去了。」
少年毛躁了,還是很困惑:「但,為什麼?為何要保持?」
「嘛,」卡卡西大聲地呼了一口氣:「兩名忍者約會,會比兩名普通市民更尷尬,不是嗎?」
這讓「少女」花了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理解。「我們…在約會。」他模糊地嘆息,似是對自己說話多於另一人:「為何你要──」
「十七歲了還問你的老師這種問題?說不定我沒有好好教你吧。」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鳴人控訴。
卡卡西聳肩:「我喜歡你,這就是原因。否則我為何要來這裡,花整晚跟你在一起還給你買好東西?」
「呃,哦,謝謝你,給我這禮物還有…你知道,所有。」鳴人臉紅地支吾以對,他討厭自己就算不再需要扮成女生,也好像比之前更是女性化。他覺得他有義務要向卡卡西回禮,但應該送他什麼?
然後,純真地浮在河裡的一朵牡丹進入了鳴人的眼簾,說不定是其充滿活力的深紅色吸引了他。彎身,他用手將其舀上,由得水份從指間流下。「給你。」他喃道,把花兒交給卡卡西。「給牡丹的牡丹。」
卡卡西把手按在臉上,吃笑道:「你真的肯定送這個給我?」
「有什麼問題嗎?」
「呀…事實上什麼也沒有。」他輕鬆地回應,臉上盡是淘氣的笑臉。他從鳴人那纖細的手裡接過了花,把這塞進他的腰帶裡。「你最好還是回去你的任務吧,如果我沒搞錯,煙火大會是襲擊公主的最佳時間。」
鳴人呻吟:「糟,真的嗎?」他沒有說再見就奔走了。卡卡西看著他離開,歪著嘴笑。第一杖煙火在天空爆發時他抬起了視線,它們非常華麗,而且有一段時間,一段很少的時間,看起來有點像紅色的牡丹然後消失在無盡的夜空裡。



「等一下…就這樣?」小櫻提起眉頭,綠色的眼睛睜大而且一片茫然。她停下手上的工作,讓筆在山一樣的紙疊中搖擺。
坐在桌子對面,鳴人聳肩:「什麼叫作『就這樣』?」
她嘆氣:「你兩個都太糟糕了,應該要有些激情的高潮之類吧,為何你不吻他?」
「為何我要?」他望下去,把玩兩晚前卡卡西送他的項鍊。
「呃…因為你們互相喜歡對方?」
「如果妳跟佐井互相喜歡的話妳會否跑去吻他?」金髮少年反駁,很清楚自己一矢中的。
醫忍回到她的工作裡,明顯無視了那問題。「所以你們做的就只有表白然後送對方禮物?真無──等等…你說你送了他什麼花?」
「牡丹。」鳴人冷淡地回應:「紅色的牡丹,為什麼?」他注意到小櫻掉下了手上的筆,同時拼命忍笑。她激烈地搖著,粉髮野暴地擺動。「什麼?」少女搖頭,選擇繼續笑而不回答他。
發現自己沒希望了,他決定離開,而小櫻這時還在笑,只能抱怨一句:「女生都很古怪。」
就算他終於都回到自己的公寓,少年的思考還是在紅色牡丹的意義中舉步維艱。為何有趣?牡丹很少有嗎?送花給另一名男人有什麼奇怪?好吧,這也沒關係,反正從一開始喜歡旗木卡卡西已經有夠奇怪了。「畜生,為何沒人告訴我?」
「那你可以問。」
鳴人嚇了一跳,並作出了防禦姿勢,但當他發現坐在桌旁的只是卡卡西,他放鬆了──丁點。在這名上忍周圍總讓他感到某類型奇怪的緊張,儘然是好的一方面。「窗口?」他問,嘗試掩藏之前的吃驚。
「這比撬門更簡單。你正在好奇什麼?」
「呀,那個,呃…你知道,事實上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他羞怯地笑道,把手放在頭上遊走。
卡卡西把腦袋歪向一邊,讓鳴人想像他的老師是一名小孩子,這奇怪的想法讓他面前的男人減低了威脅。「說吧,我冒起興趣了。」
在拷貝忍者的聲音裡有著什麼,說不定是因為其豐實之音,讓平日頑固的鳴人讓步。
「我給你的紅色牡丹事實上是什麼意思?我告訴小櫻但她只是像老巫婆般大笑。」金髮少年大聲呼出,就像是這兩句話讓他使盡了力。
卡卡西的面罩下出現了笑容,鳴人不能真的描述出來,但這令他感到有點模糊。「紅色應該相當明顯,你不覺得嗎?這是指熱情,或是愛。」
「哦,那好,但為何小櫻要笑?」
「她沒有。」
「我還是不懂。」
「她笑的是牡丹的象徵,這代表了女性的生殖器官。」
鳴人的嘴巴變成了圓圈而他的眼睛變得很大:「那…我…」
「基本上,你是暗示了要把你的貞操送給我。」卡卡西繼續笑道,拉下他的面罩及推起了他的護額,那獵食者的表情讓鳴人受到衝擊。「我想現在也是時候領要取我的獎品了。」
漩渦鳴人只餘下七個字,然後旗木卡卡西就向其索取了「正式的」初吻。
「我要在下面,對嗎?」






========================
譯者的話:
好像說岸本的確是想過用「牡丹」來作為卡卡西角色的名字…
嘛~我個人滿喜歡這篇的,雖然當中一段時間是女鳴,不過這兩人的交流任何時候也那麼有趣~
作者說他接受不了用「她」來稱呼女性外表的鳴人…所以我就跟從了。亦因為卡卡西從一開始就知道那是鳴人,所以我個人也用了「你」而不是「妳」。
就這樣~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