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74] [101] [173] [172] [100] [171] [254] [170] [99] [160] [15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DetoxAngel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Situational Hazard
Ch.2


卡卡西盡他所能快步走,以能在下雨之前回到家。他可以預到這會是一場打向木葉的豪雨地獄而他不希望在這件事發生時會有任何人在外面。他優雅的在樹間跳動,覺悟到自己應該不能在下雨前及時回到公寓中。

就在他跳過一個滿大的空地時,他剛好低頭並瞄到下方有一個橙色的身影,腦中立即冒出了一個人。還有誰會穿上那麼亮的衣物讓人看見?他停在來並於樹枝上蹲下。

鳴人看起來似是在睡著之類的,大概又是訓練得太過用心了吧。他嘆氣並打算繼續出發時有另外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一個袋子,不會比床單要大,卡卡西注意到他們從今天任務離開時鳴人沒有這件東西,於是瞇起了眼。

安靜地從樹上跳下,降落至睡著的男孩旁邊。就算這孩子的臉因為那早已經傾瀉的大雨而濕透,卡卡西還可以看到上面代表了他有哭過的紅環。他看著自己的學生多一點長時間才決定不能由他待在這兒。先撿起了可憐的一小袋東西並彎身想搖醒鳴人。這孩子沒有動,他再次嘗試,而鳴人那太過平穩的呼吸還是沒有改變。

『他在這兒待多久了?』卡卡西漫不經心地想著。

用手觸碰鳴人的臉,他對於發現這因為暴露於冰雨之中又冷又硬並不吃驚。

鳴人昏迷了。

把袋子放在金髮男孩的腹上,他小心翼翼地把對方抱起並開始自己那已經廷遲的回家之旅。現在他身上有另一人,在樹上衝刺並不是一個選擇,而且如果鳴人太突然從恐懼的醒過來的話,這附加重量會讓他捉不住。

『也罷,反正我都全濕了。』



鳴人瞇開了眼,看到了不熟悉的景色,而有好幾秒他本能地結凍了所有的動作,閉上了雙目感到有沒有其他的東西也許靜靜等著他前來所以它們可以向他做些可怕的東西。

當他注意到自己身上幾乎每一件衣物都不見掉時驚慌洗遍了全身,但他保持不動直到發生無法發生什麼事,他此刻都只是一個人。張開了眼緩緩坐起,然後觀察四周。

這房間很簡單而且相當空,床邊只放有橡木衣櫥跟一座臺燈。很明顯他在一個睡房之中,無論他在哪兒,也──

「看來你醒了。」一把聲音從不知何處傳來。

鳴人立即擺過頭,向最沒想過會看到的人眨眼。

卡卡西站在門口,只穿上了鬆弛的褲子跟永遠存在的面罩,脖子圍住了毛巾,用無趣的目光望住了鳴人。他甚至戴著護額蓋住了左眼,儘管在家而且只穿了最隨便的東西。

「呀…卡卡西老師…我、我在這兒做什麼?」他四周張望,更突出那不安的好奇。

「你想我把你帶回我找到你的地方嗎?」卡卡西直截了當的回應,把頭滑進了襯衣。鳴人再次眨眼,看著他的老師如此的…在家。

「嗯…為何你不單純把我留在那兒?」他小輕的問。

卡卡西單純盯住他,轉身,指向了大門:「你可以回去。」

鳴人把雙腿擺到床邊,並在雙腳碰到冷地時哆嗦。

「如果你真的相信你睡在森林之中比一些溫暖跟安全的地方好,那你可以走了,我不會把你留下。」卡卡西轉身並走到另一扇門,而鳴人猜想這兒是引領到家中其他部份的睡房,也代表了他剛從浴室走出來。

金髮男孩盯住地板瞇起眼,突然感到很羞怯。明顯在低潮下他並沒有好好想清楚,以為跳過樹上的人不會發現他在那兒。突然無家可歸已經夠尷尬了,而現在他還要被他那又懶又變態而且永遠都不會在共同任務之中花一秒來望向自己的老師處得到同情,就鳴人所知來說對方只是僅僅知道自己存在,什麼東西讓卡卡西會考慮把一名像他如此空白的人帶回家?

「嘩,我不相信我這個時候居然不是看不見的呢,老師。平日當我跟另外兩人一起時你只認出你有一個三人下忍隊而那個第三人一定是在你最好的兩名學生的某些地方之中。說實你會注意到我真的令人吃驚呢,我想那醜陋的橙色風衣有時還是滿有用的。」他自言自語,太過忙於盯住地面所以沒有注意到卡卡西再次在這房間之中並以懶洋洋的灰眼望著他。

「你說得對,你衣服的顏色就是讓我立即注意到你的東西…然而,想想這是我唯一認出你的理由,讓我思考你需要找什麼人討論。我想你一般把你這一面保留給伊魯卡。」

鳴人很驚訝但沒有表現出來,他現在應該要習慣老師那特別的才能了,而且真的默默去怪責自己為何沒有警覺他的存在。或是說這是佐助跟小櫻比他出色的另一件事嗎?

他坐起,完全打算要離開時他發現自己身上除了那濕水的內褲外就什麼也沒,也代表了他需要通過卡卡西找尋自己的衣物。

看到鳴人的不安,卡卡西立即、但厭倦地解釋:「我想你寧可我讓你繼續穿上那堆又冰又濕的衣服,所以你就有理由跳過任務;不過我擁有肯定你能健康進行我們下一個任務的特權。呀,我不認為如果我把你所有東西都脫下來你會高興,於是我把你那小片的自尊給留了下來。」

鳴人猛力抬頭熱心瞪住了那銀髮混蛋。「你這混帳!從一開始可沒人告訴你要幫我,就算你沒出現我待在那邊根本就沒問題!」

「沒錯,但多久?」

鳴人咬著牙並從床上跳出來,大步走向卡卡西,把手伸出來:「把我的衣服給還來,我要出去!」

卡卡西厭倦地嘆氣:「看看,如果我還給你,你就會走了。」

「問題就在這兒!」

「伊魯卡不在,明顯你需要一個地方住。我在作好心,為何你就不接受呢?」

鳴人憤怒的抱著手:「呀哈,所以你喜歡的話就來幫我嗎?對,有夠鐵石心腸呢老人,我才不會讓你用一個住處來侮辱我!現在把衣物還來!」他咆哮。

卡卡西臉上那該死的無聊狗屎表情正嚴重的讓年輕下忍發火,他表現得就像兩人再一次於訓練場之中,甚至沒有注意鳴人想說什麼。鳴人憎惡對方那沒有表情,這讓他感到自己沒有被認真看待。

「你的衣服在廚房的暖爐上,你可以拿掉然後出去,否則就收聲吃掉我幫你做放在飯桌上的拉麵。你要做什麼完全是你的事,如果是我我就會去吃拉麵。」卡卡西靠在門口旁邊的牆,雙手插袋。如果這小傢伙真的大擔得跑去跟大自然拚命,那最好還是先吃些東西。

鳴人的藍眼懷疑地瞇起來,為何卡卡西會為他弄東西吃?他想要有什麼回報?鳴人沒有錢,而且身上肯定也沒有什麼值錢的。

「只是讓你知道,我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給你。」他小心地道,說話之中的暗示有著強烈的意思。

卡卡西什麼時候拿出了書?

沒有抬頭,卡卡西只是以他那令人怒氣的單調聲音作回應:「如果我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我可以單純脫下你的內褲。」

鳴人的鬢腳幾乎因為耳朵爆發出來的憤怒而烤焦:「你這變態!就算有一百萬碗拉麵我也不會讓你摸到我!我警告你,如果你接下來還用那種可惡的方式看著我,我發誓我會──」

「看,只要你需要你可以一直待在這兒,但我把你帶過來時可沒有想過你現在想的東西。我可以單純把你這無力的身體丟給火影,或是由你在森林自生自滅甚至是更糟。你應該覺得慶幸我選擇讓你住在這兒才對。」卡卡西沒有把目光從書中移上,就像是他在兩人的交談之中完全不受影響。

鳴人小心地看著對方,然後才繞過了上忍走向廚房。「我只是好奇為何你現在突然表現得像是在乎我。」他在路上喃道。

卡卡西沒有聽到,太過集中於書中沒注意男孩離開房間後會去做什麼事。



待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